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所谓孽缘该如何断绝
        夜深风不停,孤月在苍穹散发着幽幽的冷光,万籁寂静里只有呼呼的风声肆虐不止。

         夜幕中,一道诡异的红光快速的滑过天际,那后头竟还紧跟着一道黑色的影子。

         一跑一追,两道影子闪电般迅疾的擦过夜空,可跑在前头的那道红光始终都甩不开黑影的追击。

         久追未果,雷霆的面色有些难看。

         区区一条红绳竟有如此的能耐,那留下红绳的那名修士又会是怎样的厉害?

         红绳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灵器,怎么跑都不会累,可他的灵兽不一样。

         跑了那么久,雷鸣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了,以致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拉近,而且在逐步扩大。

         眼看目标在渐渐远去,雷鸣顿感辜负了主人的信任,忍不住焦躁的嘶吼了一声。

         顿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响彻天地,随着这沉重的嚎叫声,明月突然被一块漆黑的东西遮住,天地间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整个世界得笼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在这绝对的黑暗中,那道红光的存在显得是那么的刺眼,血红血红的颜色映在雷霆的眼底,让他心中涌上一股暴虐的杀意。

         “雷鸣。”青稚的面容微微发白,雷霆压下心底翻腾的杀意,轻轻抚摸着雷鸣的脑袋,安抚着自家灵兽暴躁的情绪。

         “没事的。”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就让它安静了下来。

         天边忽然吹来一阵清风,轻柔的拂过万物,大地随之迎回了冷月的清辉。

         雷鸣硕大的脑袋撒娇一样在主人的手上磨蹭了几下,双翅突然加快了扇动的频率极速向着远处的红光奔去。

         面对紧追而来的敌人,这红光竟突然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好像确定了什么,转而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这一个停顿让雷鸣见缝插针的追了上去,两者之间的距离缩到了十米。

         眼看还差一点就要追上这鬼东西,雷霆面露喜色。

         可天堂与地狱总是如此的接近,当他以为就要抓住它的时候,一道刺眼的金光突从虚空飞至他的面前,闪亮的金芒与耀眼的红光交错而过,然后毫不停歇的飞进了他的眉心。

         金光入脑,他的意识随即模糊了。

         雷霆双眼空洞的坐在飞行灵兽上,空白一片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竟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了。

         眼前金光一闪,一个巨大的图案出现在雷霆的身前。

         雷鸣黝黑的兽瞳里闪过一丝惊惧的神色,巨大的双翅停止了扇动,眼睁睁看着追了大半夜的红光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没有愤怒也没有抱怨,对方的强大让它没有任何资格去愤恨。

         摆脱了追击者,两心知快速滑过天际,直直的向着宿主所在的环湖小筑飞去。急速飞驰之下,天空留下一条红色的影子。

         转眼间它就已跨越五里的距离,直奔叶若的右脚。

         红光闪现,两心知重新绑在了“颜语卿”的身体上。

         脚上的两心知微微发烫,灼热的温度好似在传达着某种情绪,这意味着两心知另一头的那个人在呼唤着她。

         消失了那么久,明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那日两心知掉落,她怀着侥幸的心理,从没设想过这东西还会跑回到脚上,现在可怎么办。

         叶若面色发白,右脚上那股炽热的温度好像就要灼伤了皮肤,慌乱之下她将求救的目光看向赵晟瑄:“前辈,可有办法除去它?”

         月光下,瘦弱的少女坐在地上,右脚的红绳闪烁着刺眼的红芒映在她身上的碧色衣裳上,红色的光,绿色的影,红绿二色交缠在一起有种古怪的妖异感。

         赵晟瑄看在眼里,漆黑的眼眸中滑过一丝诡异的光,勾唇笑道:“即便是你死了,它也会追寻着轮回之后的你。生生世世,你都别想摆脱它。”

         生生世世,生死不休。

         真会如此可怖么?

         叶若惊疑不定的看着赵晟瑄,理智是相信的,可内心深处又希望他在骗她:“真的没办法了?”

         “有。”看着她一脸绝望的表情,赵晟瑄残忍的笑了,“只要你吃下绝情丹,谁都不爱了,也就不会再怕两心知。”

         “哪里有绝情丹?”柳暗花明,叶若舒了口气,只要有解就好。

         其实她也怕自己会喜欢上谁。毕竟感情这种东西谁都预料不到,如果有一天她对哪个人稍微有了点心思,也不知会不会被两心知穿心而过。

         这东西真太凶残了。

         “绝情丹已经消失千年。”赵晟瑄毫不留情的破碎了她的希望,然后淡淡然的提醒她,“他在找你,你直接应了不就没事了。”

         希望破灭的感觉……叶若几乎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累觉不爱,再也不要相信这个混蛋了。

         本以为这人会直接不来理会她,没想到还会给出点建议,虽然都是在扯皮,但至少这货没有冷眼旁观,还算对得起“盟友”这两个字。

         叶若苦恼的看着脚上不停闪光的两心知,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握了上去。

         她不是傻乎乎的听从了赵晟瑄的话,而是怕明空恼怒之下跑到上云宗来找人,到时事情可真的都要曝光了。

         手指捏住了两心知,那忽闪不止的红光总算消失了。

         叶若舒了口气,高高提起的心还没放下,耳边又传来了一个淡淡的男音: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三个月来我都无法确定你的位置?

         眼前突然出现了明空那张美得惨绝人寰的脸,这张毫无笑意的俊脸对着叶若,眼中闪烁的冷意让她吓了一跳。

         真的要死了tat

         顶着这样冷冽的目光,虽然知道这只是两心知传达的幻影,叶若还是避开了对方的眼睛,弱弱的解释道:“我不知道……上个月本来有事想找前辈,可前辈并没有回应……我以为是你那边出了什么事。”

         不管了,事已至此,她只能倒打一耙来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呵。”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嘲讽的轻笑,叶若侧头看去,冷不丁对上了赵晟瑄不明意味的目光。

         好吧,这人完全知晓□□,在他的面前撒谎好像有点没有底气。

         叶若扯扯嘴角,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容来,可那笑意很快就僵在了脸上。

         “她是与我在一起才没空理会你。”

         寂静中,少年清越的嗓音通过两心知传到了明空的耳朵里。

         叶若苦着脸,慢慢转头不忍再看,其实她完全不敢看明空此时的神情。

         “你身边有男人……叶若,你可有记得我说过的话。”两心知另一头的明空微笑着,美丽的眼瞳里透着冷彻如冰的寒光。

         “叶若。”赵晟瑄玩味的念着这个名字,笑意盈然的瞧着她面上僵硬的神情,“你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擦,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捏着两心知的手上沁出了冷汗,叶若哀求的看了赵晟瑄一眼,回头对着明空:“我一直记得。”

         “那你就安分一点,至少在那之前别死在两心知之下。”明空淡淡的说着,俊美的脸在另一头的月光下晦暗不明。

         叶若明白他的意思:在找到那个人之前,他不会让她死的。

         “是么……那你可要快点来,不然连她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赵晟瑄轻笑着,突然趴在了叶若的肩头上,他冰冷的侧脸碰到了叶若的脖子,激得她打了个冷颤。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酷爱落井下石的臭妖修。

         叶若恨不得掐死了这个祸害,可是修为完全不如人家,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货在火上浇了油又开始不停的煽风点火。

         这是要害死她的节奏。

         如此挑衅的话语果然激起了对方的怒火。

         瞧着凑在叶若脑袋旁边的那张脸,明空勾唇冷笑,淡淡道:“这边事一了,我就会来上云宗接你……好好珍惜余下的时光吧。”

         还是淡淡的语气,还是那种虚假的笑容,可是叶若有种预感:和尚真的生气了quq

         他最后的那句话也不知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赵晟瑄说的。

         “我会记住的。”叶若打了个冷颤,怕赵晟瑄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匆匆说了一句就松开了手里的两心知。

         两边的传音虽已掐断,可留下的烂摊子也够她喝一壶了。

         压下心中的愤怒,她看着赵晟瑄黑亮的眸子,冷静的说道:“你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赵晟瑄毫不在意的耸耸肩,慢慢站直了身体,白皙的面皮背着月光显得有些阴郁,“你不是颜语卿,来上云宗定有你的目的。”

         叶若坐在地上,仰头看着俯视着自己的这个男人。

         她从未看明白这个妖修。

         “我的确不是颜语卿,早在知返林时就已说过,我不是颜语卿。”叶若凝视着那双幽深的眼瞳,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把深藏在心底的那些秘密都说与面前这人。

         秘密?

         她最大的秘密怎么能说与别人。

         这是一个永远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何况是说与面前这个不安好心的妖修。

         混沌的脑子一震,叶若硬生生从那种古怪的想法中挣脱了出来。

         对着面前这张写满无辜的面孔,叶若心惊不已,两人修为相差甚远,她根本就不知道这货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可是,任凭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本书中的角色,一个虚构的人物。

         叶若暗暗冷笑,既然他这么想知道,那就如他所愿。

         “其实颜语卿也不是颜语卿,她原来名唤叶儿,是叶家的女儿。叶儿自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姨母的身边。后来因知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被姨母叶倾城追杀,开始了逃亡……七年后,她改名换姓进了上云宗。”

         她淡淡的说着,就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而不是在谈一个人的秘密。

         赵晟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淡然的听着这个离奇的故事,只是一双锐利的黑眸盯着讲述者的眼睛。

         叶若淡然回视,口中依旧平静的讲述着:“而我,自有意识的那天起就与她形影不离。我们一体双魂,平常占用身体都是她,我只能在她失去意识的时候出现。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我给自己取名叶若。本来也没什么,可是随着她修为的增长,我怕有一天她会发现我的存在,然后让我消失。”

         “你不想消失。”赵晟瑄挑眉,轻易的下了一个定论。

         “我不想消失,所以找上了前辈。”叶若勾唇浅笑,剪水双瞳荡漾着柔柔的秋波,这样倾城绝世的美丽足以打动世间任何一个男子的心。

         可惜这人完全不为所动。

         赵晟瑄淡然的瞧着这张绝美的面孔,悠然轻语:“这事听起来很奇异,若真如你所言,我不一定要与你结盟。比起满口谎言的你,或许颜语卿更为适合。”

         这样的情况,叶若从未想过,难道果真是因为没有女主光环,所有她才屡屡碰壁?

         真是受够了。

         她哪里满口谎言了,又几时骗过他了,那些谎话都说给明空听了。现在的这番话只省略了一部分信息,除此之外字字都是真的。

         “我们是不同的,她想要是无上天书,而我只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肉身。”叶若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

         化神妖修可真难搞。

         她本想着怎么退一步签订一些不平等条约来让这货同意,谁知还没等她说话,赵晟瑄竟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好。

         “我不喜欢与人抢东西。既然你想要的只是一具肉身,那我就勉为其难选择你了。”他笑眯眯的看着叶若,白嫩的少年面孔上一派天真,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妥协让人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仰视着这张平凡无奇的“真诚”面孔,叶若顿感无语。

         这货还能再无耻一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