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女主的烂桃花?
        落花漫天,绯色的慕鸢花瓣飞扬在空中,这绮丽的红美丽得如同一场梦境,一如当年,那样鲜活的红,艳胜四月芳菲……

         颜语卿静静的看着面前这场梦幻的花雨,一个来自于幻术的绮梦。

         记忆里,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幻术,只要一点点的灵力,修士就能在施术的时候带来一场如梦似幻的花雨。

         师傅……

         一片绯色的花瓣飘落到柔嫩的掌心,无香无嗅,足可见这幻术虚假的一面,完全不是当年他所教授的那般。

         “好漂亮!师姐,再来!”少女欢欣的话语落在她耳边是那么的刺耳。

         “好漂亮,师傅,我要学这个……”

         一如当年的她。

         落花满襟,绯色的慕鸢花瓣飘扬天际,她满心满眼都是那醉人的红,人面慕鸢相映红,隔着慕鸢花她看不清他的眼神。

         转眼间,她的视线中却只剩下鲜红鲜红的血色,那些回忆里的好都已褪色,如今已然苍白无力,唯有猩红的血依旧鲜亮。

         艳红的血既像燃烧的火焰,又如同忘川的曼珠沙华,铺天盖地刺眼的红……

         那些统统是她的血,她的泪……

         颜语卿面色微白,冷冽的眼神盯着施术的女修,冷硬的命令她:“不准用这个法术。”

         白衣女修一怔,讶异的目光落在这个奇怪的女修身上,碧色衣裳的女人,看来还是丹灵峰的真传大弟子呢。

         不过,丹灵峰的人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这里可还是邀月峰的地界。

         白衣女修侧头,轻蔑的斜了颜语卿一眼,手上施了一个法诀。

         随即,一片水刃袭向颜语卿,附带着一个幻术,漫天的慕鸢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落在颜语卿的发上,衣襟上,她碧色的衣衫上黏满绯色的花瓣,如同开满了红色的小花,倒是意外的美丽。

         “我爱用就用,你管不着。”白衣女修冷哼一声,越是不让她就越要用。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红,那好似火焰般绚烂的花瓣拂过面庞,隐隐有种烧灼的痛,深入肺腑的疼。

         墨黑的眼底快速滑过一丝阴郁的光彩,颜语卿面上的冰寒之色愈浓,手上掐了一个法诀,在指尖召唤出一撮银白的火焰。

         那是一撮散发着寒意的火,幽冷的火焰跳动着,倏忽从她白皙的手指上溜走,奔向那片飞速袭来的水刃。

         疾飞的火焰碰上水刃却没有熄灭在水里。

         转瞬间,那一股水刃竟被银白的火焰吞噬,消失无踪。

         这幽冷的火烧干水刃只要一瞬,那么当那幽寒之火落在人身上呢?

         未知的东西总是那么可怖。

         白衣女修惊愕片刻,随即满目杀意的看着颜语卿,一息之间又招出十几枚水刃,随后又在身前布了一个琉璃水层。

         这番攻守兼备的策略是水灵根修士惯常的斗法方式。

         “师姐。”一旁的女修惊呼一声,带着敌意的目光盯着颜语卿,想都不想,立即就从储物袋中摸出一样东西,默念法诀,手上掐了几个手印。

         随着她的低语,一株黑紫的植株突然在空中舒展开身子,不过两息就膨胀到两人大小,这长大的黑紫藤蔓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快速的滑到了她的脚边,眼看马上就要缠上她碧色的裙角。

         叶若被这黑乎乎的触手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一声,幸好没人能听到她的声音。

         她的宿主颜语卿淡淡的笑了,看也不看这恶心的藤蔓,只专注的盯着自己的指尖,那莹白如玉的手掌上浮着五朵银白的火焰,比之前那一撮寒意更胜的莹白火焰。

         这是要火拼的节奏么?

         此时此刻,叶若听见了颜语卿心底最为阴暗恶毒的念头:杀杀杀,杀尽这些不听话的蠢物,杀尽这些沾染了过去的影子,用血来祭奠亡魂……哈哈哈……

         这是要入魔的节奏?

         颜语卿已经疯了。

         女主的神魂并不稳定,激烈的情感之下是摇摇欲坠的神识,破碎的心上是越扩越大的伤痕,痛苦而绝望,孕育了最大的恶。

         此时正是夺取身体,让她取而代之的好机会,还等什么呢?

         叶若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了。

         她不知道冥冥中是谁在教唆着,只知道颜语卿越是痛苦煎熬,越是怨恨嗜杀,她的力量就俞强,力量在一点一点的增加,那是罪恶的魔力,恨和怨是她力量的源泉,也许有一天她就能强到可以将原主驱逐出这具身体。

         心魔本恶,魔性在这怨恨之中沸腾着,蠢蠢欲动的内心驱使着她。

         浑浑噩噩的伸出了罪恶之手,灵魂的触手慢慢摸向那个散发着毁灭气息的神魂,只差一点就要碰到了……

         “两个打一个,这可不是我们邀月峰的待客之道。”外头激战一触即发,里头心魔夺舍伊始,却统统被一个尖锐又咄咄逼人的女音打断。

         叶若混沌的脑子让这刺耳的声音惊醒,愕然收回那只就要触及颜语卿的“手”。

         她在做什么?吞噬。

         她竟企图吞噬女主!

         不,这不是她,是冥冥中有个声音在耳边一遍一遍的诱导。

         可这不是她希望的。

         如今一切尚早,又何必伤害旁人。

         她清楚的知道:若是可以有别的选择,她不会抢夺这具身体。她也不想踩着别人的尸骨苟活于世,如果有别的方法,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心魔的奢望无法传达给宿主,宿主依旧活在仇恨里,好在被来人这一打岔,颜语卿心底的阴暗默默缩了回去。

         蓦然抬眼,颜语卿冰冷的眼神直刺来人,五朵银色的火焰还附在手掌上并未调皮的逃脱。

         她没有出手,只见静静的看着,看着一抹鹅黄的丽影从远处飘然而至。

         “还站着干什么?这事儿我就不与师傅说了,回去吧。”叶葶别有深意的目光扫过师姐妹两人,淡淡的劝解。

         白衣女修闻言面色一变,姣好的面容微微扭曲,只是愤愤的看了颜语卿一眼,倒没违背了叶葶的命令。

         叶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姐姐,那个总是一脸温和笑意的真传大弟子。

         她们两姐妹一模一样的脸,刚刚那一瞬间,她还以为来的人是叶芜呢,呵,果真是双胞姐妹。

         那飞在半空的冰刃突然全都消融,快速化作一滩水。

         白衣女修早已停止对水刃的操纵,拉了一把师妹,淡淡道:“算了。”

         小师妹迷惑的目光在颜语卿与叶葶之间打了个转,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说道:“哦。”

         这头应下了,那头她就收回了那株黑紫色的植株。

         巨大的黑紫藤蔓在空气中飞速缩小,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一颗黑色的种子飞回到女修的手中。

         白衣女修笑笑,拉着迷糊的师妹离开此处,可走出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那一黄一绿两个身影摇摇相对,她姣好的面容上浮现一抹阴郁的笑容。

         叶葶与颜语卿当日的争执还在眼前,她就不信当初的那一巴掌叶葶能够忍下。

         站在她身侧的小师妹隐隐有些不安,怯怯的看着师姐面上那抹诡谲的笑意:“师姐,你怎么了?!”

         “蓝斓,你看着,马上就会有好戏上场。”白衣女修浅笑,清脆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却是包含毒汁的诅咒。

         这句话极轻极轻,是她凑在她耳边低语的一句话。

         站在原地的两人都没听到这句话。

         四下无人,颜语卿冷漠的眼神落在叶葶身上。

         “有事?”她不懂这女人找她有何事。

         “当然有。”叶葶温和的笑了笑,这温婉的笑容一如叶芜,“你欠了我一样东西,就想这样离开邀月峰?”

         “你记错了吧,我没有拿你东西。”你有什么是我觊觎的?

         “你有!”她看着颜语卿绝美的面容,漆黑的眼睛里滑过一丝莫测的光,“那一巴掌可不是随便打的。”

         颜语卿神色淡淡的看着叶葶,那一巴掌是她的错,可她都道歉了,还能如何。

         两人所处之地离演武堂很近,这不一会儿又来了几名弟子。

         几名白衣女修结伴而行,见着站在这里的两人忍不住频频觑眼偷看,那刺人的目光简直让人无法忽视。

         冷冷的眼神扫过身边经过的那几名白衣女修,叶葶心念电转,突然不容拒绝的说道:“跟我来一个地方。”

         那偷瞄的眼神颜语卿又怎会没有察觉,不过就是懒得说罢了。

         既然叶葶都提出要换个地方,颜语卿当然同意:无论如何,至少要换个没有众多眼睛的地方。

         她跟上了叶葶的步子离开此处,却没有注意到叶葶转身之前那一抹冷笑。

         颜语卿没有发现,可她的心魔叶若却没有错过叶葶眼底那饱含恶意的神色。

         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若记得小说上记叙:颜语卿曾经来邀月峰送过丹药,可那时她才练气五层,比练气六层的叶葶修为低才会被算计。

         可现在颜语卿练气七层,叶葶练气六层,女主都比女配厉害了一点,说什么都不可能吃那个亏吧?

         她这般想着,可心头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会出点岔子。

         正如叶若所想,女主光环暂时失效,颜语卿果真踏入了叶葶的陷阱。

         离开了人群,叶葶突然发难,重重的丝线铺天盖地而来,一举网住颜语卿,那看不见的绳索有种奇异的力量,紧紧将她束缚在叶葶的身前。

         身体无法动弹,颜语卿面色不变,冷彻如冰的眼神定在叶葶的面上:“你究竟想做什么?”

         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女人骗到僻静的地方,又施了点计谋,终于抓住了她。

         叶葶红润的唇微张,斜眼看着她,轻语道:“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颜语卿如冰雪般冰寒的绝美面容笼着光影,夕阳的余晖中,墨色的眼瞳里映着橘色的光,好像染上了一层暖意,半明半暗的面庞,一边春光烂漫,一边是幽冥鬼地,一冷一热可还是倾城绝世的美。

         “你说你长成这样是为什么呢?”叶葶轻轻抚着她那掩在光影之下的半张脸,手下的肌肤莹白若雪,滑如凝脂,“是要诱惑谁呢。”

         触手有股温热的感觉,根本不似这人面上那样的冷。

         叶葶舔了舔干燥的唇,迷离的目光落在那绯色的唇瓣上,绮丽的红,娇嫩的柔。

         这场景莫名让人心中发毛,暧昧缠绵的感觉若是产生在男女之间那也就罢了,可偏偏来自两个美少女之间。

         叶若惊骇的看着这一幕,为毛她觉得有些怪怪的,谁能告诉她女配还有百合的属性?!

         少女带着幽香的手指拂过脸庞,轻轻柔柔的一抚莫名让颜语卿心底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凝视着对方迷离的黑瞳,那比墨还深浓的颜色看进了她的眼。

         颜语卿忍不住避开她的眼睛,看着那徐徐西下的太阳,厉声斥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这话语的声音很大很大,远胜她平日里说话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