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这无望的爱恋
        大殿之中静谧无声,一阵淡淡的蓝烟从瑞兽香炉里头飘出,那是云苓冰片融化之后挥散的薄雾,雾气里凝聚着一股幽幽的冷香,宁心又安神。

         两名黄裳少女静静相偎,两人娇俏的容颜在迷离的蓝雾之下模糊不清。

         “姐。”寂静中,突现一个娇美的女声打破这殿中的宁静。

         “我查遍外门弟子,都没找到那个名唤叶若的女弟子。”一名黄衫少女疑惑的说着,精致的柳眉微蹙,“难不成上云宗根本就没这个女修。”

         再多的云苓冰片都消除不了少女心中的魔障,又谈何静心凝神?

         “葶葶。”叶芜低叹一声,那张与少女一模一样的脸上有一抹淡淡的愁云,轻柔抚摸着妹妹枕在她膝上的脑袋,拂过这铺洒一膝的青丝,“这事儿你就别再查了,是否有这个人与你本就无关。”

         这般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怎能轻易打发了她。

         “姐——”叶葶嗔怒的唤了一声,霍然坐起身子,美丽的眼睛里有一簇奇异的火焰,“你不知道,那个人……那个人她很像颜语卿!”

         这才是叶葶最在意的。

         那日她跟随一名筑基修士出了返林,心中担心姐姐,也就没有立时离开,而是守在知返林的入口,等待着姐姐的归来。

         谁知没有等到姐姐,倒是等来了那个人。

         眼见颜语卿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一身破碎的法衣,那苍白的面容……依旧是那么美丽,即使主人已经如同一只破败的布娃娃,可那张绝美的脸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她讨厌她,甚至是厌恶她!

         这三个月来,脑中时不时闪过知返林中的那一幕,她忘不了那个诡异的幻境,那个摄魂蚀骨的……

         颜语卿就是妖孽,一定要毁了她!

         叶葶的心中日夜叫嚣着,夜里不能寐,修炼无法进行,连姐姐送来的大量云苓冰片的无法抑制那缠在心头的梦魇。

         一念成魔,颜语卿这个人已经成了叶葶无法消弭的魔障。

         “又是颜语卿,葶葶,你为何要这样针对一个女修呢。”叶芜叹息,看着妹妹那双曾经清澈的眼睛如今已沾满红尘怨恨,“是为了夙夜吧。”

         此话不是疑问的口吻,而是极为肯定的语气。

         同胞而生,知妹莫若姐,最了解叶葶的人不是旁人,而是她这个双生的姐姐。

         早在邀月峰的时候她就该察觉的:叶葶生了不该生的念头。

         “你要知道,这世间你最不能招惹的人就是夙夜!”叶芜紧盯着叶葶的眼睛,温热的手捧着她的脸,让她无法躲闪,“就算你看上了蓝凌,姐姐都能舍了一切去为你抢到他,可唯独夙夜不行。”

         “谁喜欢那个冷冰冰的剑修。”想到蓝凌冰冷的面孔,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叶葶打了个冷战,也只有萧忆瑶那种傻乎乎的小丫头才会喜欢那块冰坨坨。

         既然连抢夺掌门千金的未婚夫都行,那为什么不允许她接近夙夜。

         叶葶心中不解,恼怒的惊叫道:“为什么他就不行?!”

         叶芜淡淡笑着,轻轻在妹妹手心写下两个字,就这简单的两个字让少女面色惨白,几乎不能言语。

         “我知道了。”良久,她才低头闷闷的回了这两个字,可叶芜没看见她低垂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的光。

         大殿之中重新陷入了沉默,云苓冰片幽蓝的烟雾缭绕在两人周身,暗香盈盈,可惜谁都无法静心凝神。

         “姐姐就要闭关了。”寂静中,叶芜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郑重,“你不会让姐姐失望吧。”

         叶葶沉默片刻,正要回答的时候,大殿之外出了异动。

         一名秀美的女修行至殿门口,步履行走间白色的法衣纹丝不动,俯身低头,只听她柔声道:“丹灵峰真传弟子求见峰主。”

         叶芜不着痕迹的扫了叶葶一眼,见她神色淡淡的样子,方敛去面上的忧色,柔声道:“峰主还在闭关,先请她来月翎殿吧。”

         “是。”白衣女修恭敬的应了一声,转瞬之间就已消失于殿门外。

         缩地成寸,这法诀所耗灵力甚多,不是练气修士能够使用的高阶法诀。这貌似侍女的女修竟然也有筑基的修为。

         “看到没有,若是没有家族,以我们低微的修为怎能以筑基修士为婢女,又如何能使得动她们。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家族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叶芜微笑,轻柔的语气里莫名有种古怪的意味。

         谈笑间,她手上快速捏了一个法诀封住瑞兽香炉,让里面的蓝雾不再飘散出来,随后又是一个法诀唤来一阵风,任凭清风带走殿内萦绕的蓝雾。

         没了幽幽蓝雾,清凌凌的大殿里头莫名有些冷寂。

         “我知道的,姐姐。”天真的少女低声说着,美丽的眼眸里快速闪过一丝诡异的冷光。

         话音方落,一抹窈窕的碧影步入月翎殿。

         光影之中,那张脸有些异样的苍白,眉间是化不开的冰雪,可时间消褪了她的青涩,默默展露十六岁的年纪里最美的一面,凭这倾国倾城的姿容,这人即便是没有笑颜也是风华绝代的佳人。

         三个月不见,她倒是越发的美艳了,冷艳而动人。

         “这朱颜丹是师傅要我送与邀月峰主的。”颜语卿轻声说着,清越的嗓音清泠如远山上的冰泉,清可见底却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寒。

         朱颜丹,相传是由一名九品丹师最先炼制的奇丹,丹药呈赤红的颜色如同女子朱唇上的胭脂。朱颜易改,可朱颜丹不会背弃美人。

         一颗朱颜丹就可定住女修的花容,让她永远活在最美的年华里,至死都是红颜绝代。

         炼制一颗朱颜丹需要花费的灵植可是天价,没有足够的财力和修为,没人能够凑齐这些珍奇的灵植。

         但这些对司管药田的邀月峰主来说就没多大问题了,对她来说最烦恼的就是时光,她等这颗朱颜丹已经等了二十年。

         没错,朱颜丹一炼就要二十年,成丹时却仅有一颗。

         这般苛刻的条件造就“朱颜一出,倾世之乱”的笑谈,女修皆爱美,每当朱颜丹问世,总有修士为了心爱的美人挣得头破血流,或倾家荡产或道毁魂消。

         现在,一颗珍贵的朱颜丹就在颜语卿的身上,躺在她手中的白玉盒子中。

         叶芜神色凝重的看着那个小巧的白玉盒子,柔声道:“叶师妹辛苦了,这朱颜丹就交予我。”

         颜语卿冷凝的面孔不变,冷淡道:“我要亲自交予邀月峰主。”

         师傅将这东西交予她,她一定要办好这件事。

         也许颜语卿本人是怕这东西太贵重,不好交予旁人,可这般直接的话语岂不是打了叶芜的脸面,人家好歹是邀月峰的真传大弟子。

         叶若真想捂脸,女主这般霸气是为哪般,杜衡是要她出门透透气的,不是叫她出来结怨的。

         这三个月来,颜语卿疯了一般的修炼,修为是如坐火箭一样的速度窜了上去,六十个日夜就修至练气七层,可心境却一落千丈。

         眼看真传弟子修炼得就要走火入魔的样子,杜衡终于看不过去,寻了个借口,派遣修炼成魔的徒弟出门送药,怎么招都要找点事情让她做,省得整天窝在丹灵峰里头发疯。

         于是,颜语卿就被丹灵峰主冠以重任,此时担起了护送朱颜丹的重任。

         可惜,她这人孤芳自赏,完全不会与人相处,着实不是承担此任的好人选。

         叶芜笑容微凝,实在有些无语,可还是秉着笑脸对人的原则,笑道:“颜师妹,师傅闭关之地无法对外人敞开,这东西还是让师姐代为交予为好。

         话其实并无不对,可惜叶芜面对的人是个不晓世事的女修,一个前世就修至化神的女修。

         试问这样一个人又怎会把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放在眼里。

         于是,颜语卿依然毫不买账的拒绝叶芜:“邀月峰主既然还未出关,这朱颜丹我就先带回丹灵峰。”

         言下之意,叶芜没资格替师傅保管朱颜丹,今日之事作罢。

         一时间,叶芜叶葶大为诧异,双双瞠目的看着面前这个冰雪造就的美人,实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问题。

         炼制朱颜丹的灵植是邀月峰主自己出的,现在这丹药交予她的弟子,她叶氏家族的继承人,按理上来又有何不对。

         难道叶芜还能贪了师傅的朱颜丹?

         呵呵,这事儿实在是扫了叶芜的脸面。

         任叶芜素来的好性子,也忍不住面色微变,可到底顾及丹灵峰主的面子,无法做出破坏两峰关系的事情来。

         “颜师妹,你师父可有交待此物必须交至邀月峰主的手中?”叶芜叹息一声,轻声说道。

         颜语卿顿时语塞,师尊先前只交待要把此物送至邀月峰,倒是没说一定要把东西交予邀月峰主。

         “那就麻烦叶师姐了。”颜语卿淡然的说着,立刻就隔空将这个白玉盒子送到叶芜的手边。

         此后,她也不再多话,干脆的转身就走。

         叶若的神识看见了颜语卿身后那两姐妹各异的神色,反正是在说不上好。

         这梁子是结下了,可当事人还未发觉。

         叶若默默无语,原著中颜语卿能活着那么好,果然是依赖女主光环的保护么。

         可惜浪费了杜衡的一番好意,她的好徒弟这算是完成了任务,准备回峰继续修炼……

         大殿之内静寂无声,云苓冰片的蓝雾重新萦绕在殿内。

         叶芜捏紧手中的白玉盒子,目送颜语卿碧色的身影消失在月翎殿门,突然柔声道:“她这个人实在……你发现没有,她已经练气七层。”

         叶葶冷冷的看着门口,玉容微冷,随口应道:“那又如何。”

         “别跟这人太接近,我总觉得她身上有股诡异的气息。”叶芜警告的看了妹妹一眼,随即又不放心的细细嘱咐,“我也要闭关了,恰好可将朱颜丹带去给师傅。这段时间你可不要惹出什么事来,若是有委屈也要等姐姐出关……”

         叶葶沉默以对,只在她这一席话的最后低低的回了一句:“好。”

         这是她对她的诺言。

         可人心是无法预测的东西,有些事情转瞬即变,更别提善变的人,承诺不过是人与人之间最为脆弱的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