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来自命运的誓约
        斑驳的血迹染透了浅蓝的符纸,淡淡的血腥味随着传音符的出现充盈在小屋之中。

         白皙的指尖摩挲着传音符上暗红的血痕,赵晟瑄笑看那蓝纸上闪烁着的几个小字:前辈,环湖小筑一叙,速来。

         环湖小筑,属于上云宗四大禁地之一。

         “我想要的东西在哪?”

         “上云宗禁地。”

         犹记得颜语卿曾说过那东西在上云宗禁地,难道就是在环湖小筑?

         他也曾怀疑那件东西就在上云宗的禁地里面,可上云宗四大禁地之中最容易进入的就是环湖小筑,按理说那件东西最不可能放在环湖小筑里面。

         但世间还有一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最不可能的地方也许就是目标所在。

         修长莹白的五指慢慢收拢,看着浅蓝的纸张在手心化为流光,赵晟瑄弯唇轻轻的笑了:也罢,颜语卿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目的。

         这个夜晚注定了是不会平静的。

         起风了,皎洁的明月上忽然笼了一层晦暗的雾气,月光穿过黑纱一般的云雾变作淡淡光晕,此时是世间最为黑暗的一刻。

         寂静中,漆黑的夜空突现一抹耀眼的光,夜幕中隐隐可见两颗晦暗的星辰无声的交汇在一起,只是下一刻夜风又带走了乌云,明月重回大地,四下阴森冷寂,却再也不见夜空中的那两颗星。

         一切似乎只是错觉。

         叶若惊异的仰头望向天际,头顶的月光依旧清冷皎洁,夜风吹拂在面颊上清凉舒心。

         清风朗月,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祥和。

         方才那种诡异的黑暗早已消失,可心头残留的不安感却深深埋在了心底,无端让她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按捺下心中的不安,她向七巧扇中注入了更多的灵力,因为没有打开灵气护罩,飞速前进的同时冷飕飕的夜风狠狠打在面上身上,刺骨的冷意侵入身体,面上娇嫩的肌肤被风刮得凌迟般生疼,可正是这种痛苦的感觉压住了她心底蠢蠢欲动的*,疼痛中竟然生出了一种扭曲的快意。

         快了快了,这种痛苦很快就要结束了。

         叶若咬咬牙,再一次加大了灌入七巧扇之中的灵力,全力疾飞之下,环湖小筑很快就已近在眼前。

         湖中映着圆圆的月亮,也映着一个颀长的影子。

         他果然来了。

         叶若舒了口气,慢慢架着七巧扇飞至赵晟瑄的身边。

         随着她的到来,空气中渐渐弥漫着一股腥甜的味道,那是属于血的气味。

         月夜,血色,他背对着她。

         谁都没有说话。

         他安静的站着,而她则站在七巧扇上静静俯视着他。

         叶若不知该如何开口。

         书上对赵晟瑄的描写极少,也许作者写他只是为了引出那段剧情:女主与妖修密谋一起偷盗无上天书,后来妖修仗着修为高深摆了女主一道,独吞了无上天书。

         这样一个颇有分量的人,其实在小说里只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出现,他与女主约在环湖小筑结盟。

         因为当初女主选了环湖小筑与赵晟瑄结盟,所以她今日也选在这里,只希望事情能入小说中一样顺利。

         第二次出现,两人偷盗无上天书。其实他一直在骗女主,这件仙器只能使用一次,他们两人之中只有一人能够得到天书的指引。一个是化神修为,一个是筑基修为,最终这人轻易就夺得了无上天书。

         第三次出现,天广大陆的结界崩溃,障壁不再,魔妖道佛之间再一次发生大战,而他身为妖修的领袖死在明空的手里。

         出场三次就挂,这货是来打酱油的么?

         书中对他着笔极少,叶若看不透他,也就不知该如何与之打交道。

         两人默默相对,幽蓝的湖面上笼着一种紧张的气氛,没有虫鸣,没有风声,周围寂静得可怕。

         在这样极端的冷寂中一声衣料摩擦的声音突然传到了耳畔。

         “颜师姐。”蓝衣少年突然转身,面露羞涩的笑容,月光之下那张莹白无暇的面孔白得几近透明,这种脆弱的美配上他修长挺拔的伟岸身板,莫名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这般不明意味的尊称,让叶若心口一跳,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

         心中惴惴不安,她将七巧扇停在赵晟瑄面前,迎上他戏谑的目光走了下来,却不料听见了他轻浮的笑语:“服了再度春风约我来这里,颜师姐是想自荐枕席么?”

         去你妹的自荐枕席!

         叶若盯着赵晟瑄这张平凡得不想让人再看的脸庞看了一眼,只觉得伤眼睛。

         谁会这么饥不择食选了他这样的……不要侮辱她的审美观。

         “前辈可真有自信。”叶若拉下脸,冷冷的嘲讽了一句。

         “呵,那是自然。”赵晟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别有深意的目光扫过她的脸庞,悠然笑语,“以你这样的姿色还入不了我的眼。”

         ╭(╯^╰)╮我去,这货在说笑么?!

         颜语卿好歹是未来的天下第一美人,这样的天姿国色他都瞧不上眼,那他还想要怎么样的!

         妖不要脸天下无敌!

         叶若扯扯嘴角,冷笑道:“那更好,以后与前辈打起交道来也能安心一些。”

         “呵。”赵晟瑄轻笑,并不把叶若的挖苦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的小情人正在赶往这里,我看看……还有十里的路。”

         “要让他看见我们在这里么?”睨着叶若面上的惊愕之色,他又笑盈盈的加了一句,尤其在“我们”二字上面咬重了音。

         这个不要脸的妖修居然威胁她。

         “你想怎么样?”在听闻雷霆要来的时候叶若的确是慌了,可那也只是一瞬,下一刻她就已冷静了下来。

         相信赵晟瑄也不会想要雷霆看见他们俩的,不然也不会主动向她提及此事。

         这货不过就是想要点好处,也许是问她一些问题。

         “不是我想怎样。”赵晟瑄悠然的笑着,清澈的黑瞳直直的盯着叶若的眼睛,“而是你想怎么样。”

         耍贱招么?

         跟女人玩阴的可是容易吃亏的呀,尤其是那种节操已掉的女人更是惹不得。

         叶若瞪了一脸笑意的赵晟瑄一眼,突然收起了面上的冷意妩媚的笑道:“我也不想怎么样,也许我还能告诉他,你大晚上约了我来这里,还给我喂了春风再度。”

         叶若笑眯眯的看着赵晟瑄,赵晟瑄也笑盈盈的回视。

         “啪啪。”双手轻轻一击掌,他突然弯唇笑道:“这样么,我好怕……”

         这般的反应完全在叶若的意料之外,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可早已迟了,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开始挪动,踏着姿态袅娜的莲步走向赵晟瑄,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娇柔如水的说道:“奴家就是喜欢你,你就要了人家嘛~~”

         这*的尾音惊得叶若遍体生寒,通身的鸡皮疙瘩争先恐后的冒了上来。

         太恶心了!太不要脸了!节操全碎了,谢谢!

         叶若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不受控制的扑上了赵晟瑄的身体,柔软的双臂环上了他的脖子,嘴上还在说着软软的爱语:“奴家只想要你……嗯……”

         滚烫的身体贴在他冰凉的身体上,她打了个寒战,可是这种冰凉的感觉却很舒服,是与叶葶截然不同的冰寒。

         难道妖修的身体都是这样冷的?

         叶若搂着赵晟瑄冰凉的身体,体内一直汹涌的热终于消退了,解脱的感觉让她失神,任思绪漫无边际的乱飞。

         “他已在五里之外。”赵晟瑄微微一笑,温热的呼吸喷在叶若的脸上,却让她遍体生寒,“你说这样的情形,他会如何想?”

         谈笑间,她的身体却被定在那里动都动不了。

         叶若终于明白了化神修士的可怕之处,难怪小说中颜语卿斗不过他。

         “你想问什么我都会乖乖回答。”知晓了自身的弱小,叶若也不会傻到再去挑衅这位化神妖修,因为她已经替方才的鲁莽付出了代价。

         “乖孩子。”赵晟瑄轻笑,眉眼间流淌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霸气,“既然你那么听话,那我就让他晚点过来。”

         修长手指在虚空中轻轻一划,一丝金色的光脱离了他的手飞向夜空,瞬息间就已消失在黑暗中。

         “既然答应了我,就不要惹我生气,不然……”赵晟瑄眼中滑过一丝冷冽的光,噙在唇边的笑意也染上了一股冷意。

         一阵刺痛从心口冒了出来,好像无数的针扎在心口上,痛得叶若唇色发白,背上出了一片冷汗,绝美的面容惨白若纸。

         不知什么时候他解开了对她的控制,失去了力量的操纵,叶若的身体软软的滑落在冷硬的土地上,刚好匍匐在他的脚下。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赵晟瑄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女子。

         “我有看破世间一切幻象的灵犀眼。我认为如前辈这样离渡劫只差一步的高阶修士,来上云宗定是为了那件东西。”这种屈辱的感觉真的很痛苦,可是他为刀俎,她这块软弱的鱼肉只能乖乖听话。

         这句话应该不是假话,灵犀眼会有的,不过要等到女主筑基之后。

         “很好,那你又是如何知道它在哪里?难不成你也想要它。”黝黑的眼瞳看着叶若,就像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让人用如此轻视的眼神瞧着,叶若心中涌上了一股强烈的不甘:总有一天她要凭着自己的能力踩着面前这人的脸面。

         袖下的手掌握成拳头,面上却不漏半点愤怒,她只是平静的说道:“我不要它,但我想要前辈的一个承诺。一旦前辈拿到了无上天书,请您帮我做一件事。”

         “如果你不答应,我也不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她突然仰头,黑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赵晟瑄的脸,眼中那种决绝的光彩让他都为止一震。

         若是不应,大家玉石俱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