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作人的命运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后头会发生什么。

         如果叶葶没有叫出颜语卿的名字,叶若也不会在意,只当自己免费看了一场活春宫。

         可现在事情与颜语卿有了关系,一切都乱套了。她想不明白为何叶葶会以为那白衣男修是颜语卿,而故意让她看见这一出的人又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乱糟糟的脑子混沌了片刻,她回想着这一连串的变故,一个熟悉的名字浮上脑海。

         夙夜,一定是夙夜。所有看似并无联系的事情其实息息相关,所有想不明白的事情都有了答案。

         在这昆山之巅,除了妖修,也只有他才有这个能耐布下如此厉害的法阵,也只有他才会如此在意颜语卿,费时费力只为了让颜语卿看些掉节操的东西。等闲不安好心的人,早就取走她的性命,哪里会如此闲情逸致在这山上布下大型幻阵,就为了让她看这个。

         叶若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没有同情叶葶,因为叶葶曾经对颜语卿做过类似的事情。她只是有些感慨,原著之中的叶葶是多么的喜欢夙夜,而夙夜却为了颜语卿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现在,她穿越了,一切好似没有改变又好似改变了,某些不该出现的剧情提前了一些。夙夜依旧选择摆弄叶葶的命运,用下三滥的方式毁了她。

         多情与无情只有一线之隔,他对颜语卿多情,对叶葶却如此无情。

         她知道夙夜现在就在某个地方看着她,看着她如何面对叶葶……可是她不明白,夙夜为何要这样做。

         只因为不爱,只因为阻挡了他的爱么。

         原先是想不明白的,现在她倒是有些明白了,料想,夙夜如此针对叶葶是因见到了玉帘泉那一幕,误以为颜语卿与叶葶之间有什么。

         而那一幕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她。

         心中有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她去救她,可同时又有一个声音轻柔的劝慰着:“你还要做滥好人么,难道你不记得好心的下场,好心永远是没好下场的。

         叶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记忆里那一幕幕是如此的清晰,其实她从未忘却,只不过将它深深埋藏在了心中,不愿再去碰触。

         犹记得那一天的天空是如此的蓝,他的眼眸明澈如同溪涧,是她记忆中最美的,最后却统统变成了一片灰暗,变作了她最恐惧的回忆。

         从那以后,她不再向高处爬,也不再滥好心,蜷缩在自己划下的小小天地里舔舐着内心的伤口。

         久而久之连她都忘了,自己曾经是多么喜爱那片湛蓝的天空,多么喜爱在高空飞翔的感觉。

         三年前,她还是她,而他也在她的身边。

         她还记得他笑着对她说:“若若,等这次登山结束,我就告诉你我的答案。”那时候,他笑得一脸灿烂,细碎的刘海下面那双黑亮的眸子比之朝阳还要耀眼,却是她记忆里最后一次看到的笑容。

         那一天,去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名为田甜的女人。娇小的身形,甜美的笑容,实在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但,这个女孩是陆安旭的初恋,他一直无法忘记的人。

         自从她出现之后,他们之间就有了一丝裂痕,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扩越大,越扩越大。

         她气也气过,哭也哭过,最后直截了当的问他:“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而他却没有直接回答,只告诉她这次登上山结束便告诉她这个答案。

         她心中千万次想过,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告诉她那个答案,却未曾想过事情会变成那样。

         那一天,他们一行九人攀上岩壁。队里七个男人,两个女孩,想当然的,那些个男生对这唯二的女生稍微照顾了一些。也不知谁安排的位置,很好笑的位置。田甜在她的前面,而陆安旭在她的后面,她成了一块夹心饼干梗在两人中间。

         男生们取笑着:“安旭,田甜以前跟你那么熟,叶若又是你的现在时。这俩妹子都与你关系亲密,她俩就交由你照顾了,你可要看好了。”

         那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呢。倔强的不愿露出半点受伤的表情,故作轻松的对着田甜笑了笑,只做不知。

         田甜也对着她微笑。

         气氛融洽得好像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龃龉的样子。

         她以为只是这样了,谁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才是噩梦。

         他们登山小队遇见了一个很大的溪涧,要跨越这个距离,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不过这些不用她们两个女孩子去操心,勇敢的男生们早已为她们铺好了路,就等着她们两个拉着绳索穿越溪涧。

         田甜走在她的前面,抖抖索索的站在那里,而她在等着她先过去。

         “你害怕?”她那时候也不知为什么要问这句话。

         “我当然怕,可我以后都不用怕了。”叶若记得当时田甜是这样说的。

         然后,她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为什么绳索会突然断开,而田甜就这么掉了下去。

         她明明伸出手去拉她了。

         谁料,她却推开了她的手,就这么摔进了深深的溪涧之中……

         仓皇之间,耳畔已经传来了他暴怒的低吼:“叶若,你怎么会如此恶毒,你为什么要推她。你这样是杀死了她。”

         “叶若,你为什么不去死。”

         她呆呆的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也许是亲眼看着情敌摔下悬崖的惊骇已经让她的精神濒临了奔溃的边缘。

         她明明有伸出手去拉她,她是想救她的,却被他指责恶毒。

         如果她恶毒又为何要在那个时候伸出手去救她……恶毒啊,她留在他心中的印象是恶毒。早知如此,她又何必滥好心去救她,到头来,竟变成了蓄意谋杀的凶手。

         ……

         往事不堪回首。

         她不愿再触及这些,也害怕再做滥好人,害怕最后受伤的又是自己。

         如今叶葶就在不远处……

         布料摩擦的细琐的声音不断传入了耳畔,叶若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水葱一样白嫩的指尖绷得紧紧的,失了血色。

         她甚至在想,如果是颜语卿本尊遇见如今这个状况,她会如何反应。千年前,颜语卿就是被人采补致死,现在她若看到这个画面,是冷漠以对,还是出离的愤怒。

         现在她在夙夜的监视之下,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颜语卿。

         她想尽量以颜语卿的想法来对待这件事,却悲哀的发现,自己不是颜语卿,永远不会与她一样,所以她也猜不到颜语卿会做什么。

         救或不救,只在她一念之间。

         她只是怕救下叶葶之后却被她怨恨……

         记忆里的那句话不停在耳畔回荡着:“叶若,你怎么这么恶毒。”

         若是可以眼睁睁看着别人在眼前受辱,那才是最恶毒的吧。毕竟对一个女人来说,贞洁很重要,不是别人可以任意践踏的。

         还未完全泯灭的良心终于让她鼓起了勇气。

         如果她能够表现得漠不关心,让夙夜感觉到她的不在意,或许叶葶可以逃过一劫。

         叶若咬了咬唇,闭着眼睛顺势盘腿坐到了地上,极力做出一副淡然打坐的模样来。下一刻,她又心觉不对,陡然睁眼,冷然道:“夙夜你出来。”

         软弱有什么用,这样憋屈的活在别人的操控之中,她又怎能排除万难寻到回家之路。

         修仙之路本就是荆棘遍地,如果她还是不能坚强起来……不是比原文中的颜语卿还要失败了,注定湮没仙途。

         动摇的心渐渐坚定了,她看着茫茫云雾,又一次冷冷的说道:“你要做什么与我无关,不要给我看这种恶心的东西。”

         “呵呵。”清泠的笑声从迷蒙的雾气里传来,伴随着这笑声,一个玄黑的身影走进了她的视野之中,他那俊美的容颜上挂着一抹邪妄的笑:“喜欢我送你的礼物么。”

         漠然的看着他,叶若冷声道:“你可以杀了她,却不该如此践踏她。”

         “所有你在意的东西我都要毁灭。”他柔声说着,俊逸的面孔妖异而魅惑,却让她打从心底泛起一股冷意,“快了,这一切很快都会结束,我也可以带着你回到我的故乡。”

         回故乡?

         说得如此委婉,是回幽域吧,回到那个魔修云集的地方。

         在盗取无上天书之前,颜语卿这具身体一定要留在上云宗,哪里都不能去。

         “你毁了她,与我何干。”嘴角蓦然划过一丝冷笑,她瞧着他纯黑的眸子,淡淡道:“我现在有些在意你这张脸,你也毁了吧。”

         “哦?”他惊诧的瞧着她,看她冷淡的表情和微翘的唇角,终于明白了她不是在说笑,怔了片刻,他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最后柔声道:“既然你喜欢,那我就毁了。”

         淡如水的眸子里映着他认真的面孔,叶若的心动摇了一下,随后又死死压下这一丝动容,话语冷淡:“留着叶葶,我要亲自对付她。”

         “为何?”

         “她给我下了春风再渡。”

         “她居然敢。”眸色暗了暗,夙夜的脸色变了变,阴郁可怖的神情很快又化作一抹残忍的诡笑,“如此看来,这样对她还是便宜了她,我……”

         “我说了,她留给我。”叶若没理会他,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

         “好。”夙夜并不生气,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红润的薄唇微微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话音方落,耳畔那细琐的布料摩擦声随之戛然而止。

         她没有转头去看那边,面上依旧是淡淡的:“你在山上做了什么?”

         “不过是设下了一个八门万象阵法,看了一出戏。”他悠然的坐到了她的身旁,略一用力将她搂紧了怀里。

         叶若微微蹙眉,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双眼冷冷看着他,声音也冷如冰渣:“我在意你这张脸,却不喜欢你这个人。放手!”

         其实夙夜又何曾了解颜语卿,几次见面,他见过最多的就是伪装成颜语卿的叶若。同样一张脸,现在她只是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他便瞧不出来了。

         抓住了这一点,叶若完全可以将夙夜玩弄于鼓掌之间。

         她也的确做到了。

         “你喜欢我这张脸,却不喜欢我?”夙夜低声问着,猛然板着她的肩膀,面色阴沉得犹如风雨欲来,“颜语卿,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要你死。”寂静中,只听见她清越的嗓音轻轻的说着,语气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