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邪魅酷霸跩的蛇精病
        昆仑之巅,天池之畔,在这冰雪覆盖的苍茫天地里,四下凄清而冷寂,那空气中跳动的小雪花似乎便是这片死寂之地唯一鲜活的生灵。

         当第一片沁凉的雪花落在脸上的时候,叶若正安静的坐在赵晟瑄的身旁,那凉丝丝的感觉从面庞一直侵入心底,她不由抬头望向了天空,注视着空中慢慢飘落下来的洁白冰晶。

         无数的雪花在天际纷纷扬扬,轻如柳絮,飘若浮萍,在山顶寒风的吹拂之下,悠然轻舞,飘渺的舞姿如梦似幻,只一眼就扎进了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下雪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她喃喃低语着,伸手接住了飘扬在面前的那一片雪白,清越的声音穿透了浓浓的云雾,很轻易就打破了周遭的寂静。

         子时一到,这片寂静的土地便要掀起一场纷争。到时候,如此纯洁美好的东西怕是要沾染上这尘世的肮脏,碾碎在一片血色之中。

         叶若轻轻的叹了口气,凝视着掌心还未融化的雪花,纯黑的眸子黯淡无光,轻轻一吹,那轻盈的雪花未曾飞起,便已经在她口中呼出的温热呼吸中悄然融化。

         原来她的呼吸还是热的。

         自嘲的笑了笑,她在手心聚起了一小簇银白的火焰,然后看着微弱的火光之中,那一点潮湿转瞬就消失在空气中,恍若从未出现过。

         “叶若。”赵晟瑄猛然睁眼,琉璃一般明净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冷色,“你在做什么。”

         对上这双冷彻的眼睛,她的心颤了颤,未曾来得及反应,那素白的手已经被他抓住,手心的火焰晃动了一下,便彻底的熄灭了。

         两只交叠的手,她冰冷的手上覆盖着他的手。可那只莹白的大手没有半点温度,恍惚比之周遭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前辈……”

         “师姐。”他轻轻的打断了她的话,白皙的面皮微微泛红,竟是又做出了那副羞涩怯懦的模样,也不知在算计些什么。

         心念电转之间,叶若知晓不能与*oss对着干。既然他要玩角色扮演,那她也该担负起颜语卿的戏份。

         樱色的唇抿了抿,她淡漠的眸子对着赵晟瑄,冷冷的说道:“赵师弟,放手。”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挣脱了这只冰冷可怖的手。

         如此应该是颜语卿一贯的反应,叶若给自个儿的演技点了个赞。

         正暗自舒了口气,未料一口气还未咽下去,竟听见耳边传来了一个极为耳熟的声音:“美人儿!”

         茫茫的云雾之中,那轻浮的男音好似从西面八方传到了她的耳畔,真真雷人的紧。

         叶若虎躯一震,这个声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如此轻浮的语气也只有孙休与这个无耻的修二代才能厚着脸皮轻易就说出口。

         “原来颜美人躲在这里,倒是让我好一番寻觅。”朦胧的云雾之中走出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那张妖娆妩媚的伪娘脸在红衣的映衬下,倒是更添了几分绮丽,魅胜牡丹国色,艳压海棠春色。

         瞧着面前这个貌若好女的猥琐男,她也是醉了。

         对待这种不要脸的家伙,叶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打又打不过,骂也不能骂的。顶着颜语卿这冰山美人的皮子,她便必须端着高贵冷艳的姿态,泼妇骂街神马只能在心中yy一下。

         既无计可施,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会了。不管他说什么,她左耳进右耳出,只当神马都没听见。

         但她貌似高估了自己的忍耐程度,同时也低估了这个蛇精病的下限。

         “几日不见,颜美人好似又冷艳了几分,果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孙休与上下打量了一番“颜语卿”,瞧见她发上只有两支慕鸢花的簪子,眸光闪了闪,红润的薄唇微勾,“美人儿怎么不戴我送与你的桃花簪,好歹也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定你妹的定情信物!╭(╯^╰)╮你这么无耻,你老爸造么。

         叶若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忍了再忍,终于忍主了没有开口叫他闭嘴。垂着眼帘,静静的坐在那里,实在不想去跟这个变态多说些什么,免得到时候忍不住破了功。

         “颜师姐,你们……”赵晟瑄怯懦的看了一眼孙休与,复又侧头瞧了一眼叶若冷漠的面孔,一张白净的面皮微微泛红,“你们定情?”

         赵晟瑄的反应实在有些古怪,刻意的插嘴,刻意的伪装。

         他这个人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对他来说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面前是不必演戏的,例如在那个炮灰白衣女修面前,这货完全释放了心中的恶意,一点都没伪装的意思。

         更别提先前才暴露出自己的真性情与她一番“谈心”,他本不用刷什么存在感,好端端突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摆出这种腻腻歪歪的模样,怕是所图不小。

         思及昨日同他提及的那个“提前计划”,叶若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法是极好的,可真要让她去谋划别人的性命,她又忍不住退缩了。

         虽不晓得赵晟瑄究竟知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就是孙休与,但为保万无一失,她只能先下手为强……赶走这货。

         叶若的确不喜欢这个纨绔,却也不想让双手沾上无辜之人的鲜血。

         “你究竟想干什么。”没有理睬赵晟瑄的表演,她冷冷的看着孙休与,绝美的面容在这湿冷的云雾之中微微模糊,可那冷如冰锥的声音却是如此的清晰。

         “美人儿,人家可不想做什么。不要用这种警惕的目光瞧着人家,人家的心会疼的。”娇软的声音说着轻浮的话语,那修长的手轻轻的拍着胸口,仿佛真的伤了心,“颜美人旁边的小白脸是谁?难道就是美人儿的新欢?”

         这话叶若本人都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别人倒是抢了个先。

         “新欢?!旧爱?!这女修喜欢的人倒是挺多的。师叔你也不要再烦恼了,她八成就是瞧出了什么,跑来讹你的。”斜地里,突然冒出一个男音,这话里话外倒是好好将叶若损了一番。

         “休得胡说。”清越的男声淡淡的斥责了一句,可以想象那人面上一定是无奈的表情。

         “长得那么好看,还不是个狐狸精。依我看,还不如我们琉空岛的女修。”

         “是啊师叔,我们琉空岛的女修可不会这样放荡……”

         “都不要说了!”楼煦严厉的打断了门中弟子的闲话,清俊的眉微皱,隔着茫茫云雾,对着那边的叶若淡淡道:“道友见笑了。先前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门中弟子们的话,望道友不要放在心上。若是实在恼怒,此事由楼煦一人承担,与他们无关。”

         无端让人黑出翔来了,叶若嘴角抽了抽,真心不晓得天池那边也能听见这里的声响。

         妈蛋,赵晟瑄施下的隔音结界竟不知何时早解开了。这么巧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赵晟瑄有意为之,那么孙休与能够发现他俩倒也不奇怪了。

         不过,他们说的先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她先前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人家耿耿于怀。

         叶若暗自琢磨着,挖空脑子回想那段已经压在记忆中的那段破事。

         模糊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在脑中回溯,那张熟悉的面孔闪过脑海。除了多了一身素白的法衣,还有那长长的青丝,这人清俊的眉眼如记忆中的那人完美的重合,恍惚就是同一个人。

         楼煦么?肖似阿旭的琉空岛修士。

         想到那个深藏在心底的名字,心口钝钝的疼,叶若的脸色微微泛白。第一次喜爱上了这四周茫茫的云雾,让她不必面对那张刻在心底的面孔,不必再一次陷入深不见底的绝望之中。

         咬了咬唇,她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底泛上来的复杂的情绪,冷淡的说道:“这次算了,不要有下次。”简短的话语,冷傲的姿态,很好,这就是颜语卿,不是名叫叶若的傻子,那边的男人也不是活在她记忆里的陆安旭。

         他,早就死了,不是么。

         唇边滑过一丝苦涩的笑,她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冷淡非常的模样,抿了抿唇,将视线落在了赵晟瑄身上:“赵师弟,把那簪子还给这位道友。”

         桃花簪其实不在颜语卿的储物戒指里。

         她不是原主,又怎么敢在原主随身的储物戒指里乱放东西。那支桃花簪她寄放在了赵晟瑄那里了。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很容易就挑起了孙休与的怒气,可越恼,他就觉得愈发的喜爱面前这个女修了。

         “美人儿,你居然把我们的定情信物送与了这个小白脸,真是叫我吃惊。”孙休与笑了笑,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瞧着赵晟瑄的目光微冷,“好大的胆子。”

         后头这句话这不晓得是指“颜语卿”胆大包天,竟敢把簪子送与旁人。还是指赵晟瑄胆敢收下“颜语卿”的簪子,胆子肥了。

         叶若微微蹙眉,对着这货左一个美人儿,右一个美人儿的叫唤,实在有些吃不消。

         至于孙休与称呼赵晟瑄为小白脸倒是挺合适的。姓赵的全身上下也就是皮肤白了一些,那莹白如凝脂的小脸真真没话说,实在不负“小白脸”之名。

         心中默默吐槽着,叶若面上倒还是颜女神一贯的冷傲姿态。比起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精分指数倒是突突突的上涨了不少。

         “今日方好遇见了道友,也就不必赵师弟代为交还了。”叶若冷冷的对孙休与投以一瞥,淡漠的侧脸是面无表情的,暗沉的眸子里闪着冷冽的幽光,冰冷至极却依旧美得惊心动魄。樱色的唇抿了抿,对着赵晟瑄又道:“赵师弟,把东西交给他。”

         这是近似命令的语气。

         赵晟瑄低垂着脑袋,默默藏起了那张“羞涩”的脸。行动上没对叶若的强势的表现作出反抗,竟还相当配合的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锦盒。

         看着昔日盟友这般异样的反应,叶若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直觉告诉她这便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心中叫嚣着逃跑,可身子却依旧稳稳当当的坐着,那张面瘫脸上也还维持着冷若冰霜的高傲:“孙休与,拿了簪子快走,我们上云宗的峰主马上就要来了。”快走吧,再不走,兴许就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