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似梦非梦
        众人面面相觑,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

         是啊,萧忆瑶去了哪里?

         这群人都安全抵达了昆山之巅,那么早先一步上山的萧忆瑶去了哪儿?况且,这名白衣男修明明跟着夙夜上了昆山,为何又会同叶葶一行人搅合在了一起?

         整件事破朔迷离,让她看不明白,只隐约能察觉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他们则是棋盘之中的棋子,受人摆布。

         叶若心口一跳,赵晟瑄曾经说过的话不停在耳畔回转:你不要去昆山。千年过去了,也许已经没人记得八重玉血莲的另一种功用,但我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八重玉血莲的另一种功效究竟是什么?原文并未提及,而赵晟瑄也并未告知她。

         现在他突然一反常态的提及萧忆瑶,是否别有用意?萧忆瑶身上又藏了什么秘密,才会让这几个人这样紧张。

         心中的谜团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祥的预感又是如此鲜明,强烈的不安深深的擭住了她的心。

         这一切,也只有赵晟瑄自己才知道。他或许也是棋盘上的一员,不是那任人摆布的黑白棋子,而是手执棋子的下棋人。

         “这位徐师兄不是跟着师叔一起上山了么,怎么……又会与诸位一起上山。”赵晟瑄羞涩的笑了笑,莹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透着玉色的光泽。那平凡的面容在这一瞬间竟有了一种异样的美丽,简直教人移不开眼睛。

         李梦菲不敢直视赵晟瑄,面色古怪的退到了徐姓修士的身后,明摆着在躲着他。

         叶葶的脸色变了变,咬咬牙,冷笑道:“赵师弟又是怎么上山的。山脚下明明布置了好些法阵,你又是如何丝毫未损的上到昆山之巅的。”

         空气中莲花的清香越来越浓,那清甜的香气缠绵在鼻翼,诱人沉沦。

         赵晟瑄轻轻的笑了,瞅着徐姓修士冷漠的面孔,并不理会叶葶的质问,悠然笑语:“师兄真是好福气,有叶师姐这样的美人如此为你说话,真是……”

         “够了,这件事容后在谈。”夙夜忽然开口打断了赵晟瑄的话,晦暗的眸子别有深意的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警告他,“八重玉血莲即将开花,等你们得到了莲瓣,本座自会去寻她。”

         话音方落,空气中莲花的清香愈发的浓郁了。

         众人的视线不由移到了天池之上,看着那鲜红的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绽放,一片片血色花瓣犹如血玉一般晶莹可爱。

         莲香四溢,空气中那清甜的香味沁人心脾。

         终于,玉血莲剩下最后八片花瓣还紧闭着。望着那小小的花苞,众人屏住了呼吸。

         几息之后,那菲薄的血色花瓣缓缓绽放,露出了里面鹅黄的花蕊,馥郁的莲香充盈在了每个人的心肺间。他们痴痴的看着那娇嫩的一点嫩黄在寒风中轻轻颤抖,已然忘我。

         叶若怔怔的看着,忽然间觉得那花儿变作了陆安旭的样子,让她移不开眼睛,只想就这么一直一直的看着。

         “卿儿……”

         耳畔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无情的打破了眼前的迷障。惶然间醒神,眼前哪里还有陆安旭的影子,只有三株枯萎的莲花轻轻在夜风中摇曳。

         叶若突然觉得有些冷了,心里空落落的。

         那清泠如同玉碎一样的声音早已消失,众人的身影也在幽幽莲香之中淡去。

         不过片刻,周围已经被一片浓雾覆盖,连那天池都看不见了,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孤单一人。

         不,不是她一个人。

         不远处那一小片迷雾忽的消散,一抹鹅黄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那如画般精致的容颜渐渐清晰,是叶葶。

         可是两两相对,叶葶好似并没有看见她一般。

         叶若咬了咬唇,再一次环视四周,四下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云雾,除了叶葶之外再没旁人了。

         这诡异的情况与知返林中的情形,相似又不尽相同。

         心脏在胸腔之中剧烈的跳动着,她心里很清楚这是幻境,却也不知面前这个叶葶是否是幻境所化。

         踌躇了一会,她终于鼓起勇气,漫步走向叶葶。

         可是,就在这时,茫茫迷雾之中又有人出现了。耳畔那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心中先是一喜,很快又生出一丝不安的情绪,脚下顿了一顿,不敢再往前一步。来人是敌是友还未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极有可能就是敌人。

         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防身的灵剑,她紧张不安的等待着。

         没让她等很久,几息之后,一只穿着白靴的脚从浓雾里伸了出来,紧跟着一抹颀长的纯白身影从迷蒙的雾气里走了出来。来人冷漠的俊脸惨白惨白的,再细看他的双眼竟是空洞洞,眸光黯淡无神犹如一具傀儡。

         叶若吓了一跳。

         她想过会是夙夜,会是赵晟瑄,也或许会是那位琉空岛的男修,未曾想过竟会是他,那名白衣男修。

         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名古怪的白衣男修,一颗心惴惴的,莫名有种恐惧的感觉。

         “你来了。”叶葶望着那白衣男修,神色淡淡,但下一刻,她脸上那平静的面具被打破了,娇美的脸庞微微泛白,一双剪水秋瞳盈然欲泣:“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以为可以忘了,你为什么要出现呢。”

         这又是在搞什么狗血?!

         叶若惊诧不安的心瞬间被摧残,看着眼前这副狗血的画面无语凝噎,说好的深情女配为毛会与一个龙套搞在一起。

         剧情被狗吃了么?放她在这里就是为了见证剧情的崩坏?

         心中一群神兽呼啸着跑过宽广的玛丽戈壁,叶若已经不忍直视面前这美好的画面。

         但很快,她就发现这不是最可怕的,更纠结的还在后头。

         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她居然感觉那男修似乎瞥了她一眼,嘴边的弧度微微上扬,疑似嘲讽。

         可再一细看,白衣男修的眼神依旧是空洞的,冷漠的容颜如同雪山之上终年不化的坚冰,冰冷而麻木,哪里像是笑过的样子。

         叶若深吸了口气,默默擦去额头的冷汗。果真是她想多了,被这诡异的环境弄得紧张兮兮,以致竟变得现在这般疑神疑鬼。

         夜风轻轻拂过,寒冷之后又是一股清甜的莲香,那甜蜜的芳香犹如美人的轻声软语,温柔的抚慰着她疲惫的身心。

         叶若不由恍惚了一下。茫茫迷雾在眼前渐渐模糊,叶葶那张脸也随之模糊,她感觉到一股寒意侵入了心肺,却睁不开这越来越沉重的双眼,拖着疲惫的身体好似下一刻就要睡去。

         “看吧,快看吧,看看你心爱之人。”一个极为好听的声音闯入了梦中,惊醒了她的安眠。

         那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她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何处听过。

         “阿旭。”喃喃轻语着,叶若精致的眉宇微微蹙起,霍然睁开了双眼,还带着朦胧睡意的眼睛迷茫的望着眼前的画面。

         一名白衣男修站在一名黄裳女修的身旁,两人无声对视着,周围的气氛有些异样。

         黄裳女子咬了咬唇,神色颓然,那如花的容颜竟一瞬间衰败了。

         半响,这冷漠的男修忽然开口,声音冷然又艰涩:“我爱你。”

         太阳穴在突突的跳,混沌的脑子有些晕眩,叶若愣了片刻,随即陡然睁大了眼睛。爱你妹啊!表白的时候如此冷淡真的好么。哪个妹子会为之感动,会接受如此冷淡的告白,简直冻死人不偿命。若是谁敢跟她这样表白,这辈子都别想了。

         脑子抽抽的疼,而面前的场景又是如此的引人“发笑”。

         叶若已然察觉了其中的古怪,却无能为力。目前除了眼前这两人,再无旁人,管它是不是幻象,她都只能静观其变。

         按耐下心中的不安,她也不再纠结,淡然的站在不远处继续观看这出狗血天雷戏。有人想要她看,她当然不能拒绝那人的好意,一定要好好的看。

         听见男子这句话,叶葶好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苍白的脸又白了几分,在凄惨的月光下隐隐透明,嘴唇微微颤抖:“你不可以爱我!”

         这尖锐的嗓音打破了夜的寂静,那种激烈的情感让旁观的叶若都能隐约体会到她内心的挣扎。

         “我爱你,难道你不爱我?”徐姓男修步步紧逼,逼迫着已经陷入了奔溃边缘的叶葶回答这个问题。

         “不——”她怔怔的望着男修冷漠的面孔,似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的感觉,凄厉的喊了一声,一行清泪滑过她苍白美丽的脸颊,黯淡的眸光里有什么破碎了,又有什么滋生了。

         “过来吧。”他轻声说着,即便是已经尽量放柔的嗓音依旧是沙哑而冰冷的,但此时的叶葶并未察觉,恍惚的看着男子深邃的黑眸,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他。

         叶若吃了一惊,心中不由冒出了一个不好的猜想。

         “很好。”男修淡淡的说着,苍白的手指先是轻轻的拭去了叶葶眼角的泪水,然后移到了她的腰间。

         “等等。”叶葶的脸红了红,低声拒绝了他,“我们不可以这样,我……”

         俊美的面孔依旧是冰冷的,但此时这男修的动作突然不僵硬麻木了,一手捂住了叶葶唇,一手灵活的解着她腰间的黄绸,好似变了一个人。

         “颜语卿,我们……不……可以……”嘴巴被捂住了,她面上的红晕更浓了,好像涂了一抹最为鲜艳的胭脂,美丽的容颜娇艳妩媚,却是痴心错付。

         叶若几乎就要惊叫出声,幸好在关键时刻咬住了牙关,这才勉强咽下了即将溢出嘴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