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冒牌女主好捉急
        漆黑的意识海里无风无浪,安静得如同一池死水,没有半点波澜,也没有任何活物。

         颜语卿的神识就这样突然消停了?!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倒让叶若有些惶恐不安,总觉得这突来的宁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两心知的出现与女主的异动是否有联系?若有,那他们之间又存在着怎样的羁绊?

         叶若百思不得其解,但女主暂时安稳了下来总归是件好事。

         不必镇压颜语卿的神识,她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叶若心中暗暗舒了口气,收回了疲惫的神魂。

         若是这种情况再来一次,她可能就挡不住了。毕竟颜语卿只是心神受了点创伤,又不是长睡不起了,她作为心魔也无法长期霸占着宿主的身体。

         一旦捱过了眼下这条坎,她就该把身体让出来了。

         叶若打定了主意,倒也不觉得难受,反正她也没想着长期占据住这具不属于自己的身体。

         但秘宝两心知的出现实在太突然了,无端打乱了她的计划。

         这东西简直就是她乱用女主身体的罪证,还是一件不可磨灭的罪证!

         往后,就算叶若将身体还给了女主。

         女主又不是傻子,等她醒了,肯定能看见自个儿脚上莫名多了这东西,到时候她难道就不会疑心这段时间自个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怪事?

         叶若的脸色很难看,最讨厌这种超出了计划之外的事情。

         两心知你妹!

         她低头,无语的看着这条系在脚上的小红绳,两心知如今就系在了颜语卿这具身体的脚上。

         她记得很清楚,《逆仙缘》中这条绳子出现在男主与女主定情之时,是由明空拿出来促进两人感情的东西,况且当时红绳是系在女主手上的,现在怎么招就变成了系在脚上。

         难道就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女主,并没有女主光环的加持?

         叶若被自己的想法雷得半死。

         不过,这和尚男主还真是舍得,竟愿意下这么大的血本同一个素未平生的女修带上两心知。

         据书中记载,这“两心知”是一件由化神修士炼就的秘宝,原该用于道侣之间,是双方情之所系,血之契约的媒介。

         凭借此物,两人之间不但可以千里传音,还能随时知晓对方身在何处。

         除此之外,它甚至可以印证道侣之间的真情,防止对方变心。

         这项功能尤为可怕,因为背叛者将以命为代价偿还这负心之罪。

         带着两心知的男女若是背弃了自己的道侣,爱上了旁人,这条红绳就会穿过背叛者的心,让背叛者死在情人的血契之下。

         好血腥,好暴力!

         叶若想到了此处,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蛋,这臭和尚好毒的心!

         从头看到脚,她都没从他身上看到一丁点的爱意。既没有动心,又拿这个东西来绑住她,就知道他是个不安好心的禽兽。

         明空的确没安好心。

         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爱上别人,自然不怕这血誓的约束。至于叶若会不会爱上旁人,会不会因血誓而死,那可就于他没有干系了。

         两心知是秦家先祖传下来的。秦氏先祖是一名渡劫期的修士,却终其一生都未等到天劫,最后只身来到了世俗界坐化,只留下一枚储物戒指给后人。

         几千年来秦家都没出过有灵根的子孙,于是这储物戒指就作为传家宝代代相传,直到他这一代。

         当知晓他被梵音寺收为弟子的时候,爹娘没来见他最后一面却送来了这个戒指。

         有谁会想到堂堂渡劫修士竟会死在凡人聚集之地?

         凡人守着渡劫修士的遗物,保存千年却没招来血光之灾。

         先祖果然聪明,藏身于世俗界中坐化,既可让修士无法扰他的安息之地,又能将毕生搜集的财富都留给了后人。

         他继承了先祖的财富,拿着这个戒指百年,知晓里头的东西件件是珍宝,可唯独这个“两心知”他以为这辈子都用不上了。

         他未曾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拿出它,也想不到这另一半的红绳会系在女修的脚上。

         先祖有言,一旦出现红光,就表明两人是天定因缘,可这系在了脚上又是何意?

         无论如何,“两心知”已承认了她。

         她对他而言,不再是一个不相干的低阶小女修,而是未来的道侣。

         出来一趟,元婴未成,因果未清,倒平白多了一个修为低微的道侣。

         明空颇有些无奈,看着叶若的目光却柔和了一些:“你是什么灵根?”

         叶若愣了愣,男主这是要收她为徒的节奏么?

         “火灵根。”虽不知他想做什么,但就算她不告诉他,这灵根的属性也是瞒不住的。

         一味的藏着掖着,若是惹得他亲自出手检测,那才会生出大乱子来。

         灵根被人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性命攸关的体质别被发现就好。

         颜语卿这具身体可是千年难遇的绝阴之体,而明空恰好就是纯阳之体,叶若已经无法去吐槽这种狗血的设定!

         如果现在让他发现了体质的秘密,难保他不会生出采补的念头。

         这具身体就是个定时炸弹t_t

         她悲伤纠结的东西明空全然不知。

         明空听罢,若有所思,微笑道:“我是金木火三灵根,修的是禅心,与道修修炼的方式相差甚远。不过,我好歹活了几百年,见识总比你广些,若是你在修行上有何不明之处,可以来问我。”

         叶若被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吓到了,如此热心的男主好可怕,这森森的阴谋感是肿么回事。

         “既然前辈如此体恤晚辈,那晚辈就不客气了。”她心中虽是以恶意来揣度明空的用心,可如此好的机会她又怎会直接推拒了。

         “先前晚辈藏身在一片树丛中,却被人轻易就发现了。不知这是何故?”叶若现在想起此事来还觉得有些耿耿于怀,明明她当时藏的很好,不可能漏了马脚。

         明空的面上出现了古怪的神情,笑道:“那人修为比你高?”

         叶若弱弱的点头:“他是筑基后期的修士。”

         明空又道:“你可有用过掩藏神识的法宝,或者是修炼了收敛神识的秘法?”

         叶若:“……”〒_〒还要这么麻烦?!

         看她这幅欲言又止的表情,显然就是没有收敛过神识,活该让人看破了行迹。

         任凭明空再淡然的性子都被气笑了,她这般的无知,竟能顶着这张祸水的脸在修真界中活着,完整无缺的活着。

         难不成她是天道的宠儿,传说中的大气运者?!

         明空心下生了疑窦,面上虽未露半分,但对叶若的态度却又是变了一变:“我传你一套收敛神识的法诀,此法诀可以令你越两个大境界,金丹之下的修士无法轻易发现你的行迹。”

         叶若自认无知,忍下了明空这幅施舍的丑恶嘴脸,默默记下这道法诀。

         在这个危险的修真界,多学一些东西,多长个心眼,生命才能多一层保障。

         解决了一个问题,她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是被一只赤血灵蟾追赶,才落入沼泽……赤血灵蟾畏寒喜热,为何会出现在这附近呢?此处是否有不妥之处?”

         那只该死的妖兽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叶若对它是恨得牙痒痒。

         若不是它,她又怎会变得如此狼狈。若不是掉入沼泽,她又怎会遇上这个煞星。

         说起来那只赤血灵蟾才是一切麻烦的起源,活该千刀万剐才能让她泄愤。

         “你说的可是它?”明空笑笑,锐利的目光落在沼泽边上的某处。

         明月的清辉洒落在沼泽地上,他目光所至之处,生着一片艳红色的植物。

         叶若定睛细看,不由面色微变。这根本就不是植物,而是那只可恶的赤血灵蟾。

         这妖兽极通人性,听闻被人识破了,忙不丁向着草丛窜去。

         明空微微一笑,凌空一抓,就把它拖到了篝火边上,封住了灵力丢到了一边。

         “它是来报复的。”他看着赤血灵蟾身上那些细密的剑痕,将它那疑似怨恨的目光看在眼里,淡淡的笑了,“也许是你认识的人伤了它,它打不过那人,于是追着你来了。”

         “它会这般认为,那么你同那个剑修之间的关系定然是不错的。”明空微笑着,他的目光却冷冽如冰,“那剑修是男是女?”

         这麻烦是蓝凌惹的?

         叶若看见了赤血灵蟾身上那些细密的剑痕。

         也只有蓝凌用的普通铁剑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换了旁的修士,他们的灵剑又怎么可能连四阶妖兽的皮肉都划不伤?

         是了,当时他们所处的温泉才是赤血灵蟾惯常会居住的栖身之所……也就是说,在她离开之后,蓝凌伤了这只赤血灵蟾,然后就如明空所言……

         敏锐的观察力,大胆的猜想,明空不愧是原文的男主,未来修真界的第一人。

         叶若有些心惊,见他也没问什么不该问的东西,当下也就自然回答:“男的。”

         这个答案正是他心中所想。

         明空笑了,阴冷的目光落在叶若身上,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我忘了告诉你,若是你爱上了除我之外的人,你就会死。”

         这温柔的话语中满是威胁,是冷酷而残忍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