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剑修的世界好难懂
        知返林

         氤氲的雾气中,蓝凌漆黑的发已然微微润湿,被温泉热气蒸出来的汗水从额角滑落,然后缓缓吻过脸颊,可他好像并未察觉。

         温泉袅袅的热气淡去了他面上的冷漠,湿润绯红的薄唇勾起,那薄凉的笑悲切而疯狂:“你们统统都去死吧!”

         蓝凌手中的剑并没有刺向前方,而是向着自己的脖颈贴近,好像他的敌人就在这里。

         在他的认知里,他不是在自尽而是在杀一个人。

         叶若呆若木鸡的看着冰山男发疯。

         生生看着别人在自己眼前自寻死路的感觉很不美妙,和平时代出生的叶若忍不住心软了一下。

         在剑就要贴上他肌肤的那一瞬间,她手中的剑险险挡在了他的剑刃上。

         两把剑剑锋相碰,发出了一声极为刺耳的撞击声。

         蓝凌微微泛红的眼睛冷厉的看着叶若,胆敢阻碍他的人统统要死!反手一挑,那挡住他的剑就被他凌然的剑气震开。

         猝不及防间,叶若只觉得一道强劲的风打在了手腕上,手上一麻,不由就松开了手中的灵剑。

         摸着泛红生疼的手腕,叶若的背脊泛上了一股凉意。剑修果真不是吃素的,秒秒钟就让她失去了武器。

         当一个手无寸铁的渣渣女对上一名手持利刃的剑修,他们之间比拼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妈蛋,她就知道不该滥好心,管别人那么多做什么,老老实实做反派才能笑到最后。

         可惜时光无法倒流,叶若悔得肠子都青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闪着寒芒的利刃向着自己袭来。

         “毁灭上云宗!”面对死神的锋利刀锋,叶若心跳如雷,垂死挣扎之下喊得那是撕心裂肺般响亮,“我们一起毁灭上云宗。”

         蓝凌泛红的眼睛眨了眨,呆愣的片刻,显然想不到这人会倒戈相向。她说一起毁灭上云宗?!她也想毁灭上云宗。

         那他们就是盟友了……不必杀她。

         剑锋已经贴近了她纤细的脖子,敏感的肌肤被剑锋散发的寒意激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死亡离她是如此之近。

         叶若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这位已经发疯的蓝某人。只用着一双“真诚”至极的眼眸直视着蓝凌有些茫然的眼睛,等待着他做出选择。

         她想活着,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欺骗神马的,若是能够活着,她不介意满口谎言。只要她能够安然活着,然后找到回家的路。

         蓝凌被愤怒冲击的脑子有些迟钝,呆愣的片刻才反应过来。

         望着面前之人“纯然”的目光,他冷漠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努力对着这位新鲜出炉的“盟友”僵硬的笑笑,果断收回了指着她的利剑。

         叶若麻木的站在原地,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就这片刻背后冒出了一片冷汗,被剑指着脖子的感觉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

         “能把剑给我看看么?”虽然作为盟友她目前已经安全了,可蓝凌手中有剑总让叶若心里不踏实,对敌人实行缴械政策才是她现在最该做的事。

         蓝凌呆了呆,那淡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手中的灵剑也正对上了她的脖子。

         叶若:“……”她这是在自寻死路么?剑修视为生命的剑果真不是她能够觊觎的!

         还没等叶若后悔,蓝凌僵硬的笑了笑,轻松将剑掉了个头,剑柄送到了她的面前,剑尖指向了他自己。

         这简直就是神展开,神一般可怕的蓝某人又一次挑战了叶若的心理承受能力。

         叶若吁了口气,一头冷汗的接过蓝凌送上来的剑。

         危机解除,她正松了口气,为着蓝凌根深蒂固的结盟精神暗自得意,不料蓝凌手上突然又有了一把剑。

         她嘴角抽了抽,一脸绝望无语的表情,颤声问道:“你还有多少剑?”

         蓝某人呆了呆,然后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把,两把,三把……无数把的剑。

         不过片刻,这地上就堆了一小堆,垒成了一座颇为壮观的剑山。

         “为什么你一个剑修身上会有那么多的剑?你不是说剑在人在么。”三观受到了冲击,叶若感觉她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见鬼的剑在人在!等他这一堆的破剑都没了,敌人还在么,同伴还在么?

         只有他还在呢。

         果真是剑在人在。

         叶若突然觉得自己犯蠢了,居然会听见蓝凌当初的那句“剑在人在”有一瞬间的感动。也是,这世间哪里真有舍己为人的好人,都特么都是骗人的东西。

         “没有结丹之前,我只会用普通的剑。”蓝凌淡漠的看着叶若,好像怕她听不懂,又加了一句,“剑修的本命法宝只能是剑。在没有结丹之前,我要不依赖外物找出自己的剑意来。”

         囧着张脸,叶若默默无语,其实她还是没有听懂。

         将所有的剑都拿出来让她查看,蓝凌一脸我们是同伴可以推心置腹的表情,反倒让她所剩无几的良心冒了出来,令她不忍伤害他。

         叶若叹了口气,无力扶额:“我看过了,你都收回去吧。”

         蓝凌眉眼含笑,乖乖的收回了所有的剑,一脸呆愣的看着叶若,还真颇有些反差萌的味道。

         从一出场这人就如同冰山男神一般高冷,如今竟有如此呆萌的表情,这种幻灭的感觉让人无法直视。

         无端觉得自己是一个恶毒的巫婆,正在哄骗着一个纯真的孩子。

         叶若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低头在颜语卿的储物手镯里翻了半响,总算找到了她用得着的东西。

         那是一件黑色的连帽斗篷。

         将斗篷披在了身上,宽大的帽檐挡住了眼睛和鼻子,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和红艳的唇。

         这样子一番捣弄,任谁都认不出她。

         蓝凌看着她这番伪装,莫名意识到了什么。面上淡淡的神色微变,略带慌乱的紧紧抓住她的手,失落道:“你要走?”

         这清冷的声线有种脆弱的感觉,让叶若的心动摇了一瞬。但下一刻,她就硬下了心肠,狠心一根一根掰开蓝凌修长的手指,无情的舍弃了他。

         “你说过我们要毁灭上云宗的。”蓝凌漆黑的眼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那种失落忧伤的小眼神,让叶若的心颤了颤,莫名就有种做错了事的感觉。

         这种深深的罪恶感是肿么回事。

         卖萌博同情是可耻的!

         实在受不了他这副小可怜的样子,叶若伸手安抚的摸摸他的脑袋。漆黑的头发摸起来如同丝缎一般微凉顺滑,舒服极了,手感真是相当的赞。

         叶若不觉弯唇,这家伙就像她家里的小白。

         想起家中那只呆萌呆萌的小蠢货,她冷硬的心柔软了下来,想了想又从袖中取出了一颗红色的珠子,拉过蓝凌的手将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记住我叫叶若!”叶若看着他纯黑懵懂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叮嘱着,同时狠下心用力一推,将没有防范的蓝凌推到了温泉中,“我救了你,作为报答你要替我收着这幻神果。”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害怕蓝凌回过神来又生出什么事来,叶若乘着他愣神的空档转身逃之夭夭。

         蓝凌直愣愣看着叶若逃窜的背影,陡然坠入水面,下滑的重力在水上激起了一阵水波,索性温泉并不是很深,不过只到他的胸口。

         泡在温暖的泉水中,他握紧手中的幻神果,迷蒙的眼看着一道黑影消失在浓密的绿叶中,耳畔还回荡着那道清越的女声。

         她说,她叫叶若。

         蓝凌薄唇抿了抿,莫名觉得那声音似曾相识。叶若……

         速度逃出了蓝凌的视线范围,叶若总算松了口气。

         面对那样子的蓝凌,她根本无法残忍的对待他。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远离了他。

         她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脑子抽了,竟然把破障的幻神果送给了蓝凌。

         完全不敢想象,若是她再慢了那么一拍,会不会被恢复神智的他捉住。

         鬼使神差之下,她不但帮他从这场噩梦中挣脱出来,还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以她的性格才不会做好事不留名,既然帮了人家,那就一定要让人家知道。受她恩惠,结缘于此,至少他要记得这个世界曾经有个人叫叶若。

         叶若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连活下去都是如此艰难,如今的每一天都是偷来的。

         一旦女主发觉,她就该消失了。

         现在至少会有人记得她。

         ……

         每个人都有鬼迷心窍的时候,她不过就是突然心软了。这样安慰着自己,叶若渐渐将蓝凌的事抛在了脑后。

         她现在的目标是赵晟瑄。

         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在一边,叶若换了个方向坚定向前。虽不知赵晟瑄是否就在前方,但比起等在原地这样浪费时间,还不如主动出击。

         知返林外围地区就这么点大,只要她有耐心还怕找不到一个大活妖?

         叶若咬咬牙,裹紧了黑色斗篷,推开面前这一簇带着针状尖刺的树藤,踩着满地的菟丝草步步前行。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她急促的呼吸声和脚踩在树枝上的吱嘎声,再无其他。在这种极端的寂静里,她的呼吸声和脚步声显得尤为刺耳。

         叶若终于懂得颜语卿当时是何等的无助。

         那时颜语卿以为自己是孤身一人,殊不知她身体里的心魔正陪着她面对着周围的一切,而如今颜语卿的神识沉睡在意识海里,作为心魔的她却变成了孤身一人。

         换了一个位置,她才发现寂寞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这让叶若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果真不是块修真的料。连这点寂寞都忍受不了,又如何走上唯有修炼的苦修之路。

         果然要早点离开这个让人绝望的修仙世界。

         这样想着,叶若脚下并未停下步子,手上也依然推着那些阻拦着她道路的树枝。

         大概前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她总算走出了这片让人头皮发麻的密林。在这边缘地区的土地上,生着一颗巨大的菟丝草。

         同样变异的菟丝草她前几日才见过,这是被催生的菟丝草……赵晟瑄他们就是往这边走的。

         漫无目标的乱走了一气,如今总算找到了目标的行踪,叶若有些烦躁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正想顺着这变异菟丝草丛生的方向走去,谁料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道颇为耳熟的女音。

         叶若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随着这声音的渐渐清晰,声音的主人也踏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果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