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救美的不一定是英雄
        青草幽幽,绿树峥嵘,知返林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木。

         不知名的奇花零星的点缀在绿油油的叶子上,姹紫嫣红的花朵娇艳欲滴,碧玉一般的叶子莹润可爱,一切美得如同画师精心绘制的风景画。

         作为此处唯一的活人,叶若却没心思欣赏这非凡的美景。

         暮色已经四合,天空暗沉沉的,火红的夕阳在西边的天际燃烧着这一日中最后的美丽,壮烈而动人。

         不知不觉这一日都要过去了,她却还未找到赵晟瑄。

         临夜林里也冷了起来,叶若摇头叹息了一声,单薄的肩膀瑟缩了一下,忙裹紧了身上的黑色斗篷。

         眼看天马上要黑了,她的心沉甸甸的:入夜之后,这片林子会变得更危险。

         可她已经别无选择。

         若是她愿意妥协,还不如傍上那位骆姓修士。从此之后,既不用在这里吃苦,还能得到他的庇护。

         然后,这样出卖了自己,换取苟且的活着?

         叶若自以为不是什么有节操的人,但还是有点底线的,至少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堕落成别人的附庸物。

         不进则退,她已经站在悬崖边上。再胆怯,再恐惧也不能退后,想活着只能奋力拼一把。

         至于将身体还给颜语卿?不好意思,她脑子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念头。

         妈蛋,活生生被困在女主身体里那么久。现在好不容跑出来了,她才不想那么轻易就回到意识海里。

         况且是死是活还没定论,不管怎么样,她都要爽了这把再说。就算玩坏了女主的身体,大不了她赔命。

         横竖也没有什么损失,若是大家一起死了,那还一了百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秉着这般阿q的精神,叶若怀着大无畏的心情向着菟丝草丛生的方向走去。

         那边已经是知返林内部区域,不再是相对安全的外围。可是依着菟丝草的指引,赵晟瑄极有可能就在那边。

         寂静的荒野里,那长长的草丛也许就藏着未知的危险。

         叶若心中好不容易做好了阵亡的准备,鼓起勇气踏出了一步。

         可她万万没想到,还未正式踏入知返林内部地区,危险就已经找上了她。

         一股带着腥味的气息靠近了。

         叶若敏锐的察觉到这异样的气味,侧头看向味道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只伤痕累累的三阶赤血灵蟾蹲在一丛红色的植物边,妖兽那双龙眼大的兽瞳疑似怨恨的盯着她,这双残暴无情的兽瞳看起来好生惊悚。

         叶若吓得面色泛白。次奥,若不是它自己跑了出来,她还一直以为那是一丛红色的植物。

         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被这只疑似植物的妖兽不知不觉就干掉了,叶若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她是不认识它的,但女主认识。

         颜语卿在前几日翻过一本上云宗修士的游记,上面描述了一些云麓山脉常见的灵兽。

         叶若作为女主的心魔本身并没有用心记忆,可颜语卿记下了,她不知为何也就记住了颜语卿看过的那部分内容。

         这样倒是给叶若便利了不少,也算她为数不多的金手指。

         据书上记载,赤血灵蟾喜热畏寒。

         按理说,这样的妖兽应该呆在温泉或者火灵脉那样温暖的地方,冷不丁出现在这里未免有些怪异。

         事若反常必有妖。

         事情再怪异,可目前这种情况也容不得她去揣度质疑了。

         赤血灵蟾后腿猛地一个蹬地,借着反推之力跃到了半空中,然后急速向着叶若的方向袭去,这张狰狞的兽脸简直丑瞎了。

         叶若想也不想,身体本能的避开了它的袭击,调动全身的灵气使出了一个大招。

         一个她目前唯一会使用的高阶法术——星火燎原。

         大片大片的橘红色火焰在她身前构成一道火墙。

         金色的焰心幽幽抖动着,周围的空气都被这道火墙烧热了,一股热气迎面而来,赤血灵蟾被挡在了火墙后面。

         叶若乘机向着知返林深处逃去。

         谁料,这道火墙只给她争取了几息的时间,然后看似缓和的情势就急转而下。

         火墙突然崩溃了,迅速消散成漫天的星火落在了赤血灵蟾血红色的皮肤上,落进了它长开的大嘴里。

         意外饱餐了一顿,赤血灵蟾惬意的低吼一声,只是轻轻一跃就追到了已逃出十几米之遥的叶若。

         一转眼这妖兽竟追到了前面,叶若惊愕的刹住了逃窜的步伐。

         没时间考虑这货怎会如此之快,灵气匮乏的身体已经无法使用法术,她慌乱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逃字。

         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明知自身弱小无为,却还是想赌命的拼一把,欲从绝地里寻出一线生机来。

         这样的逃亡,人们也往往不会返回原地。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跑回去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逃到未知的地方碰碰运气。

         叶若正是这个心理。

         自从发现前方出现了妖兽之后,她就下意识的换了个方向,朝着她从未去过的右侧跑去。

         双脚踏在草地上的时候向下陷了一点,叶若匆匆逃命的时候也没在意。

         见这妖兽像是忌讳着什么没有追上来,她不仅没有生出警惕之心,还加快了步伐越发努力的向着“安全”的前方跑去,以至于最后她这两条腿好像陷入了泥泞之中,奋力奔跑的脚步不得不慢了下来。

         叶若已经惊觉此处有异,可后头妖兽更让她害怕,这时候还说跑回去是绝无可能的。

         不敢回头看,也不敢想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她咬牙依旧向前跑着,跑着……直到双脚没了着力点,下半身深深的陷入了泥沼,最后连同身体也慢慢下沉。

         叶若终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原来此处是一片吞噬万物的沼泽地。

         哭丧着脸,她僵硬的陷在沼泽里,就算身体已不再乱动但那种下沉的感觉并未消失。

         她知道自己依旧在缓慢的下沉着,慢慢的这污泥已经到了胸口。

         那只聪明的赤血灵蟾竟狡猾的绕过了沼泽地,从旁边安全的土地跑到了叶若的身边,如今正瞪着一双龙眼大的眼睛嘲讽的看着她。

         一人一兽,大眼瞪着小眼。

         叶若还在缓慢下沉,可这妖兽也无法得手。

         碍于沼泽的阻碍,赤血灵蟾无法撕碎这个讨厌的女人。

         这种等死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叶若无语的看着面前盯着她的妖兽,莫名有种感觉:它在坐等她被溺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沼泽竟已漫到了她的下颚。

         叶若苦笑,突然闭上了眼睛,张嘴就面脸没皮的尖叫道:“救命啊——救命——”

         这一声刺耳的呼救声打破了知返林的静谧,沼泽边一群休憩的水鸟被这声音一惊,仓皇的四下逃窜。

         轻拍翅膀,展翅飞起,水鸟七彩的翎羽滑过低空然后带着它飞到了高处。

         一时间,大大小小,五彩六色的鸟儿遮住了这半边天,就如同一条彩虹突然出现在此处的天际上,美丽却又诡谲。

         这番浩大的声势还真为叶若找到了救星。

         明空正驾着飞行宝器飞过知返林,突见此处生出了这种异象,不由转头飞向异象出现的地儿。

         那美丽的七彩虹不过是昙花一现,惊恐的鸟儿转眼就跑得没了影子。

         待他到了此处,在半空中没看见“虹光”,也没看见任何一只小鸟,只看见快要被沼泽吞噬的叶若。

         叶若瞪大了眼睛看着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这里的男人。紫霞仙子说过,他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云朵前来迎娶她。

         叶若不是紫霞仙子,所以她也没看见盖世英雄。

         她现在只看见一个驾着莲座的和尚,一个异样俊美的和尚坐在一朵淡粉的莲花宝座上。

         这和尚明明是温润的笑着,可莫名让叶若有些生畏。她嘴唇动了动,只怯懦的吐出这四个字来:“求你,救我。”

         “为何要救你。”俊美和尚一脸平和的看着她,好像没有看见她就要死了,而是在看一件非常寻常的东西。

         叶若被这理直气壮又残忍的一句话堵得只能干瞪眼。妈蛋,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

         和尚你的浮屠不要了么!

         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她的身体又向下沉了一些,眼看污泥已经快要碰到她的唇。

         叶若慌了。

         但她慌归慌,倒没笨到了现在还想着用什么“浮屠”来打动这个冷血的和尚。

         无利不起早,想要这无情的和尚出手相救,她就要拿出足够打动他的筹码来。

         生死关头,什么都是空的。

         叶若狠下了心,也不管会不会给这个世界的未来造成不好的影响,神棍一般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能推断你的未来。”

         这和尚一脸悲悯的微笑着,就像大雄宝殿里面庄严宝相的佛陀。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俊美的脸上终于有了别的表情,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俯视着叶若一脸惊慌的表情,他像是被她的话说动了,修长的手指在虚空中一拉。

         深陷泥沼的叶若就被这一拉拖出了泥泞,生生定在了半空中,她的双脚险险踩在沼泽之上。

         “你说说未来我会如何。”和尚温润的笑着,明澈的眼睛看着叶若,那里面却荒芜得可怕,“只怕你断不了。”

         混蛋,你没说名字,鬼知道你《逆仙缘》里面的哪根葱。

         叶若心中腹诽着,可小命还握在人家手里,她到底还是没敢乱来。

         没办法得知这家伙的名字,她只好自救。

         搜肠刮肚回想着给自己算过命的老混蛋说过的话,她打算用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糊弄他。

         一个好的神棍要懂得引导别人积极脑补。

         叶若整理一下记忆里那些凌乱的语句,淡淡道:“前辈是一名佛修,最怕因果。”

         “传说,前世你为我埋骨,今生我就流尽血泪还你埋骨之恩。”叶若的声音清越如同泉水般动听,可她说出的话却让人听着不是很快活,“由此可见因果之沉重。只要欠了别人,你就要费尽心思去偿还。”

         这话似是而非,既可以理解为他前世欠了别人,也可理解为他今生欠了别人,总归就是他欠了别人因果,所以现在日子过得不是很顺畅。

         她会如此忽悠他也是有原因的。

         一般来说,愿意听相师鬼扯的人都是遇到问题的人。他们心中有迷惑,才会愿意听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对自己指手画脚。

         这和尚愿意救她,也是被她的鬼话打动了,可见他现在碰到了一些不好解决的事情。

         对一个和尚来说,因果报应神马的最有影响力了。

         看着叶若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他不由被说动了。因果,欠了就要还……

         明空面上的笑意消失了,冷淡道:“我若不还,那又如何?”

         叶若暗自松了口气,这家伙终于上钩了。

         “业障上身,不死不休。”她下了一剂猛药,准备诈一诈这和尚,替自己争取点福利。

         明空面色一冷,不由想起了临行之前师傅的再三叮嘱:明空,你虽颇有仙缘,可尘缘未了,终究是难登仙途。前世你欠了一个人,今生你若是还不上那人,终会……

         神消道灭,湮没仙途。

         这可怕的八个字,深深刻在他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