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幻神花的诱惑
        漆黑的树林的某处隐隐散发出幽幽柔光,飘渺的云雾缭绕在林间,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失去了星月的夜空,昏暗阴沉,凄迷阴晦却有种难言的魅力,让人迷失了心智,沉溺于其中无法自已。

         颜语卿心跳如雷,警觉的查看四周。只见薄薄的雾气像一层朦胧的纱幔笼罩在林间,看不清四周的情形,那薄雾不仅阻挡了她的视线竟连她的神识也隔绝了。

         漆黑的密林寂静无声,只能听见自己微微急促的呼吸声,还有越来越剧烈的心跳声。她敏锐的感觉到密林深处好似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这里。

         颜语卿悚然一惊,未知的东西总是最可怕的。

         在这片幽深的山林里藏着说不出的危机,而她如今就一个凡人一般束手无策。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一行数人从踏入这知返林开始,就好像走进了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先是五阶妖兽离奇现身。明明在知返林外围是不可能出现五阶妖兽的,可他们偏偏就遇见了。这妖兽还是个会喷火的,一口灼热的灵火铺天盖地的迎面过来,全赖蓝凌的冰墙挡了片刻。

         可这一群炼气期的小修士,又如何对付得了相当于金丹期的妖兽?

         不过只有逃命的份了。

         冰火相克,蓝凌是冰灵根修士,对这妖兽在属性上还有点克制的作用。她这个火灵根完全帮不上忙,只能仓皇的逃离妖兽的攻击范围。

         不说叶氏姐妹早就逃的不见了人影,萧忆瑶吓得腿都软了,一群人乱成了一团。

         好在剑修遇强则强,蓝凌竟然以练气后期的修为勉强挡住了五阶妖兽,再加上冰灵根对火属性的克制,好歹替众人争取了点时间。

         最终赵晟瑄乘机拉着雷霆离开,她也跟了上去。虽然有些对不起蓝凌,可她现在还不能死,她的身上还背负着另一个的仇恨,死亡对她来说是一种奢望。

         不想,在这间隙里那密林里竟突然升起一股迷雾。

         五阶妖兽不见了,蓝凌也不见了,也不知死生是死。

         可是连离她一步之遥的雷霆也消失了,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颜语卿清楚的记得雷霆就在她身边,可一转眼他就不见了。这里再没有别人了,漆黑的密林里只有她孤身一人,寂静沉闷中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这种感觉简直能让人发疯。

         叶若缩在颜语卿的身体里,默默看着颜语卿张皇失措。虽然不知为何心魔的眼中没有任何的迷障,但叶若不会滥好人的提醒她。

         这迷雾可以隔绝修士的神识,走出几步远之后就无法看清原先的地方。更可怕的是那淡淡的雾气黏腻在身上,似乎隔绝了身体与外界灵气的接触,甚至连同身上的灵气都凝固了一般。

         颜语卿面色苍白,光洁的额头上是细密的冷汗。此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了灵气的修士简直就变成了一个废物。

         这样的状况,难道此处竟是传说的绝灵之地?

         不,云麓山脉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地方。

         她前世虽修炼到了化神,可自身并未曾外出历练,甚至连与人斗法的经验都没有,只是个一门死心修炼的呆子。

         阅历不足,不通世事。这都是秦璟塰宠出来的!

         想起前世的愚钝单蠢来,颜语卿苍白的面色更是白了几分。

         她就是个傻子,什么都不会就只懂得修炼,傻傻的替他人做嫁衣。活该被秦璟塰骗了千年,最终沦为他的鼎炉。

         颜语卿清澈的眼睛慢慢蒙上了一层阴翳。

         此处无法动用灵气,连储物袋都打不开,还好储物手镯留下了神魂印记,单凭神识就可打开。让她在这样的处境下还能从储物手镯里取物,不必面临赤手空拳的上路窘境。

         压下心底的烦躁和慌乱,颜语卿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把剑。没有灵气的注入,此剑虽是灵器却如同凡铁一般,不过就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若是当真遇见了妖兽,这把剑其实并没有任何作用。

         但手无寸铁总是令人无法心安。

         颜语卿自欺欺人的想着,手下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灵剑,慢慢向着密林深处光线最强的地方走去。

         在这一片黑暗里,那朦胧的光晕好似吸引着她,她只想着顺光而行,总会遇见同伴。

         叶若心弦微动,却淡淡的看着颜语卿向着那处走去,缓缓走向死亡之路。

         在颜语卿看来的光晕其实是一株巨大的妖花,花上一张留着口水的大嘴,透明的粘液从妖花的嘴里缓缓的淌出,就等着猎物上前来让它饱餐一顿。

         没有五阶妖兽,没有薄雾,没有黑暗,更没有什么隔绝神识的绝灵之地。

         这一切不过是颜语卿自己的幻觉衍生的魔障。

         此花名曰幻神,花开幻神。花开时分会散发出一阵香味,替人编织一场永远无法挣脱的噩梦。

         若是只有幻神花倒还不是很可怕,可偏偏颜语卿的运气太好了,这株幻神花上寄宿了一种叫做花眠的妖兽。这种妖兽是幻神花的伴生兽,幼年期靠着幻神花保护,而当其成年了就会与伴生的那株幻神花融合。

         花眠兽变成幻神花的一张嘴,替它吸收足够的养分,然后结出幻神果。

         对修士而言,这是一种可爱又可恨的妖花。

         没有金丹期的修为,一旦遇上了幻神花就会迷失在幻神花释放的迷幻香中,最终是深消道灭。可若是得到了幻神果就可以炼出蜃珠,以之作为阵盘制出的高级幻阵就算是元婴修士都无法抵挡。

         这是所有低阶修士的噩梦,也是所有修士的美梦。

         若是没有足够坚定的道心,越靠近幻神花,修士就越容易沉溺在幻想中无法自拔。被幻象蒙蔽了心神,回想起此生心中执念最深的过往,见到生平最害怕最不想看见的东西。

         真真如同附骨之疽,无法摆脱也无法逃离,让人死也不法瞑目。

         这些都是《逆仙缘》这本书上描述的,那些被叶若淡忘的重要资料。

         修仙果真可以让人神清目明,随着女主修为的提升,那些掩埋在叶若记忆深处的剧情渐渐清晰,虽记起来的东西不多,可如今还是够用的。

         例如此次历练。

         按书中所说,这既是女主的机缘,也是女主在修道之路上的一道考验。无论怎么艰险,是女主,她就能够安然跨过这道坎。

         原书上女主与雷霆二人一进知返林,就遇上了幻神花,同样是陷入了幻境之中。

         女主在与雷霆失散之后沉溺于幻象,着实经历了一番痛苦挣扎。可最终被作者亲妈眷顾的女主还是摆脱了幻象,然后得到心境上的一次大提升。

         如今有了她的插足,剧情有了些许变动,来这知返林不再只是他们两人。

         这个小副本中多了几个人,可大体的剧情走向没有改变,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故了吧。

         叶若弱弱的想着。

         沉溺于幻象中的颜语卿不知道心魔在坑害自己,依旧缓慢地步向了她眼中的那团光。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离幻神花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叶若已经通过颜语卿的感官闻到了花眠兽唾液的腥臭味。在那样的恶臭之下,颜语卿心神恍惚,只觉得面前一晃,那漆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黑发如墨,高挺的鼻梁,薄唇微勾,一双乌黑的眼眸宠溺看着自己。她正喜悦的想要跑过,那张脸却陡然变色。冷冽的眼神,轻蔑的笑意,然后是毫不留情的背叛……

         秦璟塰!

         颜语卿心晃神摇,只觉得面前之人是如此的可恨,让她恨不得剥其皮抽其骨,然后噬其血肉……

         冷眼看着颜语卿步步靠近幻神花的大嘴,叶若终于等到了女主心神不宁的时刻,获得一举夺取下肉身的机会。

         叶若怜悯的叹息,一脚将颜语卿的神识踢进了意识海中,将她从无尽的怨愤中解脱了出来。

         幻神花的迷幻效果显然对叶若无效,拿到了颜语卿的身体控制权之后,她依旧能够看到幻神花的真身。

         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情况下,正是她下手的好时机。

         叶若舒了口气,回忆颜语卿运用灵气的路线,将凝滞的灵气重新运行了一遍。然后缓缓将灵气注入灵剑之中,挥剑毫不留情的斩掉了幻神妖花的大嘴巴。

         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面而来,她忍着恶心捂着鼻子,将灵剑插入幻神花的嘴巴里翻动了一会,总算从里面挑出了一颗珠子。

         看着粘满妖兽唾液的幻神果,叶若黑着脸将火灵气转化成了水灵气,白皙的手心里缓缓聚出了一小股水来,淋到了幻神果上面。

         不过就释放了一个水球,她体内原本充裕的灵气就少了两成。

         叶若叹了口气,灵气神马的对她来说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虽然自从那天惨烈的从七巧扇上掉落之后,她就有意识的在颜语卿修炼的时候记住那种感觉,甚至趁着颜语卿睡着的时候还偷偷练习过。

         可她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修仙人士,初初接触修真,不懂的东西多了去了。不仅灵气转换之术烂的难以见人,连身体自身的火灵气都操控的渣渣……

         擦擦额头流出的汗,将终于洗干净的幻神果塞在了袖子里,这身上的灵气竟连一半都不到了。

         叶若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修仙神马的果真好难。算了,反正只要找到一具身体,她就能摆脱女主,然后脱离这个见鬼的修仙世界。

         当务之急是找到赵晟瑄。

         叶若安慰着自己,也就不再纠结灵气的问题。

         三人失散的地方应该隔得并不远,想必那位依旧清醒的妖修就跟在雷霆的身边,毕竟雷霆可是登仙草所在地的唯一知情者。

         打起了精神,叶若随意寻了个方向就直直的走了过去。反正她也不怕碰见其他人,毕竟除了赵晟瑄之外,以其他人的修为估计也没能保持清醒。

         ……

         穿过浓密的树林,叶若隐约听见了男人的说话声。这个清冷至极的声线,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蓝凌。

         蓝凌不是赵晟瑄,她其实不必在意的。可若是没有她之蝴蝶翅膀乱扇,蓝凌原本不该来这知返林的……

         叶若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没有狠下心不去理会。

         推开挡在身前的灌木,踩过地上的长茅草,叶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渐渐听见了蓝凌越发清晰的说话声。

         他在跟一个并不存在的人说着什么。

         当叶若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压抑到了一定的程度,等待着猛然的爆发。

         蓝凌站在温泉的边上,迷离的雾气中,他一脸悲凉的握紧了手中的剑。

         叶若惊愕的看着他突然提剑对着空中并不存在的人,冷笑道:“血咒只是你们的一个借口,几万年了,蓝家不过就是上云宗的一条狗。”

         “我不想这样,都是你们逼的……若是上云宗不在了,你们还能阻止我么!”蓝凌墨色的眼睛突然涌上了一股疯狂的笑意,“上云宗早就该毁灭了!”

         此话信息量颇大,叶若顿觉她可能走错了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