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前尘往事岂可休
        丹灵峰丹室

         石桌上摊着一本灵植图谱,那泛黄的纸张上绘制着一株极为美丽的灵草,碧色的枝叶上刮着一串艳红的果子,那火红的果子娇艳欲滴,令人忍不住想要去采撷。

         这本很珍贵的灵植画册,正是杜衡赐给颜语卿的。他对这个唯一的徒弟还是很爱护的,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她。

         但这不是颜语卿最想要的。

         颜语卿懊恼的放下手中的灵植,轻叹了口气。如今她才练气修为,身上的灵气连炼最简单的练气丹都不够。杜衡考虑到这一层,才会派她去丹室处理灵植,熟悉这些灵植的药性和彼此之间的相和性,替将来学炼丹打基础。

         叶若冷眼看着,心中感应到了她浮躁的心绪。作为寄宿在女主身上的心魔,她难免受到了颜语卿的影响,无端也焦躁了起来。

         叶若是明白颜语卿此时的心情的。若是颜语卿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对师傅这种贴心的安排定会很是感动。可她不是,她是带着怨恨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她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了复仇,她的仇和叶儿的仇。

         叶儿是这具身体的原主,说来也是命运坎坷。

         她是叶家的嫡系血脉,其母是叶家上一代的嫡系女儿。叶家是女权之家,在叶母那一代主家莫名生出了一对双胞姐妹。双生姐妹若一株并蒂莲,同根而生,但灵根资质却天差地别。

         甚至两人的性子也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叶母是妹妹,天资卓绝,但个性极为叛逆,平日里老是违背族里的安排。姐姐的资质极为平庸,可性子是极好的,温婉大方,善解人意。一模一样的脸,求娶不到叶母那样的天之骄女,修士们就将目标定在了姐姐身上。

         毫无疑问,在这个女权之家,继承家族的会是资质绝佳的叶母。叶家长辈对这个幺女是又爱又恨,爱她着千年难出的绝顶资质,恨她这难以驾驭的性子。于是,长辈们的目光总是落在这个喜欢闯祸的小公主身上,对温婉的姐姐就难免少了几分注意。

         不相等的灵根,不一样的待遇。姐姐的心里渐渐生了心魔,日日教唆她毁灭。

         一复一日,心生魔障的姐姐在嫉妒中挣扎,这样的煎熬在得到了一件改变命运的东西之后结束了。那是一件可以夺人气运夺人灵根的魔器。这件东西让她一直抑制的心解放了,她知道,是下手的时候了。

         彼时,叶母就要谈婚论娶。招个上门女婿,完婚之后,继承叶氏。

         姐姐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她找到了叶母,以她平素善解人意的样子,劝叶母先离家避避风头。叶母正被长辈逼得走投无路,立即就信了自家姐姐的话,按她的安排逃离叶家。然后,姐姐利用妹妹的信任,囚禁了妹妹。

         明里,她伪造叶母不服从长辈安排,逃离家族。暗里,她每隔七日就用魔器吸取妹妹的气运和灵根。

         家族少了一个女儿,久久未找到那个女儿,无奈之下长辈们就将重心移到了另一个女儿身上。姐姐从妹妹那里抢夺的气运让她步步上行,曾经平庸的灵根也变作了天灵根,只差最后一次,气运就能全归她所有,被她囚禁的妹妹就可以解脱了。

         偏偏就是在这最后一次出了差错,关押在地底的妹妹竟然消失了。

         姐姐心生恐惧,唯恐妹妹揭发她的罪行,但她很快又平静了。失去了气运和灵根,如今的妹妹不过是个废物,家族不可能会为了废物而处置她。

         消失的叶母被一位误入的散修救走了。灵根已毁的叶母如今已经是个凡人,可她还有可以令修士觊觎的东西。叶母是绝阴之体,修士最好的鼎炉,她能够成为家族的继承人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她的体质。

         散修被叶母防备的眼神刺伤,可他莫名就是没有丢下与凡人无异的叶母。也许早在地牢的惊鸿一瞥,他就失了心。

         ……

         一年后,两人成亲。可叶母的体质意外被一位高阶修士发现,两人安逸的生活被打破。了。最终,散修为了保护身怀六甲的叶母陨落了。

         叶母一个小小的凡人,无依无靠,又惹上了高阶修士。无奈之下,她回到了叶家,只愿家族能够庇护她生下孩子。她以为此时已没有任何能够威胁到姐姐了,她的姐姐不会狠心到再次伤害她。

         可她错了。

         一年的时间,姐姐也已经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可惜,双胞姐妹中的小女儿竟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于是姐姐费尽心思掩盖这个秘密,只等着女儿大了再寻人夺取灵根。

         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怀有身孕的妹妹正好回到叶家。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姐姐将注意打到了妹妹身上。她这个妹妹本身资质就很好,虽然不知跟了哪个野男人,但她生下的孩子有好灵根的可能性很大。

         十月怀胎,在分娩的那一夜,姐姐紧张的等候。

         万幸,妹妹生出了一个天火灵根的女儿,这女孩还是绝阴之体。

         嫉妒万分的姐姐一手抱着妹妹的女儿,一手毫不留情的解决了她的妹妹。

         她给这个女孩取名“叶儿”,一个极其轻蔑的名字。

         叶儿渐渐长大,很快就到了可以夺取灵根的年纪。与母亲不同的是,小小的她聪慧敏感,早就发觉了姨母的异样……

         于是,年仅八岁的叶儿逃了。

         姐姐没放在心上,只是派了一名筑基修士去追。

         也许是命运,叶儿的体质被发现了,这名筑基修士生出了异心。他想要采补这个小姑娘,而不是将她带回叶家。

         慌乱之中,叶儿坠崖,死在了颜语卿的埋骨之地。

         琉璃化形,沉寂了千年的颜语卿夺舍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体,也继承了她的恨。她要向叶家掌权人叶倾城复仇,若不是叶倾城的苦苦相逼,叶儿也不会死。

         此时的颜语卿只是接收了叶儿的记忆,并不知晓那些陈年往事。她只是单纯的对叶倾城一个人的恨。直到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颜语卿得知了当年的真相,才会对整个叶家都生了怨恨。

         叶若细细回忆了一番,总算想起了书中对这段孽缘描述。女主跟女配本就有着血海深仇,怨不得后头女主下那么狠的手。看书的时候她对女主的杀伐果断很是赞赏,可真的身处其中,她无法理解女主的想法。

         没错叶倾城是罪恶之人,她颜语卿要复仇尽管去啊,又何必要毁了人家叶氏一门。那都是叶儿的亲人,不是她颜语卿的。女主没有资格这样做。

         颜语卿能够原谅前世如此伤害她的秦璟塰,为何就是不愿放过无辜的人呢。

         叶若对这bug一般的剧情无语了。作者到底是脑洞开的太大,还是肿么了。

         颜语卿不知道叶若心下的腹诽,也没发觉身上住了个灵魂。合上面前的灵植图谱,将其收到了储物手镯里,心中烦闷的她准备出去透透气。

         杜衡近日在研究一个新的丹方,缺了一味关键的灵草。那种灵草产量极低,采摘又很是不易,其本身也无多大的用处,以致除了刻意收集,鲜有人手中有这种灵草。

         听闻观日崖附近有这种灵草,反正她在丹灵峰也呆不住了。颜语卿念及杜衡平日对她爱护有加,可她来上云的目的本就不纯,日后定会辜负他的期望。怀着至少补偿一二的心思,颜语卿决定去观日崖摘取这种灵草。

         这种灵草名曰朝阳藤,同某种伴生的灵草极为相似,想要分清这两种灵草,只能在日出晨曦的那一瞬间。日出的瞬息,朝阳藤原先碧色的枝叶会变成紫色,修士只有抓住这一瞬间的变化,才能采下真正的朝阳藤。不然,待片刻之后,那紫色的枝叶又会变回原本的碧色,淹没在一片碧色之中。

         颜语卿出来的早,此时方月上中天,要等到日出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既然已经出来,她不准备马上就回去了。听说观日崖的风景不错,坐在崖上等日出也是极好的。

         对于颜语卿突发奇想的外出,叶若是极为赞成的。她跟着颜语卿闷在丹室已经很久。自从穿到书里,被困在女主身上,她其实还未好好的看过这个世界。

         她早就看腻了那黑漆漆的丹炉。如今能够出来放风,就算是剧情作祟,叶若也认了。

         颜语卿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张门派地图,观日崖所处的位置离丹灵峰很近。这样的距离,炼气期的灵气应该够她操纵飞行法器。

         从储物手镯取了一件飞行法器,注入灵气,颜语卿飞身落在扇形的法器上,风呼呼的吹过她的发。

         叶若第一次见到修仙世界的奇妙,御风而行,她能够感受到夜风吹在脸上的清凉,虽然那只是通过女主的五感接收到的触感,但这对于她来说就够神奇了。一直存在于神话中的腾云驾雾,她能够亲眼见到,“亲身体验”,这对于她这个现代来说实在太刺激了。

         眼看观日崖近在眼前,颜语卿减少了注入法器的灵气,脚下的法器放缓了飞行的速度。

         观日崖绝壁横生,陡峭的崖壁上生着一片片碧色的朝阳藤。碧色的朝阳藤在清冷的月光下,轻轻摇曳。

         时间尚早,灵气又已枯竭。颜语卿皱眉,不得不将飞行法器停到了相对较为平缓的崖顶上。

         不料,这深夜的崖顶居然有人。

         叶若惊愕的看着坐在崖顶上的某人。原来剧情已经开始,她却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