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我跟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呀!”围观之人都被突来的变故惊呆了。

         叶葶摸着火辣辣的脸颊,两眼发红愤恨的瞪着坐在地上的颜语卿,另一只手上已经下意识慢慢凝结着一小团灰色的灵气。

         从来没人敢打她,尤其是打脸。今天不给这女人点颜色看看,她丹灵峰真传弟子的面子往哪里摆。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她被别峰的弟子扇了一巴掌。

         颜语卿沉默了片刻,清冷的目光扫过叶葶红肿的侧脸,将她羞愤难堪的神色看在眼底,淡淡道:“是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这话已经是颜语卿最大的歉意了,可旁人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感情这女人根本就没多少道歉的诚意。

         叶若默默看着,也为女主的情商感到捉急。她这番冷淡至极的道歉,说给圣人听,圣人都要生气了,何况是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女配大人。

         果然,女配的怒火成功被点爆了,一团深灰的灵气夹杂着一股凛冽的杀意向着颜语卿袭去。

         叶若呆了一下,《逆仙缘》里有女配袭击病弱女主的一幕么?貌似……从来没有这种场景!在那是本修仙爽文里,女配只有被女主修理的份。

         那这是神马情况,剧情君已经像脱缰的野马跑掉了,这样乱来真的好么?

         颜语卿面色一白,可此时连挪动一步的力气都没有。被困在失去灵气的病弱女主身体里,叶若吐槽无果,眼睁睁看着灵气团迎面而来。

         难道这就是她打乱剧情的报应?

         何弃疗啊!女主的金手指何在,女主的护花使者死了么?眼看灵气团就要打到颜语卿身上,叶若已经深深的绝望了Σ(°△°)︴

         在千钧一发之际,也许上天终于听到了叶若的吐槽。

         女主光环霸气的发挥了作用,一层薄薄的水幕挡在了颜语卿的面前。那灰色的灵气团同水幕碰撞,然后灵气团吞噬了透明的水幕,慢慢变浅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来人不是女主的护花使者,而是应该去了药田的叶芜。

         叶芜面上的温和笑意消失了,冷冷的环视一周,冷然道:“你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没事就回去练练法术,不要杵在这里。”

         围观的弟子们噤若寒蝉。

         不一会,这片地方就没了那些白衣弟子的身影,此处只剩下叶氏两姐妹和倒在地上的颜语卿。

         叶葶见到本不该出现的姐姐突然到来,惊惶的收起了面上的狰狞之色。

         叶芜冷冷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

         “啪!”叶芜狠狠的甩了叶葶一巴掌,刚好就抽在了她没受伤的另一半脸颊上。这下子,叶葶原本俏丽的面庞红肿成了猪头,而且叶芜打的那一边肿的更厉害些,可见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打的。

         叶葶眼睛一红,可又不敢惹如今盛怒之中的姐姐。扁扁嘴,那火辣辣的双颊生疼,眼泪忍不住盈在眼眶里,要落不落的样子。

         狠心无视了自家妹妹如此委屈的小模样,叶芜将目光转向了颜语卿。

         “颜师妹还好吧。”叶芜冷冽的声音突然温和了下来,对着颜语卿微笑,“今日是小妹的错,回去我会严加管教她。这事……”

         叶若表示:我跟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叶芜这般霸气侧漏是要逆天了。为了一个外人狠狠打了自己妹妹,大公无私也不是这样的,总觉得有什么被她忽视了。

         颜语卿怔了怔,见过叶芜方才冷冽的样子,转眼又见她一脸的温和有礼,不觉周身发寒,淡淡打断她:“无事,我不会记在心上。”

         叶芜听了面上笑容更胜,柔声道:“这邀月峰恐不适宜颜师妹养伤,不如我先送颜师妹回丹灵峰。”

         这话正中下怀。颜语卿也不愿意呆在这陌生的邀月峰,尤其在她灵气耗尽可以任人鱼肉的时候。

         见着颜语卿如此上道,叶芜满意浅笑,从腰间的灵兽袋中放出了一只绿色的鸟儿。

         那鸟儿周身翠绿的羽毛,可奇异的是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翅膀!竟是传说中比翼鸟的模样,可相传那比翼鸟“不比不飞”,这只有一只鸟如何飞行?

         “葶葶。”叶芜淡淡的唤了一句。

         “好嘛。”叶葶皱皱鼻子,不情不愿的从灵兽袋里唤出了一只极为相似的红鸟。

         这只红鸟也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翅膀。刚一出灵兽袋,这红鸟就亲切的凑到了绿鸟身边,橘色的鸟喙梳理着绿鸟浓密的翠羽,果真是一对鹣鹣情深的比翼鸟。

         叶芜轻笑,爱怜的抚了抚红鸟潋滟的红色翎羽,温声道:“送我们去丹灵峰。”

         红鸟轻鸣一声,温顺的低下了身子,让叶芜上去。

         叶芜笑笑正想抱起颜语卿,突然听见一道低沉的咆哮声从天边传来。

         只见一只形似犬类的飞行灵兽扇着一对黑色的翅膀向着几人飞来,叶芜认出了灵兽上坐着的那人。

         此人正是当日在云庭大殿里大放厥词的雷霆。他来邀月峰能干什么,不是为了这娇滴滴的颜美人,还能为了谁。

         凑巧颜语卿的护花使者来了,这送她回去的任务自有雷霆负责。叶芜含笑看了颜语卿一眼,那状似温和的眼神别有深意。

         一直不通人情世故的颜语卿突然就看懂了,微一点头,算是应承了。然后低头看着地面,静静坐在地上等雷霆过来。

         颜语卿这般好说话是碍于神秘莫测的叶芜,叶若听到了颜语卿心中的迷惑不解。

         其实不止颜语卿迷惑万分,她同样也很惊疑。叶芜身为女配的姐姐,本是个为了承托女配美貌的炮灰,作者对其着笔极少。可如今看来,她身上可是大有文章。

         谁会相信如此霸气的女人是个路人?

         叶芜状似温柔可亲,实质上却是个难惹的厉害角色。

         叶葶本该是个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娇娇女,如今竟能对虎落平阳的女主狠下杀手。

         诡异的违和感充盈其中,那是属于叶氏姐妹俩的秘密。

         叶若有些不安,这剧情貌似掺进了奇怪的东西。

         叶芜笑着转身,心道自己今日的行为已经引人注意了,可她气妹妹的不争气,叹了口气,她走到了叶葶面前,白皙的手轻轻抚上妹妹浮肿的脸庞,满眼心疼。

         “疼么?”她眼中是怜惜之色,可语气就冷了好多,“我要你牢牢记住了。母亲当日说过什么,你又是如何应承下来的。”

         ……

         颜语卿虽低着头,可耳朵是听着的,话听了一半,雷霆的灵兽就停在了她身边。

         “语卿!是谁伤了你?”雷霆见颜语卿无力的坐在地上,心中一紧张,急吼吼跳下了灵兽背。

         本就看不见叶氏姐妹的表情,之后雷霆吵闹的举动让她彻底失去了听到余下之话的机会。

         颜语卿不悦的皱眉,本想斥责他的莽撞。可思及这两人同她的关系并不大,他来这里也是担心她的安危。面色虽略有缓和,但她对雷霆的信任少的可怜,也不想对他谈及今日如此屈辱的遭遇,侧脸冷淡道:“我想回丹灵峰。”

         女神这般冷淡的样子,雷霆心中烦闷难受。目光触及颜语卿肿胀艳红的唇,雷霆心中一痛,双拳死死握紧,可又生怕不小心提及她的伤心事,只好按耐住愤怒不再多问。

         小心抱住她绵软的身体,打横抱起,雷霆一个纵步跃到了黑色灵兽的背上。

         颜语卿靠在雷霆并不宽广的胸膛上,疲惫的合上了眼睛,可神经并未放松。她再也不会相信这世间上的任何人,也不会再给别人背叛她的机会。

         雷霆没有发觉颜语卿的心思,只是心满意足的抱着怀中娇软的身子。对情窦初开的少年来说,还有什么比如此亲近心上人还能让他开心的。

         叶若默默无语。颜语卿这桃花好生灿烂,一个早上就换了三个怀抱,果真是艳福不浅啊。

         方才颜语卿没听见叶芜的话,可旁观的她全都听见了。

         叶芜如是说:葶葶,活着就要忍,直到死都要忍着。不然不必别人动手,姐姐会亲手了断你。

         这话竟是出自叶芜的嘴里。有什么能让她如此忌讳?她要叶葶忍什么?不忍就要死,这是个什么道理。

         叶若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鬼知道这世界究竟怎么了,为毛严重偏离了《逆仙缘》里面的设定。是她这只蝴蝶翅膀扇动造成的变动,还是这世界本就不是她一厢情愿认为的那样。

         最怕的就是,这儿是以《逆仙缘》为基础演化生出的平行世界,修复了作者笔下的漏洞,衍生了作者文中没有的事物,成为了一个真实可怕的修□□。

         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叶若狠狠掐灭。若是那样才更可怕,已知的剧情不会再有用,反而会绑住她的手脚,将她框在所谓的剧情之中。

         可越想忘了方才的可怕设想,那想法就越是阴魂不散,好似深深扎根在了心底无法拔除。叶若心中惶惶然生出了强烈的不安。

         不以为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烦恼,不料,这突生的强烈不安竟奇异的传递到了颜语卿心里。

         一直闭目养神的颜语卿突然面色泛白,精致的柳眉微微蹙起,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魇住了。

         半响,光洁的额头冷汗点点,颜语卿霍然睁眼,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满是空茫。心中莫名滋生的不安让她害怕,冥冥中有种即将被夺舍的感觉。

         可一具身体只能被夺舍一次,既然她已夺舍了叶儿的身体,那旁人再也夺舍不了她。

         茫然无措之间,天际那叶状的洁白云絮落入眼底,颜语卿忽有所感:难道这是叶儿在提醒她复仇。是了,那叶氏姐妹正是叶倾城的女儿。见到了仇人之女,这具身体本能的生出了怨恨……

         觉得自己寻到了问题所在,颜语卿有点愧疚:她拿了叶儿的身体,竟缩在丹灵峰里碌碌无为。如此虚度时光如何对得起叶儿,如何对得起在琉璃珠里煎熬痛苦的无数个日夜。(ps:女主的血咒本该让她魂飞魄散,但女主有金手指,身边的一件异宝“琉璃珠”保住了她即将消散的一部分魂魄。)

         叶若表示已经被森森惊吓到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