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交织在一起的命运
        精致的锦盒静静的躺在她的枕边,那繁复的花纹,还有空气中淡淡的沉香木的气味,一如奇巧阁里面的那个盒子。

         叶若心生不安,却伸手轻轻的打开锦盒,然后毫不意外的看见了里头的桃花簪。

         她果真惹了不得了的人。

         孙休与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就摸清了她的底细,随后轻易的进入了上云宗上门,又在没有破坏结界的情况下,把这个盒子送到了她的枕边。

         这样可怕的势力足以让她恐惧。

         “一行九人,不算为首的男修,四名金丹前期,两名金丹中期,两名金丹后期。想不到你就出去半天,还能惹来这样的贵人。”赵晟瑄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平淡的语气里含着一股子诡异的讥讽之意,“现在不比当年,如今修真界灵气匮乏,金丹修士可不是到处可见的练气修士。”

         这样的排场,这男修的出身定然不是寻常修士可以相提并论的。

         在如今这个修真界里,即便是上云宗这样的道修之首,门下六大峰主也不过是元婴修士,而在别的小门小派则更不值一提。不单金丹修士足以尊为一派之主,有些小门派的掌门还是筑基修士呢。

         这足以可见,叶若这次惹来的人拥有多么可怕的势力。

         “这件事情不会给我们的计划带来影响。”叶若咬了咬唇,明白赵晟瑄心中所想,不外乎怕孙休与坏了事儿,“前辈不是嫌原计划费时太久了么,我现在有了个新计划,不出一个月,我们就可以偷取天书。”

         “哦?”讶异的低哼了一声,赵晟瑄戏谑的睨了她一眼,转到嘲讽模式拿了她先前说过的话,狠狠打她的脸,“你不是口口声声告诉我,不到门派大比,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免得惊动了上云宗的太上长老。”

         此话是没错,但此一时彼一时,有时候变故就是出现的如此突然。

         叶若也是突发奇想,恐惧往往驱使着人们做出平日不会做的事情,然后释放出那深藏在心底的魔,轻易的毁灭了别人也毁灭了自己的良心。

         既然孙休与自己找上了门,那就怨不得她了……

         这般说服着自己,她暂时放下了良知,将心中恶毒的计策娓娓道来:“那就提前惊动太上长老,不是我们去惊动,让旁人去做这件事。”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可即便是他都不知道世间还有什么旁的事请可以惊动那位太上长老。除非上云宗即将覆灭,不然那老怪物不会轻易出面。

         当然,这不可能是小丫头会提出的计策。一方面,她还没这么大的胆子。另一方面,她根本就没有这个能耐。

         赵晟瑄确实猜中了一半,但他却不知道人心的可怕,有时候人们为了自己牺牲了旁人是如此的容易,自私是世人的通病。

         她不是什么好人,为了活下去早已泯灭了良知。

         “你知道送来这盒子的男修是谁么?”叶若淡淡的笑着,本就没想要得到他的回答,很快又接着说道,“他是孙休与,天下最有钱的孙家唯一的继承人。如果他死在了上云宗,你说这事情大不大。孙巫城跺一跺脚修真界都要抖一抖,唯一的儿子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必定会亲自来上云宗讨个说明。”

         女人有时候胆子大起来简直令人害怕,连修真界中人人不敢得罪的孙巫城都敢算计。

         赵晟瑄惊异的看着叶若,活像不认识她似的。这样的叶若确实陌生的可怕,根本就不像他原先认识的那个女娃娃。

         这女修果然很不不一般,看似胆小怕事,却又敢同妖修做交易,如今竟还敢将脑子动到孙巫城的儿子身上,果真是初生牛犊怕虎。难道她就不知道孙巫城必定在儿子身上留了一丝神识,到时候谁杀死了独子,他会看得清清楚楚。

         “前辈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又没说要让前辈去杀他。”叶若顶着赵晟瑄鄙夷的目光,还能不知道这货在想什么。他这明显是怕麻烦上身,到时候即便是拿到了天书也不好过日子。

         “那好,你觉得谁能在八名金丹修士的围攻之下杀死孙休与。”计划太不靠谱,简直是破绽百出,赵晟瑄实在不相信这蹩脚的计策能够成功。

         “男人在某个时候不会希望有旁人的存在,不为了面子,只单纯的不想让旁人看见心爱之人的身体。”这些事情,她本来不会想到,偏偏原文给她做了一个良好的示范。

         小说之中,夙夜能够轻易的杀死孙休与,就是因为这倒霉孩子不想让八名金丹修士看着自己同颜语卿洞房,之后傻乎乎的挥退了所有的护卫。

         最后,失去保护的大少爷果然惨死在元婴修士夙夜的手里。

         “你是说……”赵晟瑄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总算懂了她的意思,可还是有些无法相信,“别告诉我,你就是他的心爱之人。”

         “我没这样说啊,孙休与喜欢的是这张脸。”叶若颇有些无语,她才没有那么自恋,人家孙少年喜欢的是颜语卿这张冠绝天下的脸,“到时候,我们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前辈变作流朱峰主的样子杀死他,还有一种是让流朱峰主亲手杀死他。”

         “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就是知道夙夜喜欢颜语卿,为了颜语卿他会杀人的。”她先行出口抢下了他的话茬,想了想,换了一种柔软的语气又道,“其实我不想杀人,如果前辈愿意纡尊降贵变作夙夜的样子去杀孙休与,留他一口气可以么。”

         赵晟瑄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若,单凭软下话语就想打动他么,真是做梦。

         “若是我们为了得到无上天书做出谋害人命的事情,不知会不会给前辈的雷劫造成什么影响。”她轻声说着,偷眼觑着赵晟瑄的神色,语气又是一变,“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前辈这样的高阶修士何必要为了一条人命赌上自己的未来。您这么厉害,这件事定难不倒您。”

         任凭她舌灿莲花,好话说尽,还是无法打动赵晟瑄的心。

         这女人算计了所有人的反应,也预测了所有的可能,整个计划一环扣一环,看似不伤及人命,却唯独漏了计划一旦成功,盛怒之下的孙巫城必定会取夙夜的性命带消气。

         这又该如何解决呢。

         另外,这女修莫名的自信也透着一种古怪的味道。从知晓无上天书的存在,到谋划着偷取天书,她这个小小的练气修士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小丫头,你这么善良。那现在说说夙夜该怎么办,你该不会说有办法在孙巫城的怒火之下保他周全。”赵晟瑄勾唇轻笑,莹白的脸映在两心知发出的红光之下诡谲而可怖,那锐利的目光似乎已经看透了她。

         本想脱口而出的理由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是啊,她怎能那么确定的说出,“叶葶会为夙夜求情,叶倾城会出面保下他。”

         这些东西不可以说与赵晟瑄听,今天她说得已经够多了,再多就要引他怀疑了,也许他已经在怀疑了。

         “夙夜是流朱峰主,六大峰主之一,上云宗应该会保下他吧。”咽了一口唾沫,她避开了赵晟瑄犀利的目光,弱弱的替自己找了个毫无说服力的理由。

         这苍白无力的理由他又怎会相信。

         孙巫城的厉害连妖修都深有体会,相信上云宗不会为了一个峰主得罪了财倾修真界的孙家,夙夜不可能在计划实施后活下去。

         观她先前胜券在握的神情,实在不像是会遗漏这一点的样子。看来,这小女修还藏着什么秘密,并没有把真正的理由说出来。

         赵晟瑄的目光闪了闪,突然就不急着得到天书了。

         不了解这个特殊的盟友,今后怕是会出现什么无法预料的变故,他都等了这么多年,也在乎多等几个月,怕就怕轻举妄动,反而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了差错。

         看来此事还是徐徐图之为妙。

         这样一想,赵晟瑄打消了先前的念头,不再想着提前获取无上天书。

         “罢了,此事容后再谈。我劝诫你一句,明日不要去昆山。”话锋一转,他不再提那个计划,倒是关心起了她的安危,“千年过去了,也许已经没人记得八重玉血莲的另一种功用,但我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化神修士的预感几近就是天道给予的预警,可事实往往是非常残忍的,即便他已经预见了灾难,她还是要往里面跳。

         “你看见洞府外面的传音符了吧。杜衡亲自送出的传音符,颜语卿一定会照师尊的意思前往昆仑。”叶若苦笑,心中有些烦躁却没半点办法,“就算我操纵着这具身体避开了此行,那往后又如何对杜衡做出解释,除非我一直占据着身体不让颜语卿再出来,可我毕竟与她不同,怕就怕让人瞧出了端倪,无端打破了眼前的平衡。”

         这不行,那也不行,一日寄宿在他人肉身之中,这无形的束缚就伴随着她一日,躯体的解脱是如此的艰难。

         “还有一件事导致这具身体必须要去昆山。前辈来此处之时那传音符就在了吧,那么孙休与应该看见了它。若是我猜得没错,他此时必定在昆山等着颜语卿出现。”她笑了笑,美丽的容颜上浮现一抹古怪的笑意,“我怎能让他的等候落空。就让上天来决定吧,我也有种预感,或许过了明晚,我们就能得到各自想要的东西。”

         看着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赵晟瑄心头微微发寒,这渺小的女修竟莫名让他感觉到害怕。

         这女人疯了不成,不行,不能由着她乱来。

         “明日我也会去。”他终于无法冷眼看她在这关键的时候出岔子。毕竟这小丫头还留了一手,并没有把进入禁地的条件全都告知他。

         所谓盟友,强大的一方在危险的时候不得不保护弱小的那一方,无论他心底是不是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