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百合可不可以
        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转眼间周围的景象就变了个样子。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水汽,隐隐有一股清新的芳草气息,这里已经是玉帘泉了。不远处的泉水上映着银白的月华,微风拂过,平静的水面泛起浅浅的涟漪,带起一片璀璨的粼粼波光。

         叶若坐在玉帘泉边冷硬的土地上,摸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大腿,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此情此景令她恍惚难辨,甚至以为自己从未离开这里,而方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迷梦。

         赵晟瑄挥一挥手就将她送到了百里之外,难道这就是化神修士的神通?与这样的人谋事真的能够得到她想要的么?

         心中生出了疑问,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究竟是不是对的。

         【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冷不丁吓了她一跳。

         “赤血灵蟾……你还在呢。”叶若挤出一丝笑容,勉强对着飞至身前的翠鸟笑了笑,幽暗的眸光在月色中迷离又不可捉摸。

         【你不是要我等着的嘛。我等了好久好久,还好你终于来了……就知道你不会骗我!】

         清脆的女音里带着一股莫名的信任,让心怀不轨的叶若颇为汗颜:其实她本来是不想回来了,可又怕颜语卿那里不好交待……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人心难测,妖兽永远不会懂。

         鸟儿金色的翎羽在清冷的月光中闪着温暖的柔光,灵动的小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叶若,突然扑扇着翠羽飞至她的肩膀。

         【好啦,我照着你的话看住了她,现在可以走了嘛。】

         它在她的肩头愉快的跳了一下,橘黄的鸟喙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面颊,柔软的绒毛蹭在脸上,痒痒的,暖暖的,让她冷硬的心无可抑制的裂开了一条缝。

         叶若看了一眼昏睡在地上的叶葶,侧头对着肩上的翠鸟郑重的又问了一遍:“你真要跟着我?”

         她怕傻傻的这小家伙跟着她,而她在不得已的时候会伤害了它,伤害了这个单纯的信任着她的笨蛋。

         【我当然要跟着你!我要你带我去你们人修的坊市,听那些妖修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了……】

         这欢快的语气里满是对外物的渴望,真是一只天真又傻气的妖兽。

         它就不怕她对它下手。

         叶若好气又好笑的抿了抿唇,看着这只小小的翠鸟,轻笑道:“跟着也可以,但你要做到一件事。”

         【什么事?你快说啦!快点!】

         她笑了笑,从储物戒指中翻出了三枚银针,每根针尖锐的一端都闪着幽幽的紫光。

         【难道这些你都涂上了“沉醉”?!】

         叶若点了点头,本已下了决定,可到头来又犹豫了,为了这个小家伙多生事端,恐怕会让颜语卿察觉其中有异。

         她们本就是陌生人,有必要为了它乱了计划么。

         看着家伙小眼睛里忽闪的光,叶若忍不住想起了小白。

         她的小白在做错了事的时候总会用这种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着她,想起了小白,思绪渐渐飘往现实,思及远在世界另一头的父母,她很想他们,她很想回去。

         可她毕竟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软弱的孩子,如今自私无情的让她自己都感觉到害怕。

         父母不会希望回到身边的会是这样一个人。

         叶若的眸光闪了闪,摇摆不定的心终于定了下来,再无反悔的意思:“这是三枚银针,你可以要求我带你去三个你想去的地方。”也算是我对你的歉意,谢谢你的信任。

         “这个身体里有两个魂魄,我叫叶若,在知返林中遇见你的人也是我,而另一个人从来就不知道你的存在。”她淡淡的说着,将这个秘密告知了这只天真的妖兽,“当你想要去玩的时候,就用银针扎我。”

         【两个人?!你怎么会是两个人。】

         翠鸟在她肩膀上蹦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清脆的声音里有惊愕也有震撼。

         “这个你就别管了。”叶若笑了笑,轻轻的抚着它油亮柔滑的翠羽,“玩够了就回沉寂绿林,不要在外头乱晃。这天下很快就要乱了……外头会很危险。”

         一年后,颜语卿偷盗无上天书,然后上云宗发生内乱,道修正统之乱祸及整个天下,上云垂垂危矣,没落已久的佛修乘此机会重返修真界。

         十年后天下随之而乱,魔修现世,妖修肆虐。

         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中,英雄会为了绝代红颜毁天灭地,枭雄会为了争夺天下倾尽所有,到头来什么都是空的,不过埋葬了无数的尸骨。

         《逆仙缘》中颜语卿和赵晟瑄是引动这场浩劫的源头。

         如今,她会是这场灾难的起源。

         叶若自知罪恶,可在一切还未发生之时,她希望能够让这个天真的妖兽不要被这场战乱波及,这是她仅存的良心。

         “好了,记住这些。”纤长的手指戳了戳小鸟的肚子,指尖触及的腹部柔软温暖,暖洋洋的感觉从手一直淌进了心底,她忍不住弯唇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呀,非礼了!人家叫凰儿啦……不要摸了,好痒!可恶的人修连一只小鸟都不放过。】

         娇娇软软的女音里透着一股子娇憨,让叶若唇边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好了,不摸了,不要弄的我真要对你怎么着似得。”她忍笑,收回了在凰儿肚子上乱摸的手指,又从储物戒指中翻出两枚淬了“沉醉”的银针,“凰儿,三枚银针你就收着,另外两枚另有它用。”

         “你会解沉醉吧?”叶若一边说着,一边侧头瞅着叶葶熟睡的面庞,皎洁的月光中这张睡脸安静而无辜,可这人却是这场阴谋的始作俑者。

         红唇微扬,她眯眼笑得很是奸诈。

         【我会啊,你是要做什么坏事么?】

         让这个天真的声音一语戳破了“险恶用心”,叶若不以为意的笑笑,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体内重新泛上的热潮提醒着她时间无多了,本以为无所不能的妖修已经替她解了春风再度,原来只是暂时压制。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弃原先的计划,顺势把这个烂摊子还给颜语卿。

         “那就好,等我的指示。先弄醒她,待会如果这具身体跟她亲亲了,你就用银针扎我们。”快步走向叶葶,她头也不回的嘱咐着。

         叶若一点都不担心这只“鸟”没有手去做背后插针的缺德事。

         这货能够从知返林跑到玉帘泉,她才不信它没有点秘密,这么点小事,相信它一定能做好的。

         这般想着,她放心的将此重任交托给了一只妖兽,然后开始着手实施自己的“毒计”。

         俯身解开叶葶腰间的璎珞,随即迅速的扒下她的外衫和内衫,只留下一件小小的肚兜,只见那鹅黄的布料上绣着一朵艳粉色的并蒂莲花映衬着白如细瓷的肌肤,叶若猥琐的摸了一把叶葶□□在外的侧腰,这柔滑冰凉的触感果真是妙不可言呐。

         女配不愧是冰肌玉骨的大美人。

         【要亲亲了么?】

         天外飞来一语,雷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还没。”随意应付了一句,叶若嘴角抽搐的脱下颜语卿的外衫,双手抓在内衫上犹豫着,思来想去半天,还是狠不下心脱了,最后将就着只穿一件单薄的内衫压在了叶葶的身上。

         一只脚伸到对方的两腿间,随后将对方修长的腿缠上自己的腰,将对方的手拉起来环上自己的脖子,最后把“颜语卿”的手放在叶葶的胸口上。

         一切准备就绪,叶若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说道:“弄醒她。”

         说完这一句话,她放弃对身体的控制,将意识海中的颜语卿拉了出来。

         话音方落,凰儿飞至两人的身边,一口唾沫喷在了叶葶的脸上。

         真恶心quq

         原来这家伙弄醒别人的方法是这样的。

         叶若无语的看着叶葶脸上的水渍,顿觉恶心……

         毫无所知的叶葶迷茫的睁开眼睛,光裸的肌肤暴露在夜晚湿冷的空气中,在这似睡非睡的时候混沌的脑子里什么都塞不下,只凭感觉紧紧的抱住身上这唯一的热源,抱住这个滚烫的暖枕。

         颜语卿从沉睡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了叶葶的脸,惊惶无措之际只想起身躲开这人,却发现脖子被她搂住,腰也被缠住了,身体紧紧贴在对方的胸前,紧密的没有一丝缝隙。

         在这样的情况下,贴着叶葶冰凉的身体,体内汹涌的热突然扑了上来,她的内心陷入了挣扎,身体渴望着碰触,可理智又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

         身体中流窜着仿若烧灼一样的热,颜语卿难耐的在叶葶沁凉的身体上蹭了蹭,脑袋不知不觉凑在了她的脖子上,嘴唇贴在她的脖颈上,呼吸时溢出身体的灼热气息喷在了叶葶的脖子上,微微开合的唇中溢出一声低吟。

         颈间传来的热度驱散了叶葶脑中的迷雾,她睁着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颜语卿黑如墨的发丝,还有那露在外面的一小截白皙如玉的脖子。

         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脑子里不由忆起了那一幕,她说:你不要我么?

         那个轻吻落在脖子上的时候……叶葶的心跳快了一分,记忆里蚀骨*的感觉她永远不会忘记。

         颜语卿的唇擦过叶葶的脖子,滚烫的身体难耐的扭动着,放在对方胸口上的手无意识的收紧,绵软的感觉传到掌心,但她混沌的脑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抓的是什么。

         体内的热并没有消失,在时间的流逝中愈演愈烈。

         她知道自己抱着的人是谁,可是身体渴望着那人身上的凉意。

         迷离的眼睛映着头顶的明月,叶葶知道自己抱着的是谁,可内心贪恋着这种感觉,让她无法挣脱。

         两人相拥着,放弃了最后的挣扎。

         她的唇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连串的轻吻,凉凉的触感缓减了唇上灼烧的感觉,舌尖舔过这沁凉的肌肤,疑心这冰肌之下的血液都是冷的,她忍不住咬了一口。

         腥甜的血液涌入口中,却是热的。

         颜语卿皱了皱眉,避开这温热的血液,将滚谈的脸贴在叶葶沁凉如玉的脸上。

         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叶葶迷离的目光闪了闪,那张绝美的容颜映在眼底,勾住了她的心神,让她好不容易清醒了几分的脑子重新陷入了迷障之中。

         她一手环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拂过对方的脊背,紧紧将她搂在身前。

         颜语卿轻叹一声,身体紧贴着她,双手拂过柔滑冰凉的肌肤滑入了鹅黄的肚兜之下。

         tat事情已经超出了预料。

         叶若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目前亲亲还没来,看样子凰儿是不会出手。

         可尺度早已超标,难道女主的清白就要这么没了?雅蠛蝶!

         也许上天听到了她的呼唤,在这个迷乱的时刻,一个冷冽的男音从虚空飘至此处。

         “你们在做什么?!”

         夙夜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两具紧紧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月光下两人的肌肤莹白如玉,细腻白皙的玉肌刺眼的光洁,这是两个正在苟合的女人。

         两个女人,一个是邀月峰的叶葶,另一个背对着他,让他看不清面容。

         可地上那散落一地的碧色衣衫提示着此人的身份。

         这人竟是他放在心上的那个女子。

         颜语卿,她竟然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