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婚约可以是儿戏
        绵绵细雨渐渐消散,天空恢复了亮堂,午后微弱的阳光落到了结界上,虽然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但天色确实转好了,或多或少都扫去了一些笼罩在叶若心头上的阴霾。

         一人一鸟寻了个僻静的地方,这次她长了个记性,秉着小心为上的心理谨慎的施展了一个隔音结界。

         此时四下无人,但她们出来已经有些时候了,也不知道两心知有没有引着叶葶追过来。

         叶若深知时间宝贵,也就不说什么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上次我给你的那枚储物戒指……里面的灵石还在么。”

         【灵石……就是那种亮闪闪的石头?】

         翠鸟小小的身体在叶若的掌心蹭了蹭,娇软的声音带了点古怪,竟隐隐有中心虚的味道。这幅神似小白做了坏事之后的模样,令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就只那个。用那个就能买你想要的东西。”如果还有的话。

         【里面的灵气被我吸收了,然后那些灵石就变成了石头一样……若若,这个……】

         凰儿蔫蔫的飞到了她的肩膀上,脑袋低垂着不敢看她此时的表情。

         话音未落,一只银白的戒指凭空出现在了叶若的掌心。

         因为戒指并未滴血认主,叶若得以很容易就打开了,灵器法器都在,唯独那些灵石如它所言统统那样变成了毫无灵气的玉石。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妖兽果真吸取了灵石里面的灵气。

         “……不是有丹药么?”叶若收回查看戒指的神识,顿时有些无语,“灵石里面只有那么点灵气你都不放过……算了,我带你去低阶修士组织的自由交易区,那边的东西或许可以以物易物。”

         【还能去?】

         凰儿一扫蔫了吧唧的样子,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拍着翅膀欢快的飞到了叶若的身前。

         “我都带你出来玩了,当然要让你玩得开心。”瞧着它开心的小模样,叶若浅浅的笑了,笑语中带着淡淡的宠溺。

         眉眼含笑,她绝美的脸上挂着盈盈笑容,黑亮的眼眸里却快速的滑过一丝幽冷的光,乘着它不注意的时候,手上快速的捏了个法诀,一道浅蓝的光迅速从她指尖逃离。

         “走吧。”看着蓝光顺利的消失,叶若收敛了面上的笑容,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解除了隔音结界。

         这般的纵容也许是一种移情,也许是一种欺骗。她给予它的好,不是没有条件,也不是没有索求,这种刻意的好或许只是在填补心中越扩越大的洞……

         至于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叶若不清楚,也不愿去细想。

         自由交易区地处坊市南面,出处已无可考据,只知它经上云宗低阶弟子代代相传,如今倒是成了一种惯例。

         坊市南面有一大片空地,那里不收租金也没立下旁的规矩,只是留给那些低阶弟子用来摆摊的地方。

         叶若抱着凰儿穿梭在那些摊子边,灵器法器,修士游记,灵植……光是看看摊子上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都够她长见识的了。

         修真界果然很神奇。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修士用的。

         一圈转了下来,凰儿缩在叶若的手上,整个鸟身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这也难怪,看它先前对桃花簪喜爱的样子,怕是偏爱女修用的饰物。

         “道友,你可知晓附近哪家有卖女修用的饰物?”叶若叹了口气,只好就近随便寻了一个貌似和善的摊主,放缓了语气问起了路。

         让她选中的摊主颇有些受宠若惊,微黑的脸红了红,瞧了她一眼,马上又低下了头,结结巴巴的说道:“道友……这个,算了,我就要收摊……我……我带你去。”

         叶若吃了一惊,戒备的看着摊主这张老实的面孔,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必麻烦道友了,只需你指出位置,我自己可以走。”

         “噗嗤,我说苏然,人家既然不愿意你带着去,你就少多事。”斜地里冒出了一个低沉的男音,话里莫名有种蔑视的味道。

         话中隐隐的火药味引起了叶若的注意,转头一看,竟是一个有些落拓的男修,满脸胡子拉渣的样子也算一朵奇葩了。

         “林春华!”名唤苏然的男修羞恼的喊了一声,微黑的脸红成了猴子屁股,也不敢看叶若的脸,只是瞪着这个戳穿了自己的修士。

         “不要叫我名字,要叫林师兄。”林春华眼中冷光一闪,也没见其怎么动手的,话音未落,一道凌厉的剑气就险险的擦过了苏然的发髻,轻易就斩断了他的一缕发丝,“况且,那个卖女子饰品的摊子就在几步之外,何必要你带。”

         风带起了这一缕乌发,细细的发丝很快就吹得没了影子,可叶若不会忘了方才那惊人的一击,也不会再小瞧这个落拓的男修。

         兴许是让人一语就戳穿了意图,也兴许是方才那一击吓到了他,苏然的脸刷的白了,此时更是不敢看叶若的脸,低垂着脑袋,弱弱的唤了一句:“林师兄!”

         “这才对嘛!”林春华满意的笑笑,懒懒的瞥了叶若一眼,飘忽的目光突然转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摊子上。

         叶若心底突然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还未理顺思绪,触及他的目光竟不由自主顺着这人的目光看去。

         那里有着一个摊子,摊主是一名女修,摊子上摆着一些亮闪闪的东西,恐怕就是她要找的。

         她怔了怔,正想回头道一声谢,谁知那两人竟突然没了踪影,面前空荡荡的一片,只留耳边的回音:“相逢不是缘,望道友不要放在心上。”

         叶若能够分辨得出来,这是那个林春华的声音。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又是什么人。

         林春华,林春华……这个名字是在哪里听过了么。

         这个满身是迷的男人留下这句话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还是要告诫她不要去探究。

         从她问路到那两人拌嘴,前后间隔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竟然能发生了这么一桩怪事。

         外头果然很可怕,还是要早点找到办法回家tat修真界变态太多了……

         叶若站在原地苦笑,罢了,无论这人是谁,只要他不碍了计划,她都不必在意。

         这般想着,这件古怪的事情也就让她压在了心底,毕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

         那摊位并不远,没几步就到了。

         沉寂了许久的凰儿一见摊子上那些亮闪闪的饰物顿时有了精神,拍着翅膀愉快的扑进了一堆饰品之中。

         这样上蹿下跳的一番捣弄,摊子上的东西都被它弄乱了,凰儿小小的身体埋进了里头不见了踪影。

         眼见女摊主面色微变就要出手去捉凰儿,叶若压下了心中的不安,勉强打起了精神,对着女摊主淡淡道:“对不住了,这是我的灵兽。”

         不苟言笑的样子,她冷若冰霜的绝美面孔上没有什么表情,这自然而然的态度,没有歉意,也没有羞赧,霸气侧漏的姿势倒是意外的震住了摊主。

         眼睁睁的看着这小东西在摊子上肆虐,女摊主竟碍于叶若的气势只能默默在旁看着,一语不发。

         叶若心中叹息,可面上还是维持着颜语卿一贯的傲然姿态。

         左看看右看看,凰儿终于选了一串紫色的铃铛,咬着比身体大两倍的整串铃铛,晃晃悠悠的飞到了叶若的面前。

         接过它咬在嘴上的银绳,叶若淡淡的问道:“这个要多少灵石?”

         “一百下品灵石。”女摊主看着叶若身上的法衣,想了想才报出了这个数字。

         虽然叶若不知道这串紫色铃铛的价值,但按商人的尿性,这价格应该带了些水分。

         习惯砍价的某人下意识转入了杀价模式,张嘴就砍了一半:“太贵了,五十灵石怎么样?”

         叶若想得很好,砍下了价格到时候也有助于大家达成以物换物的目的。

         可惜,偏偏跑出了个程咬金坏了她的计划。

         “呦,我们堂堂丹灵峰的真传大弟子竟连个一百灵石的铃铛都买不起。”这般刻薄的语气,挖苦的话语真真让人火冒三丈。

         难道颜语卿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树敌了,叶若额角抽了抽,疑惑的转头,竟意外的看见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这个嘲讽她的女人居然是萧忆瑶。

         不过,萧忆瑶来这里做什么?像她这样的天之骄女还会来这么不入流的地方“淘宝”?!

         叶若心生疑窦,虽有些讶异这人会出现在这里,但事实上却是喜大于惊。正愁平日里遇不见萧忆瑶,难得今日这么巧就碰上了,仿若冥冥中连上天都在帮她。

         “不要挡在前面。”悦耳的男音用着淡漠至极的语气说着,叶若心中一动,目光略一偏移倒是见到了一张淡漠的面孔,居然是剑修蓝凌。

         被蓝凌淡漠的语气伤到了,萧忆瑶面色僵了僵,讪讪的挪开了步子不再挡在了蓝凌的摊子前头。

         叶若心下惊疑不定,瞧着噘着嘴的萧忆瑶又看看冷漠异常的蓝凌。

         萧忆瑶向来是蓝凌的小尾巴,她就说这小丫头怎会舍得离了蓝凌。原来是这样啊,萧大小姐陪蓝凌在这里摆摊,倒是挺深情的。

         叶若目光闪了闪,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也不理会萧忆瑶的挑衅,淡淡道:“那就一百灵石。”说着,貌似就要从储物戒指里头取出灵石。

         这下萧忆瑶大小姐不乐意了,瞧着人家不鸟自己,杏眼一瞪,冷笑道:“我出两百灵石买这串铃铛。”

         女摊主的目光在这两人之间打了个转,这串铃铛本就不值一百灵石,现在又涨了一倍,对她这样的低阶修士来说,多一百灵石那意味着……

         她动心了。

         叶若瞧着女摊主的脸色,哪能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当下也不废话,果断从储物戒指里头掏出了两百灵石丢给了女摊主,然后一把将这串紫色的灵丹扔向了蓝凌。

         “既然蓝师兄的小未婚妻喜欢,我也不夺人所爱。大家都是同门,不过就是一串铃铛……这东西就由蓝师兄亲自送与她,怕是能让她更开心。”她冷淡的说着,一席话说下来语气刻板至极,言辞中甚至带了一股冷冰冰的感觉。

         蓝凌接住了这串飞至面前的铃铛,看着叶若这张冰雪般冷然的面孔,淡漠的神色不变,看也不看萧忆瑶,淡淡道:“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话音未落,这串紫色铃铛就从他手里又飞回了叶若的面前。

         叶若垂下眸子,一只手稳稳的接住了紫色铃铛,另一只手借着衣袖的掩饰快速的捏了个法诀,无声的打开了隔音结界之后,快速的对着蹲在她肩膀上的凰儿说了一句话。

         这一系列动作总共只花了几息的时间,大伙的注意都被眼前这场“情变”吸引,倒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状。

         蓝凌绝情的话刺进萧忆瑶的心坎,小姑娘顿时红了眼眶,颤声喊道:“凌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的婚约是我还没生下来就定下的……”

         “不享蓝家的供奉,我就不必接受蓝家选定的未婚妻。”他没有看萧忆瑶难堪的神色,淡漠的神情说着淡薄的话语,既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也是在打破一颗年幼的真心。

         蓝凌此人无情至极,冷漠的话语中却又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莫名让人无法去责备他的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