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蝴蝶翅膀扇一扇
        挥手狠狠拍向这只咸猪手,奈何手掌都打疼了,这手却依旧稳如泰山。

         叶若眉头微蹙,慢慢侧过头来,本想看看究竟是哪个家伙这么不要脸,没想到一回头却对上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尖细的下巴微扬,桃花眼微眯,挺巧的琼鼻,小巧的菱唇,这人活生生一副小受的样子Σ(°△°)︴换句话说,此人也可称之为人妖。

         肩膀像是被人钳制住了一般,无论她怎么使力都躲不开这人的控制,看来论修为她远远不如这个男人。

         两人对视着,谁料凰儿突然飞离叶若的手心,迅速向着那只搭在叶若肩上的大手飞去,一口橘红的火焰精准的喷到了那只咸猪手上头。

         火焰喷撒在白皙的手背上就像喷在一块白玉上,莹白的手掌并未如意料中一样被灼伤。

         只听见一声短促的哀鸣,这只手没有变成烤猪蹄,反倒是凰儿被这个男人轻易的捏在了手心里。

         小小的翠鸟被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这人修长的食指卡在鸟儿脆弱的颈子上,好像只要他轻轻一动就能夺取它的性命。

         “你想做什么?”没有再看凰儿的惨状,双眼冷冷的瞧着男子面上那可恶的笑容,叶若面色不变,只是微微扬起下巴,嘴唇也倔强的抿起。

         不能露出担忧的表情,也不能愤怒,她不能忘记此时她只是冷心冷肺的颜语卿。

         “啧,果然还是冰美人有味道。”桃花眼中带笑,绯色的薄唇开合间吐出的话语却是如此轻浮,“我也不想做什么,只想美人儿陪我玩玩。”

         一手依然搭在叶若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牢牢的握住了凰儿的命,纤细白皙的食指扼在它的颈上……

         世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她偏偏觉得恨不得扇死这个混蛋。

         叶若紧紧咬唇,瞧着这人那副无耻的嘴脸,恨得牙痒痒却奈他不得。

         “少主子,您来了怎不早说!”

         两人正僵持着,没想到那个小眼睛的掌柜突然从店里跑了出来,恭敬异常的对着这个男人点头哈腰的逢迎着。

         “哈哈,严掌柜。店里最近进了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阴柔男子看了掌柜一眼,傲慢吩咐了一声,很快就调转过头看着“颜语卿”这张脸,和颜悦色的笑着,“美人儿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那只钳制在叶若肩膀上的手终于松开了,只是变成了牵住她的手,强硬的带着她走进了奇巧阁,完全不容她拒绝。

         奇巧阁,好色的少主……这两样加在一起,这熟悉感觉让叶若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休与?!”并排走在这人的身侧,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咦,原来美人儿知道我。”孙休与勾唇浅笑,脚下不停,但那双魅惑的桃花眼里头的光彩却黯淡了下去,“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来奇巧阁看看,难道美人儿注意我已经很久了么。”

         这个名为孙休与的纨绔子弟终于唤起了那深埋在她记忆中的剧情。

         奇巧阁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它背后的孙家。

         孙家虽不属于四大世家却是天广大陆上最有钱的世家,别的可以没有却唯独不缺灵石。他们家族的人不擅长修仙却极其擅于经商,自先祖弃修行走上了营商之路,历时万年,孙氏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终于成为了天下最富有的世家。

         孙家的产业遍布各行各业,几乎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孙家的商铺,而奇巧阁只是孙家千万产业中的一项。

         换言之,得罪了孙家简直不用在这个修真界里头立足。

         孙休与是孙家的独子,无奈这人不学无术,不爱修炼也不喜经商,后来被其父送去了上云宗治下的奇巧阁历练,但其不改本性,平日里从不来店铺,来了也不务正业只顾着调戏美人o(╯□╰)o这货酷爱送美人东西,然后心安理得的揩油。

         《逆仙缘》中孙休与初遇颜语卿就惊为天人,先是揩油无数,后来还不顾一切的想要将其带回孙家……奈何在他意欲对颜语卿不轨的时候被愤怒的夙夜杀死,而得救的颜语卿终于明白了夙夜对她的感情。

         此事一时间轰动了天下,上云宗流朱峰主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为个女人杀死了孙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痛失爱子孙家家主震惊万分,悲痛之下出了千万上品灵石悬赏夙夜的人头。

         夙夜身为上云宗六大峰主之一,又是为了保护门下弟子才做出这般的事情。

         于情于理,为了保住上云宗的面子,上云掌门不能对他置之不理。

         无论如何,大错已铸成,为求暂保夙夜,青云真人只好将其关押在了上云宗禁地“九幽连云窟”。

         奈何孙休与是孙巫城唯一的子嗣,愤怒的孙家家主竟亲自逼上了上云宗要求掌门交出夙夜,这等大事甚至惊动了早已不问俗事的上云宗太上长老,那名在背后支持着上云宗的化神修士。

         面对富甲天下的孙家,即便是化神修士也无法凭一己之力保下夙夜,等待着夙夜的命运只能是以命抵命!

         这个当口,爱慕夙夜的叶葶居然以性命要挟母亲叶倾城出面……

         也许是抵不住爱女的苦苦哀求,或者是有旁的原因,一项以“毒寡妇”闻名的叶倾城竟然出面了。

         叶倾城与孙巫城密谈之后,他居然就此放下了丧子之仇,罢手回了玄仙城。

         没人知道叶倾城究竟答应了孙巫城什么条件,才能让他连独子的死亡都能放下,也许这就是商人的本性,没有什么不可以用来交易的东西,总之这件闹得轰轰烈烈的风流韵事总算就此谢幕了。

         这件事情世人可以作为笑谈,唯独身为导火索的颜语卿不可以忘记。

         夙夜这个堂堂元婴修士居然可以为了她放弃身份地位,去开罪富甲天下的孙家,此事她颇为感动。

         大家不要以为这个黑暗玛丽苏会因此感动万分,然后一头奔进了男配的怀抱,事实则恰恰相反,颜语卿终于明白了夙夜此人的利用价值,也终于找到了对付叶葶与叶倾城的办法。

         想到这里,叶若有些头疼了。

         先不论事情的后续发展,就目前看来女主的救星夙夜筒子怕是根本就出现不了。

         书中他能出现是因为当时在玉帘泉遭遇女主被人下x药的事件,他很愤怒也颇有些后怕,担忧往后女主兴许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个闪失,于是偷偷留下了神识印记。

         可那段剧情已经被她蝴蝶了,这意味着夙夜没有留下神识印记,无法发现“颜语卿”有危险,于是后续的“英雄救美”也不可能出现了。

         一连串的蝴蝶效应将原本的剧情搞得千疮百孔,以致叶若现在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若是剧情没有误差,孙休与此时应该是金丹修士,而且他身边至少跟着八名金丹修士。

         今日怕是插翅都飞不了。

         看着孙休与这张貌若好女的漂亮脸蛋,想到很快就要被他带回去进行xxoo,叶若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经不住冒了上来,这森森的百合感实在太可怕了。

         不作不死,乱刷存在感果然要不得。

         “少主子这边请。”老掌柜殷切的引着两人来到了三楼的雅间,布好茶水灵果点心,此后默默离开了房间,甚至还不忘体贴的关上的门。

         看着掌柜有条不絮的安排着,这样的事情恐怕早已做过千百遍tat

         作为待宰的羔羊,叶若僵硬的坐在椅子上,眼睁睁看着一只手被人握在手上细细把玩。

         “腕白肌红,细圆无节……”孙休与笑盈盈的摸着那只小巧的手,指尖轻轻在她手心滑动,顺着手腕摸上她藏在袖子里的手臂,“美人儿果然是柔弱无骨……冰肌玉骨的妙人。”

         手臂上好像有蚂蚁爬过,痒痒的。

         擦,这个变态,叶若额角抽了抽,忍了再忍,目光触及被绑成一团的凰儿,才终于按捺住了心头的怒火。

         凰儿还被丢在桌子上,好似被什么东西绑缚住了无法动弹,只有两只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叶若。

         任凭她恼得咬碎了一口银牙,也只能为了凰儿忍下这羞辱。

         “吃点东西吧。”孙休与拿起一颗灵果送到了叶若的唇边,嘴角含笑,满足的看着她冷冰冰的面孔。

         鬼知道这灵果里头有没有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心中猜疑,叶若冷着脸微微侧头避开了送到嘴边的灵果,冷淡道:“你自己吃。”

         “不必了,美人儿秀色可餐,只要这样看着你,本公子什么都不用吃。”孙休与嘴里说着,一双桃花眼直愣愣的盯着“颜语卿”的脸,眼中那迷醉的目光让叶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擦,好肉麻,好恶心!

         叶若嘴角抽了抽,真心拿这样没脸没皮的家伙没办法,只好以面瘫脸对着他。

         好在,在这肝疼的时候终于来人了。

         “少主子,您看。”消失已久的掌柜总算回来了,还让仆人送上了六个盒子。

         孙休与点头示意,那手还是捏着叶若的手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叶若也只能当没看见,心中安慰着自己那是一只猪蹄。

         老掌柜笑了笑,命令那些仆人将六个盒子摆在了桌子上。

         “除了仙子已经看过的桃花簪,剩下的几件是适宜女修使用的灵器。”枯瘦的手将这些玉盒和锦盒一一打开,让里头的宝贝呈现在她的面前。

         “美人儿喜欢哪件?”孙休与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然后拿起了那支躺在锦盒里面的桃花簪,顺手就插入了叶若的发髻中,“恩,这簪子果然要美人儿这样的绝色美人戴了才好看。”

         彩蝶在叶若的发上飞舞着,翩飞的蝶翼上撒着粼粼的金粉,桃花微粉却不如她面上的红晕,真真是秀靥艳比花娇,仙姿玉色也不过如此了。

         “我都不喜欢,只想离开。”叶若捏住了他的手,冷冷的看着他满是痴迷之色的面容。

         “那可不行,美人儿挑一件吧。”孙休与回握住她的手,妖娆的桃花眼烨烨生辉,话语中却是不容拒绝的意味,“一件摸小手,两件亲一下……这些全都给你,许我一夜。”

         六件宝物换她的一晚,我去,为毛当初颜语卿可以得他的承诺quq

         孙休与愿意用孙家的一切换取女主的青睐,换了她就变成了买一晚。明明是同一具身体,别告诉她这是女主光环在作祟,若是如此,那女主光环就真是太腻害了!

         “手,你已经摸了,簪子我就收下,其他的我不要,你也别再碰我半分。”叶若压下心底的郁闷,端着女主冷艳高贵的姿态冷冷的拒绝。

         “你在欲擒故纵么?”孙休与不以为意的笑笑,桃花眼微眯,尖细的下巴微扬,以一种极其傲慢的姿态瞧着叶若,“还是我的价格开得太低没有达到你预期的,那就一百万下品灵石?”

         “孙休与,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这些灵石也只是你们孙家的,不是你的……”想不到一出口就变成说教的姿势,叶若有些汗颜,马上转了话锋,“就算你把整个孙家送给我,我也不愿妥协。”

         “哦,原来你想要整个孙家么。美人儿的胃口好大啊,这个我可要好好想想……”孙休与垂下眼帘,嘴里用一种毫不在乎的语气说着,手上却不由早已松开了她的手。

         叶若得以脱困立即抢过凰儿,然后闪身退到了离孙休与最远的角落里。

         “少主子……”老掌柜冷冷的瞥了叶若一眼,转而忧心忡忡的看着神色有异的孙休与。

         轻轻合上了锦盒,孙休与垂眸盯着桌子上的几个盒子,突然淡淡然道:“没事,严掌柜送她走吧。”

         老掌柜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说什么,只依照他的吩咐引着叶若向门口走去。

         叶若抱着凰儿跟在老掌柜身后,走至门口忽然一把摘下了发上的桃花簪,随手向后掷去:“这个我不要。”

         【若若,这个他不是送给你了么。】

         翠鸟在她掌心轻鸣,颇有些不解她的举动。在一只妖兽的内心里无法明白,她为何不要送在了眼前的东西,明明是这么漂亮的东西。

         叶若笑了笑,轻抚它的羽毛,却只是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