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你若无情,我也不休
        惊天的一语直直震慑了两人的心神,此时此地竟还有第三人在场。

         颜语卿,叶葶双双从迷障中惊醒,混乱的记忆里隐隐还记得事情为何会演变成如今这般的状况,可她们的内心都在抗拒着这个真相。

         事已至此,追究前事已无意义,重要的现在该如何是好。

         两人对视一眼,两心不一却不约而同厉声嘶喊道:“不要看这里!”

         颜语卿冷着张俏脸,手下是对方绵软的胸,那人剧烈的心跳通过掌心传递给了她,柔软温热的胸膛就在她的手掌下面。

         这样近的距离,给予她一个可以轻易杀死她的大好时机,可这里偏偏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让她心生的杀念统统沦为臆想。

         这个冷冽傲慢的声音她记得很清楚,她清楚的知晓这声音的主人是流朱峰主夙夜,是一位颇为让人讨厌的元婴修士。

         上云宗与四大世家的关系紧密,在这位元婴峰主的面前她是不发伤及这个女人一丝一毫的。

         不但不能,还不可露出半点杀意。

         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的神色,那一瞬间她几乎不知道双手该往何处摆放,好在下一刻她就镇定了下来,快速抽回了那双不该出现在那里的手。

         夙夜冷冷的瞧着,玉面寒霜,冷冽如刀的眼神让地上的两人如芒在背。

         “不准看。”颜语卿蹙眉急促的又说了一句。来人的目光看得她很不舒服,这个人有何资格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叶葶的身体微微颤抖,头顶是凄惨惨的月光,泉边湿冷的水汽从光裸的肌肤入侵身体,刺骨的凉意涌入四肢百骸,咬紧牙关仰起头却对上了夙夜幽冷的目光,背对着月光,那张俊美的面孔莫名有种说不出的阴郁可怖。

         心中一个咯噔,她想起了姐姐写在手心上的那两个字。

         夙夜……

         心很冷,身体也很冷,讽刺的是现在唯一能带给她温暖的竟是身边的这个人。

         可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颜语卿,是那个让夙夜师叔另眼相看,同时也让她在痛苦中挣扎的颜语卿。

         今晚的一切好似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竟然在夙夜的面前跟这个讨厌的女人搅合在了一起?!

         她一定是魔怔了,都是这个妖女诱惑她的。

         没错,都是这个女人在勾引她。

         是她说:我不美没。

         是她说:你不想要我么?

         这些统统都是颜语卿的错!

         “没想到你这么下流!”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叶葶突然冷下脸来,狠狠的推开了颜语卿的身体,然后垂着头双手环胸瑟缩着身体,长长的发丝披散在肩头遮住了果露在外的肩胛,衣不蔽体又欲哭无泪的样子看起来颇为可怜。

         颜语卿猝不及防之下让她大力的推倒在一旁。

         身体还在发烫,失去了叶葶,那种噬人心智的灼热没有了压制一股脑涌了上来。

         她摔在了地上,薄薄的衣衫挡不住地面的阴冷,坐在冰冷坚硬的土地上,手掌按着的也是冷冰冰的土地,手上的热度与地面的冰冷相冲,颜语卿突然不想挪动身子,也不想浪费力气去解释什么。

         她的事与旁人何干,何必要解释给不相干的人听。

         如今她连抵挡药性的力气都不够了,哪里还有多余的心力去顾及旁的事情。

         于是,颜语卿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安静的坐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葶先发制人,颜语卿又浑不在意。

         此间的情况变化颇大,苦主与迫害者角色互换的太快,着实令叶若吃了一惊。

         连正主都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作为心魔的她只能瞠目结舌的看着叶葶先下手为强,然后妥妥的倒打了女主一耙。

         “究竟是怎么回事?”夙夜看着叶葶一脸绝望的样子,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颜语卿。

         一个只剩一件肚兜,一个还穿着单衣,一个被压在下面,一个压在上头,更何况……谁是谁非,看来是很清楚了。

         可这个结果偏偏是他所不希望看见的。

         他觉得心底好像有一根针扎在了上面,隐隐生痛,却又无法拔除了它,只能忍受着若有若无的隐痛缠绕在心头。

         “还愣着干什么。”夙夜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面前的情景,碎玉一般动听的音色隐约有些尖锐,“可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的事情?!”

         严厉刺耳的斥责声传入耳畔,叶葶面色微白,长长的睫毛轻颤,垂眸低着头捡起了压在身下的衣裳,挪动着僵硬的手脚一件一件穿上。

         拾起最后一件鹅黄的外衣的时候,一条红色的绳子从衣衫上滑落,目光闪了闪,她眼角的余光扫到颜语卿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显然是毫无所觉。

         唇角微扬,叶葶垂着头不动声色的将其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然后快速的套上外衫。

         颜语卿没在意,夙夜没有看,这一切好似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除了她之外,在场还有另一个人知道。

         眼睁睁的看着叶葶把两心知偷藏了起来,叶若顿觉无奈,继雷霆之后,这鬼东西又让叶葶捡了去,还有没有完啊!

         迟早有一天要被这东西害死Σ(°△°)︴

         叶若很忧伤,可是再纠结也只能独自吞下苦果,谁让她是心魔呢。

         月色凄迷,夜风又起,树木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给这个冷寂的夜晚更添了几分凄清。

         寒意侵人,叶葶忍不住裹紧了衣衫,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颜语卿,倒是没发现她有何反应,依旧是那张绝美的面孔。只是美则美矣,这女人脸上的神情太过于冰冷而麻木,就好像一座冰雕成的没有生气的假人。

         听见耳边布料摩挲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夙夜睁开眼睛,凝视着颜语卿冰雪一般冷硬的面孔,只觉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愤怒之意消退却心生无力。

         这个女人永远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除了方才对着另一个女人的时候。

         心中不是滋味,他忍了忍心底的不甘,强迫着自己挪开视线看向已经着装完毕的叶葶:“叶师侄,师叔送你回邀月峰。”

         话语是极其平平淡淡的语气,好像其中并没有别的意味。

         抬眸讶异的看着夙夜,叶葶漆黑的眼睛里映着皎洁的月光,也映着他越来越近的影子。

         夙夜的飞行法器停在了她的脚边,他不是在说笑,是真的要送她回去。

         随着他的到来,一股馥郁的迷迭香的气息扑了上来,她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脸,激动欣喜的心情之下,竟只是轻轻的唤了一句:“师叔。”

         “叶师侄。”夙夜柔声说着,幽暗的目光定在了叶葶颈项上的一抹红痕上,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的鲜红印记好生刺眼,这是一个小巧的牙印,是她留下的。

         心底泛上了一股陌生的酸意,看着这个小小的红痕,心口隐隐生疼,他突然笑了,修长的手指紧紧捏着她圆润柔滑的下颚,轻轻的吻上了这个暗红的伤口。

         “师叔……”叶葶昂着头,下颚传来的刺痛让她忍不住皱眉,颈间那湿润酥麻的感觉没有带给她羞涩,也没有带着她甜蜜,明明该是开心的。

         心中迷惑不解,她飘忽的目光落在了颜语卿的身上,莫名的觉得心里空了一块。

         唇覆上了那个伤口,遮住了那个牙印,这个地方她曾经咬过,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感觉,苦涩又快意。

         颜语卿,言语卿卿,卿之所爱就是他怀中之人么?

         薄唇微扬,夙夜的心底陡然冒出了一个很疯狂的念头,若是……

         “叶师侄,走吧。”他侧开脸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冷淡的松开了手,却在她的下颚上留下了一道刺眼的红痕。

         爱之深,恨之切,足可见夙夜用了多大的力气去掐叶葶。

         下颚生疼,但脖颈上还留有那种湿润的感觉,叶葶面色微红,依靠在夙夜的怀中随他步上了飞行法器。

         站在高空,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了一眼那个瘦削的白色影子,看着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内衫孤零零的坐在水边。

         她在看,他也在看。

         夙夜的手搂在叶葶的纤腰上,黑眸凝视着那个孤寂的影子,唇边滑过一个讥诮的弧度。

         只一眼,两人同时收回了目光,貌合神离的飞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颜语卿慢慢抬头,紧咬的唇瓣已经渗出了血迹,苍白的面庞在月光中隐隐透白。

         她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然后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奔向玉帘泉。

         一步一步的淌进水里,走向泉中的深处,直至水面漫到脖子她才停下了脚步。

         浸在冰凉的泉水中,滚烫的身体终于慢慢冷却了,手脚泛冷,心口却是热的,一冷一热交替着。

         她突然撩起了泉水泼在脸上,双手用力的搓着脸庞,嘴唇,还有脖子。

         破碎的记忆里,她清楚的记得:她的唇曾经吻过那个女人的脖子,她的脸曾经紧紧的贴在那个女人的脸,她的手曾经摸过……

         不,不要再想了!

         颜语卿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浸入了寒冷的泉水中,两只手用力的互相搓洗着,好像要擦去曾经沾染的温度,要洗去曾经……但那个感觉却深深的刻进了身体,让她无法忘记,也无法逃避。

         缺氧的感觉让胸口生疼,几近窒息的痛苦也无法让她忘记彼时的触碰。

         叶葶。

         默念着这个名字,她重新浮上了水面,乌黑的长发一半浸在水中,一半露出水面滴着晶莹的水滴,一滴一滴,有的顺着长发无声的落入水中,有的顺着她苍白美丽的侧脸缓缓滑落,好像是她的泪。

         可她已经没有泪了,所有的泪早在当初就已流尽。

         今生谁都不能阻拦她的复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负了她的人统统要死。

         叶葶,叶氏的女儿。

         本只想对叶倾城复仇,既然叶葶如此苦苦相逼,那就怨不得她了。

         幽暗的眼神凝视着自己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艳丽的红唇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颜语卿的笑容绝美而绝望。

         叶若听见了她心底最为真实恶毒的声音,顿时觉得身上有些泛冷。

         阴冷可怖的怨气缠身,女主这是深度黑化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