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杀破狼
        鲜红的五星锦旗如同一把钥匙,一把开启记忆之门的钥匙。

         这是刻在叶若生命之中不可被遗忘的东西。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脑中千头万绪,即使依旧记不起双亲,却不能否认这面旗帜。

         也许是这印象深刻之物触及了封锁记忆的开关,如坠云雾之间,她的耳畔回荡起了一个声音,男人用着微嘲而傲慢的口吻低语,“异界之魂,天道可是在盯着,你若……”

         “你若……”

         忘记了两人交握的双手,叶若失神之下不觉死死抓紧了织玥翾的手掌,无意识暴露了自己剧烈的情绪波动。

         “阿若?”

         他惊疑的呼唤将她拉回了现实。

         眼前红旗飘扬夺目,彩灯依旧绚烂,耳畔却再也没了那道古怪的男音。

         一切犹如梦境般诡异,却又比幻梦真实,至少周围那一栋栋异域建筑门前的红色锦旗不是假的,在她的记忆里占据了一席地。

         云归城是个迷。

         叶若闭上了迷茫的眼睛,同身旁之人两手相握,十指相扣。她紧握住的那只手是极冷的,却足够坚实,可以支撑起一切来。

         再睁眼时,她已经恢复了平静,“此处的房舍倒也别致,颇有些异域风情,莫不是异族所筑?”

         时光给了她最好的机会,教她学会了掩藏。同样的场景,换做当年的她怕是早已将心底那点儿事全都暴露无遗。

         现在,她可以用最平淡的反应来粉饰太平。

         织玥翾足够聪明,也足够敏锐,觉出了异样,却永远无法猜到真相,至少如今不能。因为四百年前他初来此地,也曾为这迥异的异域风情动容。

         云归城是个特殊的地方,在天广大陆拥有太多的传说,有人说它是上界仙人遗留下的仙宫,有人说它是异族思念故国建成的都城……然众说纷纭,知情者早已随着无情岁月消亡,再也无人知晓数千年前的旧事。

         传说在漫长岁月里成就了神话。

         “这座城池存在的太久了,大约在我还未出生的时候便已建成。”织玥翾指着前方的一面锦旗,神情有些古怪,“这面旗子叫做‘五星红旗’,是云归城的标志,所有的房屋之前都要树一面。”

         环视四周,家家户户门前确实都有着一面血染一般红艳的旗帜。

         “这规矩有些意思。”叶若微笑,面上没有一丝异样,好似第一次看见这东西一样,眼里唯有好奇,没有出现不该存在的惊愕。

         织玥翾也笑,绝美的面孔在迷离灯火之下惑人至极,唇边那抹浅笑妖异而炫目,“没人见过云归城主,她是个迷,她是个梦,世人所能想象的美好都加诸在她的身上,甚至有人认为她来自上界……”

         他的语气之中掩饰不住的讥诮。

         叶若跟着他的脚步走了半天,突然惊觉两人越走越偏僻,竟已经走到了一处灯火不及的昏暗之地,面上依旧平静,淡然道,“你不这么想。”

         这是肯定的语气,她从他的话语里读出了嗤之以鼻的感官。

         “在我看来,她更像一个异世之人。”织玥翾愉悦的笑了,牵着她缓步走向昏暗的树丛,彻底走出了那些低阶修士的视线。

         “异世之人?”叶若差一点惊呼出声,还好理智回笼,脱口而出之时也不过语气有少许怪异,“还有哪个异世?我曾以为,所谓的异世便指的是……那里。”

         她抬头望向了天空,此时星罗棋布的夜空说不出的静美。

         天外之天便是上界。

         “世人皆知上界为尊,下界为奴,却鲜有人知晓这大千世界之下还有三千世界,除了天广大陆,世间还有数千小世界,凡来自那些小千世界之人,我辈修士称其异世之人。”

         上界为尊,下界为奴。

         这种话竟出自他之口,实在有些不可想象。

         叶若胸口一震。

         为奴?是啊,为奴,再厉害的下界修士也不过是上界修士手下的“奴”,如何同上界之尊相抗衡。

         织玥翾抬头望天,瞧着头顶那片明亮的星辰,琥珀色的眸子深沉沉的,“而所谓的异世之人,其实便是灾星!”

         当她听到了这最后一句,胸口血气翻滚,被这沉甸甸的几个字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异世之人为何会是灾星?”

         异世之魂,想来便指的是异世之人吧。

         若先前的那些话语不是幻觉,那么是谁曾在她的耳边诉说,留给她这般恍若诅咒的噩耗。那还未说完的后一半又是什么?

         消失的记忆,真相究竟是什么。现在的她已经不能肯定究竟是谁夺走了自己的记忆,是她先前认定的,还是这个古怪声音的主人。

         叶若身处局中,早已看不透。

         “你可听过杀破狼?”织玥翾看着星空沉声问道。

         心乱如麻的她下意识摇了摇头,在她的记忆里确实从未听过。

         “杀破狼属紫微斗数,在命理之中。当异世之人降临,便会出现这赫赫有名的杀破狼之兆。万万年来,一旦七杀、破军、贪狼三星之一出世,天广大陆必将动乱。”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织玥翾再次开口,“然而三年前,星辰变幻,命轨交错,此三星齐出,形成了真正的杀破狼格局。此后,天下必将大乱,不可逆转。”

         天下大乱,不可逆转。这是何等可怕的预言。

         而三年前,叶若记性不错,很容易便从记忆的角落寻出了那一年出现的奇异天象,再也不能掩饰心底的惊愕,“三年前真的曾经出现‘杀破狼’么?我竟未曾见过。”

         她的记忆里,三年前夜空确实出现过两次异象,可她未曾亲眼见证三颗星辰的交汇,实在无法相信。因为她知道,星辰同星主是相对的,只有星主死亡对应的星辰才会陨落。

         就好像紫微星同人间帝王之间的联系。帝王灾厄,紫微星黯淡,帝王驾崩,紫微星消亡。

         如今星空之上,并无三颗会聚的星辰。

         然而,真相太过奇异,血淋淋的叫人惊愕之外生出了极大的恐惧。

         “天道在保护妖星。”织玥翾缓缓道出了天广大陆埋藏了万万年的秘密,“每有异世之人降临,星辰显示之后,天道便会掩藏命轨,不叫修士循着星辰的指引破灭它。”

         叶若倒吸了口凉气,又惊又怕,却又忍不住昂首定定注视着头顶那片夜空。若她真是异世之人,也正是杀破狼的星主,若没有天道的庇佑,是否早就被人斩杀。

         有时候真相就是如此残忍。

         “三星之中,七杀为乱世之源,破军纵横天下,或可平定动乱,或将天下倾覆得更为彻底。而贪狼最为艰险谲诈,其星主称之祸水也不为过,所到之处必生波澜。”

         “杀破狼指的是三个人,难道说现在的天广大陆有三名异世之人?”叶若的心怦怦直跳,忍不住开始猜测自己究竟属于杀破狼三星中的哪一个,不过她更在意的是两外两个人。

         若真有三名异世之人,那她便有了同乡。

         “是也不是,谁又知晓。”织玥翾轻笑,有些不以为意,“天广大陆从未出现过三星汇聚的景象,现如今那几位异世之人在哪里也还是个迷。”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叶若是失望的,可失望过后,她又不觉松了口气。

         她心中不愿承认,可理智上早已将自己代入“杀破狼”,不由自主的开始考虑这个身份将会带来的后果和解决之道。

         前一秒,她还在暗自庆幸不幸中的万幸,如今还未有人察觉。

         然,下一刻,他的一句话轻易粉碎了她的奢望。

         “不过,百年后便会有了结果。异世之人要想左右修真界的命数,必要站在天广大陆的顶端。呵,那些个将会名扬修真界的天骄们,也不知道如今有多少大能盯上了自己。”

         面前之人笑容绝美,薄唇轻轻开合,脱口而出的话语血腥味十足。

         显然,三年前是异世之人降临的日子,百年后便是异世之人登顶之时,届时,天广大陆的大能修士便会一举将其毁灭?!

         思及此,一股凉意从脚底窜起,好像有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叶若咬住了牙关,好容易才压下本能的颤抖,再开口时声音有一丝沙哑,“阿翾,你也要狩猎妖星?”你也会狩猎我么?

         “狩猎?我们远远看着便好了。”织玥翾一手握紧叶若冰凉的小手,另一只手缓慢的凌空画符,“杀破狼的可怕之处便在于气运,天道给予他们太多,与其为敌必遭厄运。”

         气运一说很是玄乎。

         叶若本不信,也不屑信。

         如今从他的口中得知了星辰的秘密,不得不叫她对天道生出一些别的想法,“明知异世之人会给天广大陆带了厄运,天道又何必要庇佑他们?”

         “呵,最残酷的便是天道。”织玥翾冷笑,手中依旧不停在空中画下一些凌乱的线条,“‘天道’承的究竟是谁的道……”

         语气里几分讽意,几分自嘲,莫名有种悲伤的味道,却不能否认,他的这句话里透出一种别样的意味。

         天道,展现出来的究竟是何人的意志?

         这是一个不能深入探究的问题。

         叶若感觉自己摸到了什么,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对“天道”多了几分疑惑,却不得不暂且依仗它。

         天道真的在庇佑她么?

         姑且算有吧,至少她在了天广大陆,遇到这么多事,还能有惊无险,全须全尾的活到了现在。

         这让叶若忍不住嫉妒颜语卿。

         若她没有分享过颜语卿的记忆,怕是早将其列为异世之人,然而纵观颜语卿的一生,这位气运之子确确实实是天广大陆的本土人士,反而叶若自己很是可疑。

         她的身份藏在那段消失的记忆里,有关“杀破狼”的秘密现在又给她的身份之谜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些不能为人知晓的隐秘压在了心口,沉甸甸的,她不知道何时便会承受不住,从心底开始崩溃。

         叶若笑了笑,如花的笑靥难掩苦涩,“阿翾,我们会一直一起的,对么。即使你最后发现某些事情……”

         昏暗之中,唯有头顶那一轮晦涩的圆月落下一些光辉。

         织玥翾的手终于在空中画下了最后一个符号,映衬着月光,这处人迹罕至的小树林里瞬间爆发一阵刺眼的光芒。

         他缓缓收回手,单臂揽紧她的腰,拥着她柔软纤细的腰肢跨越了数百里之遥来到了笑红尘。

         然而,空间转换之间将叶若的轻语呢喃撕碎,再一次把真相掩盖。

         笑红尘。

         这是一座白玉建成的宫殿,依旧是那种古怪的异域建筑,从窗棱投射出来的光线是七色的,色彩斑斓,同空气之中的暗香交错,勾勒出一种奇异的艳情味道。

         织玥翾止步,昂首看着门廊之上金色大字,好像在研究着什么,并不急于进去。

         同普通的烟花柳巷不同,笑红尘之外并无引路人,不见美人倚栏娇笑,门庭却也不冷寂,只听一两声动人的管弦之音从楼上传来,仿若天籁。

         “阿翾?”在门口站了半响,叶若耐不住性子,忍不住开口唤他。

         “曹琳有贵客。”他话语平淡,目光却开始滑动,最后落在某一层楼上。

         这个时候的织玥翾,眼神冷厉非常,少见的认真。

         叶若心口一跳,莫名有种不安的感觉,住了嘴,目光却不觉顺着他的视线瞧去,最先瞧见了那一道从窗口溢出的暖黄灯光,然后整个人僵住,陷入一种恍如迷梦的境地之中。

         那是谁的眼睛,如此清冷绝世的一双眼。

         是她在梦里见过的,还是前世遇到的。

         左不过一场孽缘。

         窗口上没有映出那人的身影,叶若也没有真正触及对方的眼睛,只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她也曾抬头仰视过这个人,曾经坠入过这双清凌至极的眼瞳之中。

         她记不得了,可那种感觉却又是如此的鲜明,在迷醉的情绪里又参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

         那里面究竟是谁?!

         叶若的眸色渐深,幽幽的冷如今晚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