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章 妖之都
        明伽向前走了一步。

         只一步。

         他那黑如墨的发丝划过白皙的脸颊,一袭雪白的僧衣忽然被一股看不见的风吹动,在风中猎猎作响。

         来了!

         他敏捷的退开一步,险险躲开疾飞而来的攻击,气刃从他身旁呼啸而过重重撞上了透明的壁障,发出一声刺耳的轰鸣。

         环视四周,竟早已不在大殿之中,琼华宴未散,此间已然是另一方时空。是“域”!是大能修士构建的域,脱离修真界独立存在的小世界。

         这个域里面只有三个人。

         还未来得及讶异,一大片冰雾已经携带着刺骨的寒意来到了面前,那是细如牛毛的冰针,微小得几不可见。

         明伽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唇边那一丝笑依旧温润,玉白的手指快速掐了一个法诀,顷刻间便召出一面薄薄的光幕挡住来势汹汹的寒冰。

         然而,数万枚冰针不过顿了一顿,在穿越光幕的时候擦出一阵炫目的金光,便又继续继续向着前方疾飞。

         眼瞅着那大片大片的冰针就要将自己戳成一个筛子,明伽竟放下了手,唇角微扬,笑的越发温润好看了,长身而立,那一身雪白的僧衣轻轻摇曳,越发显得他庄严宝相,圣洁不可侵犯。

         他的视线穿过朦胧的寒气,悠远而迷离的目光莫名有些空寂,仿佛穿过了时光的长廊,回溯遥远的过去。

         两个相携而立的身影映入他暗沉的眸子里,女子水绿色的纱衣同男子冰蓝色的衣衫交缠,娇柔的美人依偎在男人的宽阔的怀抱里……宛若一对璧人。

         实在是刺眼!

         明伽唇边的笑意越发浓郁了,雪白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漫天的冰针已消散无踪。

         叶若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睁睁看着他向前又迈出了一步,“卿……阿若,你既已买下了我,就别想摆脱我。”

         眼睁睁看着他白如雪的身影渐渐逼近,他那清润悦耳的声音好似成了夺命的咒语。

         她整个人忽的陷入一种诡异的恐慌之中:他来了!他来寻她了!他不会放过她的!

         转瞬间,铺天盖地的红将她困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四面无数双阴冷的眼睛盯着她,她看不见了,呼吸里全是腥臭的血的气息,让她感到窒息。

         她不敢动,不敢看,瘦削的身子僵硬的站在那里,双手紧紧的攥着,咬紧了唇。

         耳畔是那人冷漠的声音,缠绕在心头,久久不散:师徒千年,好歹留你一个全尸!

         好歹留你一个全尸!

         留你一个全尸!

         全尸?!

         她死了么?

         她摸着自己冰凉的胳膊,心底一寸一寸变冷,她好像真的死了。

         她死了,死了多久了呢?

         叶若双手环着肩,慢慢睁开了眼睛,依旧是一片刺眼的红,四下里好冷,刮着一阵阵刺骨的寒风,那幽冷的风打在身上,好像钻入了骨头缝里,越发冷的厉害。

         她是谁呢?

         她死了多久了?这里是地狱么,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寂静无声,只有她一个人。

         叶若咬了咬牙,裹紧身上的纱衣,下意识聚气凝出一缕灵火。

         她是修士。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是一名修士,可是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只知道有人杀了自己。

         不,也许她还没死。

         微弱的灵火聚起了一些热气,她的身体恢复了热度,而死人是没有温度的。

         那个人为何要说留她一个全尸呢?是不是他送他来到这个地方的。

         叶若抿了抿唇,极力将心头的恐慌压了下去,借着幽幽火光打量四周。

         四面突然开阔了,灵火照到的地方出现一条小道,弯弯绕绕的延伸到远方的黑暗里。

         她犹豫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向着小道走去。

         也许走了很久,也许不过是片刻。

         沿着弯曲的小道走了一段时间,远远可以看见一座山,山腰上长着一株巨大的慕湮花树,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慕湮花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好似破晓的第一道曙光。

         是那里么?

         可是为什么心底突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呢。

         叶若昂首看了一会,半晌,终于还是迈开了步子向着那株诡异的慕湮花树走去。

         然而,她踏出那一步,不知从何处窜出一道藤蔓死死缠在了她的腰间,要把她往后拖拽,她惊愕的睁大了眼,极力挣扎了一下,突然整个人僵住。

         只见前方的慕湮花树下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影子,那个人白如雪的衣衫上落满血色的花瓣。

         那是谁?!

         她怔怔的瞧着,毫无防备的被树藤拖过了数十米,眼前的景象好似承受不住某种突来的力量,慕湮花树的枝干突然破裂,流出了黑色的血液,溅落在那个人白色的衣袍上……

         猩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滚落……落在那人苍白的面孔上,竟是一张少女的脸,秀气的眉,挺翘的鼻子,清丽而绝伦。

         她以为她睡着了,可她水色的唇忽的微微勾起,好似从沉睡里醒来一般缓缓睁开了双眼,她在对着她笑,笑容明媚动人,眼底却是说不出的哀戚。

         叶若踌躇着,正要开口。

         那女子突然启唇,“以吾之魂,竭吾之血,诅咒你生生世世湮灭仙途!”,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是刻骨的怨恨,是燃烧的仇恨的火焰,竟生生流下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泪!

         “啊!”叶若被眼前的景象吓住,忍不住发出一阵尖叫,好像受伤的小兽一般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阿若!”织玥翾紧紧的抱着她,“阿若,没事了!”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温柔的在她耳边说着,“没事了,你已经不在那里了。”

         离开了么?

         叶若剧烈的喘息着,恐惧的心终于落了回去,泛白的指尖紧紧的攥着他冰蓝的衣衫,缓缓抬起头看向了天空。

         漆黑的天幕没有星子,却挂着两轮明月。是的,是两轮,一轮淡黄色的在上,另一轮血红色的在下。

         这里显然不是修真界!

         “这里是沉寂绿地。”织玥翾解释道,苍白的手指划过她布满冷汗的额头,轻柔的梳理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在这里,没人可以伤害你。”

         叶若的理智终于回笼,“阿翾。”她低声唤了一声,像是要确定什么。极度的恐慌之后,心底有些空落落的,急躁的想要抓住什么。

         紧紧的握住,指缝里却是一缕凉滑的发丝,她忍不住低下脑袋,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瞳。

         那双眼睛,明澈清透得好似是琉璃做成的。明明是温暖的浅金色,却莫名的有些冷,也许是落入了月光的缘故吧。

         她这样告诉自己。

         清冷的月辉下,眼前之人银色的发闪着迷离的幽光,那张绝美的面孔掩映在银发之后,眉宇间是说不出的淡漠,似是冰雪雕琢,那水色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即便不笑,也足够醉人。

         此时此时,如水的月光也及不上他半点风华。

         他蓝衣银发的身影拥着她静静站立在山林中,山风退避,月光羞涩,万物皆臣服在他的脚下。

         这才是沉寂绿地的妖王该有的样子。

         叶若弯唇笑了笑,笑容却莫名有些苦涩,“是你把我从幻境中拉出来的。”她想起先前幻境中那道藤蔓,如果不是那道藤蔓的拖拽,她定已经走上了山腰。

         她还是太没用了,后怕之后,是自我厌弃。这样子的她如何配得上这个人?

         “那佛修精通幻术,轻易便能将你困在幻境之中。以你此时的修为……定然破不开他的幻境。”织玥翾并未解释什么,牵着她向前走去,一边柔声嘱咐着,“下次若遇上他,万万不可再看他的眼睛。他的术,在于眼。”

         听了他这番话,叶若的心里总算好过了一些,侧头看去,只看见他绝美的半张脸,瞧不出他此刻的神情。

         她的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来这里?我昏迷了很久?”

         沉寂绿地对她来说太陌生了,她不知道前方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她即将会面临怎样的场景。

         织玥翾停下了步子,抬眸看向头顶那轮血色的明月,琥珀色的眸子映着微红的光,诡异而阴森,“晦月诞辰将至,而我们的双修大典要在晦月诞辰之前。”

         他笑了笑,忽的回头看向了漆黑的后方,好像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追赶了过来。

         “要快啊!”一声幽幽的叹息后,他低声默念了一句,苍白的五指快速的掐了一个复杂的法印。

         叶若忍不住回头,只见两侧的树突然伸出了枝丫,缠绕的藤蔓疯长,丝丝扣扣的将那一团漆黑笼罩再也透不出半点。

         “他追来了。”她突然间就明白了,也就说出了口,脸色有些发白。

         这个他是谁,他们彼此都知道。

         “未料他如此难缠。”织玥翾重新牵起她的手,语气里有些感叹竟隐隐带着一丝赞赏,“我用传送阵直接传到了此处,他竟能追得上。”

         这般的手段实在难得,怕是大悲禅师也做不到。

         叶若的脸色煞白煞白的,“他真的追来了。”

         她不知道他追着她想做什么,可是一想到千年前他对颜语卿所做的事,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脸色越发难看了。

         “阿若。”织玥翾握着她冰凉的手,柔声安慰,“即便他能追上,也无法闯入。这里是沉寂绿地,十万年前的化神修士尚且无法冲破的结界,即便他有通天之能定也不能跨入一步。”

         听着他这番安慰,她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如果有人放他进来呢?”

         织玥翾沉默了片刻,突然用力抓住了她的胳膊,抬眼看向了前方,一丝幽暗的光从他眼底划过,却是避而不谈,只道:“走吧,不要让他们久等。”

         叶若怔了怔,“他们?谁在等我们?”

         寂静的夜晚忽然鲜活了起来。

         大朵大朵的鲜花静悄悄的盛开,脚底的草地消失了,繁花铺展,为她在前方织成了一条色彩斑斓的道路。四周悉悉索索的,好像有无数个细小的声音在耳旁小声的说话,偏生她什么都听不见。

         举目望去,远处一片灯火辉煌。

         “走罢,我的妖后。”他挽起她的手,不容她拒绝的,牵着她缓步踏上了花锦铺就的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