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佛与魔
        夙夜微微侧身,回眸投以冷冷的一瞥。

         只见,一朵淡粉色的莲花宝座遥遥漂之于天际。皎洁的月光之下,一个俊美异常的和尚静静的坐在上头。

         月华如水,莲香幽幽,美人如玉隔花望。

         这是一种超越了性别的美,连他都不禁为之动容。过去,若是有人告诉他,一个和尚会如此的“美貌”,他定会嗤之以鼻,而如今见了这个人,他不得不承认,这世间还有如此出尘绝世的男人。(噗,有点想笑)

         若是旁的修士尚且不算什么,偏偏来的是一名佛修,还是一名看起来不像和尚的佛修……座下九品莲台,身着伽蓝佛衣。这名俊美无双的和尚,原来竟是梵音寺的高徒。

         夙夜一时间也吃不准,此人是否便是那留下两心知的修士。但心念疾转间,他很快便有了决断。压下心中的疑云,状似和悦的笑了一笑:“不知道友来这昆山之巅所为何事?”若他不是自然好,若是的话……

         明空面上无悲无喜,只在唇边噙着一抹清浅的笑。神态安宁,气质清华,再加上皮相实在上乘,他整个人竟显得庄严宝相,极似九天之上的神祇,让人望之生畏。

         这才是夙夜愿意虚与委蛇的真正原因。佛修历来便是魔修的克星,自十万年前,佛魔两道各自避居一方后,甚少有魔修会遇上佛修。初遇佛门高徒,即便心知两人之间修为悬殊,对方不过是元婴期的修士,他也是不愿轻举妄动的。

         要知道,佛门传承至今,总会留下一些克制魔道的法宝,而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我的仗。在情况未明之前,不会贸然动手。

         明空自然是追着两心知而来。

         到达了昆山之巅后,两心知隐约的指引便消失了,他也不确定她在昆山的何处。而后,一个强大的气息忽然出现在那里——天池。

         它就这样静静的盘踞在那,不同于周遭诡异的寂静,它强大的神识溢出的灵力好似是在有意引诱他过去。

         明空出来历练多时,早就不是初初离开梵音寺,能轻易便被叶若这个修真小白忽悠的笨蛋了。

         在外的几个月,让他学到了很多,这颗心也越发坚硬冷漠了。

         但此时,他明知有异,还是如了对方所愿,来到了天池。

         天池湖畔,他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他。

         明空淡淡的瞧了夙夜一眼,而后视线下移,平淡的目光掠过他手中的两心知上,冷淡的面具骤然皲裂,一贯的平静终于破碎。鸦黑的睫羽轻颤,那美丽的眸子冷冷的,好似远山上终年不化的冰雪,声音冷冽得可怕:“你把她怎么了?”

         她?

         这个她显然便指的是颜语卿。

         夙夜心下了然,可还有一点想不透。这两人,一个是本该呆在世俗界的佛门高徒,一个是上云宗的内门弟子,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是如何遇见的,又是如何爱恨纠缠,以致被“两心知”绑缚在一块。

         不过,如今都不重要了。她只能是他的,而那些胆敢觊觎她的人都要死。

         确认了来人的身份,他的态度变了一变:“她去了哪里不必你关心,而且你这辈子都不必再关心了。”

         言外之意,竟是要杀死明空。

         明空并不在意这一点。

         现在,他只关心一点:“你杀了她?”

         他不会想到面前这名高阶修士爱上了那名他根本瞧不上眼的低阶女修。在他眼里,美人不过是红粉骷髅,追求天道的修士岂能为情所困。据先祖所说,两心知是无法轻易取不下来的,只有死亡才能挣脱。他自然以为她已经死了,而持有两心知的夙夜正是嫌疑人。

         事实上,他并不十分在意是否是夙夜杀死了叶若,只恨有人断了他了却夙缘的路……他很生气,心中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愤怒,让他有种意欲毁灭一切的冲动。

         如今就该有人来平复他心中的怒火,让他压下心底嗜血的……而站在眼前的夙夜恰恰便是最理想的对象。

         ……

         呵呵,杀她?他怎么可能舍得。

         夙夜眸光微动,嘴角微微扬起,嗤笑道:“是又如何。”睥睨的瞧着明空,好像在看一颗不起眼的粉尘,亦或者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如此高傲的一句话,狂妄的让人生厌,实在该死……正好勾起了明空心底的暴虐。

         他不再说话,双手相合,修长的手指快速的翻动着,掐出一个繁复的法印。淡淡的金光从他指尖溢出,一丝一缕,悠悠颤动着,然后游蛇一样悄无声息的滑向夙夜。

         暗夜之中,那绚烂的金芒刺得人挣不开眼睛。

         夙夜轻蔑的瞥了那明亮的金芒一眼,身体却还是站在原地并不移动。

         明空稳稳的坐在莲台之上,圣洁的白色佛衣在夜风中静止不动,那墨黑的发丝也服帖的垂顺在肩头,不为外物干扰。

         淡淡的看着夙夜慢慢被金丝包围,他的唇边忽的露出了一抹温润的笑意,如同佛陀一般悲悯的笑容。他的手却加快了速度,手指翻飞的速度让人看花了眼,不过几息之间,那飘摇的金丝忽然连接在了一起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牢笼网住了夙夜。

         这突变来的太快,连夙夜都未曾想到。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竟还有这等手段。但他毕竟是有所准备的,暗自蓄势,只待对决的那一瞬。这修士即便是有通天的手段,也无法取他的性命。

         牢笼已经铸成,那看似微弱不堪一击的金丝竟如同精铁一般不可撼动。此物,难道是……

         夙夜悚然一惊,却也无暇多想。手中暗自凝聚出一小股魔气,极少极少的一层均匀的附着在他的手心上,在他的手掌之下侵蚀着牢笼。

         无论是明空施展天罗地网,还是夙夜从中挣脱,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的。电光火石之间,夙夜已经成功脱离了牢笼,缩地成寸移至明空的面前。

         九品莲台静静的停在那里,对着居高临下的夙夜,明空并不恐惧。

         他只是若有所感,然后敛神静默了片刻之后冷冷的下了结论:“你是魔修。”

         此言一语中地。

         “果真不愧是佛修。”让人一语道破,夙夜并不慌张,竟还轻轻的笑了,“那便更不能留你。”

         话音未落,他周身的灵压突然汹涌,一股诡异的气息朝着明空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他历来便是,谈笑间取人性命。

         ------------我是悲剧的分割线-------------

         赵晟瑄挟着少女在夜色中凌空飞驰。浮云飞快的从两人的身旁飞过,然后便不留一丝痕迹。

         月色幽幽,漆黑的天幕里好似潜伏着可怕的恶兽,无端让人心头泛起阵阵凉意。

         寂静里,她只听见少年清越的嗓音:“既然醒了,又何必再装。”

         叶若恨恨的看着赵晟瑄,若是眼光能杀死人。妖修筒子已经让她如刀一样恶毒的目光刺成了筛子。

         可惜,那只是想象。

         事实上,她已经被关进了黑漆漆的意识海里,那个曾经关押过颜语卿的地方。

         叶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依稀记得赵晟瑄出现在八门万象阵中,而后……他是怎么带着“她”离开,而她又是怎么被关在识海之中的。

         这些她全都不记得了。

         唯一知晓的是,造成如今这种状况,一定是赵晟瑄从中做了手脚。至于他究竟想做什么,她大概猜到了几分……

         让人毫不客气的拆穿,颜语卿并不尴尬,缓缓睁开双眼,黑亮如星辰的眸子里快速闪过一丝诡秘的光,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干卿何事。”

         好一个干卿何事。

         “你就对救了你的人这样说话。”赵晟瑄好笑的看着她冷淡的神情,唇角弯弯,竟是没有生气的样子,“这一点倒是比她好多了。修士岂可贪生怕死,心思浮动,软弱可欺的某些修士根本无法成就大道。”

         这个“她”不意外一定说的是叶若。

         心思浮动,软弱可欺,这品论她的八个字实在有些恶毒。对比他话里话外流露出的对颜语卿的赞许,叶若很容易便黑了脸。

         我凑,难道修真界没有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死了什么都没了,若不是为了活着,那还修仙做什么。你们这群傻子才是本末倒置。

         颜语卿并未被这句疑似夸赞的话语打动,也不想去知道他话中的那个“她”说的是谁。她只知,眼前这人不是善茬,留着她必有所图。

         她也不想绕弯子,直言道:“你想利用我做什么。”

         赵晟瑄微微勾唇,并不回答她的话。半张白嫩的脸掩在光影中,如同暗夜滋生的鬼魅那般阴郁可怖,似乎已经窥见了对方的内心深处,掐住了那柔软的地方:“若是连可以利用的资格都没了,那才可怜。”

         她冷漠的神情僵硬了片刻,似乎被戳中了痛处。

         赵晟瑄见状,唇角的弧度又上扬了几分。

         但这种失态不过一瞬,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抬眸直视赵晟瑄:“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让你利用。”

         叶若很想替女主的勇敢鼓掌,但她心里更清楚,跟恶势力对抗的下场定然是不好的。除非女主已经攻略下了妖修,不然即便她美如天仙依旧比不过无上天书在他心中的地位。

         面对大反派,女主无往不利的玛丽苏光环终于失效了。

         “呵。”赵晟瑄嗤笑一声,蔑视的看着她:“你没资格说这样的话。他已经把你送给了我,只要留着你这条命,其他的随我……”

         他忽然顿了顿,打住了话头。即便如此,那已经说出口的两句话已经足够冲击颜语卿的内心。

         心知不可信,可颜语卿的瞳孔还是忍不住猛的一缩。

         他满意的瞧着她面上震惊的神情,悠悠的再次补刀道:“他的确很喜欢你,可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还是会轻易便放弃你。”

         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放弃了你。

         呵呵,为了修为他放弃了她。

         千载的师徒情分不及飞升成仙的诱惑,所以他放弃了她。背弃了她的信任,践踏她的尊严……

         颜语卿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一双眸子灰暗空洞,好像堕入了无底的深渊之中,突然间丧失了抵抗的意志。

         叶若脸色变了变,眼前忽的飞快的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染血的白衣,狰狞的面孔,无声的泪水……最后统统化作赵晟瑄圣洁的面孔,悲天悯人的笑容,清华高洁的气质。

         她定定的看着,心中迷惑了片刻,好不容易才勉强从这倾世绝丽的蛊惑中挣脱出来。

         而颜语卿就没那么好运了,如同木偶一样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面上隐约露出的一丝痛苦的神色证明她还活着。

         赵晟瑄淡淡的看着她,平淡如水的眼波好似透过了颜语卿,看着蹲在她识海深处的叶若。

         叶若感觉身体好似被毒蛇缠住一般,忍不住抖了抖。

         良久,他唇角微扬,喉间溢出一丝轻笑,不知是在叹息还是在嘲讽。

         那种恶毒的笑意,让叶若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