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迷途
        迷雾还未散去,空气中那种清甜缠绵的香气已经越来越淡,淡的几乎便要闻不到了,曾经*蚀骨的暗香恍惚只是他的一种错觉,再也不见的错觉。

         时光逝去,芳香难留。

         梦婆娑再怎么可怕,也不能永远留存于这片天地,它不过是一场梦,一场美丽却又易碎的幻梦。十万年前的梦魇不会重现的……因为……世界已然不同,没人能够再拿着这种异香祸乱天下。

         谁都不行。

         赵晟瑄勾唇微微一笑,先是上前了几步,然后又停了下来,定定的站立在距离两人五步之遥的地方,淡淡的目光掠过叶若脚上不停颤动的两心知,随后落在了夙夜的身上,眼波平淡如水,深沉如幽潭。

         叶若愣了愣,怔忪的瞧着站在她面前的这名蓝衣少年。盟友君岂止是脱胎换骨,简直就是变了个人。也许,他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这才是妖修前辈真正的风采吧。

         雾气迷蒙,那平日里寡淡的眉眼朦胧得看不真切,都说雾里看花,越是看不清楚,越是勾人心痒。再一细瞧,只见他那艳艳的唇被迷雾中的水气沾染得湿润润的,水色潋滟,娇嫩几可欲滴,映衬得他这张平凡的脸莫名有了种妖冶的感觉。莹然若玉的雪肤掩映在如墨的青丝间,淡去了容颜,只令人记住那触目惊心的白,还有那一身湛蓝的衣衫。

         单单这举手投足间的万种风情,便已教人移不开眼。

         极品妖孽一只。

         叶若果断下了个结论,不敢再看这足以惑人心神的妖颜,急忙顺势垂下眼帘瞅着脚上不停闪光的两心知。心中默念着,颜语卿不能花痴,颜语卿不能花痴,好不容易才按耐住再看一眼的冲动。

         这世上还有一种人不会被眼前如此美好的画面迷惑。

         那便是男人了。

         对于赵晟瑄这般的男修,夙夜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从哪里瞧都看不顺眼,觉得实在碍眼的很。

         他不由冷哼一声,锐利的目光直戳赵晟瑄的脸面。

         赵晟瑄自然是觉察到了夙夜冷冽的目光,却只做不知,大大方方的任他打量,然后眉眼含笑的瞅着夙夜铁青的脸,好像并没察觉到他的怒气似的,悠然笑语:“为何不能是我,除了我还会是谁。这法阵也真厉害,如果不是有两心知的指引,我倒还寻不到你们。”

         这句话实在有些微妙,他竟替叶若回答了夙夜的问题,直白的告知他:系在“颜语卿”脚上的物什的确是秘宝两心知。

         这位化神妖修从来就不按理出牌。他此举意欲何为,叶若看不出来,夙夜会怎么应对,她也猜不到。只觉得现在事情已经超出了预料的复杂,搞得她脑核都疼了。

         如今究竟该怎么办。

         叶若咬了咬唇,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配合赵晟瑄,最终只好维持着冷傲的姿态,坐在一旁沉默不语。这时候说什么都要出事,还不如安稳的等着面前这两位大神过完招,顺便还能抓住这个间隙,容她好好想想该如何收拾残局。

         没错,叶若这个怂货又萎了,缩在一旁默默围观。

         好在颜语卿尊本也是个话不多的主,再加上此时夙夜也无暇去追究两心知的事情,全副心神都倾倒在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上,叶若暂时并没什么危机。

         赵晟瑄的这一句话,叶若嗅出了阴谋的味道,夙夜则想到了更多。他与她生存的环境不同,眼界见识也是天差地别,这么一句话,他不惊异此物是两心知,而是讶异“这名修士竟能困住两心知”。

         相传两心知是上古异宝,而眼前这名男修是上云宗的一名普通弟子,普通的练气弟子。

         简直可笑。

         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困住这秘宝的修士至少也是元婴的修为,此物可是化神修士才能炼制的秘宝,世间或许只剩眼前这一对了。

         碧落黄泉遥相望,两心相惜知不知。

         很显然,这两心知的宿主是颜语卿,而那一端必定系着一个男人,不然它又怎会不停的发光。如今宿主未死,两心知比不会弃。况且,相传它是即便连死亡都无法挣脱的噩梦,那又为何会在宿主未死之际,落于了赵晟瑄之手呢?除非是……

         想到了这一点,夙夜的脸色不由变了变,望向叶若的眼神有些异样。

         叶若脊背一冷,莫名生出一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

         赵晟瑄玩味的瞧着两人各异的神情,唇角扬起的弧度愈来愈大,毫不客气的步步紧逼:“不想看见我,难道你在等人?”

         语气怪异,似乎隐隐在暗示着什么。

         夙夜面色微变,回以他冷冷的一瞥。

         赵晟瑄弯了弯唇,也不在意夙夜此时难看的神情,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之后,忽的故作惊讶的模样,恍然大悟道:“难道,你竟是在等两心知那一头的男人?”

         这不,眼见着火了,这货还要在火上浇拼命撒油。实在是太坏了。

         感觉这火又烧回了自己身上,叶若艰难的咽咽口水。她终于想起了,除了要在魔修面前蒙混过关,她还要面对追击而来的某人。

         脚上的两心知剧烈的抖动着,隔着几层布料,她都能感觉到那灼人的热度。这是明空的怒火,还是他的思念……直觉告诉她是前者。这么久没联系,现在如果让愤怒的和尚抓了个正着,她一定会死的很惨quq

         叶若可悲的发觉,这是她来到这个负心的修仙世界三个月后,面临的最危急的一刻,弄不好分分钟就领便当。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赵晟瑄这个恶毒的队友,正在欢快的落井下石╭(╯^╰)╮

         ……

         如果这个时候夙夜还死抓着“两心知是谁送与颜语卿”的这个问题,那他就是傻了。赵晟瑄此番明显来者不善,怎么都要先打发了他,他才能找机会逼问“奸夫”。

         夙夜并没有直接向叶若发难,而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不停闪光的两心知,然后抬眸正视赵晟瑄,晦暗的眸光好像噬人的泥沼:“赵师侄,你想要什么?”

         赵晟瑄笑了一笑:“我也不想做什么,只想让夜师叔将这女修借我几日。”

         夙夜的瞳孔猛的一缩,还未做出反应,又听赵晟瑄幽幽的叹道:“想不到世间竟还有相思鸟之血。”

         他不由冷笑:“这世间意外的事情太多了,现在的赵师侄就很让本座意外。”

         “呵呵。”赵晟瑄轻笑,也不否认,“我哪里会让师叔意外,是师叔让我意外了。突然闻到了这股气味,让我想起了幽域之海的摄魂草。它们们还是那么恶心,无论过了多久,我都忘不了这股腐臭的味道。”

         幽域之海这四个字是多么的熟悉,也是多么的陌生,已经百年没人提及了。

         世人可知梦婆娑,却鲜有人知晓梦婆娑的配方。相思鸟之血是禁忌,那摄魂草更是等闲低阶魔修都不知晓的……他又是如何知道。

         夙夜的眼睛危险的眯起,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面前这名蓝衣少年,平凡的面孔,莹白的肌肤,少年郎的纤细的身形,看起来是如此的脆弱,却让人不敢小瞧。

         他也不会再小瞧他了。

         夙夜勾唇轻轻的笑了,只是眼底是冷冷的冰雪:“赵师侄,你也要她?”

         赵晟瑄不以为意的笑笑:“师叔何必动怒,我不过就想借她几日,待七日后,定会完璧归赵。”

         “为何?”

         “她欠我一样东西。”赵晟瑄淡淡的透露的一些,又险险的打住了话头,似笑非笑道:“至于欠了什么,师叔便不必知道了。”

         夙夜冷冷的望着他,周身突然爆发出一股凌冽的杀意:“我可以不放你出去。”

         赵晟瑄并不畏惧,还是淡淡的笑着:“那便等两心知另一头的那人出现吧,他自会告诉我该如何离开。我是等得起的。”

         此话说得极有意思。八门万象阵事实上是个迷阵,目的只在困人,不是杀人。若是有人能够走入法阵,里头的人便可循迹离开。

         夙夜面色不变,却收起了那惊人的杀意,不再理会不停挑衅的赵晟瑄,侧头对叶若说道:“我不问你为何会与那人带上两心知,只问你愿不愿与我回……”想到赵晟瑄还在一边,他顿了顿,又道:“回到那里,我自然有办法替你除了两心知。”

         叶若看好戏看了半天,见夙夜忽然把问题丢给了她,愣了一愣,险险的维持住了颜语卿高贵冷艳的姿态,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有何办法?”原来真的有办法,万恶的妖修果真没与她说实话。

         夙夜的眼底快速的掠过一丝幽光,面上依旧是深情款款:“这方法只要你跟我回去便会知道,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你被两心知牵绊。”

         叶若莫名感觉脊背一冷,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赶忙压下心底的一丝动摇,冷冷的拒绝:“不必了。”这么神秘,看起来就是为了骗“颜语卿”去幽域嘛,我擦,实在太假了。想要骗人也要拿出一些诚意,这样子连小孩子都骗不了。人家怪蜀黍骗小萝莉至少还送一颗糖,这货居然想空手套白狼,美得他。

         见“颜语卿”迟迟不答,夙夜的神色微冷:“你不想解开两心知,难道你喜欢他。”

         “……”叶若的额角抽了抽,实在不想去接这个话茬。夙夜筒子的想象力太好了,让她有些承受不住。说实话,她心里是极其不愿的。可是再不说话,貌似就要激怒鬼畜了。

         沉默,还是沉默。

         夙夜的眸光随着这窒息的寂静越来越冷,唇边不由露出一抹嗜血的冷笑。

         叶若面色微变,终于抵不住压力,水色的唇轻启:“我……”

         “夜师叔,萧忆瑶真的死了么,我怎么记得是孙休与害了她。唉……”

         这天外来的一语,冷不丁打断了叶若的话语,同时也吸引了夙夜的注意。

         叶若惊愕得眼睛瞪得老大,随后不由松了口气。那种反应只是一瞬,而夙夜也正好被这句话惊到了,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赵晟瑄看着夙夜,状似沉痛的继续说着:“这种事情我不会隐瞒的,定会向掌门如实相告,萧师妹竟如此不幸……谁也想不到,孙休与居然连萧师妹这样年幼的女修都不放过。”

         夙夜目光闪了闪,抬眸定定的望着赵晟瑄。

         赵晟瑄坦然回视。

         两人对视了片刻,相视一笑,随后又同时收回了目光。

         夙夜勾唇轻笑,绯色的薄唇轻启:“上云宗有你这样的弟子实在是宗门之福。此次伤亡惨重,你与卿儿先回宗门向掌门禀报,师叔留在这里料理后事。”

         话音方落,周围的迷雾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只留下寒风肆虐,天池玉血莲开败,却还留下幽幽的莲香。

         昆山之巅的夜晚是如此的寒冷,冷月如冰,冰进了人骨髓的冷。

         叶若打了个冷战,还未反应过来,又听到了赵晟瑄冰冷的话语:“她不会记得。”

         不会记得什么?

         可她已经没机会知晓了。

         话音未落,他手中已经凝聚起一团金光罩在了她的头上,光团中分离出的一丝细细的金光缠在了两心知上面。

         太快了,她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便不由软软的躺倒在了地上,而两心知则随着那一缕金线飞到了他的手中。

         “那人就要来了,这个送给你。”袖袍一卷,赵晟瑄已经带着叶若消失在了此地,独留夙夜一人。

         夙夜垂眸,拿着两心知静静的站在原地,良久,勾唇笑语:“道友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