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再遇已陌路
        和风暖阳,廊道边花木茂盛,幽香扑鼻。

         叶若目不斜视的踩着光可鉴人的云砖,缓步走过这清幽的殿宇。

         花木虽荣,却无生气,四下太过安静,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毫无半分人气。她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裙摆拂过地面的沙沙声,可以感受到自己略微急促的呼吸,还有胸腔内那颗剧烈跳动的人。

         走过一段环湖的廊道,又穿过一个小花园,前面已经隐约可见大殿的一角。

         常相思忽的止步,扭头看叶若,“前面就是了。”瞧见她额上亮晶晶的汗水,有些哭笑不得,“阿若,你不必如此紧张,楼师叔又不会吃了你。”

         她不是紧张,只是被四周笼罩的某种压抑的氛围感染,有些不适,“相思,他是个喜静的人么?”

         “楼师叔确实喜静,筑基之后就搬到了煦阳峰居住,整个峰上就他和云曦两人……云曦,就是我们方才见过的那个小童。阿若,你不习惯罢,这里太过安静了。”常相思拉过叶若的手,仰头深吸一口气,望着不远处的一颗碧梧,唇边噙着一抹浅笑,“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很不喜欢。后来时间久了,才发现时不时的来个几次,浮躁的心容易平静。”

         极致的宁静,无言的寂寞。

         这位楼师叔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身为掌门真传弟子却住在这极为偏僻的孤峰之上,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若说温柔是他的保护色,那底下又藏着什么?

         叶若苦笑,“这地方呆久了,容易叫人忘却了时光。”

         “是了!所以我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来这里。”常相思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拉着她向前走了几步,“师叔已经知道我们来了,不要叫他久等了,走罢。”

         左鸿羽默不作声的走在后头,见着两人走远,忽然开口:“若她不能被楼师叔收做弟子,我是不会让她留在天机阁的。”

         言下之意竟是不同意常相思的提议,直接下了逐客令。

         织玥翾却是神色淡淡的,毫无半点触动,极为平静的说道:“是留是走,还未有定论。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你有麻烦了。”

         说罢,便不再理他,脚步平缓的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

         左鸿羽神色微变。在自家师妹面前他确实可以没有金丹修士的架势,但什么时候开始连一个筑基修士都敢这般放肆了?!

         他欲追上前去,却被一个小小的影子叫住,“左鸿羽,东西呢!”小人儿满脸的傲气,一双白生生的藕臂拦在他的面前,“快拿出来。”

         遇上这性子恶劣的妖修,他还能怎样,满肚子的纠结全都压了回去,认命的取出那些为他买的小东西。

         云曦把玩着精巧的小玩意儿,状似不在意的开口,“这次出去居然还记得给我带东西,果然懂事了。对了,那丑丫头找到男人了么?”不等他回答,便又满脸的嫌弃,“我猜肯定是没有……还有,你们俩带回这两人是要做什么?那小女修模样还过得去,难道是送给楼煦暖床的?”

         左鸿羽满脸黑线,“相思想要她拜入煦阳道人门下。另外的那男修是这女修的双修道侣,前辈可不要随意猜测。”

         “什么?!”云曦长大了嘴巴,眼珠子瞪着滚圆,“你给我再说一遍!这女修是那男修的双修道侣?!谁告诉你的。”

         瞧着小童一脸的震惊,左鸿羽有些不明,却还是应道,“他亲口说的。”

         云曦狠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咽下这个惊人的消息,侧头再看左鸿羽,眼中凶光毕露,“我方才听见你说话,听着你的口气好像很不喜欢她。为什么呢,她这样娇娇俏俏的小姑娘,哪里不好了。我跟你说,她一定会成为楼煦的徒弟。”

         话音方落,他突然向前一跃,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奔向了不远处的大殿。

         左鸿羽神色微妙的看着他消失,嘴边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摇了摇头,慢步向前走去。

         煦和大殿

         叶若跟在常相思的身后缓步走入大殿,一步一步,直到她见那个坐在上头的白色身影,那张熟悉至极的面孔渐渐同记忆里的一个模糊的身影重合,竟叫她瞬间陷入了一种梦一般的恍惚之中,怔怔的,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阿旭,你还活着?!”

         迷茫之间,她的脑中突然飞快的掠过一个片段。满目破碎的血色,是毁灭,还是终结。她看见自己亲手将他推到汽车的轮胎下,冷眼看着他死亡。

         莫不是她亲手杀死了他?!她为什么要杀死曾经爱过的这个人?

         呵呵,曾经……她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不再爱他了。不爱了,就不再挂心,就可以狠心杀死他了么?

         叶若脑中刺痛难忍,面色苍白的可怕,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犹如噩梦一般的面孔,一颗心沉甸甸的直至坠入谷底。

         她很清楚,亡者不会再现,这人不过是生了一张同陆安旭别无二致的脸,并不属于故乡那片土地。同陆安旭没有关系,同她也不会有干系。

         命运对她开了一个玩笑,避之不得,反要接近。没有关联,便要创造关联。

         叶若终于明白了织玥翾先前的话语,她见了他就会知道了。她是见过他的,在冰冷的昆仑之巅上,茫茫雪色里,她披着颜语卿的皮子遇见过这个人。

         太过凑巧,就是命中注定了,她又何不抓住机会。

         “阿旭,你还活着。”

         这一话熟悉又古怪的话语,叫楼煦记忆犹新。

         面前这位女修的眼神他是见过的,不久之前,他在昆仑之巅就见过一个人露出同样惊愕而又凄婉的表情。

         他很想问那名女修,他是不是与她所想的那人很是相像,到了唇边却变成了:“这位道友,你怕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错过了,便再也没了机会。

         未料,不过几日,他竟会遇见另一名女修用着同样的眼神,对着自己说出同一句话,叫他有一瞬间的恍惚,竟将她看做了先前见过的那人,以为她二人是同一个人。

         常相思并未听见叶若轻如呢喃的话语,也没察觉楼煦神色有异,笑盈盈的:“楼师叔,你看这位道友如何,做你徒弟怎么样?”

         楼煦并不说话,只微微一笑便叫人如沐春风。

         叶若面色虽还有些苍白,情绪却已经稳定了下来,步履平稳的上前几步,站在常相思的身侧,声音清越如山涧溪流:“我叫叶若,从云麓山脉而来。”

         云麓山脉上云宗,她从云麓山脉而来,那女修是上云宗弟子,倒也巧了。更奇怪的是云麓山脉距离琉空岛万万里之遥,她是如何同常相思相识,又能被其引着来到这里,要拜他为师。

         这个名为叶若的女修谜一般的叫人看不明白,来得这般的突然,却又来得如此得巧合,再早一日,他还在闭关,再晚一日,他又会进关。

         楼煦心中颇为复杂。他近日才结丹,还未稳固境界,本是不想收徒的。可这名女修太过奇怪,莫名让他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危险。

         若换了旁的修士遇上这样的事情,不是对此敬而远之,就是直接斩草除根,偏偏他不一样。他喜欢把那些不安定的东西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掌控在自己手里,无论是人还是物,他都不喜欢他们超出了预料不受自己控制,“罢了,我方好要收一个徒弟,你就来了这里,也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天机阁擅长的是阵法,我也不例外。我不会管你修习何种功法,只教你阵法。即便如此,叶若,你可还愿意拜我为师?”

         求之不得呢!

         叶若微微一笑,弯腰屈膝下跪,“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常相思以为还要费点口舌,哪知道如此容易。暗自得意,看来阿若挺合师叔的眼缘,她果真没看走眼。

         左鸿羽走至殿里,方好见了这一幕,暗叹竟是尘埃落定,心中颇有些不平。

         叶若也以为一切都已结束,却又听楼煦温声道:“为师第一次收徒,不知要如何教导,心中实在忐忑。阿若,你可愿意住在这煦阳峰上?你才练气一层的修为不能驾驭飞行法器,住在此处也省的日日来回奔波。”

         说罢,目光掠过她落在了织玥翾的身上,“这位道友又有何打算?是要拜入天机阁,还是不日便会离去?”

         叶若刚想说话,谁知织玥翾抢先一步:“我是她的双修道侣,自然也会留在天机阁。只是不知我同她一起住在这煦阳峰上,是否会扰了道人的清净。”

         楼煦面色如常,温和的笑笑,“无事。这煦阳峰一直以来就我与云曦二人,实在太过冷清。如今多了你们,云曦也有了说话的人。”

         这种无可挑剔的温柔叫叶若生生打了个寒颤。没想到这货居然是个芝麻陷的包子,叫他们和那个刺头儿说话,是在推他们进火坑!

         隐隐察觉自家新鲜出炉的师父藏在温柔面皮之下的阴暗,叶若脸色有些难看,正要开口拒绝,谁知楼煦轻轻抚摸着一头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凌云黑豹,神色温柔的说道,“云曦,你开心么?”

         叶若嘴角抽了抽,心中浮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黑豹绿色的兽瞳里闪过一丝幽光,避开了他的触碰,抖了抖身子,张嘴嘶吼了一声,“开心,你大爷的!”轻轻一跃,跳到了地上,化作一名唇红齿白的男童,对着叶若露出一抹甜笑,“你会陪我玩吧?”

         叶若吃了一惊,扯动僵硬的嘴角,“当然会的。”脑子里却是早已炸开了锅:黑豹!这个小男孩是豹子变的!妖怪啊!麻麻,我看见了活生生的,会变成人的妖精。

         太过激动,使得她忘了两人之间可以神识传音,心中的吐槽叫他听了去。

         织玥翾面色微变,神色古怪:我也是妖修,未见你如此激动过。

         叶若有些讪讪,却还是嘴硬:那你变一个给我瞧瞧。

         织玥翾安静好了一会,才开口:待时机成熟,我就给你看。

         两人一番眼神交流,楼煦看在眼里,嘴边还是噙着一抹温柔的浅笑,“为师还有些要事,阿若,你就跟着云曦去吧,他会好生安排下去的。”

         云曦小眼神飘向织玥翾,见他没有拒绝,眼珠子一转,笑盈盈的:“楼煦,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小徒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