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七绝谱
        这是一本修真界中少有的纸质功法书,纯黑色的书封上溅了一小片暗红的水点,似乎是干涸的血迹,隐隐还有一股腥甜的血的气息,诡异又不祥。深不见底的黑色里,滋生一丛如血般鲜艳的彼岸之花,它的边上竖写着三个血红的大字——“七绝谱”。

         触目惊心的血色,妖异诡谲的黑暗。是谁的血?来为她延续一段未知的仙途……

         叶若纤长的手指按在娇艳的彼岸花上,水葱一般的白,鲜血一般的红,极致的反差,别样的美感。

         盯视良久,她终究抵不住心底莫名的冲动,隐隐的不安没能阻止她翻开这本似乎带着诅咒的古书。

         只见,泛黄的纸张上沾染了一大片暗红的血渍,红色并未晕染开,却涂污了开头的几句话,留下的还可辨别的只有两行字:七罪不容,仙缘难求。若修得此功法,有悟性者,白日飞升,悟性较差者,也可短短数百年甚至数十年便飞升上界。

         白日飞升?!

         这是何等的诱惑。

         见了这几个字,叶若欣喜若狂,心中那一点点不安早已被她抛诸脑后,也顾不得多想那被血迹遮掩的几行字,就急急翻过了这一页。

         岂料,顷刻间金光闪现,七绝谱挣脱了她的手无风自动,在半空中快速的翻页,无数暗红的字符从那泛黄的纸张上飘出,一股脑钻进了她的身体。

         不过几息的时间,金光消退,那股神秘力量的消失,它也失去了支撑,直直坠落在叶若的腿上。

         此时,她的脑中突然多了一些晦涩难懂的文字。

         叶若心跳如雷,隐隐有了预感,再次翻开七绝谱的封面,果然只见到一片刺目的空白。那一页页泛黄的纸张上血色依旧,却成了一本无字天书。

         未及细想,肩胛处忽然传来一阵凉意,好似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她有些意外,缓缓拉开领子。

         侧首看去,竟见到那朵消失的无名花缓缓浮现在肩胛上,然后眼睁睁看着这银色的花骨朵儿怯怯的绽放了一片花瓣,娇嫩可爱却是诡异非常。

         伸手触碰,只觉冰冰凉凉的像是一片水色的冰花。

         可是,她知道,它此刻是鲜活的,并未死去,只不过是寄生在她身上,静静等候盛放的那一天。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叶若心里发毛,对这朵诡异的花儿很是忌惮。

         才出了冰宫两日,它就绽放了一片花瓣,看似是灵植,却又不需泥土,就好似把她这血肉之躯当做了温床。

         想到此处,叶若不由打了个冷战,她可不想做它的养料。

         发生了这种奇异的事,她哪里还有心情修炼功法,满脑子的恐惧不安,只想找个人来诉说。

         放在早前时候,最好的人选当然是织玥翾了。

         可是,他不在这里。

         叶若叹了口气,拉上衣襟,掩住了那朵银色的花苞儿,暗自有些后悔今早的举动。她也不知那时为何会将他“驱逐”,在他真情告白之后,没有喜悦也没有动容,只觉得满腔的不安和烦躁。

         推开房门,外头果真不见织玥翾的身影。

         她知道他离不开自己十丈之远,却也不想去找。咬了咬唇,转而来到常相思的房门前,“相思,你在么?”

         “阿若!我在的。”常相思没叫叶若久等,几乎在她出声之后,就打开了房门,站在门边笑得很是灿烂,“阿若,我真是担心死了。还好你没出事。”随即笑容淡去,眉头微蹙,面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情,“昨夜有好几名修士被人剜心,放去了大量的心头血,死相极惨,尸体还被丢在举办拍卖会的那个湖边。据我师兄说,他们可能是埋伏在那附近想要杀人夺宝,却反被性子古怪的高阶修士所杀。”

         剜心而死,失了大量心头血。

         这两条放在一起,再联系织玥翾今早所言“收集到了一年份的心头血”,毫无疑问,凶手就是他。

         叶若心里头想得明白,竟连半点惊讶都没,更谈不上什么愤怒,完全是一种木然的态度,脸上也未露出半分异样,只道:“我昨夜有些不适,阿翾带我回来得早,没遇上什么想要杀人夺宝的散修。”

         “阿若,你不身体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了?既如此,那我们就晚些回琉空岛,师兄那里我会去说的。”常相思抓着她光滑白皙的小手,一脸的担忧,“阿若,要不我还是送你回房休息吧?”

         “无妨,只是有些头疼,不碍事的。”叶若瞥了一眼她紧紧握着她的手,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想要挣脱开,却未想她气力这般大,竟撼动不了半分,只好任由她攥着,“我没事的。就按原先定好了的时辰出发吧。”

         “真的没事?”常相思有些忧虑,“阿若,你的手有些凉,上次我握着你的手,不是这样的。”

         叶若脸上的笑容一滞,觉得肩胛处隐隐有些刺痛,那种沁凉的感觉挥之不去,缠绕在心头,寒意浸进了四肢百骸,不由开口问道:“相思,修士可以直接服食高阶灵植么?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危害?”

         “妖修可以这样做,因为他们肉身强悍,而人族修士的体质较差,经脉更是脆弱,服用未经炼化的高阶灵植,很可能因为药性太过寒凉或太过炽热而经脉寸断,爆体身亡。”常相思蹙眉,直觉叶若问这个怕是有异,又道,“阿若,你千万不要随意尝试。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与人抢夺一株烈阳草,打不过对方,又不甘心将其拱手让人,就直接生吞下了下去,最后弄得经脉寸断,灵根被毁的下场,断了自己的仙途。”

         “下场如此惨烈……难道就没有例外的么?”她的心坠入了谷底。

         “有。金丹以上的人修可以直接服食高阶灵植,可大部分的金丹修士都不会这么做,因为那样吃下的灵植杂质多,还要耗费时间去炼化药性,不如直接练成丹药来得方便。”

         呵,金丹以上?

         她被喂下灵植的时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凡人,就算这具身体曾经修炼过,萧瑶死去时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最多是筑基的修为,*的强度显然不及金丹。

         叶若一颗心凉透了,轻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我曾见过一本游记上记载,极阳之体的人可以直接服食冰属性的高阶灵植,并不限制于修为。”

         “不可能。那本游记定是胡乱编造的。”常相思很不赞同,噘着嘴,极为肯定的说道,“极阳之体虽是得天独厚,却也不能肆意服用未经炼化的高阶灵植,尤其是冰属性的,很容易造成体内阳气失衡。阿若,你不会是从坊间流传的修仙小说上看来的吧。”

         “或许吧,我也记不清了,可能是儿时看过的。”叶若面不改色的扯了一个谎,得了一个很是不好的答案,也没心思再呆在这里,便寻了个借口,“我回房收拾一下,等阿翾回来,我们就出发吧。”

         “好。”常相思不疑有他,想到很快就能回到琉空岛,将叶若推荐给楼师叔,心中很是激动,当下也不再挽留。

         叶若对她微微一笑,转过身,面上一片冷凝之色,慢步走向自己的客房,一步一步,步履缓慢而平稳,一点都看不出来她的内心其实已经纠结成了一团乱麻。

         “阿翾。”她跨进了门槛,望着他挺直的背影,反手掩上门扉,忽然有种落泪的冲动,眼眶却是干涸的,连一滴泪水都无,平静的说道,“我服下了冰宫一层见过的那株灵植。”

         织玥翾愕然转身,只见到她拉扯开衣襟,半露香肩,肌肤娇嫩晶莹欺霜赛雪,一朵银色的花苞儿卧倒在那片雪肤之上,尤为刺眼。

         “我不是说过别乱碰么……”他快步走到她的面前,触摸着那朵银色的花苞,“还是说,是萧云姬逼你吃下。”

         他的指尖沁凉,叶若的肩膀瑟缩了一下,苦笑,“她也不算逼着我,只能说是诱导。我没办法,那时候要想活命只能吃下它。”

         织玥翾的手顿住,抬眼看她。

         “极阳之体。火灵气暴动是因为这具肉身是极阳之体。”她叹了口气,神情淡漠,“当初萧云姬帮我夺舍前就告诉了我,可她没有给我旁的选择,只是在知会我一种即将出现的状况,除了吃下它,我没有别的选择。”

         “不,你有。”他突然开口打断了她,唇边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你可以采补我。她定是让你做过选择,而你选择了另一种,所有她才会用十丈来束缚我,只为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你还能采补我用以保命。”

         “没错。你说的很对。”叶若也不否认,定定的瞧着他,笑意阑珊,“那你是愿意还是不愿?”

         “即便我愿意那又如何。”织玥翾幽幽轻叹,神色有异,“极阳之体的女子甫一出生就会夭折,这具肉身能活到十六岁,亏得她是上云宗掌门的女儿。寻常的高阶冰属性灵植对极阳之体根本没用,只有传说中的冰魄,还有那些近乎仙品的冰属性灵植才对其有效。除此之外,还有采补……或是双修,然而随着修为的增长,极阳之体的负面影响将会越来越大,你终究逃不过炎阳入体的命运。”

         “还有这个……”他冰凉的指尖顺着银色的花瓣缓缓下滑,落在了那碧色的叶片上,看着它缓缓消失在自己眼前,心神微动,瞳孔紧缩,“这是一株超越了仙品的冰属性灵植,萧云姬本可用它炼丹,却让你直接吞下。看来她对血缘晚辈的肉身也不是表面上这般爱护。”

         阴谋阳谋,萧云姬所谋划的究竟是什么?

         叶若一时想不明白,却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可以把它剜出来么?就像你昨夜剜出那几名修士的心一样把它从我身体里连根拔除。”

         长痛不如短痛。

         她深知这一点,才可以对自己这般狠。

         “你知道了。”织玥翾望着她平静的神情,眸光幽凉,“我不告诉你,是不想叫你难过,先前你……不喜欢我杀人。叶若,你变了。”

         叶若垂眼,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蔓延开来,她确实不觉得杀人有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心都未有产生半点不适。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她变了,还是……她本就如此冷漠,只是现在那种掩藏在骨子里的凉薄终于显露了出来。

         他根本没想要她的回答,又道:“它生长在你的灵根上,若是贸然动它,很可能毁了你的灵根。”

         叶若愕然,不敢置信的问道,“它扎根在我的灵根上,同我融为了一体,动之不得,只能由着它从灵根上汲取养分,然后开花结果?”

         开什么玩笑?!

         “我不能拿你的仙途来赌。如果你不能修炼,最多只能活几百年,而我要耗费百年的时光来寻你的转世。轮回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即便是同一个神魂,你可能不再是你,我见到会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织玥翾如是说,叫她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