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相恋蚀骨
        日出东方,晨光熹微。

         好戏连连的拍卖会之夜竟是在叶若的昏迷中结束的。

         她躺在龙门客栈的拔步床上,紧闭着双眼,表情痛苦,好似连睡梦里都在恐惧着挣扎着……

         好一会儿,她终于从梦魇中挣脱出来,睁着一双黝黑的眸子,眼角的泪痕犹在,直愣愣的盯着头顶上天青色的帐子,不仅泪湿了鬓角,连浅色的绣花枕头都晕染成了一片深蓝,也不知她梦见了什么可怖的事情,竟伤心成这般模样。

         “你终于醒了。”织玥翾摩挲着她微微泛红的眼角,心底有种陌生的钝疼感,几不可闻的叹息,再开口时已经是妥协,“养魂木已经到手。且昨晚遇见几名在湖边埋伏的修士,方好让我收集到一年份的心头血,孙休与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

         叶若木然的听着,只觉一颗心空荡荡的,好像被人剜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额角贴着他冰凉的手指,黛眉微蹙,合眼小憩片刻,才又睁眼,却是厌仄仄的,有点倦怠,有点烦躁,“救孙休与做什么?”

         软绵绵的一句话,真真是惊人!

         今日以前,她还愧疚不安,饱受着良心的谴责,心心念念要救下孙休与这条小命。不过睡了一觉,就换了个主意,实在太过反复。

         偏偏叶若自己并无所觉。

         回忆起当时的一些不好的场景,她的脑子有些刺痛,心情越发阴郁,揉了几下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语气里竟已经带了一种难以掩饰的厌恶,“他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贪恋颜语卿的美色,挟持了那具肉身,又怎被夙夜杀死。”

         言辞鄙薄,凉薄的可怕,与她之前百般想要挽救他的态度相差甚远,好似突然间就变了个人。

         织玥翾的眸子幽凉如同一池寒潭深不见底,定定的瞧了她一会儿,忽的俯身靠近,几乎贴上她的面颊,却又停在距离她咫尺的地方,紧紧的揽着她的肩,声音冷彻如冰:“出了千机万象塔后,你对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叶若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目光躲闪着不敢正眼看他,将脸埋进他冰凉的颈窝,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说……我喜欢你。”

         他攥着她肩膀的手不由卸去了几分气力,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你第一次见到我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问这个做什么?”她有些讶异的反问了一句,却还是答道,“上云宗云庭大殿吧。”

         谈起两人的初遇,叶若不禁有些感慨,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谁又会想到他们之间会有这么一天,“那时候我就在想,你一个妖修为什么会长得如此平凡,真是‘不堪入目’……”那笑容转瞬即逝,她忽然眉头紧蹙,感觉脑海中隐隐刺痛,有些迷茫的问道:“我怎会知道你是妖修的?不对啊,我明明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见你……阿翾,好奇怪,我好像记不太清了,是不是我记错了。”

         此时此刻,她这双雾蒙蒙的大眼里有些迷茫,也有些惊慌,急于想要得到他的肯定。

         而他却摧毁了她的期待,冷冷的低声道:“即使那是你第一次见我,你也有办法识破我的身份。还记得可以看穿世间幻象的灵犀眼么?”

         “灵犀眼?”叶若迷惑的重复了一遍,心底隐隐有些不安,不由伸手揽住了他冰凉的脖颈,好像抱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阿翾,你在说什么?什么灵犀眼?我根本不知道。”

         织玥翾好似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话,哑然失笑,“那你还记得当初为何要同我结盟么?”

         叶若眉头微蹙,忽然感觉他有些不可理喻,“不是你要同我结盟的么?在颜语卿和我之间,你选择了我。而我自颜语卿的记忆里得知无上天书的钥匙在千机万象塔里,还有开启引烟池禁地的方法……现在你问我这个,是想要做什么?莫不是没有得到无上天书,你终于还是恼了我。”

         “叶若!我没有怨你。我早已放下仙途,无上天书对我而言也没了意义,我又怎么会因为这个就恼了你。”他有些无奈,对着她这幅娇气又可怜的模样,实在头疼。却不得不拉开她的双臂,将她整个人掰过来,沁凉的指尖抵上她的眉心。

         随后,织玥翾的脸色微变。

         记忆封印不见了。

         记忆封印。

         他在昆仑之巅亲手于她神魂上留下的记忆封印竟消失了,那段被刻意封锁的记忆也随之消失……甚至连她过往的所有回忆全都出了偏差,好似被人肆意编造删改过,而他一直不曾离开她十丈,竟未曾发觉半分。

         这一瞬间,是织玥翾化神以来,除了面对萧云姬之外,首次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和无力。化神巅峰,半步渡劫全都是虚的,这世间有太多的未知,高人辈出。没有站在顶峰,就无法掌控所有,还是无法保护他在意的人,无论是十万年前,还是现今。

         他很清楚,今日之事,若不是当初萧云姬刻意在叶若识海里留下了禁制,那便是另一位上界之人做下的。只是他不知道,她的记忆里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竟能叫一名超越了凡俗的仙者如此在意。

         叶若这个女修,他可能从未了解过,却不知何时早已为她陷入了情劫,说到底全都是自作自受,若不是当日他想要懂得什么是至死不渝,又怎会……

         织玥翾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冰凉的指尖从她滚烫的眉心移开,将她鬓角的一缕散发勾到耳后,柔声问道:“你还记得先前在拍卖会,自己为何要提及“朔月”么?”

         “朔月?你是在说朔月的天象?”叶若按了按刺痛的太阳穴,面色苍白,唇色泛白,“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有点头疼。”她揽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冰冷的胸膛上,竟是从未有过的软弱,“阿翾,我很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空的,有种悲伤的感觉。”

         她想回家,从未如此渴望回家,却又舍不得这个人。

         “阿翾,我的家好远好远。如果有机会,你会愿意陪我一起回去么?”

         他以为她说的是世俗界,虽有心却无力,直言道,“那也并不远。只是有结界阻隔,如同天堑一样的结界,将我隔离在世俗界之外。”

         “世俗界?”叶若有些讶异,直觉两人说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却感觉脑中一阵刺痛,“不……我说的不是这个世俗界,我是……我是……我想要回家,可是……我的家在哪?”

         她忽然惊慌了起来,紧紧的拥着他精瘦的腰身,“阿翾,我突然想不起来了,怎会这样的?”越是极力想要回忆,脑中越是疼痛难忍,“阿翾,阿翾,我的头好疼……”

         织玥翾神色微变,冰凉的手指贴在她的额上,指尖逸出一缕金芒,钻入她的眉心,却如石沉大海,再无动静。

         他的神色凝重,抚着她冰凉的脸颊,柔声安抚道:“没事的,我会找到原因,你先睡一会。”

         叶若苦痛的按着太阳穴,娇美的面孔有些扭曲,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七绝谱!是了,她记得这是一本很重要的功法。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勉强露出一抹笑容,“阿翾,我爱你。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回家,还有你。我不想睡,休息一会就没事了。我要开始修习功法,尽快提升修为。总有一天,我定会成为一名配得上你的高阶修士。”

         仿佛先前两人之间从未冷战,也未曾发生任何不愉快……也许叶若失去记忆也是件好事,至少对织玥翾而言如此,因为她忘却的似乎是一些并不十分重要,就目前看来……她并未忘记他,甚至只记得他的好,这就够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

         十全十美的事的确难求,他想要的不算多,曾经的一心飞升,到如今的执子之手,放任了所有,随心而行,极情任性。

         他忽然又叹了口气,指尖抚平她眉心的皱折,“不必如此急躁,越速则不达。待我寻到火灵气暴动的原因,你再修炼也不迟。”

         “我拍下了一株冰属性的高阶灵植,修炼的时候服下,定不会再出现那日的情况。”叶若抓着他冰凉的手指,坐起来了身,不再倚在他身上,“我不想永远让你来保护。阿翾,我不想有一天寿元将尽,容颜不再,而你却依旧是青年人的模样。有些事,我必须做。”

         她挣开了他的手,从储物手镯里取出那本记忆尤深的功法书,正要翻开,却听他沉声道,“若真有那一日又如何,我会寻遍山水秘境,为你采摘可以延寿的天材地宝。你怕容颜不再,我可以为你炼制朱颜,让你的容颜停留在最美的年华……若还是留不住,我可以等候一个轮回,等到你的转世。叶若,我承认爱上了你,不再求仙缘,只要你还是这个世间,我就会在你的身边,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最动听的情话,却说给了她这么一个记忆有所空缺的人。

         在叶若还留有的记忆里,从未听过他如此直接的告白。她有些不知所措,执念的深处,回家是排在他前面的。而现在的他,却让她有些动摇。

         “他是化神后期的大能,而你只是个小小的练气修士。叶若,你真的以为自己配得上他?他活了五千多年,怎会如此轻易爱上你这么个俗人。”

         妖邪的低语不住的在她耳边回荡,挡不住也避不开,脑袋似是要炸开一般的疼痛,耳畔轰鸣不断,她终于崩溃,双手抵着刺痛不止的太阳穴,有些敷衍的说道,“我累了,这些事晚些时候再说,好么。让我独自静一静。”

         独自这两个字,她刻意咬重了音。

         织玥翾眸光微闪,凝视着她面上痛苦的表情,心里一阵烦闷,抬眼看了一下虚空,旋即转身,眸光却是慢慢冷了下来,幽冷犹如昨夜的星辰,寒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