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天际之阁
        天机阁

         琉空岛是一座湖心小岛,虽说是小岛,却也有五百多万平方的土地,岛上道妖魔佛四道的修士皆有,还有一些绵延了数百代的凡人常驻,人口众多,繁荣昌盛,毫不逊于被誉为天广大陆第一大城的玄仙城。

         玄仙城是能工巧匠精雕细琢造就的极致之美,琉空岛却是风与水堆砌磋磨而成的清奇之美。

         碧水之上,青空之下。

         街道之间往来的修士眸色各异,人修一色的黑褐眼睛,妖修却是五颜六色的眼睛,色彩各异的发丝,鲜亮而明艳,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一道琉空岛特有的风景。

         叶若站在飞行法宝上看的目不转睛。这样的场景在别处可不容易见到,妖修本就很少在天广大陆上行走,难得见到的这位还变幻了容颜,掩饰了自己妖族的特征,想起他那一头如流淌的月光般闪亮的银丝,不免觉得有些可惜,“阿翾,以后和我单独呆在一块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用幻术,我喜欢你原来的脸。”

         他携着她驾着飞行法宝,此时也在看下头的风景,看着四下行走着的同族,冷不丁听到她这么一问,竟没听得前半部分,只听进了“我喜欢你原来的脸”。

         “往后若不离开洞府,我便不用幻术。”织玥翾淡淡的说着,藏在乌发后头的耳根却是悄然浮上了一抹粉红,可疑的停顿了一会,又道,“莫要把喜欢挂在嘴边。”

         几分羞、几分臊,别扭得有些傻气,哪里还有化神妖修“邪魅狂霸拽”的样子,她真不知道以前怎么会被他的假象迷惑,误以为这货是没什么节操的情场老手。

         心中有些好笑,忍不住凑近了一些,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柔声细语,“我就喜欢……”故意拉长了调子,偷瞄着他白皙的侧脸,见着他脸红的样子,差点笑出了声,好不容易憋笑,“……说,我就喜欢说。”

         “阿若,你喜欢说什么呢?说给我听听吧?”

         正调笑着身边人,未料常相思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在耳畔炸响,惊得叶若一个哆嗦,脚步一挪,差点一脚踏空坠落下去,好在织玥翾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拉回。

         叶若白着一张俏脸,不能怨常相思神出鬼没的跑过来吓她,只能怪自己一门心思作弄旁人,最后自食恶果。深呼吸几下,好不容易压下那种凌空下坠的恐惧感,敷衍道,“琉空岛真美。相思,你过来有什么事情?”

         常相思心思单纯,未察觉叶若是在岔开话题,被她一句话就转移了注意,“差点就忘了。阿若,前面就是天机阁了,进去之后你要跟紧了我们。别看琉空岛上众修士相处和谐,没有什么隔阂,其实其他几道的修士同我们道修还是常有冲突,千年来时有天机阁弟子在岛上失踪,虽然近几年这种情况少了很多,可护山大阵还是常年开启着,阁内管制也很严,几乎不让外人进去。当然,由宗门精英弟子亲自带入的不算在内。”

         说到此处,常相思忽的露出了一抹带着歉意的笑容,为着自己的莽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阿若,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楼师叔会不会收你为徒。楼师叔为人温和有礼,看起来很好说话,可有时候也很固执。他是掌门的真传弟子,在门中地位超然,极有可能不给我这个面子……若是不成,你就做我师妹吧,你这样好的资质,我师傅定会喜欢的。”

         叶若本是没打算定要拜那位“楼师叔”为师的,可等她得知了他不同于旁人的超然身份,她再也拒绝不了。护山大阵的阵心在何处,只有掌门和其真传弟子知道,若是她成了他的弟子,自然有机会接近真相。

         现在的她是必定要做他的徒弟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相思,那位楼师叔有什么明显的好恶么?”

         “这倒没有,楼师叔素来温和……我也没见过他对什么事物有明显的兴趣或者厌恶,他太完美了,有时候叫我感觉有些不真实。”常相思陷入了沉思,忽然惊觉自己对这位师叔的印象竟是这般的……奇怪,这样的感觉不过一瞬,下一刻她就吐吐舌头,对着叶若做了个俏皮的鬼脸,“不过这也是好事,他这般温和,极有可能不忍心拒绝你这样的大美人。”

         温柔和煦有时候是最致命的表象,叶若可不相信一个骨子里温文有礼的人可以坐稳掌门真传弟子的位置,姓楼的肯定不是似表面上这样简单……他这样的人看似好接近,其实最不容易靠近,棘手的很。

         两人说话间,竟已到了天机阁山门之外。

         天机阁不在地上,而在山上,在一座漂浮于高空中的浮岛之上,世人笑称“小琉空岛”。

         常相思看叶若有些惊奇,这会儿又有空闲,不免生了兴致为她一番释疑,“这是阵法的效果。本来天机阁是在地面上的,但数万年的沧海桑田,曾经有段时间湖水淹没到了琉空岛上,不知哪一位掌门干脆设了法阵,将整个天机阁提到了天上,再也不沾尘土,后来湖水退了,也没有再改。听说护山大阵早已于悬空阵结合在了一起,若是护山大阵被毁,琉空岛也会坠下云端。”

         左鸿羽的动作不慢,她说的差不多了,他方好暂时在护山大阵上开了一道小门,“快走,这门只有十息的时间。”

         话音未落,他已经驾着飞行法宝穿过了这道小门。

         常相思紧接其后,还不忘对叶若说着,“那些旧事若是你有兴趣,往后我再慢慢说与你听。”

         叶若自是求之不得,却也没有表露在脸上,随着织玥翾一同穿过小门后,回头就看见它与附近那片琉璃色结合了在一起,重新变回了一个完整的半球,不禁暗自感叹天机阁护山大阵的厉害。

         织玥翾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有些烦恼的样子,传音入密道:“这法阵确实不同凡响,它会变,具体如何变动,定是有规律的,时日久了,我们自然能寻出它的弱点。”

         她侧首看他,不见他嘴唇蠕动,却能听见他的声音,不禁大为讶异。瞧了一眼前方的那两人,又瞅着他,眼带犹疑。

         却听他又道:“这是传音入密,我可以教你。不过我们有十丈之约,本就心意相通,若你集中心神,也可直接用神识传音。”

         叶若将信将疑的,到底还是试了一试:相思说护山大阵已同悬空阵结合在了一起,若我们取走了那株灵植,会不会将整个天机阁都毁了。

         织玥翾神情自若,淡淡道:能结合在一起,自然也能分开。这件事急不得。你要先成为那位“楼师叔”的弟子,才有机会接触护山大阵的阵图。

         这种近乎传说中的“心灵感应”的通讯方式居然是真的!

         叶若好不容易按捺住心底的惊喜,深吸一口气,又道:若是他不愿收我为徒呢?

         织玥翾忽的神秘一笑,别有深意的说道:不会的,你见了他,他定会收你为徒。

         她还要再问,却听见了常相思的声音:“阿若,我们到了。也不必等明日了,直接去吧,打师叔个措手不及,叫他不好拒绝。”

         这话无赖至极,果真是常大小姐的风范。

         左鸿羽无奈,早就上了贼船,到了现在也撇不清了,全是自家师妹搞出来的……他这个做师兄的也没有独善其身的道理,错已至此,还能如何,干脆遂了她的意,一错到底吧。

         当下什么话也不说,驾着飞行法宝停在了煦阳峰上,对着守山童子极为恭敬道:“左鸿羽求见煦阳道人。”

         守山童子不过十岁的模样,是个唇红齿白的男娃娃,神情倨傲的瞥了左鸿羽一眼,又瞧了他身后三人一眼,打量的目光在织玥翾身上停留了一瞬,两人目光对视了一瞬,他的神色为之一变,竟是难得的和气:“几位进去吧,道人此时正有空闲。”

         他这般极不寻常的温和,诡异至极的礼遇,叫左鸿羽很是吃惊,好不自在,每回来这煦阳峰定要被他好生冷嘲一番,今日里这样的温和……莫不是吃错了什么丹药。

         这般想着,他也没傻到直接说出口来,默默咽下心底的疑虑,只道:“我给你带了些东西,稍后得空再给你。”

         童子面露喜色,差点就直接伸手讨要,想了想,眼角的余光小心的扫了一眼织玥翾,瞥见他颇有些不耐的神色,连忙压下心中所想,连连摆手:“罢了,你都带人来了,必然是有事的,稍后再给我也是一样的。快去吧!”

         常相思极为畏惧小童,拉扯着叶若的袖子躲在后面,见他这般大度,惊得瞪圆了眼睛,早就忘了害怕,竟对叶若咬起了耳朵:“他是妖修,别看他还那么小,都已经活了好几千年。每次我来这儿,都要被他好一番戏耍,真真是气人!阿若,你小心点,他现在这样和善,一定存了什么坏主意。”

         云曦耳朵很灵,听常相思这样诋毁自己,不屑的瞟了她一眼,“你这个丑八怪!我不作弄你作弄谁!丑丫头!”说罢,转而重点关注叶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脸色和缓了不少,“如果你有旁边这位半分,我下次一定不嘲讽你。

         叶若嘴角抽了抽,终于看透了这位貌似小童的妖修恶劣的本质,安抚的摸了摸常相思鸦黑的发丝,淡淡道:“我们进去吧。”

         初来乍到,她不想得罪刺头儿,也不想伤了“好朋友”的心,还是快快离了这是非之地。

         云曦可不是个善茬,从叶若的话里读出了避之不及的味道,心下不喜,早就忘了对织玥翾的畏惧,张嘴就要大骂,谁晓得嘴巴竟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动弹不得,再得了顶头上司冷飕飕的一个眼风,惊得缩了回去,安安静静的目送四人渐渐远去。

         好一会儿,才重新找回了自己声音:“这日子没法过了,本以为做了人家灵兽已经很难熬了,谁知道更可怕来了……王上不在沉寂绿林待着,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