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到处是秘密
        木银砂是一种珍贵的炼器材料,若能以它为原料制成剑胚,最终所铸就的本命飞剑是可成长的,随着修士修为的增长而成长,这无疑是个诱惑,是所有御剑门修士都无法抵挡的诱惑。

         五千年前,几乎每一位金丹剑修的手中都有一柄用它炼制的本命飞剑。

         而今,却成了奢望。

         木银砂产于一处秘境。五千年前的某个夜晚里,玄北秘境忽然封闭,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后却发现无论用何种方法都无法再打开它。作为玄北秘境的特产,木银砂自然随之一起淹没在了时光流沙中,慢慢消耗,几近消失。

         孟泽修炼数千年,正处于木银砂还未绝迹的时期,有幸用它来炼制自己的本命飞剑。他自己用了顶尖的材料,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徒儿又怎会小气。毕竟,蓝凌是他处于化神初期多年,千挑万选,百般挑剔,才得来的。对这么个天资绝顶的徒弟,他自然稀罕,免不了要为其打算。

         蓝凌不日就要结丹,孟泽来江陵水城的拍卖会,就是为他找寻合适的材料来炼制本命飞剑。

         原本打算着退而求此次,勉强拍下一些金精石,怎知会遇见木银砂这般的意外之喜,孟泽又怎会放过:“一百五十万中品灵石。”

         他这么一喊,其他人畏惧甲等厢房的大能身份,不得不断了念头,只除了一个人,一个有资本去任性妄为的人。

         “两百万中品灵石。”甲一厢房那位神秘人紧跟其后。

         “两百五十万中品灵石。”孟泽再次开口,脸色有些不好,很久没人敢这样挑战他的威信,“老妖精,这东西我有急用。”

         “呵,就你有急用,我也有急用呢,为何要我相让。”那人轻笑一声,笑声略有些沙哑,磁性中带着说不出的妖魅,勾人得紧。

         少顷,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是一声轻笑,淡淡道,“都说剑修穷,果真没错。你一个化神修为的大能,竟连这点灵石都没。罢了,我也不再同你争了,不过我要一朵剑莲,你们御剑门的玉泉剑莲。”

         叶若是看不到孟泽此时的表情,可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御剑门的化神修士就是太上长老孟泽,甲一此话不啻于直接喊破了他的身份,顺道还打了剑修一门的脸面,实在是嚣张。

         可叫人意外的是,孟泽竟没发怒,反而用着一种诡异的平淡的姿态,回应他,“只要你日后亲自来玉泉摘采,便可得到它,只怕你不敢。”

         “呵。”神秘人冷哼一声,淡淡道,“我势在必得。”

         叶若听到了这里,不免有些疑惑,“玉泉剑莲是指生长在玉泉的剑莲?它究竟是什么?”

         “玉泉是御剑门剑修的悟道之地,玉泉剑莲是剑修剑气所化,对御剑门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织玥翾神色有些古怪,“只是不知,他拿此物作何用途。”

         “如此隐秘的东西孟泽都许给了他,为什么呢?方才我看孟泽已经动怒,是什么叫他改变了主意。”叶若的手指在木桌上无意识的滑动着,眉头紧蹙,自言自语道,“有什么……被我遗漏了……”

         “他确实已然动怒,碍于我,才没有发作。”他忽然出声,吓了她一跳。

         叶若恍然大悟,“妖修,他是妖修,显然也是从沉寂绿地出来的,归你管辖。”

         可是想到那人故意同她竞价的猥琐行径,她的五指收缩捏成了一个拳头,冷笑道,“孟泽此人若真如你所说,必不是什么好人。依我看,他不是在卖你一个面子,而是故意将那人留给你来料理,是与不是?而你叫我来竞价,也是不想叫那人发现你在这里,至少目前,你不想让他发现。”

         “的确。”织玥翾有些意外于她的敏锐,倒也不打算瞒着她,这些事情本就不是秘密,没必要遮遮掩掩,“我不愿出声,怕的是打草惊蛇,叫他察觉我在这里。现在还不是时候,拍卖会还未结束,若是出了差错,你的养魂木可就无法在今夜得到了。”

         “如此说来,倒是我扯了你的后腿。”叶若笑了笑,理了理水袖上的褶皱,白皙的手指映着水粉色的丝缎,越发显得水润莹透,刺眼的白。那笑意根本未达眼底,“他可是犯了什么错么?”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

         “是么。”她低低应了一声,唇角带笑,长长的指甲划过纤薄的粉纱,发出一阵呲呲的声音,“若是第一轮拍卖结束,他就耐不住要寻我麻烦,自然就会见到你。到时候,该如何?”

         “不会的,他有这个耐心,至少会等到拍卖会结束。”

         叶若还是笑,玩笑般的娇声道,“到时候可别忘了我的扇子。”

         织玥翾瞧着她笑颜如花的模样,垂下了眼帘,淡淡道,“不会。”顿了顿,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古怪,又道,“你见了他,不要多瞧。”

         这句话的声音很小很小,几不可闻,叶若的注意力已经回到了拍卖会,并未听见。

         江陵仙子立在高台上,微笑着,“今晚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一道剑气符,它是一道可以斩杀六阶妖兽的高阶剑气符,有了它,危险之时可以用来保命,几乎就是多了一条命。底价一百万中品灵石。”

         今晚的三件压轴之物全是一百万中品灵石起拍,光是赚取手续费都是好大一笔灵石,奇巧阁这笔生意做得好,江陵仙子功不可没。

         叶若瞧着那道剑气符,想到自己储物手镯里蓝凌赠与的那张,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孟泽,不禁开口问道,“这剑气符不会是孟泽拍卖的吧?”

         “确实是他。”

         果然不错。

         可是她有些想不明白了,“一道剑气符就能拍个一百多万中品灵石,剑修又怎会囊中羞涩?还是你们妖修都特别富足,才会取笑人家?”

         “你把大能修士看得太轻。孟泽还是要脸面的,匿名拍卖倒也罢了,若是叫他专门制作剑气符来赚取灵石,他可没这个功夫,也丢不起这个脸。”织玥翾斜了叶若一眼,眉头微蹙,“即便是我,也未曾把心思放在赚取灵石上,才会同孙巫城结盟。”

         叶若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不禁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孟泽这般拮据是因为御剑门所得的灵石是整个门派的,即便他是太上长老,所得的供奉也不会太多。而你不一样,一个人就得了奇巧阁的三成收入?”

         这样的猜想太过疯狂,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织玥翾却是点了点头,随手将一片似玉非玉,泛着骨瓷般半透明光泽的小方片丢给了她,“这个就是信物,记录了这几千年来奇巧阁的收入。你若喜欢,可以收着。”

         她捧着这一小片冰冷的晶石,心口沉甸甸的,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轻易给了她?他到底想做什么?

         “你我只在十丈之间,在你手中与在我手中有何不同。”织玥翾淡淡的说着,饮了一口灵茶水,眉头却是蹙了起来,“乙等厢房的灵茶果真还是差了许多,下次还有机会,我带你去甲等竞拍。”

         叶若嘴唇蠕动了一下,攥着那片巨额“□□”,手心里全是汗,脸色有些苍白。

         他这般步步紧逼,处处情深,编织成一张名曰情劫的大网,叫她无处可逃,是沉溺还是垂死挣扎,她的心彻底乱了……

         ……

         在叶若的纠结里,在旁人或失望或喜悦里,第一轮拍卖会终于落幕。不多时,所有的拍卖物经由船内的女修一一送往买主所在的厢房。

         没人注意到,江陵仙子已经改头换面混在其中,悄悄来到了甲一厢房。

         “你来了。”斜靠在小塌上的美人似是等候了许久,见她进门,神情平淡,却又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那底下全是可怕的暗涌,“她是谁?”

         没头没脑的一问,江陵仙子不免也愣了一下,随即才明白他问的是乙十的那位女修。

         “我可不晓得。”她微微一笑,从储物袋中取出数件东西,一件件摆到檀木桌上,“乙十本该属于凌波阁的顾宁心,可我方才从守卫那边得知,顾宁心前日便离开了江陵水城。如今那里面有一男一女,不过他二人倒也聪明,设下禁制阻隔了法阵。这会儿,连我都无法得知他们的身份。”

         “嗬。”盛装美人不屑的冷笑。

         江陵仙子也笑,眼波流转间眉间说不尽的妩媚风情,“你要追杀那小美人儿,只能等在下一轮拍卖会结束,堵在乙十门口劫住她。”

         “小美人,呵。”他不屑的冷哼一声,有些嫌弃,“钟情,我说过的,别对着我用媚术。不是天生尤物,就不要丑人多作怪。”

         原来江陵仙子的名字叫做钟情,是个很美的名字,却不适合她这样的女人。她这般多情又肆意的美人,根本就没有钟情可言。

         “你这张臭嘴,真该撕了才好。”话虽这么说,钟情依旧笑盈盈的,不见半分气恼,娇嗔的斜了他一眼,红唇轻轻开合,“那如若黄莺出谷般清越柔婉的声音,又备受御剑门太上长老高徒的青睐,此女定有绝色之姿。”

         他忍不住优雅的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那又如何,会比我好看?”

         “好好好,她这位小美人当然比不过你这样的大美人儿。”江陵仙子失笑,忍不住戏谑道,“东西我可是送到了,恭喜你得了一株十万中品灵石的羽蛇兰。”

         “够了,你可以走了。”那人让她踩中了痛脚,黛眉微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露出了宽袖下一片莹白若玉的肌肤,随后想到什么,又叫住了她,“近日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还未。不过我想不会太久的。在那之前,你要早些做好准备。”钟情的脚步一顿,面上闪过一抹晦暗的神情,好在是背对着他,才没叫他察觉出不对。

         “呵,不必担心。”他只是幽幽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