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岁月静好
        “尊主,依属下看,这煦阳峰上风景最好、灵气最浓郁的地方,就是属下现今住的。”云曦小脸红扑扑的,颇有些狗腿的建议,“既然尊主来了,属下现在就去挪个窝儿,腾出地方来。”

         织玥翾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楼煦预备的洞府在哪?”

         “喏,就在那里。”他指着煦和大殿不远处的几间房舍,“是楼煦从前住过的。后来掌门看不过眼,便着人为他造了这煦和宫。楼煦后来搬离了这里住到了那处,却还留着这几间房。当然了,属下是不会让尊主住到这等破房子里去的……”

         织玥翾朝着他所指之处瞧了几眼,神色古怪,“本座不住此处。”随后,不再理他,带着叶若来到了距离煦和宫最是遥远的一处岩崖,淡淡道,“这里不错。”

         此地的山崖怪石嶙峋,杂草丛生,连一朵花儿都没,荒芜而冷寂,对岸一条垂挂千尺的瀑布是这附近唯一值得一提的风景,此外云曦再也找不出半点的“不错”。

         然而,王上说什么便是什么,他心里再是嘀咕,也只能依着织玥翾的指示,把周围的杂草全都清理干净,又削去一些太过尖锐的岩壁,填平低洼之处。

         叶若撑着下巴,坐在不远处无聊的看云曦“移山填土”,忙乎个不停。

         这般浩大的工程,即便用了灵力,他也花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才在这玄奇陡峭的山崖上弄出一大片平地。

         织玥翾心中演算着,大致估摸了一下,绷着的脸总算缓和了几分,“可以了,还算不错,你站远点。”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座玲珑可爱的小玉楼,将其丢在半空中,逐渐放大后刚好立在那片空地上。

         整栋屋子好似一整块翠玉雕琢而成,成色极好,通透如同一池碧水,水汪汪的,在午后的阳光映照下,晶莹剔透,极致的瑰丽,却又犹如脆弱的琉璃,叫人害怕它会一碰即碎。

         云曦咋舌,“尊主,这万年翡玉竹造的屋子,是不是太招人眼了?这地儿虽偏僻,可偶尔还有修士会驾着飞行法器从上空路过。”

         织月翾沉着脸,掐了个法诀,施了障眼法将它变成了普通的青竹,“放一把火,烧了那几间破房子。然后告诉楼煦,你玩火的时候不小心烧了,便只能给叶若另外建了一间。”

         “尊主,我错了!”云曦大惊失色,哭丧着脸,“真这样做,他会恼了我。楼煦这阴险的小白脸儿,不爱打打杀杀,就会把我丢到灵兽袋里面壁。”

         “你怕他,难道就不怕本座。”

         估摸着织玥翾并未生气,云曦松了口气,嘟哝道:“当然怕了,不过尊主不会像他一样动不动就管我禁闭。”小眼神瞄着他,有些幽怨,“尊主,其实您是想直接烧了煦和宫吧?”

         兽类的直觉确实挺准的。

         叫云曦说中了心事,织玥翾不置可否,唇角微微翘起,“若你真的烧了它,怕是会被他关上百年。”

         云曦小脸微白,“今日也不早了,尊主同王妃远道而来,该是累了,属下这就告退。”

         “下去罢。”织玥翾神色淡淡,却又加了一句,“明日申时再来。”

         云曦小小的身影僵硬了一瞬,喏喏道,“属下会记得的。”说罢,便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般的窜了出去,逃也一般的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他是你的人,是单纯留在这里,还是妖族派来的奸细。”叶若走到了织玥翾的身边,弯唇浅笑,一把推开了房门。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织玥翾平静的说着,使了个小法术,在屋子外边变幻出了一片梅林,“除非他求我助他解除契约,不然我身为妖王也无法干涉。”

         叶若回头,瞧见这大片大片的梅树,心头一动,却只道,“也就是说,离开了沉寂绿地你就管不着他了。那他可信么?若是他知道了我们来此处的真正目的,会不会告密?”

         “不会的。妖族从不会背弃同族。”

         此话听在耳里,叶若莫名觉得有些讽刺,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好。”便急急的走进了竹楼。

         这栋小楼有两层,一楼隔成了两间小室。她走进其中一间瞧了瞧,一个丹炉,一个藤木蒲团,一排排竹制的架子,上头摆满了瓶瓶罐罐,显然是个丹房。转而去看另一间,整个屋子颇为空旷,只在角落里堆着一些炼器材料,显然也不是住人的。

         又听他道:“这是我闲暇炼制的,本来只有我一个人,一间静室,一个丹房,一个炼器房。”

         叶若嘴角抽了抽,顺着楼梯向二楼走去,那是最后一间了,他所谓的“静室”。

         推门而入,整间屋子里却也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小塌子,还有一个阴魂不散的铺团,真是寒酸的可以!

         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厨房在哪,浴室在哪?难道修士就不用吃饭,不用沐浴了?

         瞧出她的不满,织月翾大概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你想要一张可以睡觉的床,就像江陵水城客房一样的床?”

         叶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不止想要床,还想要一个可以沐浴的地方。你以前是怎么过的,我不管,可是休想让我用除尘术凑合着过日子!还有,我要吃烟火之食。修士又不是兔子,为什么要吃灵果度日。”

         她实在难以理解,他一个堂堂化神修士竟会生活得如此清苦。修仙已经如此枯燥,若是连基本的享受都没了,那么活那么长久不就是在无止境的受苦嘛!

         织玥翾本想说人间烟火杂质太多,修士不该沾染,话到了嘴边,却又变了一变,“明日让云曦送一些新鲜的灵兽肉来,还有你要的炊具也一同叫他去置办。我猜你一定不会喜欢去天机阁的膳堂。”

         叶若眨了眨眼,看着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些翡玉竹在手里捣弄着,神情有些纠结,“我不会做饭。”

         眼看着一间小竹楼已经快要成型,他的手忽的顿住,神色古怪,“你今日先吃些灵果,明日我让云曦烤肉给你吃。再往后……我作于你吃。”

         “阿翾,你待我真好。”叶若笑得眉眼弯弯的,舔了舔嘴唇,一脸的向往,她好久都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我喜欢吃鱼。阿翾,你会做红烧鱼么?”

         织玥翾手一抖,差点折断了一根翡玉竹,“你想吃何种鱼?冰泉寒鱼,还是银纹鱼,或者是只生活在灵泉水里的龙鱼?”

         听着这一连串陌生的物种名称,叶若很是抓狂,“哪一种鱼好吃一些?要不,还是让云曦给我带一本灵兽图谱,我看看再做决定。”

         “这几种鱼都是生着吃的,不然失了鲜味。”他终于做好一间小竹屋,有了空闲同她讨论这些美食,“叶若,你喜欢喝鱼汤么?我看后面那条瀑布里有很多青鲟,最是适合做汤了。”

         叶若眯着眼,怀疑的瞧着他,“阿翾,难道你也不会做饭?”

         织玥翾扯出一抹笑容,“当然会了,本座活了那么久,怎能不会做饭。你要吃红烧鱼,过几日我就做与你。”

         看出他答应的勉强,她还猜不到真相,那才是傻了。

         这货明显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哪里会做什么饭!纯粹在糊弄她。

         “呵呵。”叶若干笑一声,向后退了一步,满肚子的坏水,“不如到时候,叫云曦也一起吃吧。”

         “好。”织玥翾笑的很是古怪。

         ******我是三天的小分割线******

         吃了一顿织玥翾亲手做的红烧鱼,叶若当晚肚子疼了半宿,后来又吐得撕心裂肺的,暗自发誓再也不要吃他的黑暗料理。

         后来,却也没机会再吃到他做的饭了。

         因为他突然闭关了,躲进炼器房里不再出来,眼瞅着在炼制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叶若猜测他可能在做扇子,她可没忘了他答应要为她炼制一把羽毛扇,只是没想到炼器如此麻烦,她都连着好几日没见着他了。

         独自坐在悬崖边上对着瀑布,翻看着云曦带来的各种修仙游记和灵植、灵兽图谱,成了叶若每日的必修课。

         一个人的日子,太过寂寞。他与她明明是一墙之隔,却好像被分隔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日出日落,她一个人看,除了云曦偶尔来个几次,再也没见到一个人。那个刚刚认下的师傅则更是叫她无语,竟再也没有出现过,无声无息的,好像根本就不在煦阳峰上。

         她走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于寂静中,看着日月星辰几度变幻,终于迎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这个消息成了这一个月以来,唯一叫她觉得振奋的事物。

         据云曦说,上云宗出大事了!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皆是因为沾上了一点风花雪月。

         前几日里,上云宗流朱峰主死了,死在一个魔修的手里。听说他是为了保护两名女弟子,才会同那名闯入了宗门的魔修打斗。可是为何这么巧呢,一个六峰峰主,两名绝色美人,一个是上云第一美人,另一个上云双姝之一。他救了前者,却为了后者赔上了性命。实在是可歌可泣的一段“风流韵事”。

         叶若是不相信的。

         她根本不相信这传闻,不相信那个卑鄙阴险的夙夜死了,也不愿意相信叶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