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百年之约
        “既无道友再出价,这株羽蛇兰便归甲一所有。”江陵仙子媚眼儿一转,红唇开合间敲定这个悲伤的结局。

         市价两千中品灵石的羽蛇兰,十万中品灵石成交,买主真是亏大发了。

         “呵,老妖精,你这株金贵的羽蛇兰稍后可要借我瞧瞧,让我好好看看它是否与寻常不同,竟然要十万中品灵石。”孟泽这人倒也瞧不出来,竟是个喜欢落井下石的主儿,真亏了他御剑门太上长老的身份。

         这种话圣人听了也要动气,更别提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甲一那位神秘人,“你要看?干脆我送予你罢,待你死后,这株羽蛇兰我定会送到你牌位前。”

         这番言辞毒辣近乎于诅咒,看来此时真的气疯了。

         孟泽倒也没甚感觉,揣着明白装糊涂,依旧笑呵呵的,“这么早就说好要等我死后前来祭拜,你也是有心了,只是不晓得,你家尊主知不知道你这番深情厚谊。”

         “不劳你费心,有这闲功夫,可要看住你家徒儿,不要叫他做出什么傻事。”那人冷冷的说着,富有磁性的嗓音猛然转低,好似毒蛇的芯子丝丝的声音。

         “呵呵。”孟泽回以他的只是一声压抑的闷笑。

         孟泽不当一回事,可叶若没有这般大的胆子,叫他言辞中压抑不住的杀意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觉脊背生寒,忍不住看向织玥翾,“看来甲一要大开杀戒了,你真有把握?”

         “你慌什么,他又不擅斗法。”织玥翾投给她一个幽幽的眼波,语带安抚,“何况他还没这个胆子与我打斗。”

         “你果真识得他。”叶若面色有些难看,从进入宝船开始,有些事就不一样了,他有很多事瞒着她。

         他好像有无数的秘密,是不能同她分享的*,而她也有,关于书穿这样的最大的不可对任何人提及的秘密。两人半斤八两,她又有什么立场怪别人。

         这番思忖,叶若心里终于平衡了些,深吸一口,压下心头的不满,开次开口,“你来这里想做什么?我不信你是专程陪我来寻养魂木的,而不是为了旁的事情,才愿意顺道带我过来。织玥翾,你同孙家,亦或者孙巫城究竟是个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以后我会慢慢说与你听,现在你该专心这场拍卖会。若我没记错,这株冰属性的高阶灵植是你想要的。”织玥翾看着高台上那株正在展示的青冥雾花,神情莫测。

         一想到深入筋骨皮肉的疼痛,叶若一个哆嗦,咬咬牙,终于还是决定先顾着眼前,拿下这株灵植后,再同他好好聊聊人生。

         目前看来,三千中品灵石是最高的价码。

         叶若想了想,试探性的说出了一个数字,“三千零一块中品灵石。”

         一时间四下静悄悄,竟无人再跟着竞价。

         江陵仙子嘴角抽搐了一下,笑得有些勉强,“还有道友比这个价格更高么?”

         大厅里鸦雀无声,就连那个同叶若争锋相对的甲一都没有动静。

         一息、两息、三息……时间到了,江陵仙子再是不愿却也只能认命,“这株灵植归乙十所有。”

         得了一件攸关自身生死的东西,叶若就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一直焦躁不安的心也安定了几分,接下来要担心是养魂木。

         她微微一笑,“若是两粒情劫丹算两件拍卖品,那么三件拍卖品已经凑齐,为保险起见,我待会再拍一件。你可知道最后一件拍卖物是什么?”

         “确切的数目我也不知,不过每届拍卖会的压轴之物都是参与拍卖的修士提供的。到时候若不足三件,就只能拍下我送上的物件。”

         叶若惊异的看着他,看他这一脸认真的样子,只觉无语,“你疯了不成。若我没猜错,你拿物品去拍卖是为了要凑灵石拍下三件东西,现在你又叫我拿你送去的物件来凑数,难不成这拍卖就不收手续费?还有如果我真这样做了,到时候你拿什么去付账。别告诉我到时候要用抢的。”说到这里,她只觉太阳穴突突的疼。

         瞧着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模样,织玥翾也是颇为头疼,“叶若,你就未曾想过,我们在奇巧阁买的东西是用什么东西换的。”

         “难道不是以物易物?”她下意识就答道。

         “你就未曾想过,孙家仅凭一个元婴后期的孙巫城是如何在天广大陆上站稳了脚跟?”

         “不……等等……”叶若猛地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难道说你同孙巫城早就勾结在了一起?是你在背后支持他。”可是书里没说过孙巫城同沉寂绿地有所勾结,究竟是哪里不对。

         “奇巧阁每年所得,我分得三成。”

         三成?这也太少了,孙巫城不可能这般小气。若是将奇巧阁当做一间股份制的公司,孙巫城是总裁,除了织玥翾外,定还有不止一位的股东。

         “六大门派有没有参与其中?”

         “御剑门占两成,梵音寺占两成。”

         果真如此,道修、妖修、佛修,除了魔修外几乎人人有份,怨不得奇巧阁能够遍布整个天广大陆。

         “等一下,如此说来,你救孙休与就是同孙巫城的一场交易,根本就不是为了我。”知道了真相的这一刻,叶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对他如何,她不愿多想,可是他曾经说,那是为了她……

         到头来,这一切不过是个笑话。

         她还有一点不明白,他们既然是盟友,为何他会冷眼看孙休与去死,“既如此,那时候你又为何不救孙休与?”

         织玥翾奇怪的看着她,似是不懂她的意思,“我为何要救他,我与孙巫城的交易只在奇巧阁,同孙休与并无干系。现在我愿意救他,也是因为你。”

         因为她?真是可笑。莫说当初在昆仑之巅的时候,他对她就生了情,他那时候明明差点就要杀死她了。现在说这些,当她傻么?难道他不会向孙巫城收取救下孙休与的报酬?

         他在说谎,句句都是谎言。

         叶若捏紧了拳头,心里头呵呵冷笑,不过能叫他愿意费心欺骗,也多亏了这十丈之约。织玥翾,你如此待我,我也会好生还你。

         她心中想着,拿起茶盏挡住脸上扭曲的表情,只抿了一口,抬起眼帘,已经压下了所有愤懑,“阿翾,你待我真好。”随即羞红了脸,底下脑袋,软软低语,“本以为你是骗我的,原来早在那个时候,你就……”

         织玥翾神色微妙,拿了茶杯抿了一口,好一会儿才开口,“叶若,我其实……”

         “这件衣服好漂亮!”叶若盯着高台上展出的一件五彩霓裳羽衣一脸惊叹,好似不经意的打断了他的话。

         如烟如雾的碧霞罗,染了艳丽的五色,却又如此的和谐,浑然天成,用着最是动人的色彩,交织成最为耀眼的美丽。

         织玥翾眸光微凉,紧捏着杯子的纤长的手指松开了一些,只淡淡道:“不过如此。”

         “是么。”叶若淡淡的应了一声,撑着下巴,细细打量着那在莲灯下越发艳艳逼人的五彩霓裳,只觉越看越好看。

         这会儿,外头已经为这件衣裳抢破了头,她甚至听到了常相思的声音,可更多的是男修在竞拍,约莫是为了爱慕的女修。

         “你若喜欢,过些日子,我赠你一件比之更美的裙子。”

         织玥翾忽然出声,听着是在哄叶若开心,却也不似,若真要博她一笑,拍下这件衣裳岂不是更好,而他偏偏要绕一条远路。

         叶若也不是非要这件衣裳,多看了几眼,便失了兴致,至于织玥翾所说的过些日子她更是没放在心上,浑不在意的随意答了一句,“是么,阿翾送的我都喜欢。”

         最后,这件美丽的羽衣被甲一那位以三十万中品灵石的价格拍走,还惹得孟泽好一番笑话。

         “那人莫不是女修?”鉴于孟泽对其“老妖精”的称呼,再加上他拍下了一条裙子,叶若自觉抓住了真相。

         织玥翾呛了一口水,神情有些古怪,“有些人不是女修,却比女修还要爱美。”

         “人妖。”叶若嘴角抽搐,原来这本书的画风如此清新奇妙,有百合,有人妖,就差没有基情。

         “你如何得知的?他确实是道修与妖修的后代。”织玥翾略有些讶异,随即想到了什么,唇角微翘,“人妖这个词倒是不错。若我们以后也有了孩子,那也是‘人妖’。”

         好大一个惊吓,吓得叶若一口水喷了出来,全都溅到了墙壁上,留下点点晶莹的水渍。她好一阵无语,翻了个白眼,“咳咳……咳,你就忘了这个词吧。至于我们……你不是要过情劫,生了孩子,便有了牵挂,怎可能飞升。”你会不会想太多。

         织玥翾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块锦帕,轻轻拭去她唇角的茶水,定定的望着叶若,幽深的眸子里是她看不懂的复杂,“我若愿意放下飞升,你可愿意?”

         叶若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怔怔的看着织玥翾,心中五谷杂陈,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这不会在说笑吧。”

         他看她一脸震惊慌乱,却唯独没有半点喜色,胸口有些发闷,眸色微凉,淡淡道,“你不愿意,那便罢了。”

         “我……其实,我……”叶若被他这淡漠的一眼看的有些发虚,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发觉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罢了,本座没有要逼你。”

         这一声久违的“本座”,疏离得可怕,叫叶若心中发涩,喉头发紧,“我……怕,我只是怕,我怕有一天……”我会真的爱上你,我会忘了要回去,留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而你却要辜负我。

         不知不觉,她竟已流泪,晶莹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从她眼角沁出,泪湿了长长的睫毛,顺着她姣好的面容滑下。

         织玥翾垂下眼帘,屈指轻轻拭去她颊边的泪珠儿,送到唇边,尝了一口,“苦的。”狭长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幽光,将她揽入怀中,低语道,“你怕什么?我好似终于明白你所说的,我不想看见你哭,不想要一个人长生……若这世间没了你,我长生又有何意义。”

         叶若靠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略微激烈的心跳,闭上了眼睛,揽住他的腰,将泪湿的面颊埋入他的冰冷怀里,模糊不清的低语,“你容我想想……我要好好想想。”好好看看这个人是否在欺骗她,好好看看他究竟值不值得她放弃所有。

         他轻抚着她的青丝,神情宁静,柔声道,“我不问你怕什么,我可以等,但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叶若,修为高了,修士便不容易生育,若你结婴前还不能给我答复,我们这辈子都可能不会有孩子。”

         结婴之前,寻常人结婴至少要百年,织玥翾倒也很有耐心,竟给了叶若一百年的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

         她紧紧的揽着他的腰,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