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失之交臂
        经过了一整日长途跋涉的追寻,从太阳当空追到星辰满天,他这一口气憋了太久太久,在胸口压抑膨胀得几近爆炸,最后统统变作暴虐的情绪……修禅百年,却终究无法化解那深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嗜血残暴,这一刻的明空早已化作索命的修罗,凶残可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随手一挥,便破了一间客房的禁制,神识一扫,没看见叶若,他又飞快退离,来到另一间客房前……明空的动作很快,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已经翻过了大半个客栈,只剩下常相思与叶若住的那两间房还未搜寻。

         左鸿羽在明空闯入客栈的那一瞬间,就已惊醒,心道不好便速速离开房门,前往三楼确定他家师妹的安全。

         可是明空太快了。

         待左鸿羽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常相思站在门口上,用着一种很是反常的柔媚姿态对着一个佛修说道:“这里住着一个凡女和一名男修,一定不会是你要找的人。”

         事实上,在看见明空的那一瞬间,常相思几乎听见了心底花开的声音,好似有个声音对自己说,是他了,就是他了。这个人才是她等待已久的,想要选来做未来双修伴侣的那个人。

         于是她站了出来,阻止他打破斜对面这间客房的禁制,因为她隐隐有种预感,叶若便是这美貌佛修要找的人,说不清这一刻,她是单纯的想要帮叶若,还是不想让他见到那个连她都觉得色若春花,皎若秋月的女子。

         是的,她就是这么自私的欺骗了她。

         “他们是道侣?”明空的手停在禁制之前,抬眼淡漠的看着常相思,无视了她晕生双颊一脸娇羞的模样,一心一意都是找到叶若。

         他看惯了女修对他痴迷的样子,自然也就想不到有朝一日,竟会被一个恋慕他的女修欺骗。

         “对,他们是一对爱侣。”常相思想都没想就应答了,一双眼睛痴痴的望着明空雪白的僧衣,那如同般若一样圣洁悲悯的佛之美,即使他此刻眼带杀意,清俊的眉宇间含着煞气,一副怒目金刚的模样,却依旧风华无双,叫她倾心不已。

         明空自是想不到,就是这一刻的停顿,使得他与她失之交臂……命运的□□依旧在转动,沿着那轨迹,他们之间的故事走向了另一种结局。不得不说,有些事情错过了便再也回不去。

         一只散发着金光的小纸鹤忽的从黑暗中飞出,来得如此的不凑巧,也来得如此的巧合,像一盆冷水浇在了他躁动又暴虐的那颗心上。

         明空面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眉宇间的煞气随之消散,绝世的面容就像一张冷冰冰的面具。他放在禁制上那只手终于还是收了回来,任小纸鹤轻巧的落在他的手背,然后淡淡看萦绕着纸鹤的金光飞速消融,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方才在……做什么?

         明空在心里问自己,内心空空的,有些茫然又有些悲伤,恍惚好像失去了什么……

         一门之隔,屋外的人心里雨雪纷飞,如坠冰窟,屋内人心中是一池春水,坠入绮梦。

         织玥翾冷冷的盯着那扇门,似乎透过这褐色的门扉看见了那一头的明空,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冷酷而嗜血,他在等他打破禁制,然后……

         叶若却等不了了。

         她很疼很疼,滚烫的身体里面是无尽的刺痛,似是在受着针扎刀刺一般的凌迟,到了现在她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疼还是热,是疼更厉害一些,还是热更让她煎熬。那一身水红色的宫装已经叫她撕成了碎布,露出底下欺霜赛雪的肌肤,因为那种诡异的热,那一身莹润若玉的肌肤白里透着淡淡的粉红……

         现在这里有一个人能救她,就是她面前的那个人。

         “你若想活着,夺舍后必要吸取足够的冰灵气。你的运气不错,竟是同一名冰属性的妖修一块来的,倒是省了很多麻烦。”

         “只要你采补了他,得了他的元阳,就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必担心阳气过盛。”

         “一旦采补完,你可以挖走他的内丹。失了内丹,他便会死,死了又怎么能追究你采补他的事情。而你吃下了这颗顶级的冰属性内丹,在渡劫前都不会再受极阳体质的影响。”

         萧云姬的话好似还在耳边,而叶若早已被疼痛折磨得丧失了理智,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摆脱这种痛苦,哪里还知道什么是羞耻,什么是节操。

         她定定的注视着眼前这人,心中默默想着先取元阳,再挖内丹,竟是瞬间着了魔一般。

         然后,她一步一步,踏着毁灭……或者说是新生的步伐走近了他。一双白嫩柔滑的手臂如同藤蔓般缠上了他的脖颈,下一刻,整个人贴了上去,几近半裸的身躯触及他冰凉的蓝裳,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随后脑袋靠在他的颈间,滚烫的面颊磨蹭着他的脖颈,感受着他冰凉的体温,整个身体软成了一滩水。

         织玥翾在她靠上来那一刻,惊愕的睁大了眼,脖颈上的肌肤敏感的触及她灼热的呼吸,不由颤抖了一下,整个身体迅速紧绷,不敢置信的低吼,“你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早已是惊涛翻滚骇浪滔天,可他不仅没有推开她,也没有像曾经那般对着她嘲讽戏谑着“你可是要对我自荐枕席”……他竟是觉得心跳加速,一时间慌乱得难以自持。

         叶若笑了笑,笑得犹如故事书中专门在夜间出没魅惑书生的妖狐一般妩媚妖娆,在他耳边轻语呢喃:“我啊,要……睡你。”

         睡你?!

         她怎么可以如此粗俗,如此大胆,如此恬不知耻的对着他说出这两个字!

         望着她面如桃花、媚眼迷离的模样,织玥翾简直不敢相信,此时此刻,她在他耳边轻轻说出的这句话,这句似假又似真的惊人之语。

         然而,叶若根本不是在问他,更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她只是说出自己心底的话语,是一种宣言,宣告她即将要对他做的一件事。

         讶异、惊骇……羞耻和激动,这一瞬间,他心底的情绪何等的复杂,可到了最后终究化作一句冷嘲:“你不愿意做的情劫,还想要同我双修,简……直……”

         他的声音突然抖了一下,“做梦”这两个字还未曾从他红润的薄唇里吐出,却已是再也说不下去……因为她滚烫的唇贴在了他的脖颈上,轻轻吻舔着,柔滑的舌尖带着湿濡的感觉不经意间擦过他敏感的喉结,然后不轻不重的吸了一口,留下一朵浅红的梅花。

         她几乎是挂在他身上的,双臂紧紧的搂着他的颈子,强迫他低下头凑近他,也是借着他的力量支撑住自己疼得几近虚脱的身体。

         “救我……救救我……我好疼,疼……”她轻轻呢喃着,眼角一滴清泪落下,顺着面颊慢慢滑下,却很快被她炽热的体温烧干,没了踪影,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泪痕。

         然后,她本来还算温柔的动作变得激烈了不少,一只手依旧揽在他的颈后,另一只却已经悄悄伸到他的腰间,胡乱撕扯着,想要脱去他身上这碍事的衣裳。可惜,他这身看起来半旧不新的蓝袍根本不像她那件裙裳那么好撕,她下了狠劲胡乱拉扯了好几下,竟是纹丝未动。

         叶若急了,体内的疼痛还在翻腾肆虐着,而那无法阻挡的炎阳之气在遇见织玥翾体内的冰寒之气只是稍微收敛了几分,可是还不够,完全不够。她的身体依旧处于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与火焰灼烧之中,热度虽减退了一些,可是疼痛却见缝插针的在这个时候又多了一分。

         她几乎在哀泣,带着哭腔的乞求着,完全失去了尊严,“救救我……求你……求求你。”嘴里胡乱的说着,那只无法扯破腰带的手,另辟蹊径,转而划到了他的领口,如同灵活的小鱼轻易就游进了他的衣裳,贴在了他的心口上,那里冰凉冰凉的,原来这个人的心是一块冰做的么。

         她微眯着眼,靠在他的怀里,滚烫的掌心紧贴在他剧烈跳动的心脏上,娇娇软软的软语嘟哝,“这颗心……我喜欢。”

         这颗心我喜欢。

         那么这颗心的主人,她是否也喜欢呢。

         织玥翾心口一跳,胸腔内的那颗心跳动得越发激烈,看着她眼里眉梢荡漾的妖娆魅惑,看着她眼波流转间那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春水清波流盼的风情,只觉得心底有什么隐隐要破土而出,却终于在她那倾尽了甜蜜的一吻中猛然惊醒,睁着一双暗沉的眸子,低语道:“叶若,你会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来。”

         那一刻,她在他颈项上的细细舔吻,已经从下巴一点一点细碎的慢慢移动到了他的唇角,极轻极轻的一个吻,如同蝶翼一般附在他绯色的唇角上,却又在感受到那冰雪般的冷意后,变作了凶狠至极的撕咬。

         他终于无法同她一起沉醉在这场缠绵的春梦里。

         他笑了笑,笑意并不达眼底,那双幽冷的眸子深沉如同一池深不见底的寒潭,毫无半点波光,一只手强硬的按住她还在他胸口上肆意作乱的小手,然后毫不留情的拉出,两两相握,十指交缠着将体内的冰灵气输送到她的体内。

         叶若的唇终究停住了,停在他的唇角,一动不动。

         在得到冰灵气的支援后,她体内的炎阳之气节节败退,最后彻底被压制到了她的丹田之中,再也无法兴风作浪。

         织玥翾舔了舔流血的唇角,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后,舌尖轻轻碰了她温热湿润的唇瓣,眸色渐深,却并不深入,竟是忽然张口狠狠的咬了她一下,直把她的唇角咬破才肯罢休。

         叶若早已陷入了昏迷之中,只觉得唇边一阵刺痛,到底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所以便错过了此时此刻,映在他眼中的那一抹淡淡的……情愫。

         小小的报复得逞之后,织玥翾心中的恼火和纠结已经消散的差不多,只留一丝古怪得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感还盘桓在心底深处,看似毫不起眼,却又如此明晃晃的像根针一般扎在他的心坎上,叫他忽视不了它的存在。

         他还无法领会这种感情,自然也就找不到方法消除它,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留在自己的心口上……皱着眉,紧紧搂着她纤细柔滑的腰,打横将她抱起,一步一步向着拔步床走去。

         想起她妄图一个人霸占这张两米多宽的床的蠢样,织玥翾唇角翘了翘,却感到唇边一阵无法忽视的刺痛,不免又想起了方才那荒唐的一幕,心情一下子阴沉起来,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重重的丢上了床,随后才慢悠悠跨到床边,与她并肩躺在一起,手抓着她的手,十指交缠着继续给她输送冰灵气。

         两人十指相扣,心心却未必相印。

         ……

         夜已深,混乱一时的龙门客栈重新恢复了平静,门外早已不见那抹雪色僧袍的踪影。

         明空来得匆匆,去的也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