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不欲长生
        夜风刺骨,暗香浮动,头顶星辰灿然,却唯独不见那轮皎洁的明月,这竟是个无月之夜。

         谁都没想到,这场拍卖会选在水汽氤氲的湖面上,在这个只有星光的夜晚,于一艘大船上悄然拉开序幕。

         湖心的宝船烨烨生辉,似是点了无数盏明灯,照得菀湖上空一方暗沉的天幕如若白昼,就连船下也是碧水生波,白浪映彩,令人神往不已。

         临湖而立,寒冷的夜风不住的扑打在脸上,叶若却觉察不到半点冷意,摩挲着手中那微微泛光的银色门牌,只觉心口好似压了一座山,又是窒息,又是烦躁难安。

         算算时辰,已过了两日两夜,若今夜还拿不到养魂木,孙休与必死无疑……身上压着一条人命,是生是死,全然看她,她又如何轻松得起来。来了这个世界几个月,她的心虽冷了,却也还没到达硬如铁石的地步,仅存的一点良心总是时不时出来刷个存在,叫她如何能眼睁睁看一个不算陌生的人走向死亡。

         呼,那就救吧,用尽全力的救。

         “走了。”叶若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无论用何种方法,即使用骗用抢,都要拿下养魂木留住孙休与这条命。

         见她似是想通了什么,豁然开朗,织玥翾薄唇微动却终究没有说话,紧紧揽着她的腰一跃而起,他蓝色的袍角同她粉色的裙摆在空中激荡翻飞,两种颜色还未纠缠在一起,两人便已稳稳的站在了宝船的甲板上。

         叶若手里的那枚银色门牌发出一道刺目的亮光,不一会儿,便有一名美貌的女修出来迎接,笑语盈然,“拍卖会还未开始,二位道友可以先去前厅欣赏歌舞。”

         此时不过酉时三刻,拍卖会要辰时才开始,他们来得有些早,却也不算太早,因为有些事需要在拍卖会开幕前完成。

         织玥翾并不看她,只淡淡道,“不必了,我有些东西想要拍卖。”

         这女修倒也不惊讶,美丽的面孔上依旧带着刻板的微笑,“两位道友请跟我来。”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在前头引路。

         船里别有洞天,雕栏画栋,金嵌玉砌,极尽的奢华,一水的莲花壁灯散发着柔和的光亮,照亮了他们脚下厚厚的红色毛绒地毯,那如同火焰般鲜艳的血红,也不知是何种妖兽的皮毛,走着走着,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两声丝竹管弦之音,空灵缥缈,恍若仙音绕耳。

         也许是脚下的地毯太过柔软,迷离的灯光下,幽幽暗香里,叶若根本听不到半点脚步声,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是如此嘈杂,竟莫名有些情绪紧张焦躁不安起来。

         “灯里放了安乐散的粉末,会让人情志高涨。”织玥翾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叶若,将她她潮红的面颊看在眼里,神色不禁微变,紧紧握住她的小手,“屏住呼吸,跟好我。”

         叶若一怔,朦胧的灯光柔化了他清俊的眉眼,显得那双褐色的眸子如此的深邃,如此的深刻,看进她的眼里,她的心底,竟叫她恍惚生出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个永远冰冷的同“暖”绝缘的妖修,居然让她觉得温暖。

         她一定是被安乐散迷了神智,才会产生这种错觉。

         叶若一手被他拉着跟着他缓步走着,另一只手捂在心口,感受着心脏在寂静中忽快忽慢的跳动,绯红的面颊恢复了平素的红润转而泛白。

         “二位道友里面请。”美貌女修停在一扇朱红色的木门前,微笑着,轻轻推开了它。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织玥翾松开了叶若的手,只对她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便跨过门槛,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叶若咬唇,看着他蓝色的背影消失在门扉,好一会儿,才颓然的吐出一口气,娇俏的小脸上浮现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随即苦笑着捂住了脸,无力哀叹,“呵呵,这下惨了,你这个妖孽……”

         候在门口的美貌女修立刻垂头,只作未闻。

         可是太晚了,听见了不该听到的东西,注定了她要倒霉。

         叶若颓唐了一会儿,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忽的放下了手,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笑容甜美,“这位道友,你方才听到了什么?”

         “道友……我方才闪了神,并未听到什么。”

         “是嘛。”叶若随口应了一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眼睛一亮,笑盈盈的看着美貌女修,“你叫什么名字?”

         “……你称我曹道友吧。”

         叶若笑得更灿烂,“曹道友,你可不可以再闪神一下?”

         “?”

         “%^**&*$#*&%$#^*%$#……”一口气骂了个痛快,叶若长长的舒了口气,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柔声道,“好了,曹道友。”

         “……”曹琳感觉今天是他人生中最为奇妙的一天,看似温柔可爱的姑娘很可能是泼妇……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可直觉告诉她,这女修在骂人。

         ……

         织玥翾没让叶若等很久,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便出来了,“走吧,去前厅看看歌舞。”

         “两位道友向着乐声传来的方向过去,便能找到大厅。”曹琳暗暗松了口气,在看了叶若变脸,又同她大眼瞪小眼默默相对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他快要哭了,早知道就不来这里赚灵石了。

         呦,想要跑。

         叶若忍着笑,对着她微微一笑,“曹道友,和你说话真开心,若是有缘再遇,我们一定要好生聊一聊人生。”

         曹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好不容易扯动嘴角,露出一丝笑,“道友过奖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要做,就不送二位了。”说罢,一个转身,便步履急促的向着廊道另一端走去。

         “你对她做了什么?”眼看曹琳藕荷色的裙角如风一般迅疾的消失在转角,织玥翾神色有些古怪。

         叶若唇角的笑意淡去,并不看他,只淡淡道,“那又与你何干。我都没问你去里头做了什么,你又何必要知道我在外头做了什么。”随即迈开了步子,向着曹琳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吧,你不是要看歌舞。”

         “叶若。”他有些愕然,有些莫名,却只见到她留给他的一个无情的背影。

         ……

         所谓歌舞,竟是如此香艳*的舞,如此缠绵挠心的歌。

         一室的昏暗,只有高台一抹亮光。只见一名穿着红衣的舞者,凌空而舞,踩着音乐的节拍,她肆意的捏动着柔软的水蛇腰,娇艳的红色丝缎在空中翩然翻飞,不时露出她那双白嫩笔直的大长腿,似有若无,欲语还休的模样真是诱惑至极。

         “江陵仙子!江陵仙子!”

         听着耳旁那一阵阵激动的吆喝声,叶若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江陵仙子。她心下有些郁闷,不禁侧头看织玥翾,“你觉得好看么。”

         “不如妖族女子的舞姿。”

         “是么。”叶若不由抬头瞧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古怪,淡淡道,“让你如此称道,有机会我倒是想看看妖族女子的舞姿。”

         织玥翾不觉有异,下意识便答,“等你筑基,我便带你去沉寂绿地看。”

         “呵呵。”叶若干笑一声,一张脸在昏暗里辨不清神色,“不知你修炼之余,平日里都会做些什么。”

         “除了每年朝圣之日,要出席妖族盛宴,我一般都会待在洞府里炼丹、画符、炼制阵珠……”想起了沉寂绿地,织玥翾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可很快那笑容就淡了,“若是无聊了,也会时常会出来游历一番,寻一些天材地宝,或是有趣的秘术阵法。”

         看似丰富的人生,却也并不充实。他活了那么久,看了这山川河流几千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岂不是很无聊很无趣。

         “你说修仙是为了什么?”叶若心下叹息,不觉问出了口。

         “为了做人上人,为了爬得更高,俯视众生。”

         “你现在已经化神的修为,在沉寂绿地是妖王,在整个天广大陆也是位处顶峰的人物,为什么还要追求飞升?飞升去了上界,岂非又要从底层向上爬。”叶若不懂这些修士的想法,人活了几千年不就够了,长生真的那么重要么。

         织玥翾愕然的看着她,像是在看怪物一样,实在不明白她怎么会有这般的想法,“不追求飞升,等死么?化神最多能活八千年,我已经在这世间五千多年,浪费了大半的光阴,若不能飞升上界,难不成等着老迈无力,任人鱼肉?”

         “可是……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为了活着而活着,你真的快乐?”叶若真的不懂,漫长的岁月里只有无止境的修炼,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我欲长生,你便要同我一起。”织玥翾神色微变,心已乱,却又冷然道,“即便你不愿意,也要修仙。别忘了,你可是说过,要在三百年内飞升上界。”

         叶若苦笑,她倒是差点忘了自己答应萧云姬要带着这具肉身飞升上界,必然要踏上修仙之路。

         她所求的是打破虚空回到原来的世界,而这个人想要却是长生,看似殊途同归,却又背道而驰……

         叶若突然惊觉一件事情,若是真的有一天,她成功飞升上界,划破虚空回到了亲人的身边,那时候的她还是她么?顶着旁人的面孔,眼睁睁看着亲朋好友一个个渐渐老去,然后死亡,而自己却因为长生不死的灵魂,依然保持着最好的年华,最后成了孤零零一个人……这样的她回去了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