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蛟尨之缘
        下弦月,夜半,皎洁的月光落在宁静的海面上,微蓝的海水轻轻拍打海岸。

         然而这个风平而浪静的夜晚终究还是被打破。万籁俱静之际,不知从何处吹来一大片黑云遮蔽了天际,乌云蔽月,黑暗之中那平静的海面忽的生了波涛,汹涌的浪潮滔天而起,琉空岛南面的海水好似了沸腾起来,激荡的波涛翻滚涌动,好像底下有什么东西即将破水而出。

         织玥翾带着叶若出了天机阁御风而行,见了此等异象便停了下来。以他的修为,即便四下漆黑一片也无甚影响,站在远处遥望看的很是真切,很容易就瞧见巨浪翻滚间水底闪过的一道蓝光。

         深海之下的确有东西。

         “阿翾。”叶若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处汹涌的漩涡,奈何修为有限,神识无法到达深海之下,所见不过大片大片的白色浪花,“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是海兽还是异宝出世?”

         “是妖兽。”织玥翾淡淡答了一句,十指撑开领域将那片异象之地掩藏起来,这才携着叶若向那处飞去。

         到了漩涡的上方,他撑起灵气护罩将两人护了起来,这才抱着她跃入那滚动的白色漩涡之中。

         直到深潜入海底,叶若方看清楚,原来所谓的妖兽是一条巨大的怪鱼,深蓝的皮肤,灯笼大的眼睛,长而大的尾鳍奇异的展开,流光溢彩,好似一条七彩云锦织成的彩色薄纱。

         这只无名的妖兽在水底翻滚游动着,很是焦躁不安的样子。它庞大的身躯扭动引得四下的海水剧烈震荡,好在被四面的无形壁障阻隔,再也掀不起什么波涛。

         “这是什么妖兽?”这是叶若从未见过的异兽,无论是颜语卿的记忆里,还是前些年恶补的灵兽图鉴上都未曾提及的海底妖兽。

         “蛟尨,传说之中蛟龙同神龙的后代。若有大机缘激发她体内上古神兽的血脉,便能一朝化龙,飞升上界。”织玥翾一边说着,一边揽着叶若的肩带着她缓缓靠近这条暴躁的蛟尨。

         他停在了妖兽的面前,立于水波之上遥遥对着它说了一句话,是用叶若听不懂的奇怪的韵律组织而成的一句话,想来便是妖族的语言。

         那暴怒的妖兽甩动巨大的鱼尾,眼看就要打中两人,却又在织玥翾奇异的话语下停住,慢悠悠的收回了尾巴,然后张开巨大的嘴巴嘶鸣,奇特的声音听在人的耳朵里说不出的哀伤。

         叶若静静注视着妖兽那双琉璃珠子一样明净的大眼,莫名感觉那双眼睛里传达出了什么讯息,可惜她听不懂妖族的语言,也读不懂她眼里的复杂。

         而织玥翾此时正在同蛟尨交谈,她不好插嘴,抿着唇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细细打量这条传说之中的上古遗族。

         龙在叶若的记忆里是一种传说之中的生物,她从未见过,也无从比较。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两边才交谈完毕。

         织玥翾神色平静的从储物戒子里取出一枚紫色的果子,又开口对蛟尨说了什么。

         那妖兽疑似犹豫了片刻,摆动巨大的脑袋,扭着庞大的身子绕着两人转了几圈,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嘶鸣了一声,连周围的海水都为之动容,激荡不止。

         蛟尨最后停在了两人的面前,徐徐长开血盆大口,叫人有种错觉它会一口将两人吞下。

         然而,它只是长开了大嘴,旁的什么都没做。

         在叶若惊愕的目光里,一条小小的蛟尨从它嘴里游了出来,摆动着蓝色的尾巴慢悠悠的游到蛟尨的长须上吐着泡泡。

         (⊙o⊙)叶若已经不能言语,盯着那缩小版的小蛟尨,嘴角抽搐。

         织玥翾神色平静,半点讶异都无,只将手上的果子丢给了面前的蛟尨母子。

         大蛟尨并没有吃下它,七彩的鱼尾灵活的一甩将它推到了小蛟尨的面前。因为体积不同,那果子给大鱼塞牙缝都不够,给小鱼儿又嫌大了一点。

         一大一小两条鱼儿在水里贴着,那小鱼儿惊喜的盯着紫色果子看了一会,可能是得到了蛟尨的允许,突然长大嘴巴一口吞下了比自己身体还要大一倍的果子。

         叶若真是开了眼界,这可爱的小蛟尨那张嘴巴竟可以在一瞬间张得如此之大,画面实在太美好,叫她无言以对。

         见着小蛟尨吃完,大蛟尨好似开心的曲着身体连连甩动漂亮的尾巴?

         可惜,叶若猜错了。

         它不是在表达欣喜的心情,而是在……连续甩动了好几次之后,蛟尨那条七彩的尾鳍好似在慢慢脱落。

         然后,在叶若惊愕的目光里,美丽的鱼尾终于脱离蛟尨的尾巴,随着海里的暗涛向着两人飘了过来。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昇龙草,一种极为难得的毒草。”织玥翾收起了那一株七彩的灵植,嘴角微翘,看来心情不错,“而这紫色的果子是万年九星藤结出的果子,每次只得九颗。”

         昇龙草,叶若是知道的,一种绝迹数万年的灵草,只听闻是炼制某种丹药的材料之一,竟不知它原来生在水里。而九星藤的果子,她听都没听过,更是不知有何用。

         织玥翾看出了她的疑惑,淡淡道,“万年九星藤的果子对妖兽来说就好像万年朱果对道修的意义。”

         如此珍贵?!

         “用这草同曹琳做交换,炼丹之事便不会出差错。”

         震慑还不够么?难不成曹琳还要耍什么手段?

         叶若还要再问,织玥翾已不再说话,又从储物戒子里取了一枚紫色的果子,用奇异的语言对着蛟尨说了什么。

         小蛟龙眼巴巴的盯着,蓝色的小尾巴在大蛟尨身上甩啊甩,用着极为亲昵的姿态撒着娇。

         良久,大蛟尨“慈爱”的看了小蛟尨一眼,巨大的身体在海底幽蓝的光晕里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只比小蛟龙大了一点。

         Σ(°△°)︴叶若一颗还算坚强的心已经备受摧残,面无表情的看着,再也懒得说些什么。

         大蛟尨张大了嘴巴吐出了什么东西,激荡的海水里,一个透明的小水泡裹住了那来自妖兽的白色液体。

         “这是尨涎,最好的疗伤之物,服下它你受创的经脉便会复原,甚至远胜从前。”织玥翾将那个小水泡抓在了手里,把九星藤的果子丢给了蛟尨。

         放近处看,对着海底的蓝色微光,小水泡里的白色液体疑似牛奶……

         即便如此,知晓真相的叶若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还能再恶心一点么。

         这厢的小蛟尨欢快的一口吞下紫色果子,尤还不满足的盯着织玥翾看了半响,一副等着投喂的样子。

         “……”

         而大蛟尨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大小,蓝色的外表好像变浅了一点,显然取出尨涎对妖兽的身体有所损伤,足可见尨涎的珍贵。

         不知道那小的对大的说了什么,织玥翾静静的听着,嘴角微翘,“阿若,你喜欢吃鱼,喜欢养鱼么?”

         叶若呆了片刻,随即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它要跟我们走?”说到这里,干脆将心底的愕然完全摆在了脸上,“它是海里的妖兽,怎么可以养在灵兽袋里?”

         就在他们二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小蛟尨已经摆动着蓝色的小尾巴喜滋滋的游到了织玥翾的身旁,好像嗅到了什么让它兴奋的味道,那小尾巴甩得更欢快了,还发出一连串奇怪的叫声。

         大蛟龙在一旁瞧着,幽幽叹息,使得四面的海水剧烈翻滚,良久,突然从它的口里发出一个极为悦耳的女声:“妖王,吾儿便放在你身边一段时日,待他蜕鳞之日你再送它回来。叫你身边的小丫头不要乱动什么心思,蛟尨可不是那么容易可变缔结契约的。”

         叶若瞧着小家伙直往织玥翾身上贴的热乎劲儿,感觉太阳穴突突的疼,这小妖兽是个麻烦……而它母亲托付的姿态摆的比天高,显然是个厉害角色,怕是连拒绝都不可能了。

         连织玥翾都没说什么,叶若自然也只能保持沉默。

         织玥翾捉住了小蛟尨的尾巴,垂眸淡笑,低声回了一句,“百年之后再会了。”

         大蛟尨突然甩了甩蓝色的鱼尾,硕大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对了,你带着它近日就不要靠近无尽海了。那儿的主人回来了,成天弄出大动静来,现在那一片都成了死海,害得我带着吾儿千里迢迢搬家来了这里,唉,做条鱼都不容易。”

         妖修高人前后的差距太大,叶若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无尽海。

         她说的是云麓山脉同天堑之间的那片海域么?无尽海的主人?谁有资格能够称得上那片凶煞之海的主人。

         这一瞬间,叶若脑子里好像浮上了什么东西,却没能及时抓住,待要细想,脑海深处却传来了似有若无的疼痛阻止她继续深究下去。

         越是如此,她越是在意,竟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您可曾见过无尽海的主人?”

         “唔,见过了,也不怎么样。”蛟尨突然笑了起来,语带嘲讽,“好像是叫无双吧,天下无双,啧,真是好大的口气。”

         “无双?!圣子无双?”叶若不禁脱口而出,心里有些莫名,眉峰也皱了起来,“……圣子……无双,我怎么会知道……”

         “对了,就是圣子无双,恬不知耻的魔宗就爱这一套,修炼了魔宫还敢称圣,实在可笑。”蛟尨的声音里带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讥讽,蔑视,甚至还有愤怒。

         此时的叶若只觉脑子眩晕难忍,也没听清蛟尨究竟说了些什么,不停在记忆里追寻着圣子无双的片段,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太阳穴反而涨疼的厉害,大脑好像撕裂一般的疼痛。

         她紧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的厉害。

         “蛟尨,你该走了。”织玥翾突然开口下了逐客令,不待大蛟尨回答,便提着小蛟龙揽着叶若浮上了海面。

         “那么便再会吧,我也好乘此机会歇个几百年。”悦耳的女声咯咯的笑了起来,海面的波涛渐渐平息。

         织玥翾皱着眉提着小蛟尨的尾巴将它摆在了叶若的眼前,“跟着她,不要再靠近我。不然……”

         带着杀气的话语吓的小鱼儿惊惧的甩动着鱼尾,扭动着肥嘟嘟的身体挣扎,可惜它无所不能的娘亲已经离开了,它现在是别人砧板上的肉,只能无助的张着嘴嘤嘤的哭,“你太坏了!”

         婴孩的哭声从一条鱼的嘴里发出,那种惊悚的感觉唤回了叶若的神智。她皱眉,眼里全是嫌弃,“带了这小东西做什么,再多的尨涎有什么用。”

         “臭女人,你竟然敢嫌弃本大爷。”小蛟尨停止了哭泣,暴躁的甩动着动弹不得的鱼尾挣扎得更厉害了,“不玩了,你们全都是坏人!”

         织玥翾沉下了脸,修长的五指一抚,指尖凝聚出一个水泡罩住了小鱼,随后将它送到了叶若的面前。

         她看着小鱼儿张着小嘴开开合合好像在咒骂着什么,却什么都听不到了,显然是水泡阻隔了声音。

         “现在安生了。”织玥翾好像松了口气,紧蹙的眉宇舒展,“蛟尨的尨涎不但有疗伤的功效,还可扩大经脉甚至助修士突破瓶颈。传说,蛟尨是上天的宠儿,同其接触会带来好运。换做修真界的一贯说法,蛟尨可以带来气运。”

         这般说来,这小东西可真了不得,真是人人想要的香饽饽。

         叶若已然动心,皱着眉头捧着那小水球,盯着里头的小鱼儿瞧了一会,“这孩子太聒噪了,难怪他娘受不了了。若我们以后的孩子也这样,还不如不要生了。”

         织玥翾闻言,目光极为隐晦的扫了一眼叶若平坦的腹部,开解道,“冰月天蚕一族性情极冷,不会如此……活泼。”

         叶若的嘴角弯了一下,皱起的眉头却还未放松,“他吃什么?不小心养死了要怎么同他那厉害的娘亲交代。”

         事实上,叶若对这小鱼儿的感情有些复杂,瞧着他像一条鱼儿,却又会发出婴孩的哭声,声音也如同孩童那般稚气,使得她下意识将他当成人修的孩子。

         可是,叶若从未有过抚养孩子的经验,突然弄出一个孩子让她养育,她的内心其实是慌乱的。

         织玥翾神色淡漠,“他已经活了千年,比你不知大了多少轮,怎么养都不会死。只要记得隔段时日给他喂点灵兽肉便行。”

         “……”叶若嘴角抽搐了一下,“那果子呢?”对于鱼会吃果子这件事,她觉得不可思议,一直耿耿于怀。

         “心情好了,也可以给他一颗九星藤的果子。”织玥翾平静的开口,好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叶若这才发现其中有异,“这样的果子你有很多?”

         织玥翾坦然,“身上是不多了,不过紫极宫里有很多。待丹药练成,我便带你去沉寂绿地。”

         去沉寂绿地意味着双修大典,也就是世俗所谓的成亲。

         叶若莫名觉得脸颊热了起来,垂下眼帘戳了戳手里那个冰凉的小水球,有什么东西慢慢在心底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