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此情此爱
        沉默了片刻,叶若忽的想起先前两人跳入水池的匆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不由开口问道:“方才前辈急着要离开,是否已察觉那名大乘修士回来了?”

         赵晟瑄淡淡颔首。

         果然!

         她蹙眉,心里叹了口气,那便是说:大乘修士已然知晓有人偷走了秘钥。他二人虽已安全逃离千机万象塔,却依旧逃不开大乘修士的追捕。对方既不知是何人盗走秘钥,也不知偷盗者逃往何方。与其大海捞针的追查被盗的禁地钥匙,还不如在禁地守株待兔。可想而知,大乘修士此时正在赶往引烟池。

         如今,双方抢的是时间。

         今日要想全身而退,他们便要赶在大乘修士的前头进入禁地……只可惜……也不知她究竟昏迷了多久。

         想到了这里,叶若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对上赵晟瑄沉静的眸子,急躁的心莫名安定了少许,却又添了几分疑惑:“先前我虽昏过去了,但以前辈的修为,多带一人御风而行怕也过寻常。”犹豫了一下,声音渐低,“何必待在此处,白白浪费时间?”

         赵晟瑄并不答话,只是双眼定定的注视她,黝黑的眸子暗沉沉的,幽深如同一池寒潭,瞧得叶若心中发慌。

         她心口一滞,不由摸了摸脸,又低头检查衣裳,口中讷讷道:“怎……怎么了?”哪里有问题。

         踌躇半响,却听见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秘钥不见了。”

         顷刻间,她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瞬,震惊、惊恐、疑惑的神情飞快在脸上浮现又消失,最后只留下一片空白,冷厉的目光投向赵晟瑄,却只见到他坐在那儿两手空空的样子。紧抿唇瓣,捏禁手掌,自己的手也是空空的。

         这一刻,心底陡然滋生的恐惧几乎压垮了她的理智。

         叶若僵硬的抬起双手,然后缓缓将其摊在眼前。白皙的掌心明晃晃的映在眼底,而那在落水之前握在手心的钥匙早已不知去向。

         她的脸色刷的白了,呼吸快了几分。

         林间的虫鸣突然消失了,寂静里只闻她急促又压抑的低语道:“那钥匙呢。”

         是在问他,更是在问自己,落水之后,秘钥去了何处……

         他冷漠的凝视她,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琥珀色的光,温润的眉眼间暗藏的轻嘲,让人心寒。

         她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秘钥去了哪里?

         叶若僵硬的维持着这个姿势,从心底涌上来的寒意几乎冻结了她的神经。

         入不了禁地,便是功亏一篑。到了这个地步,她这个盟友还剩多少价值?没有了利用价值,等待着她的只有死亡。即便赵晟瑄不为守住秘密顺手将她了灭口,她也会被赶到引烟池的大乘修士杀死。

         死。

         左右都是死。

         横竖都要死。

         好吧,就算事情到了最坏的地步,也不过是一死。还有什么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了么。叶若这般颇有阿q精神的想着,竟完全冷静了下了。

         静下心来,分析现状:首先,赵晟瑄没理由骗她。他有绝对的武力,没必要拿秘钥来说事。若他有这个心,先前她昏迷的时候岂不是最好的时机?排除这个可能,若说他故意拿走秘钥来为难她也是不可能的。与其现在冒着被大乘修士追上的风险多生事端,还不如进了禁地再寻机慢慢料理她。

         ……那便只有一个可能。

         落水之时,秘钥未离开她的手。上岸后,它既不在赵晟瑄手里,那就还在她身上。东西是不会好端端便不见了的,既然还在,那便有可能隐藏了。只是……她看不见!就如同修仙小说中的仙器法宝之流,可以由佩戴者掩藏。

         想到此处,叶若直觉自己可能抓住了关键,忙低头细细打量右手掌心。

         溺水的痛苦太深刻了,以至于那时的细节深深刻在她的心上。

         尤记得当时她将紫晶钥匙牢牢握在掌心,晶体上凹凸不平的纹路硌得她的手都疼了……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只是下意识的握紧握紧再握紧,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的命根子,它在,她在。迷蒙中,肺部因缺氧而疼,手心更是被那紫晶月牙儿的尖角扎得生疼。

         如今,那紫晶月牙儿便在她的手心里么?并且还认她为主了么。

         叶若飘飘然的想着,热切的目光灼灼的盯着白皙的掌心。心中默念,出来出来。

         可惜,瞧了半响,摆在眼前的还是一只手,一只漂亮至极的手,既看不出一朵花来,更看不出一块紫晶月牙石来。

         没有!

         还是没有!

         难不成她猜错了?!

         叶若的手掌颤了颤,心底那一丝丝不确定在自我怀疑中涌了上来,压得她胸口沉甸甸的,烦闷的慌。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明明就该在这儿的,还能跑到哪里去?

         赵晟瑄冷眼看着她的神色变幻,从慌乱到冷静又到惶惶不安,心下了然她怕是找不到秘钥了。

         他很不悦,确切来说是不高兴。修仙几千来,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般的不靠谱的女人。往常他是不会遇见这样的人的,傻子都活不到他的面前,自然无法来碍他的眼,在他眼皮子底下惹怒他。

         心中暗恼,他冷着脸瞟了她一眼,阴测测道:“看来你是找不到了。依本座看,还不如划破你的肚皮,翻看一番,说不准还真被你不慎吞下肚里去了。”

         叶若背上一寒,捂着肚子猛然后退几步,昂头看着他厉声道:“那么大的秘钥,我怎么可能吞下去了。”

         说实话,她隐约记得迷迷糊糊间好似真的吞下什么东西……难道……叶若脸色微白,心脏在胸腔内狂跳,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赵晟瑄看,强装镇定,打死都不承认。

         “呵呵。”赵晟瑄轻笑一声。看出了她的心虚也不点破,只是双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抓,轻易便将她捞到了身前,“你知道自己每次心虚的时候,就会直视我的眼睛么?而平常,你根本没胆子直视我。”

         叶若被悬空定在那里。赵晟瑄轻柔的话语传到耳边,听的她心中发毛。quq究竟是哪个混蛋说,直视着别人的眼睛说话,比较有说服力?!原来她从头至尾露了这么大的破绽……呵呵,要死了。

         不过,还没死呢。

         绝境里总是透着一线生机。

         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叶若的脑子终于超越了往常的效率飞速转动,让她找出了一条出路来。

         她这个人就是喜欢在危险的时候满口花花,说的天花乱坠,骗死人不偿命。

         “前辈,有些话放在我心里很久了,到了现在,我怕再不说以后再没机会了……”叶若深深的看了赵晟瑄一眼,深吸一口气,回忆起当初对着心上人告白的心情,柔声道:“其实,我仰慕你……不,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到现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目光无法从你的身上移开,明知道这情愫是蚀骨的□□,却不能抑制的愈陷愈深。不敢直视你那双漆黑的眸子,不敢让你看见我眼中的爱慕,可是……有时候,我又抵挡不住思念的煎熬,忍不住多看您一眼……你是天上的浮云,而我只是地底一颗渺小的飞尘。这一份感情,只能深深埋藏在我心底……”

         叶若深深的感谢酸了吧唧的网文小说,给了她如此大的灵感,让她这一席话说的那时一个纠结缠绵又情深似海。由于代入了某个场景,她的目光和情感很容易到位了,再是真情实感不过了,骗骗这个老妖怪应该绰绰有余。

         她就不相信了,如此激烈而炽热的情感还不够打动他。美丽的女人总是幸运的。恰巧颜语卿这张皮子还是美人中的佼佼者。一个男人就算再不喜欢一个女人,能够拒绝她,却也不会狠心伤害一个喜欢他的绝色美人。

         再不济,也要乱了他的心。

         叶若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她顿了顿,垂眸,复又凄凄低语:“如果你真的要杀了我……”嗓音轻颤而凄婉,声音微弱得近乎喃喃轻语,而后她猛的抬头,凝视着他莹白若玉的脸庞,眼中是破碎的水光,“可以在我死之前,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赵晟瑄一怔,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随即目光一冷,却是莫名的避开了她的眼神,“胡说八道,十句话里九句都是假的。”

         嘴里虽是说得如此冷漠,他手上却不由放开了对她的束缚。

         叶若冷不丁摔到了地上,还好早有准备,不但摔得并不难看,还维持着优雅的姿势倒下。

         她在心里暗自为自己喝彩!good!果然有效!那么接下来,下一剂强力的。

         “我恍惚记得,迷迷糊糊间好似是吞下了什么东西,兴许便是秘钥。”她一手撑在地上,缓缓坐起身子,抬头脉脉的凝视着他,顿了顿,才故作平静的开口,“你想拿就那去吧。”

         她的脸色苍白得厉害,神色悲切,撑在地上的手有些发颤,好似放弃了所有,不再作垂死挣扎。

         赵晟瑄抿唇,眉峰微蹙,苍白的五指在空气中伸展开又猛的收紧,脸上已经带了一点不耐烦和隐隐的烦躁。

         “赵晟瑄……我很幸运能够遇见你。”

         她深深看了他一眼,弯了弯唇,忽的露出了可以称之为甜蜜的一丝笑容,然后缓缓闭眼,“现在,可以死在你的手里也很好……你……动手吧。”

         而后,那一抹浅笑很快便消失在她唇边,叶若浓密的睫毛在风里轻颤,面上隐约露出一丝遗憾的神情,语气寂寥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只是……我永远没机会叫你的名字了。”

         好一个“至死不渝”……

         赵晟瑄看着她神色变动,幽深的眸子暗了暗,绯色的唇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霍然起身,那蓝色的衣角被林中的清风吹动,翻飞的姿态如同妖异的花朵徐徐盛开。

         好一会儿,既没等到开膛破肚的痛苦,又没得到警报解除的信号,陡然令叶若心中生出一丝不安来。

         紧闭着眼,咬紧了牙关,长袖之下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死死的压下心中的躁动,还好装了那么久冷艳高贵的女主,叶若习惯了面瘫着,在现在面临着死亡阴影的压迫还能维持住面上视死如归的表情,不露出一丝心虚和慌乱。

         心里挣扎间,一只修长的大手冷不丁稳稳的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这是一只极为漂亮的手,五指纤长,骨节分明,肤色极为白皙,近乎于玉的莹润,仿佛就是一整块白玉雕琢而成的。

         但,这只手很冷。

         冷如寒冰。

         柔滑的触感,冰冷的温度,好似叶若记忆深处那种嗜血的冷血动物——蛇。联想到了这里,两人肌肤贴合之处,仿佛传来了一种阴冷而又黏腻的感觉。

         她的手颤了颤,蓦的挣开了双眼。她几乎就要用力挣开他,好险在最后的关头忍住理智战胜了反射性的动作,为了不ooc,她甚至还反过来用力抓住了对方的手。

         这下,叶若不过苍白的面容更是白了几分,偏偏又透出一丝红晕来,看起来可怜又可爱。这纯粹是被惊的,被气出来的。

         因着两手相握,这种激烈的情感隐约传达给了对方。

         两人离的很近。

         赵晟瑄并不理会她的纠结和激动,俯身蹲在她的面前,微垂着眼帘,目光专注的看着她的手,并不看她:“本座名为织玥翾。”

         语音清冷,如同冰泉凌凌。

         朝阳在他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将他的面容渲染的宁静而安谧,衬着那平凡的五官都恍惚有了一种奇妙的“仙气儿”。

         叶若怔了怔,不由在心底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织玥翾。

         眼前的画面美好如同一副画卷,刻在了她的记忆深处。即便是后来见到了更美的风景,她依旧忘不了这一天。此情此景,永生难忘。

         ……

         赵晟瑄,不,现在是织玥翾了。

         他攥着她的手,对着清晨的阳光轻轻翻转,目光所至之处,只见那更胜霜雪白一分的皓腕暴露在灿金的光线下,隐隐可见皮肤下青紫的脉络,丝丝缕缕,仿若笔墨描绘而出的线条,呈现着一种诡秘的美感。

         叶若咬唇,屏着呼吸,默不作声的任赵晟瑄将她的手当做一块布一般翻来覆去的瞧。隐忍的目光落在他修长有力的手指上,她漂亮的凤眼合上片刻,复又挣开,眼底却只剩下一片沉寂的黑:“织前辈,可看出什么来了?”

         “织前辈?”织玥翾的手猛的一紧,抬头,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眼底快速的划过一丝笑意,“织玥才是我的姓氏。”

         叶若在他的注视下,再厚的脸皮都红了,不由羞恼的垂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