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情愫暗生
        天幕昏沉,不知是黄昏还是拂晓,寂静里只是雪花落地的微弱的声响,整个冰宫外的世界安静的可怕。

         “到我身边来。”织玥翾忽的不容反驳道,稍后发现叶若可能没明白他的意思,又生硬的加了一句,“撤下灵气罩,催动全身灵力控制秘钥打开这扇门。”

         叶若神情扭曲了一下,心中有些不快,却也没有傻乎乎出言拒绝。

         事实上,凭着她对灵气的控制程度,确实无法在撑起灵气罩的同时催动秘钥。现在织玥翾主动提出在这个时候庇护她,她又有什么立场去拒绝。本来开门这个事情可以由他来做的,可偏偏如今秘钥“生”在她的身上,开门这件事自然非她不可了。

         可是,真的要让她在一群冰虫的围攻下撤掉保命的灵气罩子,叶若心里又有些发慌了。替换灵气罩必定有一个过渡。她首先要走到他身边去,撤去了灵气罩,才能进入他所布下的灵气罩。也就是说,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个明显的空挡,在此期间她很可能会被咬。

         想到这里,身上被冰虫咬过的地方好像还在隐隐作疼,当时那种渗入肌骨的刺痛简直叫她头皮发麻。

         叶若很不情愿,可是这样的牺牲看起来又是免不了的。

         早晚都是要做的,她这般犹豫,也是没有用的。

         这条门必须打开!

         深吸一口气,叶若一狠心,咬咬牙走向了织玥翾。

         一步,两步,三步。

         她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现在撤掉灵气罩。”织玥翾看着她,缓缓伸出一只手来,那莹白的指尖是一团闪耀的金芒,不费吹灰之力便轻易逼退了附着在她灵气罩上的冰虫。

         叶若顿感压力一轻,心下一松,便截断了对灵气罩输送灵力。

         下一刻,一只冰冷的手落在她的肩头,猛的将她拉了过去。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向前一扑,她差一点就直直撞上前面这个人。

         谁料,那人很快便反手,板着她的肩将她整个人翻了一个面,险险避开两人面面相碰的命运。

         整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说那些冰虫们没有反应过来,连叶若这个当事人也没一点反应,便被人像操纵傀儡一般摆弄了一番。

         此时,从后边看,她几乎是靠在他怀里的,两个人站得极为的近,隐约有些暧昧的气氛在沉寂的空气中滋生,却又陡然被挥散。

         因着内心的恐惧,叶若方才憋了一大口气。现在猛的一个□□,这口气便忍不住呼了出来。那急促的呼吸带出了一股热气,就这么直接扑在了织玥翾横在她面前的那只手上。

         织玥翾微微色变,手上那温暖的触感似乎在那一瞬间传到了心口,灼热得让他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竟有片刻的不知所措。

         他立刻便收回了手,垂下眼帘,冷淡道:“开始吧。”

         叶若怔了怔,站在她背后的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温度,若不是他开口说话了,她几乎以为身后没人。

         然而,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觉,他此时确实正站在她的身后。

         伸手扶额,她唇边溢出一丝笑,呵,自己真是白日做梦。

         叶若摇了摇昏沉迷糊的脑袋,收敛心神,闭眼,将右手附上了寄生着秘钥的手背,调动全身的灵力往手背输送。

         倏尔,那一小块浅紫的印记发出了微弱的光,慢慢的慢慢的,梦幻的紫光越来越盛,强烈的光晕近乎照亮了头顶的这片天空,给整个冰宫镀上了一层迷离的紫。光线透过那半透明的冰层,光影交错间,流光溢彩的紫,炫目至极。

         感觉眼前好似亮了很多,叶若心中一动,徐徐睁眼。

         只见一抹深紫色的弯月浮在半空中,好像一轮挂在夜空的紫月,面前那紧闭的大门在紫光的笼罩下轰然而开。

         冰宫的大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织玥翾敏锐的感觉灵气罩上那种被侵蚀的感觉竟也同时消失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抑制住了那些疯狂的冰虫,或者说是吓退了它们。

         整件事情透着一个诡异的气息,就像这座寂静无声的宫殿,带给人极大的压迫。

         叶若并没有贸然上前。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极是不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忘了她现在正站在织玥翾前面,两人站得还很近。

         于是,悲剧发生了。她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他的唇上。

         叶若惨叫了一声。

         织玥翾闷哼一声。

         她的额头撞的好疼,可能被他的牙齿磕破了。

         他的唇角好痛,不晓得牙齿有没有碎了。

         两人的情况怎一个惨字了得。

         叶若呲着牙,捂着手上的额头,抬头看织玥翾。

         织玥翾抚着刺痛不已的唇角,低头看叶若。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皆是一怔。

         “走在我后面。”织玥翾阴沉着脸,率先移开了视线。说罢,便抬脚走了开去。背对着叶若,他整张脸都忍不住扭曲了一下,步履僵硬。

         叶若望着他僵直的背脊,唇角不由微翘。

         冰宫共有五层,前两层是安全的,不过放了一些灵丹和功法之类的东西。无上天书在第五层,那一层并没设任何机关阵法,真正危险的是第三和第四层。

         这些信息是小说中提及的,而如今的叶若并不肯定,也不敢全信。毕竟现实已经给她上了惨痛的一课,到了现在她哪里还敢轻信所谓的剧情。

         跟在织玥翾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走着,环视四周,空荡荡的一片,根本没有看见半个置物架的影子,更别提书中所谓的一大堆丹药。

         果然都是骗人的!

         叶若腹诽着,心里头老大不愿意的。她知道无上天书自己是没份的,也便没有去奢望。她来这里,除了想交换到一具肉身,更多的是被书中描绘的数不尽的丹药灵器法宝所吸引。因为按原著上来,颜语卿与妖修在冰宫中见到的所有东西,除了无上天书,最后都进了颜语卿的储物戒指。

         只因为,那些东西,化神妖修根本瞧不上眼。

         她以为来了这么一趟,会满载而归。哪里知道,剧情又教她做人了。根本就没什么丹药法宝……全都是骗人的。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叶若欲哭无泪了。

         殿内轻盈的鲛纱无风自动,一会缠绕上了那半透明的精美柱子上,一会又放柔柔了开去,好似有一只小手在轻轻拨弄着。诡秘而阴森,给整个空旷的大殿增添了几分森森鬼气。

         走了一会儿,两人终于走到了大殿中央。

         那里有着整个大殿一层里,除了那些精美的柱子外,唯一不一样的东西。

         是一个小小的四方池子。

         小池四周刻着一些繁复的纹路,好像某种晦涩的文字,扭曲的黑色线条缠绕着,好像一堆扭动的虫子。池上冒着一丝丝白茫茫的雾气,那清冷的雾气不是从池水里跑出来,而是从水面上那一朵花上溢出的,丝丝缕缕,竟让人不由想起了传说中的蜃。

         蜃,一种生活在无尽海里,会吞吐迷雾,编制梦境的海怪。越过无尽海的修士,若是修为不济,又运气不好的遇上了蜃,便会被它夺走一些记忆,或美好或悲伤的记忆,而后它又会还给对方一个梦境,那是它从旁人的记忆里剥离后又重组的一个迷梦。梦里梦外,到了最后,它会收回一切,掠夺走修士的生命。

         那是一种残忍的妖兽。夺走修士最重要的记忆后,给他(她)编织一场虚幻的梦。将他(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在他(她)最为痛苦绝望的时候,吞噬他(她)的血肉滋养自身。

         真是让人厌恶的生物。

         织玥翾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将眼前的花同蜃联系在一起,他只知道,此花极为危险,沾之即死,或者……会比死更可怕。

         叶若并不晓得织玥翾的忌讳,看着眼前这株漂浮在水面上,无根的花儿,她的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感觉。

         这“花”没有根又这么悬空漂在这里,到底是真的活着的花,还是某种制成了花型的灵器?

         她这样想着,竟不由自主伸出了手,想要摸一摸它。就好像有人在她耳边轻笑了一声,唆使着:你想知道,不如摸一摸啊。

         心动,行动。

         她的手缓缓的贴近那朵如同琉璃般莹透的花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差那么一点便要触碰到花儿青翠欲滴的叶片。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掌。

         “你在做什么。”织玥翾冷斥着,一把将她的手扯到了面前,心里不虞,手下并未克制着气力,扯得叶若的胳膊疼的慌。

         “不想活了?”他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她,“别什么东西都碰,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若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脸色有些发白:“它……好像是活的,引诱我触碰……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织玥翾沉默了一下,神色有些微妙的变化,显然对这个不认识的东西是极为忌惮的。

         拉着她退离小池几步,他并没有放开她的手,侧头瞧了她一眼,沉声道:“凝神静气,不要胡思乱想。跟紧我。”

         叶若咬咬唇,纠结的看了一眼两人相握的手。他的手怎么这么冷,好像一块冰似的。

         织玥翾斜了她一眼,看见她纠结的模样,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恼意:“本座肯拉着你就不错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抱着?!简直……”顿了顿,冷哼一声,“你这个女人真是无理取闹。”

         这货怎么那么能脑补。经过上次的“真情告白”,这人自恋的属性暴露无遗,简直每时每刻都在刷新她的下限。

         叶若嘴角抽了抽,讷讷道:“我……只是想说,你的手有些冷。”

         织玥翾神色一冷,抓着她的手僵硬了一瞬,随即冷冷道:“我的血本就是冷的,怎么会暖。”

         叶若一怔,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冷血?这意思是他的原型是冷血动物?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知道他的原型是什么。

         “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他忽然垂眸幽幽的看着她,苍白的指尖划过她温热的手背,引起她一阵惊恐的颤栗,“如果勾起我的欲o望了那可怎么办。”

         叶若脸上的神情已经凝固,不知道此刻该娇羞还是该尖叫。事情突然发展成这样,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会一秒钟变脸神技的妖修真是可怕!

         “你说我是冷的,如果我喝下了你体内带着火灵气的血液,会不会变得温暖一些。”他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她滚烫的面颊,感受着手心那灼灼的温度渐渐褪去,眼底凝了一层薄冰,“……好奇心总有一天会害死你。”

         说罢,便收回了右手,冷漠的转过身,左手却依旧抓着她的手腕。

         这是甩了狠话,还是在告诫她?

         叶若不知道自己究竟戳到了他的什么痛处,只是突然发觉,织玥翾这个人其实还蛮不错的,这样盛怒的情况下,居然还没丢下她。

         到了现在,她无比的庆幸当初没有鬼迷心窍的一个人跑进来。背靠大树好乘凉。织玥翾这颗大树,果然很好用。这种时候,面子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出了冰宫,大家再也不见,此时先抱紧了这条粗壮的大腿才是上策。

         叶若想明白了,躁动的心自然也就安稳了。笑眯眯的瞟了织玥翾的手腕一眼,看见一抹微光一闪在他莹白的手背上一闪即逝,唇角翘起的弧度更大了一些,笑呵呵的乖乖跟在了织玥翾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