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玄北冰宫
        不知是不是霉运缠身的日子终于要过去了,命运大神终于眷顾了叶若一次。原来他二人在千机万象塔内跳入的那一方小池,竟是一条通向引烟池的捷径。

         人生在世,很多时候讲究的是运气,而不是实力。主角定律便正是道理。

         当一盏茶后,叶若脚踏实地的踩在了属于上云禁地的哪一方土地上,看着眼前黑黝黝阴森森的洞口,还有洞窟外那一行鲜红的警告“上云禁地,擅入者死”。她忽然有种眼眶发热,内心激动却又恍然有些空虚的感觉。

         一波三折,历尽艰辛,本以为还有漫长的跋涉,谁知一转眼便走到了最后一步,成功来的太过容易,不免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感。

         不过,此时还不是感慨的时候。

         叶若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抬脚上前几步,只是走近了漆黑的洞口,却又在洞前那一大片开的绚烂的七色鸢尾前止步。

         潭水清可见底,水上却弥漫着一大片朦朦胧胧,影影绰绰的迷雾,那七彩斑斓的花瓣掩映在如梦似幻的雾气里,恍惚似一群灵动的飞燕在翠绿如剑的叶片中嬉戏。正是看不十分真切,才更教人无法忽视,越发不能拒绝它那种神秘而娇艳的美。

         如斯美景落入叶若的眼睛,却没看进她的心里。

         伫立在水潭边,她神情肃然,凝神细细观察着那一朵朵开的娇美动人的鸢尾。用的不是欣赏的目光,而是一种仿佛在比对着这整片鸢尾有什么不同似的研究的目光。

         可是,水潭太大了。那丛生的枝蔓,还有那硕大的花盘,纵横交错的生长着,缠绕着,再加上水面上朦胧雾气的影响,她根本看不真切,便更是没办法分不清了。

         纠结的时间俞久,她的神色便愈发难看,没一会儿额上凝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你在找那株并蒂而生的七色鸢尾?”

         冷不丁听到织玥翾的问话,叶若吓了一跳,紧绷的神经随之一松,有些讶异,他是怎么知道的。

         未等她反应过来,织玥翾便已经抬手,一缕清风顺着他指尖的方向飘去,拂过潭中的某朵鸢尾花,吹动了那层层叠叠的花瓣,隐约露出了花瓣下并蒂而生的枝蔓。

         这会儿,不用他说,她也看的很真切了。

         叶若的神情有些僵硬,扯扯嘴角,露出一抹扭曲的笑:“还是前辈的眼神好。”

         织玥翾听罢,额角忍不住抽了抽,神情有些微妙。

         话一出口,她终于惊觉有些不对。_又忘了人家其实用神识查看了,肿么办?

         虽然内心的小人已经抓狂的咬着手绢,嘤嘤泪奔了。叶若面上还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轻咳一声,转开话题道:“那瓶血呢?”

         织玥翾探究的瞧了她一眼,薄唇微动,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将一个白玉瓷瓶扔到了她的面前。

         不想将修真小白的底子完全曝光,叶若此时也保持了缄默。默默接住瓶子,揭开瓶塞,一边扬手将瓶子丢到了空中,一边咬破食指,将指尖凝结的那滴血送到空中,混着瓶内的三滴血,控制着灵力将其送到了那朵并蒂七色鸢尾上。

         殷红的血滴在了七色的花瓣上,疏忽便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并蒂鸢尾周身猛的爆发出一阵刺目的金光。那层层的花瓣转瞬便凋零,消失在了空气中。

         看着并蒂鸢尾消失,叶若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贪念,竟妄想着撇开织玥翾独自进入禁地。好在这样的念头不过刚冒出来,便被她压了下去。

         书中,颜语卿也曾动过独吞无上天书的念头,后来又怕以自己练气的修为无法安全拿到天书,最后还是带着化神妖修一同入了禁地。同样的处境下,颜语卿尚且如此,叶若这个修真知识微薄的家伙,那是连一点希望都没了。即便知晓了里头的那些机关阵法,她也依旧不能做一个独行侠。

         有些事,果真是注定了的。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认命道:“待会出现的才是禁地真正的入口。”

         嘴里一边说着,她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牢牢的抓住了织玥翾的一边袖子,生怕待会他没等她便一个人先走了。

         好在织玥翾此时也一反常态的既没有嘲讽她,也没有甩袖挥开她。

         叶若胆战心惊的死拽着他的袖子,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他的神色。好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越过心底的纠结,平静道:“那个入口有人进去就会消失,待会你要带着我一起进去。因为洞口有些小,只能……”

         话还没说完,两人面前已经看不见那些娇美的七色鸢尾了,一个狭长的椭圆形金色漩涡突然出现在眼前。两米高,半米宽不到的大小,就这么盘亘在了半空中,周围还萦绕着一些晶亮的光点,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

         她甚至还能感受到有一些刺骨的罡风在漩涡里肆虐着,翻腾着,好像要将妄图闯入的人统统撕成碎片。

         叶若的脸白了白,心头升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畏惧,竟也忘了先前说的话,就这么僵硬的站在那里。

         织玥翾看了一眼那狭小的入口,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看着大小,洞口明显只能容一人通过,而叶若刚刚就说过,有人进去入口就会消失。这意味着,他们只能同时进入。这么小的地方,又要两个人一起,那岂不是……

         不过犹豫了一瞬,他便有了决断。修长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拉到怀里,紧抱着她一起跃进了那个金色的漩涡。

         看起来很可怕的漩涡,其实真正通过,也不过片刻的时间。待到叶若回过神来,两人早已经安全的通过了漩涡,站在了地面上。

         出了漩涡,织玥翾便松开了手。想要退开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忽然想起,有个人还拉着他的袖子,不禁黑了脸:“还不松开。”

         叶若讪讪的松开了手中的半截袖子,神情还有些恍惚。身上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体那种冰凉的温度,她怔忪着,突然想起了刚刚没说完的话:只能你用袖里乾坤把握带进去了。

         她本意是那样的。

         谁知道这位傲慢又自恋的妖修,居然抱着她一起进去了。明明不久前,他才亲口说:本座的手岂是你可以碰的。

         如此反复是要恼哪样?

         叶若烦恼的摇了摇头,想不明白。

         织玥翾抱手站在一旁,手肘正压着她拉过的那一片袖子。看着她脸上变幻莫测的古怪神色,冷哼一声,提醒道:“快点开门,发什么呆呢。方才不过是情况特殊,你可不要想多了。你这样的……修为那么差,就是平时喜欢胡思乱想,不好好修炼。”

         这一番,又是嘲讽又是人生攻击的话,叶若听了不由苦笑,脸上的表情更古怪了。现在到底是谁在乱想,他若是不心虚,以他平日里那种不可一世的矜骄,哪里会同她说这些废话。

         好吧,妖修的心思你不要猜,真是比海底针还深。

         半响无语,不知道用什么话语去反击他这般的无理取闹的“指控”,她只无奈的默默咽下口水,转头向前方看去。

         真正的禁地竟其实是一座精美绝伦的冰宫,由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玄冰雕琢而成的,远远望去,那片巍峨壮美的宫殿好像嵌在了雪地上,与这一片苍茫的大地融为了一体。

         叶若只瞧了一看,便被这惊人的美丽震撼了。

         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似乎有冰凉的雪花落在了她的脸上,凉丝丝的,并不是很冷,反而很是舒服。

         她的唇角忍不住翘了翘,抬脚便向着冰宫的方向走去,一时间竟忘了方才的不快。

         织玥翾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又举目看了一眼那矗立在远处的冰宫,最后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她远去的背影上,阴沉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那如同玉雕而成的晶莹面颊有一瞬间透明得恍若与这冰天雪地相融在了一起,很快又错了开去,仿佛只是一种错觉。

         冰宫看着很远,其实并没有多远。

         走了没多久,她便已经站在了大门的面前。

         叶若吁了口气,仰起头看着那剔透的冰晶,还没等她细细欣赏这份壮美,一股刺骨的寒意忽然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好冷,那一瞬间,她仿佛听见了心脏结冰的声音。

         她的心头一紧,有片刻的惊慌无措。没想到这里如此冰寒,书上明明没有提及这种诡异的情况,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奈何现实不容她多想,周围的绵绵寒意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股脑向着她这边扑了过来,这下子,此处竟是比方才越发冷了几分。叶若惊了一惊,急急调动身体中的火灵力,奋力驱散那些涌入了静脉的寒气,随后又撑起灵气罩将那些疯狂的寒气阻隔在了外头。

         然后,隔着这么一层东西,她的心暂时安定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可怕的“寒意”竟不死心的围着她转悠,甚至还有冰冷的气息在侵蚀着火灵气。

         灵气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薄,叶若脸色微变,却不得调动着体内并不充裕的灵力补上那些莫名缺失的灵气。

         她在毫无所觉中,陷入了一种未知的恐惧里,一场诡异又可怖的噩梦。

         “若是你还不打开这扇门门,等你没了灵力,便会被这成千上万的冰虫吞噬了。”

         走在后面的织玥翾终于追上来了,一来就给叶若带来了这么一个噩耗。

         “你说他们是虫子?!”她尖声说着,心中已经是信了。它们就像是活生生的东西,是虫子又有什么不可能。

         可她就是不明白,剧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鬼东西从哪里来的?

         命运就是如此不可捉摸,总在人不注意的时候拐进了狭小的巷子里,迫使着里面的人挣扎着求生。而叶若并不知道,这一次它又跟她开了什么玩笑。

         织玥翾幽幽的目光看着空中那一大片透明的冰虫,唇边浮起一抹冷笑:“冰虫会聚在这里,自然是因为里面有东西吸引它。想不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你说什么?!”叶若瞪大了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不知道,究竟是她听错了,还是她理会错了他的意思。

         然而,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玄北冰虫,最喜修士的血肉,却又如此的愚蠢。”织玥翾轻碰叶若支开的灵气罩,指尖溢出的一缕金光覆盖了那一片。

         空气中忽的爆发一声刺耳的“呲呲”声,好像无数的虫子在临死前发出的悲鸣。随后,他的手贴上了那扇晶透的大门,一连串的“呲呲”声从他掌下飘出,最后在她耳边炸响。

         那一阵阵沉闷却又尖锐的悲鸣是先前完全不能比的。若是刚刚只死了几百只冰虫,现在怕是死了成千上万都不止。

         冰宫里头究竟有什么吸引着它们。

         是修士的血肉?

         比她更为美味的修士的血肉。

         可是,这怎么……可能。

         叶若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可偏偏某人就是要将这残酷的真相拨开,然后坦露在她的面前。

         “它们太蠢了,竟妄想那不该沾染的东西。有些人的血肉,穷尽它们短暂的一生,都是无法触及的。”织玥翾绯色的唇划过一个讥诮的弧度,晦暗的眸光比这蚀骨的寒意还要刺人,“可也正是愚蠢的它们,发现了连我都没有察觉的人。”

         “你说,里面的人是不是等了我们很久了。”

         叶若怔怔的听着,看着他指尖那缕跳动的金芒,一颗心在这茫茫的雪地里寸寸的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