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罪恶之花
        岚音秘境第十日

         从日落走到日出,紫苏跟着钟情走了一路,终于在霞光满天的晨曦见到了两名玄仙门的弟子。

         孙休与早已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在一旁痴痴的呢喃,“为什么不是她,竟然不是她……”

         而那位负责保护他的玄仙门修士一脸的平静,对着带了一名陌生女修回来的钟情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一如既往的冷淡。

         钟情瞅着双目无神,脸色惨白的孙休与也是吃了一惊,却还是恭敬的喊了一声,“少主。”

         “您找到颜语卿了?”她试探的问了一句。

         木呆呆的孙休与终于有了反应,“不!”他大喝一声,木然的神情变得有些悲伤,“不是她……她说,从来就不是她。”

         这是疯了么?

         钟情有些好笑,用眼神示意黑衣人,怎么回事?

         那玄仙门修士还是一脸刻板的木然,却传音入密回答道:我也没看懂,只知道颜语卿对少主说了这么一句,‘你遇见的那人从来就不是我,是另外一名女修。’然后,少主就崩溃了。

         认错人了?

         呵,真是好笑。

         钟情心下讥讽,面上依旧是似水温柔,“少主,您现在要找谁?”

         “我要……我要问问她,她是不是我当初遇见过的。”孙休与像只提线木偶一样,盯着她那双妩媚多情的凤眼,傻呆呆的回答。

         这次,黑衣人主动传音入密:那女修一身天机阁的弟子服。

         原来是天机阁弟子。

         钟情眼里的笑意愈浓,“据我所知,进了秘境的天机阁女弟子有两位,一个叫常相思,另一名叫叶若。从二人容色看来,名唤叶若的那女修更胜一筹。”

         “叶若!对,我要找的就是叶若。”孙休与忽然插嘴,好像恢复了清醒,却又很快跌回了那个可怕的梦魇,浑浑噩噩……

         这会儿,一直沉默着的紫苏也开口了,“叶若和常相思……生的更为灵秀一些的那位是叶若?”

         “怎么连你都知道她。”钟情有些讶异,“进来的时候我可没瞧见什么天姿国色的大美人儿。”

         “呵,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玩了。”紫苏神秘的笑笑,眼底是一团化不开的墨,触目惊心的浓黑。

         钟情摇头轻笑,“好玩的事情总有人要倒霉。你说是不是呢?”

         这话她是对着那名玄仙门修士说的,却忽然打晕了孙休与,然后直视着那男修,笑容美艳,声音空灵诱惑,“你知道自己该死么?”

         他正要出手教训这个胆敢杀害少主的女人,却被她这双妖异的眼睛定住了,再也动弹不得,木然的回答,“我……我该死。”

         “紫苏妹妹,你还不快动手。”钟情愉悦的笑了,美丽的凤眼里流露出的眼神冰冷而残酷,“孙休与现在还动不得。这家伙我早就看不爽了,送你了。”

         紫苏眸光闪了闪,笑容甜蜜,“钟情姐姐真是善解人意呢,知道我差一点就能突破。”

         “呵。送你这份大礼,你就不说说那位叫我好生仰慕的叶若?真是叫我好是伤心。”钟情笑了笑,娇滴滴的捂着心口故作忧伤。

         紫苏弯唇,“要不要妹妹助你绑了她送给你家少主,也好叫钟情姐姐得了脸面。”

         她的心已经坏掉了,光鲜美丽的外表下是早已腐烂的血与肉。三年前,从云端跌落到了最为污秽的泥沼之中,在黑暗里挣扎咒骂,却又渐渐绝望不再希冀救赎,现在支撑着她的是一种名曰复仇的东西。

         如果说此时的萧忆瑶是开在地狱里的罪恶之花,那她余生所追求的不过是拖拽着所恨之人一同跌进这场再也无法挣脱的噩梦,感受她所处的这个丑恶的世界。

         钟情却是摇头,拒绝了这个邪恶的提议,“那可不行哦。颜语卿是魔君在意的女修,现在孙休与认错了人……很可能连魔君都……她可不是我们能触碰的禁忌。”

         “是么,连朔月魔君都心仪于她?”紫苏神色阴沉,冷笑连连,“说起来,自我加入合欢宗到现在已经有三载,居然从未见过魔君呢,不知何时才能有幸得以一见魔君圣颜?”

         “莫急。出了岚音秘境,我便带你去面见圣子,见了他之后再去见魔君。魔君可以再选,圣子却只有一位,紫苏妹妹,你可不要站错了位置。”

         这是点拨还是警告?

         圣子?一个从未听说的魔宗人物,地位却比之如今的朔月魔君还要崇高。

         紫苏下心计较盘算着,面上还算平静,点了点头,软软的开口,“我知道了,钟情姐姐还有什么指教?若是没了,那就……留点时间给妹妹。”

         话音未落,她已经急吼吼的扯掉了那名玄仙门男修的下裳,正欲跨坐上去,忽的仰头对着一旁的钟情笑问,“钟情姐姐可要看?”

         钟情摇头轻笑,“我带他去那边等你。”说罢,便捏了一个法诀带着孙休与急急离开了她的视线。

         “呵,贱人,你也不过是个鼎炉,脱了衣裳是魔君的人,穿了衣裳就当自己换了个身份。圣子的护法?有什么好神气的。”紫苏在心底冷笑,然后捏着男修的下巴,将他的唇对着自己,隔着一段距离吸取阳气。

         *****我是萌萌的分割线*****

         话分两头,这是最后一天了,叶若同织玥翾没有什么欲求,便决定早些离开。

         离着出口还有些距离的地方,织玥翾忽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幽深的密林,神色有些古怪,“又死了一个。”

         “谁?”叶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了,随即轻叹,“随她去吧,来了这地方本就生死有命,怨不得旁人。”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速速离开这里,免得再遇上颜语卿和明空二人。

         织玥翾本就不甚在意,也不再多说什么,携着她御风而行没一会儿就赶到了出口。

         临到了传送阵,他又变作了原型钻进了灵兽袋,叶若笑眯眯的戳了戳他软绵绵的身子,才慢悠悠的收起灵兽袋,走入传送阵。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秘境的入口处。

         叶若不是第一个出来的人,早就有一人在外头候着,见了她出来,苏然微黑的俊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朗的笑,“叶道友,你出来了。”然后,又掉转了视线看向传送阵。

         叶若矜傲的对他点了点头,站到了一边,不再说话。

         她本可一走了之,偏偏还有个常相思在那里头。方才她懒得去问死的人究竟是哪个,自然也就不晓得常相思此时的状况,只好冒着再被故人缠上的风险等在这儿。

         等了好一会儿,那传送阵依旧安静的没有半点声响,苏然不由开口问道,“叶道友,同你一起的那位男修呢?难不成他……”

         “……你没见着他么?”叶若面不改色的对着苏然扯谎,笑容清浅,“他比我早一些出来,此时怕是早已离开了这里。”

         “原来是这样么,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呢。”苏然尴尬的挠了挠了脑门。

         “苏道友,可以请你帮个忙么?”三言两语就糊弄住了这个性格直爽的剑修,叶若总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希望你能忘了见过我们两个的事情。”

         “这……”苏然有些不明,触及叶若恳求的目光,终于还是答应,“好,我会的。”

         就在这个时候,传送阵忽的发出了一阵刺眼的金光,一抹娉婷的倩影出现在了秘境的入口。

         叶若和苏然同时住嘴,看向了来人。

         单从容貌上看来,那女修约莫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袭水粉色的宫装,肤光胜雪,周身透着一股明媚妖娆的气息,原来是凌波仙山的弟子。

         叶若扫了一眼便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谁知那女修却用着一种审视的挑剔目光将她好一番打量,莲步轻移缓缓向她走来,红唇轻轻开合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来你去了天机阁。”

         “你是什么人?”叶若眉头微蹙,投给这陌生女修一个冷淡的眼波,她可不记得自己见过眼前这位傲慢的女修。

         “我是淳于锦,凌波阁的淳于锦。”淳于锦微扬起下巴,神情极为傲然,“你给我记好了。我和你认识的顾宁心可不一样,那贱人不过是只蝼蚁。”

         凌波仙山,淳于锦,顾宁心,这三样东西加起来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而是意味着麻烦二字。

         凌波阁的女人肯定是冲着那块红木令牌而来。

         叶若心里清楚,却装傻充愣,“是么,我知道了。淳于道友,你可以让开了么?不要挡在我前面。”

         她也不是软包子,到了手的东西怎可能轻易拱手让人。

         “你……”淳于锦面色微变,却迫于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最后还是咬咬牙咽回了这口气,扯着僵硬的嘴角,“顾宁心那贱人送你的东西在哪里?”

         “呵。”叶若轻笑,将装糊涂进行到底,“我不认识什么‘顾宁心那贱人’,淳于道友就不要再为难我了。”

         淳于锦再也忍耐不住,阴鸷的目光直刺叶若的脸面,“你要同我们凌波阁为敌?”

         “这罪名我可担不起啊。”叶若叶不笑了,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瞅着淳于锦,颇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淳于锦冷笑,正要发难,却被苏然揽住了去路,“叶道友都说不知道了,你又何苦如此咄咄逼人。”

         “哼,英雄救美么?连御剑门都要同凌波阁为敌?”淳于锦冷笑,却也知晓此刻不是时机,便退后了一步,冰冷的目光越过苏然的肩头落在了叶若的身上,甩下了狠话,“你给我等着。”

         这是在威胁她呢?

         叶若垂眸,眼底快速的划过一丝笑意。她会慢慢等的,总要让她知道这令牌究竟有什么魅力,可以勾得凌波阁掌门大弟子如此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