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妖修真身
        “阿翾,你是不是生气了?”叶若走在织玥翾的身侧,觑着他阴沉的脸色,心里头发虚,“我知道方才的事情,确实……”我没错啊,如果我不动手,那浮生草定会落到旁人手里。

         这一瞬间,她也不知自己是否着了魔,抵死不肯承认错误,打从心底觉得并不后悔。好在及时咬住了舌尖,险险将这些话语咽了回去。

         这会儿她有些混乱,理智是拒绝的,可是思维却又走向了另一边,好像脑子里有两个人小人各执己见,互不相让。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

         叶若终于不能再自我欺骗,假装没有察觉自己的异样。自从练了那本功法,她整个人都变了。

         七绝谱上说,七罪不容,仙缘难求。若修得此功法,有悟性者,白日飞升,悟性较差者,也可短短数百年甚至数十年便飞升上界。

         好一个七罪!

         世间确有七罪:贪婪,嫉妒,懒惰,□□,暴怒,傲慢,饕餮。

         如果说修仙七个阶段正好对应七罪,那么一种罪恶便相对了一个修为阶段。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十全十美的,连一点点的缺陷都无,自然没人有“悟性”可以白日飞升。

         叶若自认不是什么欲壑难填、贪得无厌之辈,可是她现在几乎不能控制自己。也许这种功法的可怕之处便在于可以将修习者内心的罪恶放大,然后进行考验,直到看破才能突破。

         这一切虽只是她的猜想,可验证的方式倒也容易。她现在练气,陷入了“贪婪”之中。若假想成真,当她筑基就又会进入另一种境界。

         如此思忖,她的脸色微微发白。

         织玥翾发现她站在那里不动,随之停住脚步,扭头看她,“方才若是我不在,你打算如何收场?颜语卿兴许不会同你计较,那佛修却不一定愿意轻易放过你。”

         织玥翾活了那么久,阅人无数,眼界之宽广,眼光之毒辣,是叶若无法企及的,又怎会看不出明空这张上等皮囊下面隐藏的阴暗。

         明空此人,生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极会迷惑人,一身圣洁僧衣,一副悲天悯人的佛门弟子的模样,骨子里却是最绝情淡漠,冷心冷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叶若终于回神,对上织玥翾幽冷的眸子,被他脸上从未出现过的肃冷的神情吓住,张了张口,实在无从辩解。

         那会儿她确实没想那么多,也许就是仗着织玥翾修为高深,自以为就算出了事,也有他来善后。

         她终于心虚了,晓得是自己错了,可又不愿意拉下面子承认,眼珠子一转,又将责任推了回去,“阿翾,你可以发现十里之外的浮生草,定早已觉察那附近有人。为何你明知道明空和颜语卿的存在,却没有告知我?”

         织玥翾唇角微翘,语带嘲讽,“的确是我引你过去的,可我未曾料到你会这般沉不住气。”

         叶若瞪大了眼睛,心中惊骇不已,忍不住开口,“为什么?”

         “你们之间有‘两心知’,我放心不下,去看看又有何不对?”织玥翾反问了一句,语气低缓,“阿若,我不管你过去如何,只盼你从今往后不要再招蜂引蝶。”他抚着她温热的脸颊,触及这如丝般柔滑的肌肤,微眯着双眼,“幸好你如今长了这么一张脸,如果像颜语卿那般,恐怕会麻烦上许多。”

         也不知此话是夸赞还是嘲讽,总归算好事吧……至少那些“烂桃花”全是她挂着颜语卿的脸才惹来的。

         叶若拂开他的手,微微一笑,眸光潋滟如水波荡漾,“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么一张脸’,那便足以。”

         “无论生的什么样子,你只是你。”织玥翾缓缓说道,“眼睛看到不一定是真的,对修士而言换一张脸很容易,幻术或是秘法都能做出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孔,皮相再美又能如何,全都是假的。即便我的人身也不过是幻化出来的。”

         织玥翾是妖修,是妖族,是兽类!

         这样残忍的现实叶若平日里根本就不愿细想,刻意抛在了脑后。谁知,他此刻会这样直接道出,好似不再介意,明明还未进秘境之前,他还在百般隐瞒,不愿叫她知晓。

         难不成他现在要告诉她了?!

         这一刻,叶若的内心激动有之,却不得不承认那一丝盘亘在心底的恐惧。她在害怕他的真身。一直以来,他都以人类的样貌示人,她虽知晓他不是人族,却未曾如同现在这般真切的感受到他们不是同族。

         “你想看我的真身么……”

         听得此话,叶若刚要开口,一阵灼热的疼忽的席卷而来,丹田似乎寸寸破裂,周身似乎在燃烧。

         她软倒在了地上,痛不欲生,甚至打起了滚。

         织玥翾面色微变,心中陡然浮上一种悲伤的感觉。感同身受,这就是十丈的力量,将她同他被牢牢的绑在了一起,祸福与共,同生共死。

         她已经痛的咬破了唇,几乎是用爬的靠近他,揪住了他蓝色的衣角,死死地拉住。绯红的脸颊,乌黑的发丝被汗打湿,一缕缕的黏在额上、脸颊上,狼狈非常,却又透着一股凄楚的娇弱之美。

         她那滚烫的手按在了他的腿上,他的身体本能的颤抖。

         织玥翾颀长的身躯微颤,伸手贴近她的脖脖,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给她输送冰灵气。

         叶若体内的炎阳确实暂时被压了下去,但很快又以更为汹涌的势头扑了上来。

         好似知晓他在想些什么,她死死地扒了上来,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大腿,牢牢的缠住,滚烫的面颊贴在了他的腿上,并且在接下来的时刻里,得寸进尺,并不满足这一点点凉意,开始向上爬去。

         织玥翾望着她酡红的双颊,忽的想起了什么,抓紧她的手腕,“你竟然被情蛇咬了。”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可以炼制绝情丹的冰属性灵植浮生草,伴生的妖兽却是至情至性的“情蛇”。

         当时咬伤叶若的是一条红色的小蛇,而情蛇却是绿色的,碧玉成妆,就如同浮生草的叶子。他以为那两条情蛇全都被颜语卿杀死,便也未曾留意,谁料这竟是一条变异了的。

         她揽着他的脖颈,脑袋在他冰凉的胸膛上磨蹭,轻喘着,娇声呢喃,“阿翾,我好难过,你帮帮我……”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媚眼儿,半昂着脑袋期盼的望着他,舔着干燥的唇瓣,几乎快要哭了,“阿翾,我觉得好热……疼,我好疼……你救救我……”

         她像一条搁浅的鱼儿,在干涸的河床上艰难的吐息,呼吸间全是滚烫的气息,“阿翾,我是不是就要死了。”绝望之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个不停,可是刚从她眼角沁出,就被她滚烫的脸颊吸收,消失无踪。

         叶若感觉自己要死了,从未如此真切的面临死亡,织玥翾给她输入再多的冰灵气都是杯水车薪,无法抑制那股已经侵入了她奇经八脉的炎阳之气。

         “不会的。”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依旧不停歇的给她输送着冰灵气,另一只手贴着她灼热的额头,“阿若,你可以采补我。只要你采补了我,就会没事的。”

         也许采补已经晚了,可除了他的元阳,还有一样东西可以救她。

         织玥翾叹息,除了元阳,他的内丹也可以压制炎阳之气。

         他终归还是见不得她如此痛苦,一狠心,贴上她的唇,将内丹渡给了她,暂时借与她……

         内丹对妖修来说何等重要,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重视一个人,以致可以将关乎他生死的的内丹都献出来。

         情之一字,果真是世上最难渡的劫难。

         早知今日,他还会放弃心魔劫,选择她来渡情劫么?

         这个答案织玥翾并不知道,他只知自己此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再也不能回头,却又甘之如饴。鬼迷心窍也好,执迷不悟也罢。他既然已经爱上,便不会轻易放手。

         一生一世,执子之手,不离不弃。

         他抱着她,感受着那灼人的温度渐渐褪去,明知她的境况已然转好,却还是不放心的开口问她,“阿若,感觉好些了么?”

         此时此刻,叶若体内的炎阳之气的确被这颗冰珠压制住了,但那情蛇之毒却依旧还在,没了炎阳的影响它很快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将她推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境地里。

         叶若双眼紧闭,只觉周身燥热难耐,忍不住娇媚的嘤咛了一声,在他怀里焦躁的扭动了几下,触及他冰凉的身体,不由将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扒着他沁凉的脖颈,滚烫的手指轻轻摩挲。

         她终于舍得睁开眼睛,这双美丽的杏眼儿氤氲迷离早已失了焦距,红艳的唇微张,小口的吸着他呼出来的冰凉的气息。

         织玥翾琥珀色的眸子里映着她的影子,慢慢漾开了一抹涟漪,呼吸渐渐失了规律,却生生的在理智的控制之下,轻轻挣开了她,“阿若,现在不行……”

         只不过轻轻的一推,却好似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喘息着,异色的眼瞳水光流转,只觉嗓子干涩的难受,整个人有种烧起来的感觉,以他极寒的体质绝不可能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他动情了。

         越是清楚的知道,那感觉越发的清晰,织玥翾苍白的肌肤很快就染上了一抹薄红,呼吸渐渐粗重,双手攥成了拳头,连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都变成了兽类的竖瞳。

         他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若是任凭事情发展下去,受伤的会是她。理智终于战胜了生理的冲动,决意离开,却未料她突然整个人扑了上来,将他压到在身下,贴着他冰凉的唇吸允着,汲取他唇齿间的凉意。

         叫她压在了身下肆意轻薄,失去了内丹的织玥翾有一瞬间的沉沦,却又很快惊醒。

         可是他却再也推不开她了。

         叶若下意识的封住了他的灵力,乘着他失去了内丹处于最为虚弱的时候,凭着武力将他推到,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着他,把他压在身下为所欲为。

         她的唇亲吻着他沁凉如玉的肌肤,从唇角到下巴,最后落在了他的喉结上,湿濡的吻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吻过微凸的锁骨和一小片白皙结实的胸膛……她坐在他的身上,俯视着他,如墨的青丝在风中飞扬,眉眼间是触目惊心的娇娆。

         ……达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当织玥翾醒来的时候,身旁紧贴着的温暖的肌肤有些黏腻,他的……脸黑了,撑起酸软的身体揽过她的脑袋,唇贴上她的唇,取回了自己的内丹。

         叶若很快也醒了,睁开双眼就对上了织玥翾异色的眼瞳,一时心跳如雷,红透了一张小脸,“阿翾。”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她真想找条缝钻进去,躲个一辈子都不出来。

         织玥翾随意披了一件衣裳就站起了身子,一头闪亮的银丝散乱的垂在脑后,逆着光影看去,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往常水色的双唇此时如同涂了胭脂一般红润,而琥珀色的眸子却好似琉璃般清透,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然而,下一刻他就不见了,出现在她视野里的是一只……巨大的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冰蚕。

         这就是他的原形?!

         叶若的瞳孔猛的一缩,心脏微抽,脸色有些发白,“阿……阿翾,我知道了,你能变回去了么。”

         话音未落,他已经变回了人形,绝美的容颜一如先前那般美好。

         可是,叶若再也忘不了他变成一只虫子那一瞬间的惊悚。

         “阿若。”他来到了她的身边,触碰她微凉的脸颊。

         叶若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眼底露出了一丝恐惧。

         他不是瞎子,敏锐如他,也没有忽略她惊惧的颤抖,一颗心好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钝钝的疼,“你怕我,你竟然害怕我。”

         “不是的。阿翾,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叶若急急开口,想要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却又下意识的顿了一下才抱住他的胳膊,“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的。”

         织玥翾笑了,琉璃般明净水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阴翳,“叶若,你骗不了自己,又何必勉强。既如此,还不如你从未知道我是什么。可笑我身为冰月天蚕一族留在下界的最后一丝血脉,却爱上了一个害怕自己的女修。”

         他没有再等她开口,指尖已经点在了她的眉心,“只愿你不曾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