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傲慢之罪
        明岚秘境第六日

         林中参天大树几欲蔽空,阳光从零碎的间隙里漏了进来,落下斑驳的影子。

         四下幽暗,鬼气森森。

         一个黑黝黝的洞窟外头,一把色彩斑斓的羽扇轻轻擦过幽冥血蝠黑色的脖颈,于空中划过一道彩光再次回到叶若的手中。那鲜亮的羽毛滴血不沾,还是干干净净的。

         没人想到这毛茸茸的柔软羽毛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件利器,可以如此轻易的杀死一头二阶妖兽。

         叶若下手很是果断,一击即中,从不拖泥带水。闻着羽扇上还未散去的淡淡的血的气息,神情有些晦暗,红艳的唇微微上扬,似是有些迷醉。

         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织玥翾倚在一颗大树上,整个人藏在阴冷的树荫之下,喜怒不辨,将手一挥又招了几只幽冥血蝠。

         叶若不慌不忙的给羽扇中注入了更多的灵气,操纵着它三下两下就打落了这些妖兽,“阿翾,你看。我果然是个天才。”

         她微扬着下巴,有些不可一世的样子。精致的眉眼儿弯弯,双眼亮晶晶的,疑似有星辰坠落其中。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自然也就成了天真可爱,并不惹人厌烦。

         “不过才几只二阶妖兽,以你如今筑基中期的修为若是连这些都对付不了,那才可笑。”织玥翾语带嘲讽,干脆向血蝠巢穴扔了一个小法术,唤醒那些沉睡的妖修。

         下一刻,黑压压一大片蝙蝠从那黑黝黝的洞里飞了回来,像一片飘动的黑云,又好似黑暗来临将整个天空遮蔽,至少在叶若看来是这样的。

         她的视野里全是这些小脑袋长尖牙的丑陋妖兽,成千上万的幽冥血蝠数不清的巨大肉翅互相交错,遮天蔽天。

         遇上这种情况,紧张是难免的,叶若此时倒也还未慌乱。先是催动灵气,把全身上下带着的饰物自带的防护灵气罩打开,后又自己撑开了一个灵气护罩,这样全方位层层保护之后,也不再用灵器操纵羽扇,干脆手持着它在一片黑暗里胡乱砍杀,反正这前前后后、四面八方都是这些妖兽,打哪里都是一样。

         就这样不知道杀了多久,她的手也酸软了,首饰加持的防护罩已经黯淡了许多,看起来支撑不了多久,而她自身的灵气更是所剩无几。那妖兽却好似杀都杀不完,依旧前赴后继的向着脆弱的灵气护罩上扑来。

         她终于不得不开口求饶,“阿翾,别闹了。这么多妖兽我怎么杀得完……”

         织玥翾在一旁冷眼看着,蓝色的袍角被一大群血蝠肉翅煽动得飘摇不止,可他周身依旧安静,那些杀红了眼的幽冥血蝠一只都不敢靠近他。他的周身依旧干净,即便他的不远处早已血流成河。

         他在生气,他不想管她。

         明明几日之前,她还在畏惧他,现在却可以对着他露出这样的天真的笑颜。记忆可以被尘封,可伤害已然存在,横亘在他们中间,成了一道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口。

         “阿翾。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叶若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慌张,一丝恐惧。

         她身上带了众多的护身之物,他是知道的。凭她如今的修为再加上那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撑不住。所以他还想再等,一直等到她最为绝望的时候,再将她从其中解救出来。

         可他还没等到那一刻,耳边已经响起她凄厉的惨叫声,“啊——”

         那一声尖叫过后,附近再也没了她的气息,只有浓稠腥膻的血的味道弥漫不散。

         这一瞬间,他只觉呼吸已然停止,连心都停止了跳动,想都不想的一挥手召出漫天冰雪将眼前这些面目可憎的妖兽全都冰冻。

         可是风吹冰裂,直到晶莹的碎片全都坠入了黑红色的血水里,他也没有见到她的影子。

         她死了么?

         织玥翾的脑子一片空白,怔怔的站在那里,心口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一块。

         “哈。”寂静里,一声极轻的笑声有些刺耳,一只温暖的小手忽的抓住了他冰冷的脚踝。

         他差点就要捏诀出手,好在及时惊醒过来,开口唤她,“叶若。”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一种说说不出的复杂,是惊喜还是愤怒,亦或者是悲伤。

         叶若的脸脏得厉害,头发也是灰蒙蒙的沾了不少*的枯枝和草根,整个人狼狈至极,只有那身衣裳还是干净的,不染一丝尘埃,“阿翾,你可真够狠心。”她一边嘟哝着,一边抓着他的腿,借力慢慢从土里爬出,“你就不怕我真的死了。”

         织玥翾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还好我够聪明,在千钧万发之际想到了遁地符。本姑娘果然是个天才。”叶若有些小得意,微仰头,下巴微翘,脏兮兮的小脸莹然光辉。

         他突然将她压到在地上,撑着身子垂眸看她,琥珀色的眸子忽的变作了竖瞳,琉璃般清透却又在极致的美丽里带了一丝压抑的怒火。

         在她惊愕的目光中,他的唇毫无预兆的落下。

         叶若没有动弹,也不能动弹,被他双手制住,任由他冰凉的唇紧紧压迫,带着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激烈而又缠绵,却又在她眩晕沉醉之际,狠狠咬破了她的舌尖,舔舐着那微甜而又温热的血液,尤还带着喘息在她耳旁低语,“叶若,我真想杀了你。”

         舌尖刺痛不已,叶若忍着疼,喘息着,忍不住低声笑道,“你是傻子么,我们有十丈之约,你杀了我,自己也活不成。”

         是啊,他是傻子,从未如此真切的感觉自己是傻子。明知两人有十丈,她“死”的时候,身体并明明太大的反应,很显然她并未出事。他却失了理智,被她这般拙劣的手段所骗,不是傻了,还是什么。

         “起来了,你要压死我了。”她推了推他的结实的胸膛,玩笑般的笑问,“我现在这么脏你怎么都能下嘴,就这么‘饥不择食’了?”看似在嘲讽,她的唇角却忍不住微微翘起。

         大约对女人来说,一个男人不介意自己的面貌,是最幸福的事情。

         话虽如此,一感觉到有了一些灵气,她就马上给自己施了一个净尘术。保持这样灰头土脸的样子,她可受不了。

         “幽冥血蝠全死了,连血肉都没留下,但这一洞的夜明砂倒还有些用处。”织玥翾已经恢复了平静,看起来一如往常,好似方才的失控只是她的幻觉。

         “夜明砂?”叶若有些迷惑。

         “夜明砂是幽冥血蝠的粪便,可以炼丹也可以炼器。”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么好听的名字,居然是那种东西……实在太恶心了!这鬼东西炼成的丹药更是可怕,她是死都不会吃的。

         “你这是什么表情。出了这岚音秘境,我们就要去丹霞宗找炼丹宗师来为你炼制冰魄丹,其中的一味材料就是万年夜明砂。”

         “!”叶若面如土色,一脸的绝望,“为什么要找别人练?阿翾,你说过可以为我炼制朱颜丹,可见你的炼丹术定是不错的,现在为何还要求人。”

         这一刻,织玥翾的脸色似乎白了一白,可能是叶若眼花了,又或许是光线的缘故,叫她生出了错觉。

         再看时,他还是那个样子,语气平淡:“我不能炼冰魄丹。”

         不是不会,而是不能,这话倒也有些意思。

         叶若敏感的察觉其中有异,正要追问,却又听他沉声道,“无论谁来炼丹,其中必要加上这一味夜明砂。你若不想再受炎阳入体之苦,就一定要服下冰魄丹。”

         “……好吧。”她终于还是屈服于炎阳的威势,却莫名生出一丝忧伤的感觉,自伤道,“来了这秘境七天,我就遇到了这些不入流的低阶妖兽。天权真人所谓的大机缘在哪里?难道是我没有气运的缘故?”

         “呵,气运。”织玥翾意味不明的冷哼了一声,“你想要的气运在旁人的身上。那个佛修有气运,颜语卿也有。”

         不待她问,他又道,“以我如今的修为,虽看不出气运,却隐约能感觉。气运一说,玄之又玄,却又真实存在的。没有一定的气运,修士无法在仙途上长久走下去。寻常人十年筑基便是难得的天才,而你不过花了三年时间。若不是自身气运之故,那就是从别人身上得来的。要不然,你以为自己怎么能够在一夕之间就提升至筑基中期。”

         他说了那么多,她只从其中得到关键的一句话,气运也可以抢夺?!

         失去了记忆的叶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抢夺了颜语卿的气运。

         若按原著,这岚音秘境里没有叶若这个人,这株浮生草是颜语卿得到的,那情蛇咬的也是颜语卿,然后她同坠入空间裂隙的明空一番双修。两人一个极阴之体,一个极阳之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到了最后颜语卿达到了筑基中期,明空也顺利结婴。

         然而,叶若早已在剧情开始之前就煽动了蝴蝶翅膀,使得金丹后期的明空早早结婴,使得他们两人提早见面,在还未狗血xxoo之前就知晓了彼此的身份,从根源上斩断了两人相爱的引子,蝴蝶了后续的所有剧情。

         “只要你同颜语卿接触,就可以吸取她的气运。”

         叶若确实大大的吃了一惊,讶异过后出离的愤怒,“既然你也道气运之说玄之又玄,就算颜语卿是大气运者,那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何必被这小小气运所缚。即便我没有气运,也不屑从旁人身上夺取,天道又怎么样,我就不信,凭我一己之力不能够踏平仙途,飞升上界。”

         自信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就成了自恋。

         这时候的叶若,并未发觉自己已经悄然进入了“傲慢”的境界。她从来就没有这样自信过,毫无来由的相信自己可以挣脱“天道”的束缚,披荆斩棘,开出一条光明的飞升之路。

         织玥翾不由叹息,前几日莫名的贪婪,现在又变得这般自傲,到底是他不了解她,还是她修炼出了差错,“阿若,你修习的功法……”

         “你说七绝谱么。”她打断了他的话,灿然一笑,“我觉得这功法很好,极为适合我。你看我现在不就已经筑基了么,说不定不要几年就能结丹了。阿翾,我有种预感,百年内就可以追上你。”

         速成的功法向来都有弊端,或会给修习者的身体造成伤害,或会让修习者心境不稳,或会……

         他想,自己已经知道她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了,却也清楚,到了现在,再让她甘心散功是不可能的。

         叶若似乎并无所觉,捧着他的脸,笑颜如花,一对水汪汪的杏眼里闪烁着骄傲的光芒,“阿翾,你不高兴么?我为了配得上你这样努力,你难道不开心?”

         对着这样一双眼睛,他如何能够狠心强迫她。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他们之间,输了的那个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