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不如心动
        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消息。

         织玥翾同叶若对视一眼,各自在心里盘算着。

         而顾宁心在此时忽然走到叶若的身边,将那枚红色的令牌递给了她,“今日可以得到此丹,也许是天意,也许是乘了姑娘这阵东风。我们也算有缘。”

         她笑了笑,似是想起了什么难忘的事,脸上露出一抹缅怀之色,“我是凌波阁的弟子,多年前被分派到这里看管门派商铺,也有十几年没有回过凌波仙山。我看姑娘也是有灵根的,若是愿意,就拿着这枚令牌到凌波仙山寻我师父玄素真人,便说是顾宁心让你去的,她定会照拂与你。若是不愿加入本门,这令牌你往后也定会用得上,最好妥善收起来。”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她看着叶若的目光别有深意,竟好似洞悉了什么。

         叶若一怔,突然想起这女掌柜帮她挽发的时候,似乎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后颈,极轻微的触碰了一下,便又移开了手。难不成就在这短短一瞬的接触中,她竟是发现了什么。

         想到此处,她已微微色变,红润的面颊瞬间苍白了几分。

         凌波阁是天广大陆唯一的女子仙派,整个门派不收男人,只有女人,是一个极为奇特的修仙门派。叶若对这个类似于移花宫的修仙门派,倒是也有几分兴趣。可是拜入凌波阁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先不论顾宁心这番用意是否别有用心,单单织玥翾那关她就过不去了,因为与她绑定在一起的他根本不为这个女子仙派所接受。

         这个道理织玥翾自然也是知道的。

         “她不会去那里拜师,不过这令牌她可以收下。”织玥翾瞧了那红色的令牌一眼,眸光微暗,直接替叶若做了决定,随后突然起身别有意味的瞥了云霓坊门外一眼,淡淡道,“你拿了这丹药,还是快些离开江陵水城吧。”

         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警告。

         顾宁心一怔,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正好看见一抹粉色的衣角在门边一闪而逝,不禁脸色大变。当下不再多言,只道:“我现在就要走了,店铺里所有的衣裳连同这枚令牌都赠与姑娘。”顿了顿,目光在叶若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神秘的笑了笑,“若是有缘再遇,宁心定会送两位一件极为特别的礼物。”

         叶若扯扯嘴角,露出一抹僵硬的笑,捏着那枚火红令牌的手心已经沾满了冷汗。她一点都不想知道那礼物是什么。

         *******我是萌萌的分割线******

         龙门客栈

         天将渐黑,迟暮笼罩大地,正是暮色四合的时候,离开云霓坊的两人终于寻到一处客栈。

         叶若站在龙门客栈的门口,看着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心有戚戚:“今晚真的要住在这里?”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有龙门客栈,这里不会也是个黑店吧?

         “不住这里,你想住哪。”织玥翾自顾自从她身边走过,并不在意她一脸欲言又止的怪模样。很多时候,他其实都想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也就直接无视了。

         叶若苦着脸,不知该如何对这个书中世界的人解释她对“龙门客栈”的心理阴影,纠结半响,叹了口气,还是抬起迤逦的裙摆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方一进门,便听他扬声道:“来两间相邻的上房。”

         客栈掌柜一脸为难的样子,赔笑道:“这位道友,真是不好意思。因为近日城里有一场大型拍卖会,所以此地的修士便多了些。本店也就只剩三间客房了,二楼一间,三楼两间,不巧三楼那两间房又是斜对门的。”

         “那就三楼随便一间吧,我同他住一间。”叶若不假思索插嘴,直接替织玥翾定了下来。开什么玩笑,她哪里敢在“龙门客栈”里独自住一间,说什么都要抱好妖修前辈的粗大腿,才能安心。

         织玥翾一怔,侧首别有意味的瞧了她一眼,神色莫测。

         不是夫妻的孤男寡女宿在一个屋子里……的确很不好,而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又是添了几分暧昧旖旎,毕竟织玥翾还未开口,她就这样主动,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叶若瞬间有种掩面泪奔的冲动,心中暗暗后悔方才为何一时口快就说出那句话来。可是转念一想,即便她不这么说,碍于十丈之约,他二人还是要住在一间房,终究还是一个结果,倒也想开了些。

         反正清者自清,两人之间并无苟且,自然也就不怕生出烈火来。

         “三楼,天子二号房,这是门牌。”掌柜佯装没看见叶若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高声喊了一句,便将门牌递给了织玥翾。

         织玥翾把玩着门牌,对着叶若别有深意的一笑,转身就要上楼。

         叶若被他这一笑弄得更不自在了,咬咬唇,伸出尔康手想要叫住他,却又发现不知该如何解释,一时有些尴尬。

         未料她此时正对着门口的右半边脸,就那么映入了某个人的眼帘。

         “是你?!原来你也住这里。那我也要三楼的房间,我师兄住楼下。”一个熟悉的女音冷不丁在耳畔响起,叶若的身子僵硬了一瞬,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语带娇蛮的声音。微微侧过脑袋,果然见着了一个熟悉的火红身影。

         常相思笑了,几分得意,几分欢喜,三步并作两步就奔到了叶若的身边,激动的说道:“换了这身衣裳,姑娘看起来更好看了,刚刚我差点就没认出你来,还是见了你身旁那男修,才确认的。真巧呢,你也住在这儿,我们果然很有缘。”

         叶若额角抽了抽,心中暗暗叫苦,干脆便装作没看见她,转头对客栈掌柜道:“这客栈提供吃食么?我想吃些点心……或者灵果。”这具肉身果然变成了凡胎,肚中饥饿的感觉太过痛苦,让她想忽视都无法忽视。走了一整天了,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掌柜愣了愣,倒是没想到这前来投宿的一男修一凡女,竟是眼前这个没有修为的凡人女子做主的。难不成是他看走了眼,这女子其实是一名深藏不漏的大能修士?!心中暗暗生疑,面上倒是更和善了几分,笑呵呵道:“二楼靠窗的那一侧,便可喝灵茶吃灵果。”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叶若对他笑笑,抬脚就要走人。

         谁料,织玥翾此时竟是突然停了脚步,站在楼梯上回头觑了她一眼,阴测测开口:“我们没灵石吃东西,你还是吃……辟谷丹吧。”况且,这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灵果。我储物戒指里有大量从沉寂绿地带来奇珍异果,够你吃的。

         本来想叫她吃自己带来的灵果,可是话到了嘴边……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后面那句织玥翾又给吞回了肚里。

         叶若吃了一惊,石化般僵硬的转过脑袋看他,却瞧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服食辟谷丹一粒,便可一月不进食,可它却是所有修仙者又爱又恨的东西,若不是被逼无奈,平日里根本没人愿意吃它,因为它的味道太奇特……又苦又涩,还有一种鱼腥草的腥气,几乎是最难吃的一种丹药。

         他这是换了个法子继续作弄她?!他堂堂化神大修就这点肚量?

         叶若勉强按捺住心底因□□而冒上来的火气,放软了语气,柔声细语:“我现在这身体,怕是不适合吃辟谷丹……前辈总不会眼睁睁看我饿死吧。”

         织玥翾瞥了她一眼,看着她这幅暗中恼火的样子,那双水灵的杏眼里好似有一簇火焰在然后,不觉微微翘起唇角,却是未置可否。

         常相思却已经看不下去了。

         “你这人好生小气!姑娘,他不愿意让你吃饭,我请你吃。”常相思根本就没有被人无视的自觉,又屁颠颠的凑了过来,抓着叶若的一双手,一脸的热忱。如果她的那对爪子没有在叶若手背上毛手毛脚的乱摸,那就更好了。

         叶若的手抖了抖,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白莲花莫不是个百合女吧?!

         常相思笑容异常灿烂的望着叶若,感觉握在掌中的小手,细腻光滑,柔若无骨,不觉又多摸了几下,那表情那动作活脱脱好似一个登徒子。

         “师妹!注意你的手!”左鸿羽苦笑,轻咳一声,语带暗示的叫醒了常相思。他这师妹什么都好,就是有这种“怜香惜玉”的怪毛病,让人很是无奈。他这次出来的一大任务就是带她好好看看外头的花花世界,欣赏一下外头的出色男修,不要一门心思都放在女修身上……可是,现在好像弄巧成拙了,竟叫师妹遇见了这名“备受苦难”的美人。

         先是被自家师兄叫唤,后又触及叶若惊诧的目光,常相思终于惊觉自己老毛病犯了,干笑一声,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忙转移话题:“走吧走吧,要吃什么我请。”

         天上掉下里的免费晚餐,谁知道有没有问题。

         面对眼前这张热情洋溢的面孔,叶若只觉头皮发麻,连忙退开几步,果断的拒绝道:“不必了,多谢你的好意。”说罢,便急急追上正站在楼梯上看好戏的织玥翾,神情惊慌又带了些恐惧,竟像是活见了鬼似的。

         如此的行径落在常相思眼里,她竟是着了魔一般,自顾自脑补了一番,替叶若寻了个极好的理由:这可怜的姑娘是碍于织玥翾的“银威”,才不敢随意应答旁人的话语。

         左鸿羽旁观者清,早就看出了那两人根本不是自家师妹以为的那种关系,也看出来叶若对自家师妹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知道师妹可能听不进去,却还是老生常谈的劝告道:“师妹,你看人家根本不领情,你还是消停了吧。”

         常相思根本不理他,还是一意孤行:“肯定是那个男修逼她的,她这样弱质芊芊的姑娘,再温柔不过了,肯定是不想连累我们。”

         叶若嘴角抽了抽,她真的有这白莲花说的如此美好(~o~)y听着听着,已经有些飘飘然了。

         这般的赞誉,真的是在说这个平素极其刁钻又厚脸皮的叶若?这女修不是眼睛有问题,就是脑子出了问题。

         织玥翾腹诽着,却又忍不住上下打量叶若一番,看着她一身水红色的宫装俏生生站在那里,华灯迷离,光影斑驳,竟恍惚只觉其身姿如柳如烟,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动心。

         这般的恍惚不过一瞬,可是他已然色变,反常的放软口气:“既然有人请,那便去吃吧。这位好心的道友,应该不介意连我这份一起请了。”

         “那……是当然。我与道友也可以好好谈谈关于这姑娘的事情。”常相思鄙视的目光扫了织玥翾一眼,望着叶若的眼神里却满是母性的光辉,看得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了。

         左鸿羽无力阻止,扶额苦笑,他已经可以预见未来的几天会很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