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好大一朵白莲花
        江陵水城

         织玥翾所说的不远,那是以修士的标准来衡量的。这样一段“不远”的距离,完全超出了凡人的想象,凭着叶若这具刚刚投入使用的虚弱的*凡胎,筋骨都还没活动开,没走几里路,便已经走不动了。

         也不知织玥翾打着什么主意,不肯御风而行,也不肯用飞行法器,竟是要一门心思脚踏实地的走着去。

         叶若欲哭无泪的拖着一双酸软的腿,深一脚浅一脚的远远的落在了后头,并且是越走越慢,越走越慢,直逼龟速……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无限逼近了一个不可跨越的数字。

         织玥翾身子僵了僵,忍不住叹气,停下了脚步,怕是他再走一步,就要碰到十丈的边界,又要经历一次撕心裂肺的痛。

         在这种时候,距离的限制显得尤为让人讨厌。(10丈=33.3333333米)可想而知,若是永远只能在以一个人为圆心,三十三米为半径划成的圆形区域中活动,所有的生活都围绕着那个人,是何等残忍又悲哀的事情。

         可是,再是愤怒难耐,他心底的怨气也是无法直接发泄在这个人身上的。故意让她拖着凡人之躯走路,到头来没有尽兴折腾她,反而给自己找不自在。

         “麻烦。”他神色复杂的低低的骂了一句,下一刻却是调转过头,回去接她。

         叶若正苦不堪言,身子摇摇欲坠的快要倒下,倒是方好摔进了他的怀里,一颗心瞬间狂跳起来。

         “此处离‘江陵水城’近了,里头都是一些低阶修士……以我的修为到里面太过扎眼,现在我将修为压制到了筑基初期,不好正大光明御风而行,也不好用飞行灵器带你过去。”织玥翾别扭的说着“善意的谎言”,话里几分真,几分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若低垂着脑袋,暗自撇嘴。以他的修为,不想让低阶修士发觉,谁会看见他带她御风而行,不过是恼她对他下了“十丈之约”,伺机作弄她,泄愤呢。

         反正她心里早有准备,知道他会在近日对她使绊子,倒也不是很生气。只做不知,抬起一双水盈盈的杏眼瞧他,嘴里软软应道:“是么,还是前辈想的周到。”

         “呵。”织玥翾触及她眸子里的一汪春水,有些不自在的撇开了脑袋,抓着她的手臂,半搀半抱的带着她向前走去,一时沉默。

         叶若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将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织玥翾身上,最后差不多是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织玥翾眉头微皱,倒也没说什么,干脆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少了她的拖累,连步伐都轻松明快了不少。

         ……

         就这样,两人维持着一种甜蜜的和谐(大雾),伴着夕阳的余晖,来到了江陵水城的城门前。

         湖上团团三十里,城门未锁黄昏月。

         三十里碧水环绕的城墙气势恢弘,如同仙侠网游中的建筑一般,萦绕着一层缥缈的雾气,看不十分真切,却又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宏伟壮美。

         三三两两的修士缓步走近城门,都是给了门边守卫三块亮晶晶的石头,才被允许进去。原来在这个修仙世界,竟也是要收过路费的……果然走到哪里都不能不带钱。

         叶若靠在织玥翾怀里,纠结的想着。

         前面的人无声的走过,后头的人默默跟上。大家都是麻利的付了入城资费,快步进城,不多时,便轮到了他俩。

         织玥翾倒也没有什么异样,神色淡淡的将六块灵石丢给了一名守卫。

         不料,那守卫多看了一眼窝在他怀里的叶若,突然大喝一声,“慢着!你怀里这个凡女,要收十块灵石。”

         织玥翾神色一凝。

         这个说话的守卫也不过筑基中期的修为,看见织玥翾这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带了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美女,便生了歹意,别有深意的又是看了叶若一眼,舔了舔唇,略有些猥琐的笑了,“道友的艳福倒是不浅,买不起鼎炉,倒是玩起了凡女。这凡女生的不错,竟是比江陵仙子的姿容还要出色几分,不如开个价,让与我吧。我还没玩过凡女,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叶若嘴角抽了抽,江陵仙子又是何人?

         她此时还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江陵仙子是江陵水城中出了名的“交际花”,公开的鼎炉。她只知道,有人马上要倒霉了。

         织玥翾面色冷了下来,垂下眼帘,眼底几快的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却是沉默的又丢出七块灵石。伴随着灵石,将指尖一缕透明的灵气送到那名守卫的手里。

         “你这是不卖了?!”守卫接住了灵石,冷笑着,看着织玥翾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话中已是毫不掩饰的杀机,“好,你就等着吧。”

         周围的修士似是没看见一般,连多看一眼都没,丝毫不受影响的丢出灵石,然后漠然的走过两人的身边。

         织玥翾笑了,笑得很是温和可亲,眼底已经凝了一层寒霜:“我到城里等你来‘议价’。”

         “呵,到时候我们好好‘议一议’。”那守卫冷哼一声,此时已经起了杀人夺宝的念头,哪里还愿意同他温柔的‘议价’。

         另外几名守卫冷眼看着,并不插嘴。这种事他们见得多了。眼前这名筑基初期的修士,穿的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法衣,不过是一件洗得有些褪色蓝衣,一看就是没钱没势的散修。城门守卫想要欺负一个落魄的散修,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这就是修真界,弱肉强食,再残酷不过了。

         不过他们这次是看走了眼,这哪里是落魄的散修,分明是个煞星。

         好端端便有祸从天上来,叶若有些无语,倒也不是特别气恼,不过就是被人口头上占了点便宜,实质上并没什么损失。只怕这个胆敢大放厥词,想要同织玥翾议价的守卫要倒霉了,她才不信织玥翾这个小心眼的家伙没有在暗地里给人下绊子。

         不得不说,叶若还是挺了解织玥翾,至少在这件事上她是猜对了。

         织玥翾轻蔑的笑笑,不再多说,心中暗嘲这个蠢物活不过今晚,也懒得再浪费时间在这人身上。当下便抱着叶若,迈开步子直接进城。

         叶若越过他的肩头,正好对上了那守卫阴冷的目光,不禁为他默默点蜡。

         未料,两人走出没几步,身后竟忽的突兀的传来一声女子的冷哼。

         “哼,真是太不要脸了。师兄,我们救救她好不好?你忍心看她这样娇弱的美人被人辣手摧花?”少女摇了摇身边那位男修的手臂,语气里三分撒娇,三分娇蛮,一看便是备受师门长辈宠爱的娇娇儿。

         叶若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打上了“需要拯救的弱女子”的标签,额角抽了抽,又怕这朵横空出世的白莲花把事情闹大,就贴近了织玥翾耳边,急急催促道:“快走,甩开这两人。”

         织玥翾极其古怪的笑了,低语道:“若是我想看他如何英雄救美呢。”

         ……当你不想惹事的时候,同伴却想看热闹,肿么办?

         这样杯具的事情摆在叶若的面前,她甚至还是这场闹剧的导火线,真是躲都躲不了,只能跪求放过,“算我求求你了,快点走吧。”

         见她这幅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织玥翾唇边的笑意越浓,闲闲丢下一句,“看看再说”,便不再理会她。

         这位“路见不平”的女修不过练气七层的修为,约莫十七八岁,娇俏得好似春天第一朵桃花,芳菲妩媚,一身火一般明艳的红纱衣,越发衬得她容光照人,瑰姿艳逸。她身边的青年男子竟是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怨不得她如此有底气替一个陌生人出头。

         此时,左鸿羽也是颇为头疼的,这不,还没进城,这位小祖宗就弄出麻烦来了。

         “相思,你不是答应过我,出来不惹事的么。”语气已是无奈至极。

         常相思瞪大了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家师兄,语带指责:“你这是无理取闹,我哪里有惹事。师傅说过,修道之人要遵从本心,我看见不平之事,想要帮一帮她难不成还是错的?”

         这是哪门子歪理邪说,他怎么不记得师傅说过这个。

         左鸿羽苦笑,他这师妹真是……会给他找事儿,还好江陵水城里金丹修士不多见,不然他还怕事是办成了,却无法安全将她这个惹祸精带回去,自家师父还不生吞了他……

         那守卫被常相思如此直白的大骂“不要脸”,心中自是不快,正想出手教训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可一瞧她身边跟着的左鸿羽竟是一名看不出修为的修士,明白这人的修为比自己高得多了,极可能是位金丹修士,又只好咬牙忍下了。

         没错,就是这么吃软怕硬。

         织玥翾看两人没打起来,颇有些遗憾,抱着叶若就要走开。

         谁知,常相思见他要走,又是一声娇喝叫住他:“慢着,这位道友……你可以放了这位姑娘么?我可以给你灵石。”

         听见此话,左鸿羽预感自己储物袋又要瘪下去了,扶额苦笑。

         叶若已经被这朵白莲花的好心打败了。从头至尾,她都没有向她求救过,她这样自顾自的想要拯救她,是不是脑补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的-_-

         织玥翾唇角微翘,脚步是停住了,却没有回头:“你打算拿多少灵石买她。买走她又能如何?带回去做个侍婢,还是送她去世俗界。”

         常相思怔了怔,一时被问住了,待她回过神来,眼前竟已经没了两人的踪影。

         左鸿羽神色微变,望着织玥翾消失的方向,半响,暗暗心惊:以他金丹期的修为竟是没发现那人是怎么离开的,这人真是筑基初期的修士?

         瞬间淡定不能的左鸿羽,不禁苦口婆心的对着自家师妹劝解道:“师妹,那男修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若是你再见到他二人,不要再妄图救下那女子。”

         常相思根本听不进去,左耳进右耳出,一门心思是她的“拯救大计”:“楼师叔不是要收个徒弟么,我看她就挺好,就这么决定了。”

         “师妹!这……你都不知道她有没有灵根,师妹。”左鸿羽快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