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云鬓花颜
        江陵水城云霓坊

         “就这套。”织玥翾一眼相中那套穿在傀儡娃娃身上的水红色的宫装,对着云霓坊女掌柜道,“拿给她试试。”

         眼前这套繁复飘逸的裙裳确实极为漂亮,叶若心下喜欢,理智却还是拒绝的。因为她知道,若是穿上这身衣裳,她怕是走不了几步路的,美丽总是要付出代价。

         然而,当她还在纠结的这会儿,女掌柜已经快手快脚的取了衣裳,将她推进里屋,然后转身退了出去。

         叶若站在屋子里,苦笑,对着面前的一堆红纱暗暗发愁,连从何下手都不知道。严格说来,她从未自己亲自动手穿过古装……附在颜语卿身上时,自有颜语卿去劳动,她甚至还在颜语卿换衣服的时候避嫌不看,搞到最后,竟是对古装一无所知,连自行更衣都做不到。

         可是,就这么在里头耗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犹豫半响,她终于认命对外头的女掌柜求救:“这……裙裳我穿不来,掌柜的可否进来帮我一下么。”

         织玥翾听了此话,忍不住笑了。

         伴随着那一声肆意的嘲笑,女掌柜终于进门来解救叶若,却是很善解人意笑了笑,柔声劝慰,“这衣裙确实有些繁复,姑娘出身显贵被人服侍惯了,不会穿也是无可厚非。”

         叶若额角抽了抽,没有犯傻拒绝女掌柜给自己铺下的台阶,抬手套上一个袖子,抿唇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低声道:“麻烦掌柜了。”

         “呵,不麻烦,也不费什么功夫。”女掌柜温和的笑了笑,眉宇间虽有些病弱之色,却依旧难掩清丽秀雅。

         确实不费什么功夫,不过在两人说话的空挡里,她竟是已帮叶若穿戴完毕。

         “那道友眼光不错,挑的这身很适合姑娘。”女掌柜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挥手便在叶若面前凝了一面水镜,“姑娘自己瞧瞧。”

         叶若抬眼,看着镜中那个红衣丽人,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低头别扭的扯扯宽宽的水袖,一张芙蓉面涨得通红,突然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的,叫她浑身上下都觉得好不自在,这是不是太招摇了点。

         “不过,这头发没有梳好倒是有些不美。”女掌柜站在一侧,打量着那如绸缎般披散在她肩头的青丝,想了想,又道,“不如我替姑娘挽个发髻?”

         “那……麻烦掌柜了。”叶若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她本人只会梳个马尾辫,哪里会梳什么发髻,有人愿意替她料理这三千烦恼丝,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拒绝。

         女掌柜从储物袋里取了一把象牙梳,细细梳开她有些打了结的发尾,柔声问道:“梳个随云髻可好?”

         叶若看着水镜里的自己,也不知道她说的“随云髻”是什么模样,胡乱应道:“掌柜的随意梳个就好。”

         “好,随云髻最是生动灵转,定会适合姑娘。”女掌柜笑笑,双手灵巧的在叶若的发丝间穿行,不过几下轻拢翻转便绾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只插上一支蝶形玉步摇用来固定。

         她太快了,叶若竟是没看清楚她是如何动作的,连偷师都没了希望。

         望着水镜中梳妆完毕的宫装女子,叶若感觉陌生的可怕,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根本就不敢乱动。

         掌柜瞧她这幅纠结紧张的模样,掩唇轻笑,安抚道:“姑娘,出去吧,那位道友该是等急了。我在这里卖了这么多年衣裳,还没见过姑娘这般灵秀貌美的人儿,那位道友看了定会喜欢的。”说罢,便拉着她的手就要引她出去。

         叶若被她拉着,颇有些扭捏的走出几步,行走间脚上穿的蝴蝶撒花修鞋从粉色的裙底露出了一些,头上的玉步摇摇曳生姿,发出碎玉般清脆的响声,弄得她更是不自在了,差点就要伸手拔去这个碍事的东西,好在掌柜眼明手快,拉住了她那只不规矩的手,一把将她推出帘幕。

         织玥翾听见动静,回眸一看,将她整个人看入眼中。那张白皙的小脸上浮着一抹如朝霞般娇艳的红晕,水灵灵的眸子里带着惊慌还有点点羞涩,髻边的玉步摇叮铃作响,散发出的莹润微光照的她半边脸越发明丽动人。

         她穿着他亲手挑选的这身衣服,竟是如斯美丽……动人。

         这一袭水红花锦交领通袖宫装,下搭一条逶迤拖地的浅粉百合裙,臂上披着妃色缠枝花薄烟纱软烟罗,腰系束腰,越发显得楚腰纤纤,不盈一握,真是人面桃花,艳比花娇。

         两人的视线一对上,叶若一张俏脸又是红了几分,双颊滚烫滚烫的,忙移开视线,瞧着一旁一株摆设用的灵花,努力装作淡然自若的样子:“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我还没看见女修穿成这样……”

         “很……还算差强人意,比你原来一身孝要好得多。”织玥翾眸光闪了闪,莫名还是将到了嘴边的“好看”两字咽了回去,凝视着她面上那抹妖娇妩媚的红晕,心中一动,便对着一旁的掌柜说,“那边的衣裳,每一个颜色都来一套,样式不要重复的,还有……白色的不要,无论月白还是珍珠白都不要。”

         这个时候,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这样大方的举动很是不同寻常。

         “好的,道友稍等。”女掌柜笑了,倒也并不意外。这男修气度不凡,虽穿得有些并不打眼,她也是不敢怠慢的……做了这几年生意,她自是知晓有些人是要看气质,而非看外在来衡量。

         云霓坊的衣裳并不便宜,在这小小的江陵水城中并没有多少女修买得起。他一来便要了十几件,也算是大主顾了。她倒是没看走眼,这人果真是个有钱的主儿。

         掌柜做成了一笔大生意确实是开心了,可是某个人却快要哭了。

         叶若大惊失色,想到两人瘪瘪的储物袋,只觉眼前一黑。这人如此爽快的开了金口,是想要今晚露宿街头,还是他要用抢的……这般一想,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里七上八下的又不能直接说出“我们没灵石,不要这般大手大脚话灵石”这等丢脸的话,叶若一颗心惴惴的,不停给织玥翾使眼色,眨眼眨得眼皮子抽筋,不但没有阻止他,反倒提醒了他。

         看着在她髻边不停摇晃作响的玉步摇,织玥翾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又大方开了金口,“这步摇也一起要了。”

         女掌柜脸上的笑意更浓,却极会做人:“这玉步摇也就是看着好看,并不值几块灵石,道友买了十几套衣裳,它就做添头送与这姑娘了。况且,依我看,不会有人戴得比姑娘更美了。”似是开玩笑一般又将叶若的容貌夸赞了一番,弄得叶若差点都以为这张脸生的如何天姿国色,倾国倾城。

         这女掌柜圆滑世故,又是极会见缝插针的奉承人,实在是个精明厉害的生意人。

         叶若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内心默默淌血,哀叹着今晚怕是真的要露天打坐了。

         织玥翾其实早就看见她对着自己狂使眼色的怪模样,故意当做没瞧见,不过是看她如此惊慌纠结的样子好玩。如今看够了,自然也就该做正事了,“用这个来换这些衣裳还有江陵水城拍卖会的门牌,你可愿意交换?”

         话音方落,一个白玉小瓶子已经飞到掌柜的面前。

         女掌柜一怔,面上并无异色,接过小瓶子,揭开一点瓶盖,凑近一闻,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讶异,激动难掩道:“这是上品七转凝神丹?!此丹一颗就值上千中品灵石,这里面有三颗,就算云霓坊所有的衣裳加起来都不值这个价。若是能得了这丹药,拍卖会的门牌对我便没用了,给你也无妨。只是,你真的愿意用它换这些东西,不再加旁的条件?”

         七转凝神丹是一种既能修补神魂,又可修复神识暗伤的圣药,可是元婴以下根本无法炼制,而天广大陆已知的元婴修士不过三十几名,大乘化神修士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即便有元婴修士愿意炼制此丹,也是苦于没有丹方……可想而知,此丹是何等的珍贵难得。

         顾宁心多年前曾在宗门小秘境中被人暗算,神识受创,神魂不稳,以致后来修为不得寸进,困于筑基后期十几年都无法突破。心灰意冷之下,便自我放逐到了小小的江陵水城做个小掌柜。现在突然得到了寻觅二十几年都无踪影的七转凝神丹,她如何能不激动。

         “你愿意交换便好。”织玥翾神色淡淡,好像方才他送出去的东西不过是最普通的小还丹。在他看来,可以拿他用不上的丹药换取拍卖会的门牌,这场交易还是划算的。

         叶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么土豪不早说,害得她以为真的穷得要流落街头了。

         顾宁心怔了怔,面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好一会才下定决心,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枚令牌,一块是红色的木质令牌,另一块是泛着金属色泽的银色令牌。

         “凭这块门牌可以让你们两人一起进入拍卖会。”她将那块银色的牌子丢给织玥翾,随即又道,“我在江陵水城多年,从未见过道友,恐怕两位是第一次来这里,就冲着此次拍卖会。拿了这九转凝神丹,我也不占你便宜,再卖给你们一个消息。也许你们并不知道这次拍卖会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正常的拍卖,另一部分是暗室交易,以物易物。若要进入另一场拍卖会,你们就要在上一场拍卖会里至少拍得三件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