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近墨者黑
        急走几步,又施了一个迷惑人的小幻术,织玥翾抱着叶若终于远离了城门口,走出了那两名修士的视线。

         叶若轻轻的吁了口气,暗自庆幸不必再与那白莲花女修搅合在一起,嘴里却埋怨着:“方才我还以为你要把我卖了。”

         织玥翾瞥了她一眼,冷笑:“卖了你,难道连我自己也卖了。我看你也歇够了,下来自己走。”

         说罢,不待她拒绝,便略微弯腰,将她放到了地上。

         疲惫的双腿再次踩在地上,有些酸软无力,叶若的身子晃了晃,差点摔了个跟头,可是织玥翾早已放开手,看来是不会再管她了。

         叶若皱皱鼻子,咬咬牙,挺直了背,拖着软得跟面条似的双腿,快步向前走了几步,与织玥翾并肩而行,难掩心中好奇:“你对那个守卫做了什么?他不会真的来找你‘议价’吧?”

         织玥翾笑笑,眼中闪过一抹幽幽的冷光,“他来不了。这座城池里每天都有修士死去,少一个守卫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

         听出他话里暗含的残酷,叶若忍不住打了冷颤,忙岔开话题:“为什么凡人女子就要多收一些灵石,这是什么规矩,难不成是一种歧视?”

         “是也不是。”织玥翾侧首瞧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古怪,“凡人多有做着修仙梦,而修仙界的资源却是有限的,多一个人来分,便少一分……修士历来就瞧不起凡人,对于凡人女子不屑,却又无法拒绝那些天生丽质的凡女。在如今这个修真界,很多女修依附修为高深男修,沦为鼎炉一般的存在,而本就美貌的凡女无法做鼎炉,只可满足修士的□□,比那些鼎炉女修还不如,自然也就隐隐被歧视。”

         “这不公平。”叶若被这残酷的规则刺激到了,原来没有灵根这么可怕,“你这意思岂不是说,如果修真界同世俗界没有壁障,修士会肆意掳掠凡人女子?”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所以天道才会在两界之间设下结界,既阻止凡人来修真界,也不让修士祸乱世俗界。”织玥翾淡淡的说着,似是在诉说一件与他毫无关系的事情,眸光却冷了下来,“自十万年前,天广大陆四大势力重新洗牌。修真界大部分资源都归了道修,我们妖修被逼进沉寂绿地,佛修远走世俗界,魔修咎由自取,被困在天堑那一侧的苦寒之地。这是天道决定的……至今无人可以撼动。”

         从这番话里,她隐隐察觉了身旁这人对如今现状的不甘。

         叶若怔了怔,心里不由想到,书中他是一众妖修的领袖,在未来那场大战带领着同族回到修真界,却最终没有夺回曾经的荣耀,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这是她故意遗忘,却又无法忘却的属于他的“命运”。

         那么,不久后的将来,她是不是要为他的野心买单,同他一起为了妖族献出自己的鲜血……

         一时间,各自陷入沉思的两人,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气氛低沉凝滞叫人透不过气来。

         半响,还是织玥翾率先回过神来,开口打破了沉默,“有件东西忘了交给你。”

         叶若深吸一口气,将那些对未来的烦恼不安锁到心底深处,努力扯出一丝笑:“什么东西?”

         “我以为你很想要,才费了些功夫拿到的。”织玥翾瞥了她一眼,眼里忽然流露的神采叫人不敢直视,“……可是我现在有点不想给你了。”

         叶若嘴角抽了抽,没好气道:“你不说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心中却腹诽,他这难道是在邀功?

         没有看到她如他所想的那样,求着他。

         织玥翾有些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半透明的瓶子,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里头好像有一团雾气在流动,看起来极为好看。漫不经心的玩着这个精巧的小瓶子,嘴上淡淡道:“这是孙休与的一缕元神。”

         在昆山之巅的时候,叶若是亲眼看着孙休与死的,死得极其惨烈的,刹那间便尸骨无存,竟是连一片衣角都没留下。

         现在他告诉她,他保住了孙休与的一缕元神。

         叶若愕然,随即喜出望外的激动的看着他:“真的?!我还以为那时候你没有……谢谢你……他还活着。”

         “可是很快就要死了,只要这最后一丝神魂消散。”织玥翾将她激动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下突然有些不悦,语气冷了下来,“若是你不能寻到养魂木,三日后他必死无疑。”

         “怎么会这样。”叶若有些吃惊,不假思索的建议,“那我们把他送到孙家回去?孙家那么有钱,一定能救他。”

         “呵,这个时候送他回孙家?”织玥翾笑的很奇怪,话里有种讥讽的味道,“孙巫城正在上云宗为独子的死向青云真人讨公道,你现在给他送去孙休与还没死的消息,是不是太没眼色了?况且,你又能以什么身份给他送去这东西?我告诉你,若是不能悄悄将他送到孙巫城手里,乘早就死了这条心。”

         一句话不仅断了叶若向孙家求救的念头,也断了她向奇巧阁求救的路子。

         叶若有些纠结,却还是不死心:“那我们去奇巧阁买养魂木,或者去拍卖会碰碰运气?”

         在她的记忆里,拍卖会里总有猪脚想要的东西。虽然她没有主角光环,但是……可能会有吧。

         “你有多少灵石,没有百万灵石,想到不要想。况且养魂木可遇不可求,就算你有灵石也买不到。”织玥翾冷笑,很是直接的戳破了她的幻想,看着她的目光里只差没有直白的写了两个字——“穷鬼”。

         叶若确实没灵石。换了个身体,换了个身份,一切重新开始。现在她全身上下,除了这只储物手镯里的若干丹药法宝,竟是连一块灵石都没有,简直比散修还要穷。

         如此窘迫的处境被他这般直接戳穿了,叶若再是厚脸皮,一张脸也忍不住红了红,嘴硬道:“我是没有这么多灵石,那你有么?”

         织玥翾哼了一声,很是淡然的说道:“没有,本座从来不用灵石。”

         “入城的时候,那灵石哪来的。”叶若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你的有缘人送给你的,难道你忘了。”织玥翾唇角微勾,将一只手摊在了叶若的面前,只见他修长的食指上套了一枚戒指,银白的戒身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莲花图腾。

         叶若这才想起,明空赠她的储物戒里确实放了一些灵石,具体有多少她当时不过匆匆一眼,哪里还记得,“这里面还有多少灵石?”

         织玥翾想了想,才回答:“够在江陵住些日子。”

         “那用完了要怎么办?”叶若的脸色很是难看,穷成这样怎么办,难道要露宿街头。

         “呵,有人的地方就有灵石。”织玥翾哼了一声,斜了她一眼,别有深意的笑了,“自然会有人给我们送灵石的。”

         叶若嘴角抽了抽,难道是要用抢的。

         不得不说,她真相了。

         “我看上的东西,不用灵石,自然也会到手。”织玥翾说的很是霸道,好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近日,江陵水城会有一场拍卖会,我们去瞧瞧。”

         突然发觉自己跟一个强盗上了同一条船,让叶若这个遵纪守法,这辈子都没干过打家劫舍这种事情的良民,有些无法适从。

         叶若定定的看了织玥翾几眼,看不出他脸皮这般厚。没有灵石傍身,还要打家劫舍,他竟是一点都不觉得丢脸。

         “难道化神修士都像你这样穷?”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的灵石不是用来买东西,都是用来布置阵法或是……”织玥翾忽然顿了顿,神情有些古怪,“反正以本座的修为,根本无需花灵石买东西。你跟我一起,也用不上灵石。”

         很久以后,叶若才知道,当初的织玥翾为何没灵石了。这个土豪在自家洞府里挖了一个温泉,把收集了千年的灵石一股脑全都当做石头铺了一池子,一方面可以供应源源不断的灵气,另一方面,当他变回真身的时候,躺在灵石堆上舒服……真是奢侈又*的享受。

         这人居然还想带她也做强盗。

         叶若额角抽了抽,有些无语,嘴里却是赞同的说道:“还是前辈有办法。那么养魂木就拜托你,另外我还想要一些冰属性的高阶灵植和一本适合火灵根的上阶功法。”

         织玥翾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目光中带了一丝鄙夷:“我凭什么要帮你。”

         叶若笑了,丰润的双颊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小模样看起来极是灵秀甜美,嘴里却是说着极其无赖的话:“经过前辈的一番点拨,我发现用灵石买东西是很愚蠢的事情。从今天起,我也不要走正规渠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直接用抢的就好……怕就怕我如今只有没有修为会让人打死,累的跟我同行的前辈跟着面上无光。”

         织玥翾震惊了,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面前这个人。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真是……太机智了。若是她威胁的人不是自己,他都要替她喝彩了。

         节操碎掉的时候很容易,重新黏回去就难了,甚至永远都捡不回来。

         叶若狠狠的抓住了织玥翾的七寸,打他个措手不及。

         织玥翾心中恨恨,却只能妥协:“待本座动手的时候,你这个连练气一层都没有的无用的凡女,可不要在旁边碍事。”

         叶若嘴角抽了抽:……不损人就不开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