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7章 生死幻境(求推荐!!)
        这第三关究竟是什么呢?不凡走在着林荫的小道上,思索着,前面两关虽然过去了,其中凶悍之处让人发指,曾经无数人到达过这里,或些许困在虚虚实实,真假幻境,或许有些人迷失在因果线中,化为虚无,可能也会有人迈入第三关,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

         何为虚实,何为因果?这,好难理解。

         索性,顺其自然吧,不管如何凶悍的地方,我卓不凡定会闯过去。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这最后一关。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等待不凡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走在林荫的道路上,忘却一切烦恼,生的气息浓烈至极致,花香,蝶舞,风带着她独特的气息,吹拂在不凡的脸上,像温柔的女子抚摸着久别的恋人,他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温和的气息。

         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稚嫩的幼苗,从草地里钻出来,缓慢又快速的成长,含苞欲放的花朵,他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娇滴滴的花苞,缓慢的开放了,花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这变化太快,不凡顾不上吃惊,紧接着,花朵慢慢的凋谢了,花瓣渐渐四散开来,掉在地上,慢慢变得褶皱,终了化为泥土。

         不凡擦了擦眼睛,这又是为何呢?

         他还是走着,那宫殿越来越近,不凡终于走到宫殿的门口。

         第三关生死幻境

         忽然,宫殿门口处出现一排整齐的字符。

         “踏入此门者。抛弃一切生的希望。”

         他推开了门,满目的苍凉,那骸骨仿佛告诉着后来的人,你不该选择这条不归路,或许,最开始的选择就是错误的。忏悔吧,对于生命不负责的你,无权使用生的全力,这里就是归宿!

         不凡心中一片凄凉,“是谁做的这些!什么狗屁开拓者,这里究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悲愤之情充斥他的大脑。

         “那个摆渡人究竟什么意思?他是谁?为什么我被选为开拓者?我不服,我不会应由你们的摆布的!我一定要知道是谁在弄得这些东西!”

         回去的路已经消失了,留给他的只有前进,解开这个秘密。

         整理好思绪,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宫殿仿佛只有一条道路一样,无边无尽,前方似乎有个类似传送门一样的东西,就当他走着约莫十步的时候,突然整个宫殿晃荡起来,剧烈的震动声充斥着四周,不凡越加不稳定,整个空间变得破碎,荒古的气息正在消失,四周灼热的感觉越加强烈,那仿佛灵魂的灼烧,鞭挞着不凡的身体。

         “啊!这里怎么了?”

         整条主干道路变得破碎,等待空间稳定的时候,眼前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整个宫殿下方是个无底深渊,四周像是天堑一样仿佛地狱的火焰一般不时出现一个个黑色的骷髅,痛苦的扭曲着,他站在一个浮空的石头上,四周仅剩下许许多多浮空的顽石。

         他看了看下面,硫磺火焰巨浪在着深渊下,或许他看不到整个空间什么样,假如立体在空中,俯视着看着下面,你会发现这简直就是一副冒着火的骷髅,那火浪就像正在狞笑的恶魔,在哪兴风作浪,狞笑着,看着那瘦小的身躯。

         而在哪下方的骷髅嘴处,却散发着那个空间传送门。

         “我应该到下面那个门里去,直觉应该哪里就是结束的地方。”不凡快速的冷静下来,分析着眼前的环境。

         “弱者是不应该存在世间的,你应该死去。”忽然,就在不凡看着眼前的景色的时候,远方出现一个滔天巨浪,哦不,是火浪,呼啸着向着不凡推进。

         在这火浪之中出现一个身影。

         “越来越近,那是什么?这个是?”

         不凡看着那个身影,“好熟悉,那,那不是我自己么?”不凡吃惊的看着这个身影。

         不带有一丝情感,扭曲的脸,双目充斥着黑色的火焰,手持一把莫名的火棍,脚踏火浪,飞速向不凡冲了过来,说那时迟那时快,一个照面就向不凡扑了过来。

         下意识,不凡一个侧身,躲过了一次拍打。

         但是脚一滑,向着无边的深渊掉了下去。

         “不,我不想死!不。。啊!”

         翻手一抓,瘦小的身躯死死的抓着一块浮空的石板,咬着牙,艰难的攀爬这这块石板上。

         那个他可不是等闲之辈“呵呵,还没有觉悟么?那么,就让我让你消失吧。”说着,炽热火棍,快速旋转着,像是风火轮一般,浮空飞起,像是一个火焰死神,狰狞的拿着手中的镰刀,向着沉默的羔羊走去。

         “魔导有道,法为先,生死之路,开乾坤。”

         魔导之魔法篇记载第一句话,突然出现在不凡的脑海中。

         闭上眼睛,突然回想起刚入死门的时候,那个符文。

         手有规律的滑动着。

         双脚勾画出一个轨迹。

         口中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许你和我长着一样的面孔,但是你肆意剥夺人的灵魂,你没有权利。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我不管你是不是道,如果你是道,我便破了你的道!”

         红色的字符越加剧烈的显现,双脚勾画出一个圆,园中出现两个点,一道弧。

         那一刹那,烈焰火棍如天谴一般砸向不凡。

         不凡勾画出死的印记,双目越加凌厉,换水低落在他的脸颊两旁,消瘦的身躯坚挺的立在那里,终于还是碰到一起了。

         空气爆破声音,仿佛一个膨胀到极点的气球,爆炸。

         处在浪中央的少年,脆弱的像是一张纸一样,被炸飞了。

         那个火焰少年,双目出现一丝诡异的眼神。他的嘴角出现一个弧度。

         “开拓者,你终于来了,等着你好久了,那么是生是死,看你的造化了,哈哈哈哈”这个火焰少年留下一段话,紧接着冲进了不凡的身体。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魔鬼,滚开我的身体。”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什么是造化,开拓者,如果你过不了这关,你也不过是失败品,失败品是没资格活的!哈哈哈哈”

         “不。。啊。。”眼前一黑,在他意识消失前,他看到自己跌落在这黑色火焰深渊里。

         “痛苦充斥着身体。”

         “不凡,你这是?这是?你的身体,你的九阴玄体,啊,哈哈,难道要解开了?”

         命运还是悄悄的拉开帷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