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掉鼻子楼
        安屏哪能被打中,她一溜身躲过了马鞭。

         美人一鞭不中,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弯了小蛮腰,直笑得咳嗽不止。

         安屏见不打了,转身要跑,被美人又一鞭子给拦住。

         “别……跑……,哦哟,笑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个男孩子,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女娃。过来……,我不打你,姐姐请你吃饭如何?”

         “真的假的?你别骗我!”安屏听见有吃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哈哈……你……你太逗了,你肚子竟然会叫!……难得遇到让本小姐这么开心的人,走吧,我请你去掉鼻子楼好好吃一顿。”美人扔掉鞭子,上来抱住安屏的肩膀,也不介意安屏一身的灰尘和臭味。

         “姐姐,你叫什么?你长得好看心肠又好!”安屏逢迎道,除了宫中的大太监舅舅,京城里面她一个人也不认识,看面前美女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大官的女儿,好好巴结一番,说不定能搭个桥让她进宫找到舅舅。

         “我叫乔漾,我爹乔烽是太尉,朝廷正二品的大官,跟着本小姐你有前途。小子……不对,小妹妹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乔漾声音好听,说话语速很快,让安屏想到炒蚕豆,蚕豆快熟的时候,就会在锅中连续噼啪的响。

         由炒蚕豆安屏又想到了她娘沈忆,心里一下悲苦,眼泪啪嗒就掉在乔漾搭在她胸前的玉腕之上。

         “妹妹,你怎么哭了?是姐姐不好,你别哭呀。哈哈……”乔漾并不是真的关心,倒像是取乐,笑得更欢快。

         “姐姐,我叫安屏,今年十四岁,第一次来京城,没什么见识,遇到你这么好的人,又是官家的千金,我太感动了,我还以为这里的人都跟老虎一样凶!”安屏扯谎道,她六岁就来过京城,怎会是第一次。

         “你没说错,这京城的人个个都是老虎,哇!”乔漾做出猛虎扑食的动作。

         “姐姐你别吓我,哇……”安屏的那声哇是哇哇大哭,她当然不是被乔漾吓住,现在就算有一头真的老虎站在面前,她也丝毫不惧,她是借着机会一泄心中的悲苦和一路的委屈。

         “哈哈……好啦,安屏别装了,装过头就不好玩了,哈哈……”刚刚安屏躲那一鞭子的动作可不像是个胆小的孩子,乔漾可不是傻子。

         “姐姐,都被你看出来了。”安屏擦干净了眼泪。

         “在这京城混的,是人是鬼,装人扮鬼,由人变鬼,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安屏,你虽然有点滑头,不过姐姐看出来你本性不坏,本质上还是个人。我乔漾交你这个朋友了,姐姐今年十六,长你两岁,以后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尽管来找我。你肯定缺银子用吧,这一袋你拿去花,不够用了来太尉府找我,我再给你。”乔漾说着从腰上取下一个好看的荷包塞在安屏的手里。

         “姐姐你……”安屏再次哽塞,她这次是被乔漾感动了,船上半个月,岁宁府一天,跟着马车两天,她简直如噩梦中一般,何曾受过别人的温暖。

         “行了,掉鼻子就在前边,想吃什么随便点,那掌柜的你可知道是什么人?”

         “不知道!”

         “你第一次来肯定不知道,掌柜的就是我老娘广粽,好不好玩,哈哈,堂堂太尉夫人跑出去抛头露面,可把我爹的老脸给丢光了。不过有个好处,我可以随便吃喝,以后我的朋友你也随便吃喝。我还告诉你一件不知道的,掉鼻子楼的名字是因为有一次我娘做了一盘红烧猪蹄,我闻着太香了,就说完了香得我鼻子都快掉下来了,所以我娘受启发,就开了一家酒楼,酒楼的名字就叫掉鼻子。这又把我爹给气疯了,太尉夫人掌厨开酒楼就算了,还起了个这么俗的掉渣的名字,叫他怎么有脸见人!后来我爹上朝,经常被他同僚取笑,动不动就说老乔你的鼻子掉了没。哈哈……,不过取笑归取笑,掉鼻子楼可是王孙公子常去的地儿,给我老娘送了不少的银子,我爹见有钱赚,后来也不说我老娘了。”

         “姐姐,你们家里人真好玩。”

         “一点都不好玩,算了,不说了。妹妹,你来京城做什么?”

         “来找我舅舅,我父母不久前都死了。”安屏这次不想撒谎。

         “可怜的孩子。你舅舅住在哪儿?我送你去吧,你对京城不熟,姐姐怕你受欺负。”

         “舅舅在宫里做大太监,叫隆齐!”

         “竟然是他!一条老狐狸。”

         “姐姐,你认得我舅舅?”

         “进宫见过几次。妹妹,你来头不小啊,隆齐在宫里八面生风,连我爹都惧他几分。看来我结交你是对了,以后我爹要出了什么事,你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让你舅舅给他留个活口。”

         “姐姐,你说的我听不懂。舅舅不过是个太监而已,他怎么比得上朝廷的太尉。”

         “以后你就懂了。你去投奔你舅舅,难道你想进宫做个宫女?”

         “不知道,我也没想好做什么,看舅舅给我安排吧。我已经无地容身了。”

         “做宫女很惨的,动不动就被赐死打死药死,总而言之各种死!我看,不如你跟着我进太尉府吧,给姐姐做个丫鬟也比做个宫女强。你要是不喜欢做丫鬟,你来掉鼻子楼做个小打杂的,我让我娘给你安排,如何?”

         “那我就做个打杂的吧,我可不想各种死,也不会服侍人,在酒楼打杂我还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就这么说定了!”乔漾很高兴,拉起安屏的手击掌。

         说着话,掉鼻子楼就到了,楼高三层,还未进楼,便听见里面的喧哗声,虽不是吃饭的点,照样一派热闹。

         乔漾一进门,早有小二上来打拱作揖,乔漾让收拾一个大桌子,再上酒楼最好吃的菜,她要招呼贵客。小二答应一声一溜烟的去了。

         “妹妹,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找一下我娘,回头我给你换一身衣服再让我娘给你安排差事。”乔漾不等安屏回答,就去了后院的厨房。

         安屏独自坐在一张大桌子上很别扭,她一身褴褛,又发着难闻的臭味,任谁都会看成是一个乞丐。安屏不知道,掉鼻子楼名字不雅,但消费高,能来此处的大多是达官显贵或者富商,她这一副尊荣实在让人倒胃口,当即附近的几桌就叫来了小二要求换桌子。

         周围都走空了,安屏的别扭也消失了,菜上了几盘,她等不及乔漾,便先行开动。

         安屏正吃得畅快,突然前方邻座来了一位少年公子,白袍白面,俊朗轩昂,正对着安屏的面,正襟端坐。安屏咧了一下嘴,放慢了吃相。

         虽然是面对面,少年公子却未正眼看过安屏,他的一双俊目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拿在手中的一双筷子上。

         筷子能有什么好看的,安屏纳闷,嚼着菜,便偷眼朝那双筷子看过去。

         起初那双筷子在安屏眼中就是一双普通的筷子,但是看久了一些,那筷子上竟然起了一层蓝色的火焰,蓝得妖艳,接着那火焰遍布了两双筷子,由筷身爬上了少年公子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跃动不已。

         安屏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她擦了一下眼睛,再去看时,的确没错,那就是一团妖媚的蓝火!妈呀,安屏吓得手中的大肉骨头啪嗒掉到桌子上,又从桌上滚落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