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遇到神仙了
        “好吧,当我没说。”楼苏暮颓然,又想起什么精神一震,对乔漾道:“我学了峪篁真人的蓝火龙,小漾,你要不要看?”

         “不看!”

         “小漾,我可是专门学来保护你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未来媳妇的份上,我才不花那个冤枉钱跟峪篁真人学什么劳什子的功法。”

         “花了多少银子,我给你报销!”乔漾朝楼苏暮翻了一个白眼,坐到安屏身边,乔漾是个毋庸置疑的大美人,连翻白眼都那么好看,安屏都迷住了。

         “也不多,一百两黄金。”楼苏暮嗫嘘道。

         “哼……楼苏暮,你家开支是越来越大了,这次开这么大的口,行,去帐房领吧,就报乔家未来大姑爷的名字。”

         “这多不好,还是报你的名字吧。”

         “随便。”

         楼苏暮一溜烟就朝酒楼后院跑去,连小腿上的疼痛也不顾了,利索之极。

         安屏听两人的对话,又看两人的表情,总算明白了楼苏暮所为何来,她跟父母跑渡船形形色色的人见过千千万,她能看不出来。

         楼苏暮一走,乔漾让小二又上了几个热菜,外加一壶好酒,陪着安屏吃起来。期间,楼苏暮领了钱乐颠颠的从后院走出来,看也不看她俩一眼,直接出了酒楼扬长而去。

         “楼公子真不是东西。”安屏抱不平。

         “他们全家都不是东西,也就我爹缺心眼,看中了他那个从二品的御史大夫的爹,说他那爹将来是要做首府丞相的,我呸,就算被他踩了****做了丞相,也是个花架子的穷酸丞相。”乔漾猛灌了一杯酒。

         “乔漾姐姐,那个峪篁真人是什么人?楼公子跟他学的蓝火龙很厉害的样子!”安屏对这个很感兴趣,她想如果她能学到手,到街上做个表演什么的,以后也不愁没口饭吃。

         “京城附近峪篁山上的一个道士,怎么你也想学?你真想学,你就去吧,人家不收费,都是免费学。不过峪篁真人很挑刺,要跟他学东西,他会开口提三个条件,你要是做到了,他就免费传给你,你要是做不到,就算给他再多金银他也不搭理。”

         “我想去试试看。”安屏跃跃欲试。

         “行,你想去,姐姐就陪你去。……你的事我都跟我娘说了,她已经答应让你留在酒楼,说你既然是隆齐那老狐狸的人,她就暂时替老狐狸给养着,你也不用真的做事,好吃好住都供着你。”

         “这么好?”安屏想不到她是来享福了,舅舅没见到,舅舅的名声却先给了她实惠。

         “也没那么好,我娘的打算是,万一我爹在朝廷上有个什么闪失,就可以借由你的关系去打通隆齐,到时候隆齐在皇上太后面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乔漾毫不隐瞒。

         “额,姐姐你的话好白啊。”安屏讪笑。

         “我把你当姐妹,有什么不好说的。对了,那个楼苏暮是不是欺负了你,我见你很怕他!我告诉你,他就是一个纸糊的老虎,你对他凶他就软了。唉……话说回来,他这个人也不容易,为了能从我手上骗一点钱养他们那一大家子,时常来酒楼故意找点事,好引起我的注意,我是见到他就烦,为了不烦,只好给他钱财让他早点滚。”

         “做官的不是都很有钱吗?御史大夫是很厉害的官吧。”

         “当然厉害,厉害到装得谁面前都一副清廉清高的样子……算了,不说了。安屏,吃完了我带你去洗澡再换一身衣服,你这样子做为我的朋友实在寒碜……妈呀,你肩膀上怎么流血了!”乔漾吓得尖叫。

         安屏只顾着吃喝,乔漾的后一句话才让她反应到肩膀的确有些不适,扭头一看,把她自己也吓得脸色煞白。原来楼苏暮起初一凳子砸在她肩膀上,把她刚刚愈合的伤口又给震得裂开,血都已经把半个肩膀给染红了,只不过她的衣服太脏,乔漾起初没注意她自己也没察觉。

         两个人都吃不下去了,乔漾拉起她往后院走去。

         “我娘会一点愈伤术,你跟我来。”

         乔漾的娘起初乔漾跟安屏提起过,名字叫广粽。安屏一开始想到的是一串香碰碰的粽子,以为对方肯定又白又胖,等见到了广粽本人,才咧了嘴吞回了自己的遐想。

         广粽跟乔漾一样,是个迷人的大美人,身材苗条体态婀娜,而且风韵更胜乔漾,乔漾跟她娘站在一起,一个是娇艳的月季,一个是怒放的牡丹,怎么就那么美呢,安屏一见之下都忘了该说什么,张大着嘴贪看。

         “把衣服脱了。”广粽以为安屏认生,出于腼腆才不敢开口说话,丝毫不介意她的唐突。她们现在在后院的一处小房间,房内就她们三人。

         “啊,不要。”听说要脱衣服,安屏抱紧了手臂。

         广粽和乔漾哈哈大笑,笑得安屏都想找地缝钻进去。

         “都是女人,还害臊!你不脱我可没办法替你疗伤了。”广粽眯着眼睛看她。

         “好吧。”安屏想自己真是太那个啥了,就算脱光了她也没啥好看的,哪像面前的这两个美人。

         脱去了上衣,广粽就着房中的一盆清水,轻轻的清洗干净了安屏肩膀上的伤口。广粽的小心的神态让安屏想起了她娘,她难过的滴了几滴眼泪。

         “傻丫头,忍着点,待会儿就不痛了。”广粽温柔道。

         “姐姐,我不是怕痛,我想我娘了。”广粽虽然跟安屏的娘差不多的年纪,但外表看起来却像是二十出头的姑娘,安屏一开口便叫成了姐姐。这回说出了是想娘了,安屏干脆咧着嘴哇哇的哭起来。

         “姐姐?哈哈,丫头你嘴巴真甜,行,以后就叫我粽子姐姐吧。别哭了,你哭我可不好给你疗伤……你不要动。”广粽已经清理好了伤口,将安屏扶到一张凳子上坐下,又摆正了安屏的身子。

         安屏的姿势摆好之后,广粽深吸一口气,双掌从下往上提起,继而悬在安屏肩膀伤口之上一动不动。

         安屏只觉一股热气从广粽的双掌隔空传入她的肩上伤口,十分舒适。过了不久,她看见广粽双掌之上竟然起了一层红色的火焰,火焰朝下,焰舌轻舔着她的伤口,那伤口竟然一点点的愈合,而且还显出了新鲜白皙的皮肤,最后整个伤口都不见了,肩膀恢复如初,就像从未挨过那一刀一般。

         安屏以为遇到了神仙,伤口一好,她便从凳子上滑落给广粽跪了下去,咚咚的磕起了头。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哈哈……”乔漾笑得乐不可支。

         “两位神仙姐姐,我安屏谢过了。”

         “神仙?哈哈,安屏你太逗了!”广粽也笑得花枝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