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黑匕首
        “拖剑僧?姐姐知道他的来历?”

         “安屏,看不出你有这样的机缘,一般人可是很难看见拖剑僧!”乔漾的眼里写满了嫉妒。

         “那僧人就在大街上走着,看见他的人不是很多么?”

         “你注意到街上的人都在看他?”

         “那倒没有,大家都各走各的路,好像都没注意到那和尚。”

         “这就对了。拖剑僧个子魁大,往路上一站简直像个大神,京城的人都爱看热闹,路上走着这样一个人物,怎么可能视而不见!以前我以为拖剑僧是个传说,是京城里的人无聊编出来的故事,直到后来我娘看见过一回,我才半信半疑,现在你又看见了,看来果有其人了。”

         “我还是不明白,那个和尚除了又高又胖,有什么特别的?”

         “京城里一直流传着拖剑僧拖剑斩妖孽的传闻,若有大奸大恶的人,只要被拖剑僧撞上,保证活不到第二天鸡叫。”

         “被撞上?什么意思?”

         “就是在路上走着走着,撞到那和尚身上,就死定了。因为和尚常常在每月初一这天出来,所以又叫初一僧,而这一天那些坏人们便躲在家里不出门,就怕上了街撞到初一僧。”

         “今天好像不是初一啊。”

         “今天初九。初一僧不过是在初一这天出来的比较频繁,平时也会出现的。”

         “他还有什么特别的?”

         “拖剑僧常常神出鬼没,有人又说他是幽灵僧,有其人但不得见,能看见他的都是有缘法的人,反正是个很玄的人物。还有他那把剑,据说有千金重,是上古玄铁所制,平常人根本拿不动,正因为太沉,那和尚便一直拖着剑。而且奇异的是,京城里多是青石路,那么沉的剑拖在地上也不发出一点声响,你说奇不奇怪!唉……没事我就跑到这凉亭上,想一睹拖剑僧的尊荣,可惜就是看不到,看来我娘说的没错,我这人浊气重,与佛无缘,所以也看不见拖剑僧!”乔漾哀声叹气。

         “看见了又能有什么好处?”

         “那就看见了呗……我说安屏,你比我还势利,你想要什么好处?难道看一眼就能被渡化升仙?切!”

         “嘿嘿,问问而已,你不是很想看见吗,我以为能有些实惠。”

         “我是好奇他长的样子,还有那柄剑,你姐姐我没什么特别的嗜好,就是爱收藏各种古剑匕首,待会儿我带你去我的书房看看,里面全是我的宝贝。”

         “好啊!”安屏当然乐意。

         见安屏的头发也干了,乔漾打开妆奁盒,给她梳起头发。乔漾的手很巧,很温柔,犀齿梳滑过头皮,一身的疲惫也给梳落了,加上凉亭上熏风一吹,安屏竟然睡了过去。

         乔漾见她睡着了,也不吵她,梳好了头发,便前后左右的自顾自欣赏起自己的作品。安屏越睡越沉,最后身子一歪差点扑到地上,乔漾这才推醒了她。

         日渐西斜,乔漾拉着安屏下了山,下到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中年男子,乔漾也不搭理他,没看见一般继续往山下走。

         “哼,没教养。”男子冷笑了一声。

         “他是谁?你府里的人吗?”下到后花园的时候,安屏好奇的问。

         “我亲叔叔乔烟,不学无术,满肚子坏水的人物,以后见了他躲他远点。”乔漾的语气很嫌弃。

         “哦。”安屏也没再过问。

         乔漾带着安屏去见了她家老太太,老太太看见安屏的模样很喜爱,要留她下来一起吃饭,乔漾替安屏给应了。

         “小漾,你这个朋友不错,比你乖巧惹人怜,就做我的干孙女吧。”老太太给安屏夹菜。安屏受宠若惊,赶忙给老太太跪下磕头。

         “祖宗在上,孙女给您老磕头了。”

         “哈哈,快起来快起来,是个伶俐的人儿。”

         安屏没有爷爷奶奶,打一出生,家里就只有父母,现在有个这么富贵的奶奶,她做梦都要笑醒了。

         “这下好了,以后老祖宗罩着你,太尉府就没人敢欺负你了。”乔漾抚掌大笑。

         “小漾,你文静点,看看安屏多文静。”老太太亲昵的拍了一下乔漾的头。

         吃过了饭,老太太问乔漾安屏住在哪儿,乔漾说当然是跟她一起住,老太太一连说好,便放心的让两个孙女去玩耍。

         走出老太太的院子,安屏吸着鼻子,似是要哭了。

         “看看你,又哭,你一天都哭多少回了。”乔漾不高兴。

         “太感动了,难道我时来运转了,尽遇到好人!”

         “可别认为对你好就是好人,不过你记住了,这太尉府只有三个人你能相信,老太太,我,还有我娘,其它人,你见了面点个头就是,对你再好你也别感动,背后都藏着一把刀,随时想你死呢!”

         “想谁死呢?朗朗乾坤,多不吉利的话!”一个十七八的女孩子迎面而来,身形娉婷,走近了,在廊下的灯笼光照里,熠熠生辉,竟是一个比乔漾还好看的大美人。

         安屏一时觉得耳熟,却又肯定从未见过这个女子。

         “是新来的婶子啊,这是要去见婆婆了?”乔漾的语气很不友好。

         “侄女嘴巴真甜,以后咱就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婶子新来乍到准备不周,明日再给你封个红包。”女子说完,也不去看乔漾,却是上下打量起安屏。

         安屏被她看得别扭,低下了头,拉着乔漾的手,摧她快走。

         “是你……果然是你!虽然换了一身衣服变漂亮了,不过我鹿鹿儿认人是不会出错的。在我马车底下躲了两天两夜,滋味可还好?”女子凑近看了一眼安屏,又退回去哈哈大笑。

         安屏这才记起面前的女子。

         “别欺负我朋友,她现在可是老太太面前的红人!我们走!”乔漾拉着安屏转身就走。

         鹿鹿儿在身后嗤了一声。

         走了两三丈远,安屏回了一下头,看见鹿鹿儿走远,正准备转过头的时候,眼睛不经意扫过鹿鹿儿的双脚,她妈呀一声叫了出来,她竟然看见鹿鹿儿双脚离地,踏空而行!

         “她……她……她是人是鬼!”安屏又要哭了,不过这次是吓哭的。

         “怎么了?”乔漾转身,见安屏朝着鹿鹿儿的背影瞪大了眼睛,一副惊恐莫名的模样。

         “你婶子……鹿鹿儿她……是鬼吗?她竟然飘着走。”安屏抓着乔漾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乔漾正要去看,鹿鹿儿转了一个廊弯不见了。

         “别自己吓自己,人家是有影子的,怎么会是鬼!”乔漾虽然这么说,却也打了一个冷颤。

         安屏回想鹿鹿儿的模样,灯照之下似乎的确有影子的,何况她跟了她两天两夜,鬼也不可能在白天出现呀,安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想是自己太疲累,看花眼了。

         太尉府很大,若没有乔漾带着,安屏百分百会走失,虽然入夜,太尉府的豪华在安屏眼里不甚分明,不过月光够亮,加上廊上的灯光,她依旧看花了眼。

         又路过一个院子,院门轻掩,里面传来数名女子的欢声笑语,莺莺燕燕,很是热闹,安屏好奇的往里面探了一下头。

         “别看了,快走,一群脏女人!”乔漾狠狠踹了一下院门,门枢发出吱呀之声。

         安屏咧了嘴,被乔漾拖着一路小跑。安屏本想问是什么人住的地方,却见乔漾不悦,便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又回到了乔漾的院子,乔漾屏退了所有的丫鬟,让她们都去院子里看月亮,没有她的吩咐不准进,几个小丫头唯唯诺诺的应着退了出去,很惧怕她的样子。

         乔漾将安屏带到她的书房,她走到一个落地青花瓷瓶跟前,用手轻轻在瓷瓶的腹部有节奏的敲了几下,突然瓷瓶后头的墙面翻转,露出一个隐藏的房间。

         “进来吧。”乔漾招手。

         安屏好奇的跟了进去,乔漾鼓了几下掌,那面墙又合上了,她们现在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让安屏惊异的是,她们进来时未带灯烛,可此时这个小房间内却明如白昼!

         安屏来不及多想,眼睛被眼前一排排的剑和匕首吸引,早已目不暇接。

         “你会不会好奇这里如何这般亮堂,那是因为有这把明剑!”乔漾从架子上取下一把短剑,剑身不长,却通体雪白,发着明亮的白光,剑锋能看出十分锋利,给人的感觉却无杀戮的恐惧,反而很想伸出手去摸一下,安屏果就伸出了手,快要触到剑身的时候,被乔漾给打落了。

         “傻瓜,你以为这是摆件给你看的?”乔漾掏出一枚手绢,轻轻往剑刃上一拂,手绢无声而断。

         安屏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要知道丝绸之物都有韧性,比之人的皮肉更不容易割破,刚刚她的手如果触到这把明剑,只怕早就见血了。

         乔漾得意的把明剑又放了回去。安屏继续欣赏。

         长剑短剑,轻剑重剑,安屏每看一样都在心里估算着价值,如果拿去卖掉是不是都价值不菲!看完了剑,接着看匕首,安屏完全是个外行,看的不过是个外型和花样,乔漾知道她不懂,也懒得跟她交流。

         “这把小刀好玩!”安屏指着架子上的一把匕首,那匕首从柄到尖漆黑如墨,让安屏想到磨墨的墨棒。

         “什么小刀,这黑匕首可厉害了,此处没有火烛,如果凑在灯下面,可以看见里面一团血红,就像人的血一样!”乔漾取了下来。

         “这么神奇!”安屏不信。

         “等下你就信了。虽然不是我最宝贝的,不过同样价值连城,天下少见。妹妹,这把黑匕首就送给你做个见面礼吧。除了防身,它还有个好处,当你失血过多的时候,你只要将匕首贴着你的脉搏,再多喝一点水,你体内便会立即生出新鲜的血液,十分神奇!”乔漾取过鞘,将匕首放了进去,递给安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