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猪屁股面具
        安屏看见了纸条上的字不言语,她迅速的吃完了馄饨,让乔漾陪她去峪篁山上找峪篁真人。这段时间她一直跟着乔漾广粽练功,竟然都忘记了这一回事。

         “嗯,我正好要去找真人求一样东西,走吧。”

         此时刚过正午,安屏和乔漾吃饱了,也不着急,不快不慢的在街上走着。

         “小漾姐,我都看见了。”安屏指纸条上的内容。

         “我家的太尉还在朝中,晚上回来我会跟他说。安屏,我跟我娘原想借助你舅舅隆齐保住我爹一条命,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昨天我见过广大人,广大人与我家私交甚好,他说我爹太蠢太嚣张,得罪的人太多,太后都不想保他,太后既然如此说,你舅舅说什么好话都没用了。自作孽,怪不了别人。”乔漾语气虽然平淡,脸上却闪过无奈。

         “可以逃走啊,不是还有五天的时间吗?”安屏道。

         “逃到哪里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别看当今圣上以仁治国,但要发起狠来却可以让你尸骨无存。”

         “想逃走总有办法,比坐着等死强。”

         “我爹是不会逃的,他对做官有瘾,而且他的确是个蠢人,蠢的以为自己只要对皇上忠心,嚣张一点也无伤大雅。他真以为这天下是皇上一人的天下,也不想想,皇上若没有那些文武大臣撑着,他能当稳一个皇上?虽然我爹也会笼络人,不过他的手法太拙劣,让人一看就是有所图。”

         “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活下去,找到鹿鹿儿给祖母报仇!”提起鹿鹿儿,乔漾眼中喷着火。

         “那我们现在就逃吧。”安屏急切道。

         “安屏,我想跟你一起进宫。我要找到文峻文御医,跟他学百丈功和愈伤术,文御医的愈伤术远在我娘之上,而他的百丈功若学会了,便能于百丈之内轻易取人性命。学会了这两样,我想我就可以去找鹿鹿儿算帐了。愈伤术不仅可以治愈他人,自己受了伤更可以自愈,最上乘的愈伤术能达到即伤即愈!”

         “这么厉害!那不是死不了了?”安屏很是羡慕。

         “如果不是被砍了脑袋,差不多是死不了了。”

         “好哇,我也要学!”安屏两眼放光,想不到愈伤术能如此神通,若是学会了,她便无所可惧了。

         出了城,先前吃下的馄饨也消化的差不多,安屏想跑起来,乔漾便说比试一翻,看谁先到峪篁山。乔漾话一说完,跑到了前头,安屏不示弱,追了上去。

         这三天的功夫果然没白费,安屏跑的比几天前更快了,她自己感觉不到,但路人却只能看见一团白色的影子从身边卷过,如幽灵一般。但尽管如此,安屏还是落了乔漾一大截,乔漾的功夫同样没白费,她本就资质聪颖根基又牢加上这几日又下了苦功夫,安屏还在山脚的时候,乔漾已经到了半山腰。安屏开始有些浮躁,发了狠力往山上跑去,但越是急躁身子越浊重,速度反而慢了下来。

         乔漾便停在了半山,等着安屏。

         “小漾姐,我嫉妒你!”安屏终于赶到了,她气恼的跺着脚。

         “安屏你太燥了,不过也难怪,刚刚学会一点功夫的人都会如此,想当年,我也跟你一般有一点进步心就浮了起来。”乔漾现在说话的样子像是一位严师了,“你练功的时候尚可,但是跟人一比,你便沉不住气,这样不好,今后若是遇到了敌手,你越慌乱越落下风。安屏,记住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戒备心,不仅仅是戒备你的对手,更要戒备自己。”

         “是……师父。”安屏听的很认真。

         “嗯……我觉得总有一天你会超过我,说不定今后我这个三师父还得仰仗你,安屏,我现在只想给祖母报仇,从鹿鹿儿手上拿回祖母的东西,你会帮我吧?”乔漾恳切的看着安屏。

         “当然帮啊,我不帮你能帮谁呢。”安屏被乔漾的郑重吓住了,小脸上眉毛拧到了一起。

         “安屏,一开始我只想当你是个朋友,后来听到你的身世,知道隆齐是你舅舅,有了私心想借助你舅舅保住我爹的命,所以才对你好,现在,你舅舅也救不了我爹,但能帮我进宫,我仍旧是在利用你,你会不会怪我?”乔漾看着安屏,好看的眼睛里又惭愧又坦然,还有几分坚定。

         “我怎么会怪你呢,你跟粽子姐姐收留我对我好,还教我功夫,我本就应该报答你们。”安屏拧着的眉毛打开,她能对乔漾有些用,她很高兴。

         “嗯,虽然我有很多弟弟,但是我跟他们都不亲,安屏,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妹妹,今后我们姐妹俩个要同心协力!不说了,快走吧。”

         俩个人很快的到了峪篁山顶,又很快的找到了峪篁真人。

         真人见到乔漾愣了一下,嘴中呢喃道:“像,真像!”

         “师伯,我来跟你求一样宝贝。”乔漾开门见山。

         “你叫我师伯,看来你果然是广粽的女儿。广粽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最喜欢的女人的女儿有求于我,我当然无所不应,说吧,你想要什么?”

         “一张面具,最好是男人的样子。”

         “好,跟我来,我刚好做了几张,你喜欢什么样就自己选。”真人在前头带路。

         安屏没想到会如此顺利,朝乔漾竖起大拇指。

         真人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四面无窗,虽是白天,房内却是黑的不见五指。真人点了油灯,安屏才看到房间的正中有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三张人脸,那人脸栩栩如生,她吓的尖叫,被一边的乔漾捂住了嘴。

         “别惊乍,那是面具,又不是人!”乔漾见安屏不出声了,这才松开了手。

         “太像真的了!”安屏惊叹,但仍旧有些怕,不敢靠近。

         “这都是猪屁股上的皮做的,我又打磨了一下,像吧,嘿嘿……”真人很得意。

         “猪……屁股!”安屏这才大了胆子走上去,看那人脸白白嫩嫩,果真像极了猪屁股上的皮肉,她又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竟然弹性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