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忘光光
        到了月华宫门口,桂花糕的香味愈加浓烈,胖太子刚跑上了台阶,又止住了,深更半夜他一个太子跑进皇帝妃子的寝宫,传出去可不好听。

         太子抓耳挠腮,那味道勾引着他肚子里的馋虫挠心的痒!不行,不能给母后丢脸,胖太子一咬牙晃了晃肥躯,又跑下了台阶。

         再说了,那个丑妇看一眼就想吐,找她要桂花糕,只怕没吃就已经倒胃口了,胖太子自我安慰。只是脚步却不停使唤的贴着宫墙往月华宫的后院走去,桂花糕吃不到,去看看那七彩的烟火总行。

         月华宫本不大,走了几步,就到了后院,后院的宫墙比前院更高,里头有些什么完全见不着,不过那绺彩烟却能看得真切,而桂花糕的香味也愈加的甜腻,如果说之前的香味是一杯淡糖水,那么此时的香味就是稠的化不开的蜂蜜了。

         太子走近了几步,眼前高墙内的彩烟跟在远处观望多了几分诡异,那七彩仿佛一条条的灵蛇往上蹿动,吐着吓人的舌信,金黄的亮点此时看来也没有那般的华彩,而是如同一簇簇的金色针尖,刺得眼睛生疼。

         太子揉了揉眼睛,又吸了一下鼻子,心里骂道,什么玩意儿,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做一些勾魂弄鬼的事,真是丑人多作怪!

         丑时就快到了,可不能耽误他的正事,太子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墙内传来一声啊的女人惨叫,随即那股彩烟也瞬间消散,连同桂花糕的香味。

         难道是那个丑妇?活该!胖太子幸灾乐祸。

         “姐,你没事吧!”接着传来一个正常年轻男子的声音。

         胖太子听的真切,那可不是小太监,小太监的声音都比较尖而细。

         “又失败了,浮岩,快抱我回房……等等,墙外有人!”是醒妃的声音。

         “福言?这不是我吗!”虽然听到了醒妃的那句墙外有人,太子也未着急走开,发现就发现,他是太子,能拿他如何?他奇怪的是醒妃怎么叫他的名字!

         太子正纳闷呢,一个胖子从墙内跳了出来,刚好落在太子面前,太子吓了一跳。

         “又是你!阴魂不散!”胖子年岁跟太子相仿,体型也差不多,都是肥头大耳的大胖子。

         “什么叫又是我,你可知道本太子是谁,哦呸,本太子就是本太子。胖子,你见过我?”太子绕着胖子转了一圈,胖子伸手要去抓他,却被太子给躲了过去。

         “几个时辰不见,倒是长了一点功夫!瞧我这记性,你喝了忘光光,自然是不记得我了。”胖子一拍脑门。

         “浮岩,少跟他废话,速战速决,我……我要回房服药。”墙内传来醒妃不耐烦的声音。

         “好!”胖子应了一声,身形倏变,欺身到了太子近前,右手捏住了太子的两颊,左手往太子的嘴中送了一粒药丸,接着右手又一托太子的下巴,那粒药丸就进了太子的肚子里。胖子的动作十分快,一气呵成,太子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给我吃的什么鬼东西?还有,你的名字难道也叫福言?”太子恼怒的瞪着胖子,揉着自己被捏痛的脸,但没揉几下,便感觉头晕身重,往地上栽去。

         胖子不等太子栽倒,上去扛起了他,将他背到了附近御花园的荷池旁,又掐了一片荷叶如先前一般盖在太子的大脸上。胖子做完这些,临走前狠狠的踹了一脚地上的胖太子,嘴里嘀咕着:“肥猪,死肥猪,害得本公子吃得这么肥,本公子的目标可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

         胖子走后,直到日上三竿,太子才幽幽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又一次的盖着荷叶躺在荷池旁,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只记得自己是准备夜半丑时出来练功的,后来闻到了一股桂花糕的香味,他便循着香味找过去,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怪事,实在是怪事!”太子站在来,将那枚荷叶扯的稀烂,又低头瞧见自己的锦绣袍上一个硕大的脚印,他咦了一声。

         那脚印上还沾着泥土,泥土里有些七彩的碎末,闻起来似乎带着淡淡的香味,“是桂花糕的香味!妈呀,痛死我了!”

         太子捂着脚印下的肥肚子,刚刚还没觉得,走上几步,被踹中的肚子便火急火燎的痛。

         “殿下,小祖宗,我的心肝儿啊,总算找到了!”小疹子一路找了过来,见太子脸色极差,他忧心如焚,“这是咋的了,太子殿下,有人欺负您了?”

         “快……快去把文峻那个老家伙叫来给我治伤,痛死了,要痛死了!”太子一连迭声的催促,小疹子吓得拖着老腿朝御医院跑去。

         太子已经疼的额上冒汗,他坐倒在荷池边上,嘴里哼哼唧唧,哼着哼着,他记起来南门无芒的口诀,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太不镇定了,竟然忘了这茬!”太子神思集中,忍着痛气沉丹田,将那口诀反复习练,果然,肚子没那么痛了,他再接再厉,调息内气,疼痛又减少了一点。与此同时,从肚子前的脚印上传来的桂花糕的香味钻入了他的腹内,与他体内的真气溶在了一起,说不出的浑身舒泰!不知不觉半柱香的时间已过,太子腹部的疼痛彻底消失。

         “来了来了!”小疹子拖着文峻到了太子近前。

         “本太子已经好了。”太子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又意识到什么,开心的大笑道:“神了神了,肚子不痛,屁股也不痛了!”

         “殿下斯文,您那不是屁股,是御臀!”小疹子跟太子一样高兴,上来要弹掉太子身上的脚印,他的手还未触到太子的衣服,就被文峻给抓住甩了开去。

         “别碰!”文峻皱着眉,冷肃的喝止,小疹子吓得一弹。

         “文御医,您这是?”小疹子见文峻盯着那个脚印仿佛着了魔。

         文峻不答他的话,伸出手抠了一点那脚印上的泥土,又凑到鼻子下嗅了一嗅,眉头越皱越拧巴。

         “师父,你看出来什么?”太子问,他虽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却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聪明人。

         “走吧,进你的太子宫说话。”文峻道。

         一进太子宫,文峻便让太子脱下了外袍,他又小心翼翼的刮下了袍子上那枚脚印带上的泥土,用了手绢包好。做完了这些,文峻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将包着泥土的手绢纳入了袖中。

         “臭老头,你昨天骗了本太子三个头外加一副口诀,今天又占本太子的便宜,刮了一包土,哼,你这师父做的油水大!”

         “做师父当然得捞点油水,人之常情!哈哈……殿下,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不记得是什么人踢了你,也不记得你是如何倒在了御花园!”

         “被你说中了!难道你知道点什么?”

         “嗯……的确是知道点什么,踢你的人应该就是给你服用忘光光的人,忘光光顾名思义,一旦服用,根据剂量,会将之前某个时间段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还有这种邪门的药!会是谁?胆敢伤害本太子!”

         “是谁我不敢说,不过太子你听我一句话,离月华宫远一点,越远越好!”

         “月华宫?切,醒妃那个丑妇不用你说,我也躲得远远的,不过,她倒是安分,难得出门碰到。”

         “太子,我是你师父,不会害你,你要切记我的嘱咐!”

         “行啦,我记住就是了。老头,你把那些土当宝贝,又是为什么?”太子指着文峻的袖口。

         “这个你暂时不用知道,我需要带回去研究一番,等有了结果,时机合适我自然会告诉你。老夫昨晚想了想南门小弟的口诀,实在神妙,不仅能提升内功,还能自愈,也就是当你照着那口诀运行真气的时候,身体若是负伤又或者病痛,会自行痊愈,这也是为什么你现在肚子和屁股都不痛的缘故。太子殿下,你悟性极高,这口诀若换了悟性差的,练习起来只会适得其反,南门小弟有眼光!”

         太子听到夸赞,很是得意,兴致一高,便将刚刚练功的体会说了出来,并提了调息之时吸入桂花糕的香味后体内的反应。

         文峻听完,眼睛发亮,嘴里囔囔道:“奇了奇了,这七彩换颜香还能辅助真气!我要回去好好研究,好好研究!”也不打声招呼,老头子大步的走出了太子宫。

         “老东西,大不敬!太子面前如此放肆!”小疹子对着文峻的背影啐道。

         “没办法,谁让母后就信他这一位御医,有本事该他张狂。不过,这个老家伙懂得还真多,忘光光……莫非之前我也中了忘光光?”太子想起昨日下午他也同样的盖着荷叶躺在荷花池边。

         “老东西说让你离月华宫远一点,难不成这事跟醒妃有关?呸,瞧我这臭嘴!”小疹子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乱说话。

         “那个不下蛋的丑妇,能做出什么事!”太子一挥手。醒妃无儿无女。

         “殿下说话斯文!”小疹子纠正道。

         “行了,吩咐御膳房多做点桂花糕来,馋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