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家变
        “小漾……别去,陪我说说话,祖母这几日总想着你……”老太太声音微弱,乔漾抽噎着跪在床头。

         “您说吧,我都听着。”乔漾抹着眼泪。

         “小漾啊,我走了之后,你就不要回太尉府了,找个地方好好活下去。这……是黎山图,你带着,你跟安屏若无路可去,就拿着这图去黎山找一位叫梨子的上人,让他收留你二人,你们跟着上人好好修炼,再也……再也别回这红尘俗世了。”老太太从枕边取出一枚丝帕,丝帕上绣着一副地形图,丝帕右下角有朵白色的梨花。

         “祖母,您不要走……小漾舍不得你!”乔漾哭得气结。

         “小漾,你听我说……这图你一定要收好了,鹿鹿儿来我们府中就是打的这副图的主意……祖母不行了,不能陪着你了……你找到梨子上人,告诉他,小叶后悔了,很……很后……”老太太话未说完便咽了气。

         安屏同样哭得稀里哗啦,她十分后悔让乔漾带她去掉鼻子楼,如果她俩没有去,说不定老太太就能逃过鹿鹿儿的毒手而活下来。

         “死了吗?死了好,省的晚节难保,充官奴受活罪!”一袭红衣的鹿鹿儿不知何时飘了进来。

         “小……小漾姐,你快看,她的脚!她是鬼!肯定是!”安屏回身看见鹿鹿儿,脸上的泪水瞬间被鹿鹿儿的样子给吓的定住,跟那晚一样,鹿鹿儿竟然双脚离地,浮在半空。

         “鹿鹿儿,你搞什么鬼,还有,为什么害死祖母?我乔漾今天要给祖母讨回一条命!”乔漾说着,从安屏的腰上拔出匕首,朝鹿鹿儿刺过去。

         “啧啧……这可真是糟蹋了这张图!”鹿鹿儿一转身避过了刺过来的匕首,同时从乔漾的另一只手中夺过了老太太给的丝帕。

         “你快还给我!”乔漾又一匕首刺过去,但同样的被鹿鹿儿给轻松躲过了。

         “到了我的手上,你可就别想要回去了。你们这两个毛丫头,连浮云功都识别不出,去了黎山也是个废物。竟然说我是鬼!哈哈,笑死我了。乔漾,你婶子我要走了,代替你们去黎山学道,嗯……最后告诉你一件事,你们家那些个女人都是我杀的,因为我嫌她们太吵。乔漾,你跟你娘广粽可以放心回来住了,能过几天好日子就好好过吧。”鹿鹿儿说完红衣一隐,一个大活人瞬间消失。

         “鬼……她真的是鬼!呜呜……”安屏这次不是为老太太的死而哭,而是被鹿鹿儿给吓哭了。

         乔漾转身,啪的一巴掌打在安屏的脸上,安屏立即呆住不哭了。

         “鹿鹿儿如果是鬼,找到地府我也要把她撕成碎片!安屏,不准没出息,总有一天咱俩要为老太太报仇!”乔漾不哭了,吩咐下去给老太太办后事。

         安屏仍旧抽泣,她看着老太太慈和的面容,心痛不已,难得一个疼她的人又离她而去了。

         太尉府的丧事办了三天三夜,极尽奢华,只是让太尉乔烽纳闷的是,来吊丧的人远远少于他的预期,朝中那些原本要好的大臣,仅仅来了一小部分,另一些都未亲自上门吊唁,只派了家仆来意思了一下。

         广粽回了太尉府,一直跪在老太太的灵前没有动过身,鹿鹿儿早在三天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乔烟也没有过问。

         这三天三夜,安屏住在乔漾的院子里,她跟乔漾都未停止练功,乔漾跟变了一个人一般,说话也不再嘻哈,脸上没有半点笑容,除了每天去老太太灵前哭几声,她便跟安屏在自己院中练功。乔漾的严肃,让安屏几乎不敢开口说话,乔漾也没有心情教她功夫,安屏便在后头跟着她的一招一式模仿,三天下来竟然也进步神速,鱼逃功她已经基本学会了,她想假以时日,便也能游刃有余。

         最后一天老太太出殡,乔漾没有哭,安屏反而哭了一路,回来的时候,安屏差不多哭的虚脱了,被乔漾拉进了她书房中的藏宝阁,但俩人一进去,便傻了眼,里头的剑和匕首都不见了,只有一堆空了的盒子和架子。

         乔漾一阵揪心的痛,这可是她从小收藏的宝贝,她冲出房间叫来了丫鬟仆妇,乔漾怒气冲冲的杀人眼神吓得她们胆颤心惊。

         “说,是谁进了我的书房,动了我的宝贝?”

         “奴婢……不知……,对了,二夫人曾经来过,还将奴婢们都点晕了。”

         “又是鹿鹿儿!”乔漾的嘴唇咬出了血,“滚!都给我滚,一群废物。”

         安屏被乔漾的样子吓得腿肚子都在打着哆嗦,她从未见她如此大怒,跟着那些丫鬟仆妇往外走。

         “安屏,你给我回来!”乔漾一声大喝,接着便趴在椅榻上哭了起来,直哭得昏天黑地。

         安屏不知如何安慰乔漾,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索性蹲起了马步。这段时间她一空下来便练习蹲马步,她发现蹲马步和敛气术同时进行能让她在蹲完之后身轻如燕,而且她走起路再也没有罗圈腿了,若不是有一次尝试以蹲马步的姿势睡觉而重重的摔了一跤,安屏真想连睡觉的功夫都用上。

         “噗!”乔漾哭完了,抬眼见到安屏的模样,又乐了,“死安屏,你能正经一点吗。”

         “我哪里不正经了。”安屏收了姿势,很委屈。

         “哭得累死我了,走吧,出去逛逛,我想吃馄饨了。”乔漾洗了一把脸,拉着安屏出了门。

         这回她俩也没了先前手拉手吊儿郎当的兴致,俩个人安安分分的走着,老太太离世的悲伤仍旧挥之不去。

         乔漾在路边的馄饨担子上要了两碗热乎乎的馄饨,就跟安屏蹲在地上呼哧的吃起来。

         “姐姐给你。”乔漾正吃着,一个小孩跑到跟前递给乔漾一张纸条,接着又赶紧跑开。

         “是什么?”安屏凑过来。

         乔漾打开纸条,上头写着:太尉府五日后必遭灭门,快逃。

         “切!”乔漾撕碎了纸条,揉了一把扔进了路边卖烧饼的炉子里焚成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