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隆狐狸
        “是,殿下!”小疹子应声退了下去。

         太子现在很得意,自认为有了南门无芒的口诀,总有一天他定能天下无敌,别说乔漾了,凭他的资质,到时候南门无芒也要靠边站!

         不过,究竟是谁踢了他?又是谁让他吃了忘光光呢?这深宫后院,能欺负到他头上的,可没几个,必须查出来,再捏死他!太子下了决心。

         小疹子很快送来了桂花糕,还有好几碗热乎乎的粥。

         “你当本太子是猪吗?猪?好像有人这样骂过我,是谁呢?”太子努力的皱着眉头,但由于脸上肉太多了,皱了半天眉毛还没皱上去,他气得一挥手,“留下一碗粥,三块糕,其余的都端走,我要减肥!减肥!我看谁还敢说我是猪。”

         太子说到做到,虽然一碗粥三块糕远远不够他塞牙缝,不过为了南门无芒那句瘦下来就能飞檐走壁,瘦下来便可以光明正大的骂别人是猪而不被骂,他就算饿死了,也要瘦!当然不是真的饿死,死了再怎么瘦毛用啊!

         为了安抚自己受伤的胖肚子,太子吃完了就睡,提前吩咐戒晚饭,做人嘛,就该有毅力。

         太子直睡到半夜,在丑时前头醒了过来。一起醒过来的还有小疹子,小疹子这回多了一个心眼,他用一根细绳子将自己的头发和太子的脚绑在了一起,这样太子醒过来,他必然也醒了。太子三番两次的出事,他暗下决心要形影不离的跟着。

         “哎呀,我的小祖宗,要了命了。”谁知道胖太子走起来太用力,差点就扯掉了小疹子那一绺宝贵的秀发,小疹子年纪一大头发早掉的所剩无几了。

         “睡觉,不准跟过来!”太子解开绳子喝止道。

         “殿下,你先杀了老奴,老奴就不跟着了。”小疹子老泪纵横。

         “瞧你没出息的。小疹子我问你,如果我不是太子,你还会对我这么忠心吗?”

         “哟,我的亲祖宗,这句话您打哪儿学的,您天命有归,太子就是太子,哪有如果。小祖宗,您可不能扔下小疹子了,您要再出点什么事,我……我也不活了,呜呜……”

         “烦人,一个老男人哭得像个老娘们,跟着吧,不过咱可有言在先,本太子练功的事谁也不能说,听到没?”

         “太子您这是要去练功?好事哇,太子如此的决心和毅力,大功指日可告成!”

         太子奉承的话从小听到大,听得多了他只当是耳旁风,一把扯开了绳子,太子飞奔了出去。小疹子一颠颠的跟在后头,跑得老鼻子直喘。

         昨晚没有练成,今晚得必须好好的练一练,所谓业精于勤荒于嬉。

         有小疹子跟着,倒也有一个好处,不用避开巡逻的侍卫,太子大大咧咧的走向御花园最北边的凉亭。

         快要到的时候,忽地太子听见凉亭右手边传来打斗声,快步奔了过去,小疹子拉都拉不住。

         是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跟一个老太监在打斗,那老太监太子认得,正是太后身边的红人隆齐。

         “原来是隆狐狸,好哇,打啊!”太子站着看热闹,也不知道他在给谁叫好。

         “殿下您走远点,别伤了您那。”隆齐边应付黑衣人边对太子道。

         “都说隆狐狸武功盖世,这么好看,本太子可舍不得走。哦哟,打他的脸,把蒙面巾给扯下来,本太子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不自量力敢打咱太后的红人!”

         “太子您可折杀我了!”隆齐打的毫不吃力,对方来招招招狠戾,却都被隆齐轻轻化解。太子也是习武的人,看得分明,他直后悔早先没笼络隆齐,不然拜他为师,他老早就能将乔漾打的满地爬了!

         黑衣人见不是隆齐的对手,从怀中掏出一包粉末,扬手朝隆齐撒过去,不过他的动作太慢,粉末还未飞出来,就已经被隆齐给抓住了那只手,又一捏,那粉末整包的落在地上。

         “隆齐,你放过我,会有你的好处!”黑衣人道。

         “什么好处?”

         “你以后自然知道。”

         “你这个刺客,半夜潜进太后的寝宫意欲何为?”

         “我……我不是刺客,我是要面见太后。”

         “太后金贵之身,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快纳死吧!”隆齐说着,一爪抓住黑衣人的咽喉。

         “等等……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是太后的人,我叫段子垄,是扶王党的一员……”

         “一派胡言,什么扶王党!若真是太后的人,犯得着深更半夜夜行进宫?哼,当我隆齐是三岁小儿。意图不轨者,都必须死!”隆齐说完爪子下去,活活捏死了黑衣人。

         见死了人,太子狠狠吸了一口凉气,算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杀人,他先前在宫中横行无忌,逮谁揍谁,却未曾取过谁的性命。

         “过来,把人给我拖走,今晚的事不准传出去!”隆齐招来几名巡逻的侍卫,侍卫将黑衣人的尸身给扛了下去。

         “哦哟,隆公公,小疹子给您磕头了。”小疹子见隆齐得空了,凑上前就要往下跪。

         “疹爷,您也是混出头的人,还这么没出息!我不过是个太监,太子面前你如此没分寸,跪我做什么!”隆齐不高兴,抬了一把小疹子,小疹子便没有跪下去。

         “隆狐狸,扶王党是啥玩意?”太子想起黑衣人刚才的话。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殿下,您要想知道今后必然会知道,现在知道反而徒增烦恼。我隆狐狸也帮不上您了,就看您的造化吧。”隆齐哀声叹气。

         “隆公公,您这话里有话呀!”小疹子忍不住颤抖。

         “小疹子,你我都一样,求的不过就是一口饭一张可以挺尸的床,唉……,可咱虽然不是个完人,却也有个脾气有个大义啊,咱这朝的……唉,瞧我这嘴巴!”隆齐说的吞吞吐吐的,末了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嘴巴,把小疹子给吓的小身子骨往上一蹦。

         “算了,别说了别说了,太子待我恩义,无论如何,我会守着他,不离不弃,除非我死!”小疹子道。

         “嗯,你有这份心就好。行了,我也该回宫了,免得太后悬念。”隆齐转身就不见了。

         “神了诶,这怎么就不见了!”太子羡慕的流口水。

         “太子,您不是要练功吗,走吧,我给您站哨。”小疹子脸色很不好,不过他那一脸的疹子,现在又是深夜,太子可没看出来。

         “嗯,是到点了,得赶紧的。”太子说完赶紧两个字,已经飞身上了亭子。

         “小祖宗,您等等我诶。”小疹子喘着气跟上去。

         太子看看天象,丑时已到,他盘膝坐在地上,口中念着口诀,调息运功。

         小疹子见太子认真,他看在眼里很欣慰,如果能练成一身好本事,至少能保得住一条命。

         悠悠然,打坐练功的太子忽然又闻到一阵桂花糕的香味,那香味直钻入他的肺腑,使得他体内的气息运行的愈发畅快。不过过了一会儿,太子便忍不住想吃桂花糕了,中午吃的那三块味道并不好,香味也不足,现在这种桂花糕香闻着便觉得好吃,加上晚上没有进食,太子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他一跃从地上爬起来。

         “咦,那是烟花?”小疹子见太子站了起来,指着御花园南端月华宫后院之处。

         太子跑过去一看,蓦然记起来昨晚也是被那彩烟和桂花糕香吸引,他便跑去了月华宫后院围墙,后来便就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走,去看看。”太子必须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人给自己吃的忘光光,还有,那桂花糕的香味他也记起来正是从那彩烟上散发出来,只是走近了,香味反而变得没有远处那般清淡好闻。

         小疹子本意要拉住太子,他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太子那手肥而有力,他被拖着往月华宫而去。

         太子不像昨晚,这次他没有去月华宫的前门,而是直接往后边院墙绕过去。

         快要到的时候,太子看见那高高的白色院墙外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正瞅着那彩烟发呆。

         “又是一个黑衣人!莫非跟隆狐狸打死的那人是一伙的?”太子小声嘀咕。

         “不对,这个黑衣人年纪好像很大,那衣服也不过是普通的夜行衣。被隆齐打死的那人衣服材质更好。”小疹子小声道。

         “嘘,别说话!”这次太子多了一个心眼。

         两个人就那样躲在院墙外的一丛月季花旁,看着那黑衣人。

         黑衣人看了一会儿彩烟,又低头思索了会儿,接着盘膝坐到地上,打起了坐,半柱香……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黑衣人还在打坐,太子不耐烦了,他对小疹子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别出声,他则蹑手蹑脚的朝黑衣人走过去,太子的打算是扯下黑衣人的面巾,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